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迴萬轉的歸鄉路

王親海講於2015年6月6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弟子王海霞,法名親海,今天是第一次練習結法緣,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立刻指正。阿彌陀佛!

我第一次來到法總的道場是在2011年的夏天,那時候我來到的不是萬佛聖城,而是三藩市的金山聖寺。為什麼我去金山聖寺呢?因為那一年我和同修、孩子回墨西哥去探望家人,途中經過美國轉飛機。所以我特意找了一個有上人的道場的城市來轉機,這樣我就可以用這個機會,親近上人的道場。於是我選擇了金山聖寺所在的三藩市。可是我去金山聖寺的時候並不巧,因為從機場來到市中心的時候,已經過了中午;我安頓下來,自己一個人出發去尋找金山聖寺,又耽誤了很多時間。很奇怪的是,住在唐人街附近的很多人,連中餐館、素餐館的人都不知道金山聖寺在哪裡。也許是我的障礙,所以,走了很多冤枉路。最後總算有一個人告訴我:「啊!金山聖寺啊,就在美國銀行的上面。」

我終於找到了金山聖寺,高高興興地去摁那個門鈴。從樓上下來一位沙彌尼,現在已經是比丘尼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法總的出家眾,心裡特別高興,覺得見到了親人。我就說:「我想來拜佛、拜上人。」可是那位沙彌尼告訴我:「妳來晚了,已經過了五點了,妳明天再來。」我說:「好,好。」後來法師就上去了。

我從門口離開,走了幾步,心想:「不對呀,我應該告訴法師我是從日本那麼遠的地方特意趕到,剛剛下了飛機就跑來,沒有趕上時間。我應該給法師講一下這個事情,也許法師能夠通融一下,讓我進去拜一下上人,拜一下佛。」所以,我又去摁了一下門鈴。

又是那位法師走下來。這次,我就不等她開口,就先跟她講,我是這樣從這麼遠的地方,特意來拜佛的,希望她能夠讓我進去,很快我就會出來。那位法師是懂中文的,聽懂了我的話,而且一臉的慈祥,我想一定有希望。她說:「妳來晚了!明天再來。」看著她上樓的背影,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就想:哦,我就是這麼有業障,這麼大的障礙。

因為我只在舊金山停留兩天,這是第一天。

第二天,我就早一些去;這樣我就第一次走進了金山聖寺,第一次拜佛,拜上人,旁邊還有地藏菩薩,應該還有是藥師佛。我拜呀拜呀,拜了很長時間,把自己學佛的事情,自己的感想,就在心裡面向上人傾訴。這樣過了很長時間,又過了五點了,我想:法師們又要關門,我要出去了。可是這一次,法師沒有趕我走,法師說:「妳要不要留下做晚課呀?」我說:「太好了!我要留下做晚課!」那是我第一次做晚課。

當時我也不會唱,只是在心裡面跟大家默念。可是繞佛的時候,我就感覺不對勁了。我忽然覺得跟著大家一個一個排著隊繞佛,那種感覺好像似曾相識,好像這是一個我特別熟悉的環境,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覺。一下子,我的眼淚就下來了,我又哭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前面出家眾的身影,就這樣想哭。

最後,在我要離開時候,有一位法師告訴我:在聖城的網站上,有所有早晚功課唱誦的音頻;還有,萬佛聖城是法總最大的道場,我應該去萬佛聖城。

我回到日本以後,真的找到了網站上早晚課的音頻,可是我只聽了一次晚課的錄音,就再也不敢聽了。因為一聽那個錄音,就想起了在金山聖寺聽到大家唱誦的那種情景,又想起來那種熟悉的感覺,自己又會哭。因為有孩子在家,我不敢再哭,我就不敢再聽那個音頻。

為什麼我想來聖城呢?因為在2010年的時候,我做了第三次癌症的手術。那時候我忽然想到,這個人生是不長久的。那時候不知道有這個詞叫「無常」,就知道這個人生是不穩定的,要是我就這樣糊里糊塗地活著,又糊里糊塗地死了,我真的會死不瞑目的。我應該尋找人生的真理。

通過讀上人的開示,我知道了因果;我原來並不相信有因果,自從讀了上人的開示,我開始相信有因果。上人還說:「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那麼我要是受苦呢,這就是了我的苦。所以,我就心甘情願、心平氣和地對待我的疾病。

這樣的想法和做法是不是消極的呢?也不是。因為上人還告訴我們:「十法界不離一念心」。我們現前的這一念心,又能夠上天,又能夠下地獄。所以,我們自己要是能夠把握自己的每一個心念,我們就能夠創造自己美好的未來。比如說:我們做十善,就能夠升天;要是做惡,就會墮三惡道;我們要是念佛就會往生極樂世界;我們在做很積極的事情。

在一年後的2012年5月,我在聖城的網站上看到上人涅槃十七週年的活動中,有一個徵文比賽。我就參加了那個徵文活動,寄去自己學佛的感想。6月初,接到聖城主辦單位的聯絡,說是我得到了喜捨獎,問我:「要不要來領獎?」

我的同修和孩子都很支持我,所以我就趕緊買機票,按時參加了這個活動;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萬佛聖城,這是2012年的6月。這一次我只能在聖城住三天,就要回去了,因為我的孩子還都是小學生,需要我照顧。離開聖城以前,我就在大殿--因為外面有鋼琴表演,大殿很空的--我就在大殿向觀音菩薩,向上人講:「我要把聖城的家風――六大宗旨帶回去,不管我在什麼地方,我要按照六大宗旨去做,我要好好地持五戒。」

回到日本以後,我參加了法師主辦的《華嚴經》研討會,和大家一起學習佛法。

在2013年的3月份,萬佛聖城打觀音七,法師給我們寄來了聖城聖眾唱誦《普門品》的錄音。聽了那個錄音,我就是忍不住又哭了。(可能我來聖城,都是我哭來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哭喊:「我要去聖城!我要去聖城!」可是我也不知道怎麼才能夠去聖城。

這裡要提一下我的孩子。我的兩個孩子,自從我學佛以後,他們都吃素了;先是斷了肉,然後魚,然後是蛋類,最後蜂蜜也不吃了。他們在日本上學,學校中午都有學生餐,每天是葷菜。所以他們能吃的東西很少,有時候只能吃米飯,加一點鹽巴。他們五點、或者六點才回家,總是飢腸轆轆的,我看他們真的很可憐。

因為那年3月,我心裡一直想著萬佛聖城,所以,有一天我就無意地給他們講:「哎呀,這個世界上有個最好的學校,最適合你們去了,在那裡你們能吃飽飯!」兩個孩子那時候還小,一個十三歲,一個才十一歲;他們聽了我的話,兩個人一起講:「我想去!」這樣我們做了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男校的入學申請。然後在2013年的6月份,母子3人來聖城參加了夏令營。那是我第二次來聖城,在那以前,我根本沒有想過:我還能再來到聖城,還能再次回到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懷抱。

在這裡,我跟大家再分享一個體會。我們聽到的很多故事都是說:一般的人,只要學佛了,他(她)的病也就好了,什麼事情都順利,一切都皆大歡喜了。可是我的情況並不是這樣。我在2013年的12月,在佛七的時候,就在這個大殿裡,我突然覺得:我有事了!我又要病了!果然,回家後,我又做了一次癌症的手術。現在身體很好了。

可是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我又病了呢?我想:「我現在學佛了,為什麼又得病了呢?」然後我又問自己:「妳學佛是為了什麼?妳是為了健康?為了長壽嗎?不是啊!為什麼?――成佛!」上人的十八大願,都是願我們一切眾生成佛的,所以我們學佛並不是為了求現世的福報,是為了要成佛。自從這個考驗以後,我對學佛的目的又有了新的認識。

願大家一同好好學習,早成佛道!

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千迴萬轉的歸鄉路

  1. 感恩师兄的分享!
    我也终于在今年二月初(春节前)进了金山寺,内心感慨万分!
    不可思议的是:第三天一早,折磨自己二十多年的腰痛,突然消失了。
    也因此,相信自己会看到师兄越来越健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