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滴滴憶上人

沙彌尼近安講於2015年6月13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Early America19

這裡是沙彌尼近安,今晚和大家結法緣;如果有講不如法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再有一個星期就是上人的涅槃二十週年紀念。接到結法緣的通知以後,我非常渴望講一點上人的故事,所以就重新找到了《佛教如何改變我的一生》這本書。它曾經在幾年前,我最失落的那段時間,給予我無盡的鼓舞;當我再一次打開它,書裡的故事仍深深地觸動我,彷彿上人就在身邊。以下摘錄的三個小故事,可以讓我們透過前輩的目光,再一次回顧這些熟悉又陌生的瞬間,追憶這位覺者給我們留下的教誨。那麼我先讀英文的原文,中文是我的翻譯。

第一個故事摘錄於《與師父在一起的生活》,作者是Richard Josephson

「我早年在金山寺的修行是持咒和打掃道場;這種修行持續了整整十年,當我和師父在一起的時候。有一次我遞給師父一個偈頌,也可以講是一個問題:面向東方而坐,怎麼能夠見到西方的阿彌陀佛呢?那時我負責管理金山寺的禪堂,在每天數小時的靜坐中,我總是面向著東方;這個問題來自我的心裡,不僅僅是一個參禪的遊戲。」

「在我們欣賞師父的答覆之前,你必須先要了解一下師父在金山寺三樓的那個房間。這個房間的墻壁和天花板,是由居士的供品所支撐的,裡面有上千條的肥皂和牙刷,所有的東西都堆得到處都是,沒有秩序。如果有人去師父的房間,他總會把手伸進這一堆東西中,然後送給他一點什麼。師父並不認識物品上的英文字,他其實也根本就不看,然而似乎每次你得到的東西,都正是你最需要的。」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繼續坐禪,等待師父的答覆。這一天我獨自打坐,竟然沒有注意到他的答覆悄然而至。師父通常只要看著我,就可以打斷我的禪坐;這一次他從佛殿遠處在靠近辦公室的地方向我走過來,看起來是那麼地不同,難以形容。他在一種完全忘我入神的狀態,沒有在看我。當他走過我的長凳時,遞給我一隻牙刷,然後又開始入神地繞佛;但他繞佛的方向卻是反著向左繞的。佛殿裡只有師父和我,我看了一眼牙刷,覺得沒什麼特別,就放回長凳下面。師父繼續在反向的繞佛。過了一個星期,我才再看一眼,那隻早該留意的牙刷。我震驚地意識到,那隻牙刷的品牌是『WEST博士』!WEST就是西方的意思。」

「師父對弟子們最重要的教導之一,就是不要著相,或是執著於任何一種修行的形式。師父也幫助我們認識到修行的崇高目的。恒具最初準備三步一拜一千英里去見他的母親,但只堅持了一天就失敗了,因為他沒有一個正確的動機來支持他的朝拜;然而,當他回到金山寺以後,師父溫和地將他朝聖的視角,從自利的動機引導為高尚而無私的目標—世界和平。從那以後,恒具成功地完成了他從三藩市到華盛頓州的朝拜之旅。」

第二個故事是《來自佛教講堂的回憶》,作者是Tim Testu (Kuo Yu)

「我對方丈(那時師父是金山寺的方丈)很著迷,他所做的很普通的事,都會深深震撼我,使我常常高興得哭起來,他非常非常的風趣。一天下午,一個深思熟慮、外表堅強的女人,和一群強悍的朋友來到師父講經的地方。他們的態度很糟,完全沒有誠意,而且怒氣沖沖;當中一個人繫著一條皮帶,皮帶上的金屬釘子向外凸著。方丈早已習慣這些外貌奇特的西方人,像平常一樣的講法,結束後問誰有問題。這個女人便站了起來,我有兩個問題。她說:『首先,這個世界有數百萬人正在餓死,每天有幾千人因為飢餓而死亡,佛教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的?你的立場又是什麼?第二問題:這個世界充滿了致命的核武器,統治政權擁有完全超過他們所需要的多餘的武器,這足以令地球爆炸很多次,然而他們還覺得不夠,你認為對這個問題該怎麼辦?』」

「方丈微笑著,耐心地等待著翻譯,然後,沉默了一下,平靜地用他那令人愉快的冷幽默回答說:『對這兩個問題只有一個辦法解決,把多餘的炸彈扔在那些人口過剩的地方就好了。』那個女人大吃一驚,其他的人都大笑起來。然後上人回答了真正的問題所在,他說:『基本上一切都沒有問題,這是正式的佛教立場。但是很不幸,人總是不滿意,所以就要出來給自己製造原本不存在的麻煩。本來一切都很好,但我們卻讓它不好。佛教的重點,就是要令我們努力達到沒問題的境界;如果我們能夠處於所有的問題之中,而同時能意識到其實並沒有問題,那我們就得道了。佛教,總的說來,始終保持不問政治的狀態。』說完以後,每個人似乎都得到了滿意的答案。」

第三個故事摘錄於《菩薩的慈悲》,作者是釋恒壽。

「師父回到香港後,很快弟子就請求在西樂園舉行放生法會,西樂園是師父在幾年前建立的道場。我同其他兩位出家人一起唱誦和打法器,師父就在一大群在家弟子的圍繞中主持法會。那天放生的是一種小鳥,牠的肉用於中國烹飪。法會中我回過頭來觀察,看見師父站在鳥籠旁邊,令我非常吃驚的是,他正在哭。而實際上他的面部並沒有表情,顯得平靜而快樂,我覺得不知所措。」

「自從我於1968年夏天遇見師父,我目睹他作為一位菩薩和精神導師,在教化中展現了所有不同的“情感”:對膽小害羞的弟子,師父會用最溫和的態度與他講話,聲音那麼柔和,就像一隻咪咪叫的小貓;我也見過他用最強烈、苛刻的語言管教最傲慢的弟子,有時他的聲音就像獅子怒吼那樣可怕;有時他會給心情沉重的弟子講笑話,讓他高興;有時他會嚴厲地告誡弟子,不可以對重要的細節疏忽草率;有時他的出現令每一個人欣喜若狂,儘管他一句話也沒有說;而有時他的態度嚴肅,令在場的人自然體會到一種凝固的肅穆。」

「所以,不管怎樣,我目睹師父各種不同的所謂感情上的變化,但我從未見過他哭。法會結束的時候,我轉過頭看見師父破涕為笑。最後他解釋說:『你們有人可能注意到我在剛剛放生的時候哭,你們也許在想為什麼?那我來告訴你:因為我意識到在這些小鳥中有一隻在過去生曾是我的出家弟子,但是他在修行中墮落,以至於最後迷失得太遠,現在投生做了小鳥;我沒有辦法幫助他,只能悲泣來表達我的憐憫。』」

這本書裡面還有很多很精彩的故事,由於時間的關係,我不能都講到,歡迎大家自己去閱讀。

我學佛不是很久,大概就是這些年,我聽過很多很多人講法,或者結法緣講故事,很多人講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是,通常我最喜歡聽的,最能夠引起我興趣的,就是有人講上人的故事,尤其是他們的親身經歷,即使是小小的事也會很吸引我。雖然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上人,但是只要聽到別人回憶他的故事,我都會特別感動。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點點滴滴憶上人

  1. 這本書在萬佛城和法總其他分支道場都有出售或結緣。如果想要網上閱讀,請在線上搜索 How Buddhism Changed My Life, 然後點擊鏈接How Buddhism Changed-The City of Ten Thousand…,您就立即可以閱讀本書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