漫談我的拜懺經驗

比丘尼近潤講於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img_1909

上人慈悲!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近潤在這裡跟大家結法緣。上個星期我們拜完《萬佛寶懺》,我可以說在1996年我在做居士的時候,到現在我參加過兩次《萬佛寶懺》。因為那個時間,我在學校做事,學校工作很忙的。那時候我做秘書,還教書;校長也很忙,她在小學和中學之間跑來跑去。我們也不夠人,我是在辦公室幫她做事情,不可能去參加法會;就是《大悲懺》都沒辦法。所以,我很羨慕其他的居士,可以去學菩薩戒和參加法會。

後來我出家之後,有一個機會了,我的副校長給我機會讓我去拜《大悲懺》。後來我們沙彌尼的老師很好,她幫我在學校的工作減輕下來,讓我可以接受訓練,可是因為她的眼睛有病,所以,後來她就回臺灣了。

不多久我就轉到去香港,去照顧老比丘尼師恒益法師及照顧道場。從那個時間我每一次回美國,我都去法界聖城接受訓練。因為我持美國護照,所以每一次我到達美國機場,移民官會問我很多原因:為什麼我離開美國這麼久?因為他想,既然我是公民,我應該在美國做工的。

有一次一個移民官跟我說:如果妳再這個樣子,我就收了妳的護照,還有妳的公民證。因為這個情形,我就大概兩年或者三年會回美國,住大概半年或者幾個星期;直到最近這幾年,因為香港的道場大維修,很忙了,所以我住在香港的時間就很長了。所以我在美國住最長的時間,是受具足戒受訓的時間,就是一年半。

我每次回美國機場見移民官的時候,我都會念觀世音菩薩的名號,希望他們不會給我很多困難、很多問題。今次我回來的時候,我很幸運,因為問我的移民官有一次來過我們聖城,看過我們的地方和我們的學習,他很讚歎、很喜歡。而且他認得我的袈裟,還有我的衣服,所以他記得我是從萬佛聖城來的;因為這個原因,我很順利入境,他沒有問我其他問題。

這麼多年,差不多我十二年的時間在香港。我們那邊很多拜懺法會,包括一年兩個《梁皇寶懺》:一個在佛教講堂,一個在慈興寺。雖然我沒有回來萬佛聖城拜《萬佛寶懺》,可是我在那邊自己拜,跟隨我們萬佛聖城的時間,大概每一天五百尊佛號。早上我自己上午三百拜,下午兩百拜;每年如此,直到現在。

當初早期時,我很羨慕其他的人可以在萬佛聖城拜《萬佛寶懺》,而我沒有這個機會。最近這幾年我改了,我不再執著這個。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有不同的因緣;而且,網路現在很發達,我有很多時候可以在網路看到你們的法會。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誠心去拜佛,沒有妄想,這個功德是一樣的。

拜懺這個法門很重要的。在我們修行來講,如果我們誠心去拜佛,可以消除我們的業障、我們的冤親債主,還有延壽,還有可以幫助往生者。所以,可以說每一年都有很多人,從不同的國家,來這裡參加我們的法會。

佛陀說:能夠有機會做一個人,就如我手中的沙土這麼少。而且人生難得,佛法難聞,我們經過這麼多生、這麼多劫,還有累積很多福報,才可以做人。所以,我們應該珍惜我們的生命,不要追求物質、名利。

最近,我寫一篇文章,在我們上課的課堂上,講的是中國每一家人只能有一個孩子。我記得我在香港的時間,每一年的農曆新年正日,他們有一個習俗文化,每一家人新年都會到寺廟來拜佛,求福報,參加我們的法會,然後跟我們用齋。

我注意到,每一個人–以前的老弟子,我父母那一代的,他們通常來的是一家人,有很多小孩子的;可是新的一代,他通常只有一個或者兩個小孩子;為什麼呢?因為他們不懂得照顧他們的身體,還有他們的健康。有一次法會,我看到牌位,很多都是墮胎的嬰兒,他們是希望可以得到超度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不了解她們為什麼墮胎,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女眾,她有六個小孩墮胎的–這個數目來講,不是很多,有些比她的更多。所以,在最近這幾年,很多墮胎的嬰兒都在我們那兒立往生的牌位;特別中國人,大多數人都希望有一個男孩子多過女孩子。所以,如果生出來是一個女孩子,機會是可能她會捨出去。所以,我覺得我很幸運,因為我不是在這個年代出生,機會是我可能不會在這個世間生存。

既然我們能夠做人,我們要懂得去珍惜我們的生命,不要給物質還有名利拿走。佛陀說,我們要多做善的事情,惡的事情不要做。上人也給我們「六大宗旨」,我們每天都要跟著「六大宗旨」去做,我們有沒有不守規矩、我們有沒有迴光返照,不要去看人家的不對?

上人也提醒我們要應該要保持正念,不要有負念,因為我們是有一個電波是可以傳達到他處。例如遙遠控制的機器,你用它你就可以將這個冷氣機開了。所以我們心裡所想的東西,對方是可以收得到的。我自己每天的習慣,就是反省自己有沒有做錯事情,因為我很怕將來我會受果報。

我們出家修行是很難才有這個機會的,不是這麼容易。我們要累積很多生的福報,還有功德,才能夠出家。當然我們讀經可以增加我們的智慧,而且可以消除我們業障。修行要留意我們的習氣, 不好的習氣毛病我們不要它。我們在道場做事情的時間,我們要好好去負起責任,要誠心去做,保持我們的清淨心;不要有太多的妄想,不要增加自己的煩惱。

因為我是出家人,對我自己來講,早課和晚課對我是很重要,因為它是可以培養的我的法身慧命,增加我的精神。在我每一天修行的過程中,我不要懶惰,慢慢基礎打好它,將來有障礙的時候,希望也可以度過。

最近我有機會到法大上一個課程,這個課程包括西方的古典、中文的古典、佛學的古典,還有印度的古典。因為這是第一年的新課程,所以我們的教授給我們的標準是很高,因為他覺得我們是第一年的學生。所以,這樣子我們讀很多書,寫很多文章。在這個課程裡邊,老師不直接教我們書;在課堂上,我們要自己討論、分拆、發表、演說。所以,我們上課的時候,也不可能打妄想,要很專心。

在這一年的時間,我們學生都有很大的進步;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我們經過很多困難,可是我們真的是學了很多。

我這次回來,發覺跟以前很多不同。為什麼呢?很多年前,我在這邊的時間,講廣東話的只有我一人;可是這次回來,我聽到講廣東話的很多人。原本我今天上來的時候,是想給你們講廣東話,因為我的國語真的不太好。可是一看有很多人都不在了,你們都是聽國語的;我的國語雖然不是很好,可是我覺得這對我也是練習。因為我沒有英文的拼音,我念經、拜佛的書,有英文的拼音,可是這個沒有拼音。

這一年我回來萬佛聖城,發覺有很多事情跟以前不同,有很多事情有改進,有很多的不同的;我覺得我們的修行,上人的規矩我們要依教奉行。這個規矩是很重要的,我常常覺得,法師有講過:東西有東西放的地方,人有人站的地方;如果一個地方很亂的話,這個地方慢慢就會很亂,人也都會很亂。

在法界聖城的時間,我記得法師常常教我們的就是規矩。她很用心教我們,給我們講很多,教導我們很多。那個時候,我都還是不很了解,一直到我到了分支道場的時候,這個用得到了—為什麼?因為妳自己做得不好的話,人家不會跟著妳。

所以,我覺得陸陸續續來講,這麼多年,雖然我不是在美國很久,可是我每次我回來,我都把握這個機會,我聽到什麼、看到什麼、學到什麼;好的我就學起來,不好的我就不要。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