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萬佛寶懺心得報告

李惜智、Ann Ngugen、吳果輝、Sophia Schwedle,、禢耀暉、趙翠媛 講於2015年5月17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img_1891

李惜智居士: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阿彌陀佛!末學法名惜智,這是末學第一次參加萬佛寶懺,在這裡末學將為各位分享個人的心得、體會。

在二十三天的法會,雖然末學感到比較勞累,但是心裡卻感到比較充實。在拜懺的過程中,要忍受身子的疼痛,和克服退縮放棄的念頭。

每天拜懺、做早課、晚課和晚上聽經,所以,身體感到比較疼痛和疲倦;在拜懺的前幾天,末學開始體會到的是苦味。特別一天拜懺結束之後,尤其是到往生堂去做迴向。做完迴向之後感覺好像沒有力氣講話了;到了做晚課的時候,末學又是一瘸一拐地走到佛殿來做晚課。每走幾步,都要忍受僵硬的雙腿產生的疼痛。所以當時體會的是苦味。

但是在一次晚上聽經時,有一位法師講到:我相和我執是引起心裡疼痛的原因。所以當時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突然有一種很愉快的感覺,藏在心裡頭那種苦,頓時釋放了出來。所以在剩下的十幾天裡,有時也感受到雙腿的疼痛,但心裡卻找不到之前的那種苦味。

記得在拜懺的第八天,末學早上起床的時候,感覺雙眼腫脹;在洗手間洗漱的時候,發現眼睛裡面有血絲。末學想可能是身體疲倦所造成的,所以當時就打一個妄想,就想中斷拜懺,提前返回學校,畢竟學校還有好多事情等著我去做。但是轉身又一想,感覺自己怎能有這種的念頭?這種應該不是自己做事的風格和態度,於是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所以當天休息了一會兒,感覺雙眼好多了。

同時在拜懺的第十一天上午,在拜懺的時候,末學感到很昏沉;站在佛殿,站著站著就睡著了,腿一軟差點在平地上摔了一跤。所以,當時就想:「下午三炷香就不拜了,休息一個下午。」有法師講過他拜萬佛寶懺的經歷,當時眼看就要拜完所有的佛,但是在一次中途在外面休息的時候,由於太疲累,沒有注意時間,所以當返回佛殿時,下炷香已經進行了五分鐘。法師當時講,他感到遺憾。當想到這裡,末學也就打消了下午休息的念頭,不想留下遺憾。

二十三天的法會結束後,末學感到充實和踏實。相比之下,在學校讀書時,一心撲在科研上,每天早早地到實驗室,很晚才離開。每天花在實驗室的時間,將近有十二個小時。雖然也做出一些相應的成果,但時常總感到迷茫,感到飄忽不定。仔細思維,這也許這也屬於有為法吧,並不能帶來自性的快樂。

宣公上人講過:能看到的東西是假的,而看不見的東西是真的。因為能看見的東西屬於有為法,終會消失,因而是假的。所以我們拜萬佛寶懺,雖然見不到眼前的利益,但是我們能感到心裡充實和踏實;這種充實和踏實,就像是磨掉了寶劍上無始以來身口意積累的鐵鏽,而開始恢復寶劍的閃亮。這也是在以後的工作生活中,我們會少一些煩惱和執著。這就是末學想與各位分享的心得。阿彌陀佛!

****  ****  ****  ****  ****  ****  ****

Ann Ngugen:恭敬地頂禮所有的佛菩薩、法師們跟善知識、法友,我的名字是Chin Yu。這是我第一次來參加萬佛寶懺。

對我來說生命就像一場等待的遊戲。我們等著出生,等著踏出第一步,等著痛苦跟悲傷,和我們整個生活,最後就是等死。所以呢,我也是等著修行。我是最近才開始真正地修行,六個月前來到萬佛城,開始學習佛法;最近這三個禮拜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修行的機會。

佛是坐在菩提樹下開悟的。牛頓坐在蘋果樹下,蘋果掉在他頭上,他就發現了物理學的三個道理。對我來說,我就是來到這裡,坐在一棵松樹下面,想著拜懺的道理或是懺悔的道理。這裡的夜景很美,晚上從佛殿出去,看到的天空是很棒的。我打坐之後就開始問自己一個問題:懺悔的人是誰?以下是我的一些感想。

業,其實是沒有形也沒有界的;如果有的話是會把虛空都包括在內。業也像一朵烏雲,會障礙我們修道,它是一股力量。我出生的時候就有我的業,現在就是不知道要什麼時候還債。所以我們在懺悔的時候,就是從業當中,找到佛講的這個自由。那過去的業就是過去的業,現在我們有現在的自由;但是,我們現在的自由,會造成我們以後會要受的果報。

我現在的心裡就是兩個問題:一個是懺悔的人誰,一個是一切唯心造。所以每次我拜下去的時候,我一方面觀想地藏菩薩在我的頭頂上,往下拜的時候,就把手掌往上,然後就觀想,我在對十方佛供養一朵白色的蓮花,也懺悔我過去的業障。

到了念伍仟聲佛號的時候,在讀了《無辜的小鬼》這本書之後,我決定為所有的無辜的小鬼們懺悔。所以,每一次拜下去之後,我都是拜兩次,因為這樣子我就拜得特別快。第一次是為了這些無辜的小鬼,第二次就是為了自己的業障。所以,我在拜的時候,腿都沒有感到任何的疼痛,因為我每次拜的時候都感覺非常地快樂。

最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寫的一首小詩:

拜的時候我們知道,痛苦不是擁有的;

生命不是應該容易的,也不是應該平等的;但是我們懺悔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有被原諒的可能性。

非常恭喜大家,因為我們大家都拜完了,拜圓滿了。現在可以跟自己講,我做到了!謝謝!阿彌陀佛!

****  ****  ****  ****  ****  ****  ****

吳果輝居士: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末學果輝,來自臺灣。

首先感恩法師給予心得報告,結法緣的機會。這是個人第四次回到法身慧命的家–萬佛聖城;距離上次回來,已經整整二十年了。

在一年前,基於同修及一位同參道友,發了堅定的金剛願,今年一定要到萬佛聖城,參加全程的萬佛寶懺。臨行前幾個月,女兒也發心一起參加,讓我驚喜不已,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萬佛寶懺。出發前一個月,即將每天的早晚課做迴向:「令我等業障消除,無障礙,歡喜禮佛拜懺,順利成行,並圓滿全程法會,法喜充滿。」我服務的公司,居然史無前例地批准了我一次三十天的事假,真是不可思議!

雖然,一切順利成行,但個人業障深重,法會期間仍然有一些身體上的考驗–患了重感冒,到現在都還沒有好。通常在家裡,只要一感冒,一定伴隨嚴重咳嗽,而且要一段時間才會痊癒。這次感冒,我趕緊跪求師父上人,說:師父,弟子向您老人家至心懺悔,您怎麼考驗我,我都接受;但弟子唯一的請求就是不要讓我咳嗽,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大眾及整個法會,是在造業。結果上人慈悲,滿我所願,法會期間沒有讓我咳嗽;身體雖然極感不適,但都以心堅、意誠、行恒的毅力給予克服。

在諸佛菩薩、師父上人的慈悲加持下,終於如願圓滿全程法會。4月28號晚上,又恭逢傳授八關齋戒,真是因緣殊勝、法喜充滿。

拜懺期間,個人有兩次拜下時聞到異香。這應該大眾真誠禮佛拜懺,感應到佛菩薩降臨法會會場,加持與會大眾吧!有幾次拜到欲罷不能,連維那法師敲大磬都不知道,可以說是法喜充滿。

有三次抬頭看前面上人的法像,不僅潸然淚下。那是懺悔的淚,因為自皈依上人二十七年來,一直在滾滾紅塵裡流浪生死,因為如他老人家教化,好好修行,去除習氣毛病,但我不是一個好弟子。那也是感恩的淚,師父上人並沒因為我不好而遺棄我;甚至他老人家入涅槃迄今,還時時在救拔我,教化我,為我解難,此浩瀚洪恩無以回報。

這次能順利圓滿全程法會,對個人而言是一小步,但對我的人生卻是一大步,意義非凡,往後必定會有深遠的影響。感謝聖城所有參與此次法會的法師及工作人員,因為有你們辛苦的付出,才有今天法會圓滿的結束。最後,以「心堅、意誠、行恒」與大家共勉,同時祝福各位菩提道上無障礙,共成佛道。阿彌陀佛!

****  ****  ****  ****  ****  ****  ****

Sophia Schwedle: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是我是Sophia Schwedle,從德國來的。今晚我要將這三個星期聖城的體驗,分成三個部分跟各位分享。我的題目是「萬佛聖城、妙覺會上萬佛懺」。

目前先是緣起的部分。我目前正在美國旅行的途中,心中一直計劃在美國尋找一處佛教道場,體驗一下道場的修行生活。在四月中,經過友人介紹,我認識了萬佛聖城;上網搜尋聖城網站之後,研讀後欣喜地得知,宣化老和尚的道場是包括了禪、凈、律、密等全方位佛門修持方向。這正契合了我目前的需求。

後來我輾轉詢問,得到洛杉磯一位法友的聯絡電話;聯繫之下,她不但願意讓我搭便車,隨同到聖城,而且告知:這時間多麼殊勝呀,真巧可以參加萬佛寶懺法會!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佛門法會,心裡很高興,也很好奇地來到聖城。

第二段我開始講與寶懺的初遇,這是夢中的迴光返照嗎?來到這萬佛聖城,一路行來,似乎是隨著一個牽引的仙緣。進得山城,遠山、近景、花草、綠樹;就是天空、雲影,似乎都在共祝剎那變化中的交響法會,我就這樣認識了萬佛寶懺。先是喜樂它的音聲唱誦曲調,這也可養成貪念啊,執著於耳順的音聲!後來發現,這個音聲的流轉也能在上面修行。這讓我憶及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練習下達到入流亡所是什麼樣的感覺呢?可是,五蘊空去的當下,色不異空,空不異色,一尊尊隨著應聲消失而去的佛,一縷縷亦如虛空,佈滿法界,重重無盡。

第二部分要尋找宣化老和尚的足跡。宣化老和尚說:佛法要懂得受用,才能與法相應;應該學會自性的經典,每一個妄想就是該經中之一劫。我這裡膽敢擅自加上一句:每一個妄想也就是寶懺中的一尊佛。不過這也是我的妄想,《華嚴經》<十行品>有偈說:能於方便巧分別,於一切法得自在,十方世界各不同,悉在其中做佛事。這十方世界就是法界吧!老和尚在《大方廣華嚴經疏淺釋》中寫著,在法界修行,是法界有多大,就修多大的行門,修它無量無邊的因緣。這可能就是他說的:逍遙法界任悠遊。

第三個是體驗、認識宣化老和尚,體驗宣化老和尚也就是體驗聖城;除了修行的道場,他還興辦了小學、中學以及法界(佛教)大學。他將聖城獻給了全世界,他說:能將佛法播送到每個人的心裡,才是永遠的。為了傳播佛法圓滿的義理,他成立了譯經學院,將佛法譯為各國的文字。在本次的法會上,來自不同地區的法友,同時在一個法會上同時受益,以不同的語言,這不也是老和尚的願力?讓人深深感動、感恩。

聖城是一個神仙寶地,似乎在你有需求的時候,在某一個角落,在某一條小徑上,都能正巧遇到一張微笑的天使般的臉龐,替你解惑。還有許多在法會上進行期間的義工們,無論是在五觀堂餐廳、在大雄寶殿、在延生堂,他們都在我的腦海中印下了深深美好的身影。

就以老和尚這一句:「逍遙法界任悠遊」,對我個人受益很大的美言,贈送給各位。阿彌陀佛!。

****  ****  ****  ****  ****  ****  ****

禢耀暉居士: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禢耀暉。今天晚上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經驗及學佛的所經過的路途。我是在香港出生的,所以我國文並不是太好。我用英語來跟大家分享我的經驗,同時也感謝翻譯者。

二十年前,我來到了灣區。我是工程師。身為一個工程師,我想問題就比較靠邏輯,並且靠科學。因為我是工程師,所以我工作十方忙碌,沒有時間在這二十年間去考慮我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其他有關於宗教的活動。

不幸的是,六年前我中風,差一點死掉,並且腦袋裡出血。我從急診室出來後,我左邊都已經癱瘓了,我是坐在輪椅上。我就把自己開的公司關掉了,我空餘的很多時間,我就用這個時間去讀很多書。我讀一些我有興趣的書籍,比如有關於物理和佛教。我讀得越多,我就越發現佛教其實不是一個宗教。

佛教,在傳統的看法來說,不是一個宗教;而我知道什麼是宗教,因為我之前在天主教學校讀了十一年的書。我的學校也是挨著一個天主教堂,每天上學我都會經過這個教堂,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去真正地變成一個天主教徒。雖然我沒有成為一個天主教徒,但這個經驗讓我一直在考慮,一直在想,什麼是宗教?

當我讀到一些佛教的書籍經典時,我就發現佛教這些書,不是就像一個宗教的書那樣,不是像《聖經》那樣。所以,對我來說,就好像是一個教我們去控制管理世界的一個冊子。它告訴我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我們人是怎麼運作的,並且解答了很多我自己的疑惑。因此,我對佛教的經典就產生了很大的興趣。我讀得越多,我就越想成為一個佛教徒。所以,五年前我就正式成為一個佛教徒。

所以,來分享一些我自己的見解,身為一個工程師,我有一種好奇心,想要去知道所有的事物是怎樣運作的。當我讀的經典中,談到「空」或談到「色」的經文時,我馬上就了解了。就好像你手機上的按鈕,其實這些按鈕在手機上不是真正的存在,它只是數字1和0。因為我是一個工程師,所以我對佛教就有一種獨特的見解。

另外一個關於手機,當你對手機講話時,你就認為自己是在跟另外一個人真正談話。所以,這些之前身為工程師所知道的知識,讓我可以更好地去了解佛教。因為我還是在學習的過程中,所以我希望大家幫助我學習。我來到這邊,就是想學到更多。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再進一步去分享,我對科學和佛教的經驗,謝謝大家!

****  ****  ****  ****  ****  ****  ****

趙翠媛居士: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法名是果懺,從馬來西亞來的。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

第一,我想跟大家講一下我跟師父的因緣,我認識師父的因緣。1983年的時候,我在沙巴,就是馬來西亞的東部。有一天,我的室友讀了一篇報紙上的新聞或是廣告,於是她就回家跟我說:從美國有法師要過來,妳要不要來?我朋友說:妳要不要跟我去皈依?我那個時候就說:什麼是皈依?我的朋友就說:反正妳就來啦!所以,我就糊里糊塗地跟她。這個法會是在普陀寺舉行的。我在普陀寺已經開始當義工一陣子了。

到了普陀寺,我看到兩位法師,一位中國人,一位外國人。那外國人我記得是恒實法師。我參加了這個儀式;儀式結束後就拿到了一個皈依證,證上有師父的照片。當時我也不知道師父是有名的法師,也不很了解他。所以,這就是我皈依的因緣,在廣東話就是「矇矇查查」,就是糊里糊塗。這是我皈依的因緣。

皈依蠻久後,不少人從普陀寺發現了在吉隆坡的般若觀音聖寺,就紫雲洞,會有一個佛七。我們聽到了很高興。我們差不多二十個人,就坐飛機去吉隆坡參加這個法會。

到了紫雲洞,我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看起來好像很眼熟。原來才發現:哦,這個原來就是我皈依師父!這皈依的師父就是宣化上人。觀音七後,我回去沙巴,這是1993年;十年後再回到吉隆坡–吉隆坡是我的家鄉–一直在紫雲洞當義工,當了很多年。

其實我皈依後都沒有遇見師父,一次都沒有,所以這是我到現在最大的遺憾,也讓我很失望。但是,師父入涅槃後,沒多久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他坐在一個地方,叫我過來說:「妳過來幫我把鞋子穿上。」所以,我就幫師父穿上了他白色的鞋子。不久之後就醒過來了,到現在一直沒有特別了解這夢有沒有特別的意義。這就是我跟師父因緣的故事。

我也分享一下,來到這裡參加萬佛寶懺的感覺。這是我來這裡參加的第三次。第一次是2011年,第二次2013年,今年是2015年。每次來都感覺拜懺拜得越來越輕鬆,越來越快樂。我要感謝紫雲洞的怙法師,因為她很多年一直鼓勵我來參加萬佛寶懺。但是,我一直都沒有特別去做,終於到2011年才安排好,來到這裡參加。

最後,在萬佛城看到很多的義工,願意幫忙做義務的工作,做不同的工作,一起合作。我看到這個,我非常地開心,非常地感動。我今天晚上就分享到這裡,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