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成道打七之心得報告

Aaron Friedman、Khy Mmyr、王恆冰、薛青穎、Pedro Garcia、施郁蓉、恆山法師講於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Aaron Friedman: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的名字叫Aaron Friedman,這次是我第二次來參加觀音七;我第一次來參加觀音七是四月份。這次的體驗和上次是完全不同的。這一次,因為以前我有自己修行的方式,我帶來我的修行方式在這裡,所以,覺得和這邊的修行方式格格不入,讓我在這邊參加觀音七的時候很困難。

這次我有些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把以前的修行方式,暫時地放在了一邊,就比較習慣這邊的修行方式;允許自己有一種不同的方式打坐,念誦不同的佛菩薩的名字,把自己的心安在觀音聖號。我覺得這個非常有幫助,使我的修行更上一層。

所以,我有兩個體會,第一體會是。我這次打坐可以坐到大概四十五分鐘左右,感覺非常的專注,覺得有一個很好的禪定的境界;第二點就是我把自己全部都放下,專心地在念誦上面,讓自己從自己內心中,很自在的這樣流露出來的念誦,不是很強迫的那種念誦,這樣我覺得自己有很寧靜的境界。這個經驗,讓我的打坐的基礎加強了,這個經驗也能夠讓我在以後的居士的生活上,也可以繼續地學到它的好處。

在這邊聖城的環境是非常非常好的,在外面是找不到的,我覺得對修行是非常有幫助。我第一天來的時候,三點半起來,非常累;但是,在禮拜三、禮拜四、禮拜六的時候,我三點半起來做早課,我就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經驗;但是在普佛的時候,我又回去睡覺了。這不是因為我不想普佛,這是因為我想要好好地調整自己的節奏;還有一點,在聖城–其實不只是在聖城,在伯克萊寺院也是一樣的,這些地方非常友好的環境,給我很深的印象。

我自小是在一個猶太家庭長大,猶太教裡面是非常非常嚴格的,你參加儀式的時候,是要閉上眼睛,不許東張西望。在這邊其實也是有一個很嚴格的這種風範,但是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其實一個很靈活,就是在對我們新人來說,可以我們和大家互動,互相學習;學習後,又投身到佛殿的法會裡,專心地參加法會,並且和大家學習到不同的心得和分享。我非常滿意這個經驗。

還有一點,就是我也不知道做得對還是錯,如果做得不對的話,請大家慈悲指正。我很喜歡在佛殿觀察我們這邊的出家眾,比丘和比丘尼,因為我覺得他們的儀表真的是非常的莊重。我在繞佛的時候,經常地會看他們,看他們的儀態、他們的走路。每一位–不管是比丘還是比丘尼,都是很莊嚴,沒有一個走得很難看,所以我是非常非常佩服的。

總結一下,我想跟大家分享,我過幾個禮拜就會來聖城做義工。我對這個非常的期待。我很感恩聖城舉辦這個觀音法會,也很感恩大家很熱心地幫助我,阿彌陀佛!

*                    *                    *

Khy Mmyr:大家好!我的名字是Khy Mmyr,首先我想和大家表達一下我的感恩。我非常感動在這邊接受到所有人很無私的支持和幫助。

幾個月前,我在網上搜尋佛教,聖城就從搜索的結果上出現。其實我聽說過聖城,但是對聖城並不很了解,我在網上看到聖城舉辦觀音法會,所以我就來了。其實我對佛法一點都不了解,但是我是非常非常的有興趣。

在我來之前,我的朋友問我:妳去聖城想要得到什麼呢?我想,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自己可以對自己更加慈悲。我對自己其實是非常嚴格的,總是批評自己,但是對別人我卻是很友善、很慈悲的。

我到達聖城以後,就了解到觀世音菩薩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所以在那一刻我彷彿了解到了什麼,所以我就決定在聖城這段時間,要全心全意地誦觀世音菩薩。我知道通過觀音法門修行,我可以對自己更加友善、更加慈悲。

對自己能這樣做,也會對眾生也可以達到這樣子,對他們更加慈悲喜捨,而不要求什麼作為回報。我是最近才了解到這個慈悲喜捨的概念,就是對大家有慈悲喜捨,但並不追求回報的概念。我就是全心全意地接受了這個觀念,因為它讓我感覺很平靜。

這次觀音法會,我第一次能夠問自己:喜不喜歡佛教的這個機會?通過了一些學習,我覺得自己是非常喜歡佛教的。在佛殿的這些法會的經歷,讓我覺得非常平穩、非常平靜,這種經歷是我之前沒有的。在大眾一起專心念誦觀音的時候,我是大眾其中的一個,這種經驗非常非常美好。我其實並沒有期待有任何的感應,但是我覺得我對這次法會有個很大的感應,今後我把觀音菩薩時刻地留在我的腦海裡。

這次觀音法會,通過法大的幾位老師的幫助下,這次法會讓我感到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法會。他們幫助我、鼓勵我,堅持參加完全程的法會;在他們教導下,我對佛法有了一些初級的了解,

所以,我現在知道我還有很多的要學的;我也知道只要自己精進地努力,一定會全都學會的。這些所學的,並不是在我之外的,其實都是我內心中所已經擁有的。這些就是我的自性,就是我的佛性,這個是我頭一次有的一種覺悟。

我在離開聖城以後呢,也會繼續堅持我的修行。我知道聖城以後是我很堅固的燈塔,這個道路不會很容易,但是我下決心一定要回歸自己的自性。

*                    *                    *

 

王恆冰:我想嘗試自己給自己翻譯一下。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還有佛友們:晚上好!

我的名字叫王恆冰,我全家包括我的太太劉洋,兩個孩子–六歲的??和九歲的??今天晚上都在這裡。兩個禮拜前,我們全家從明尼蘇達開車兩千miles搬到了尤卡亞。很巧,剛搬來第一個禮拜就有觀音法會,我太太和小孩每天都抽出時間來這裡。我比較慚愧,一共只來了兩、三次。第一天、上個禮拜天我來了、還有昨天晚上和今天。

昨天晚上法師要我講一下我這次來觀音法會的心得。但總體來講,我不得不說,我因為參與的時間很少,還有我接觸佛法的時間不多,很慚愧沒有太多的心得。儘管如此我也覺得在這次法會有限的時間裡,學到了一些東西,比如說,上禮拜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方丈講的太陽能板的這個比喻,我當時就覺得非常有感應;還有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萬佛聖城觀音菩薩的道場。

我接觸佛法時間比較短,在2010年的時候,家裡有一些變故,包括自己也有一些身體上的原因。我的太太當時明尼蘇達州接觸到明州佛教協會。當時正好萬佛城有幾位法師去明州傳法,所以她當時就受了戒;此後,家裡發生了很大變化。太太當時比較精進,導致剛開始我不是很適應,但是慢慢的我可以看到她的正面的變化。2013年、2014年的夏天,我們全家,包括小孩,在萬佛城參加了小孩的夏令營,當時對我影響非常大,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當時我就逐漸有了搬來萬佛城的想法。

我是腫瘤科醫生,在尤卡亞這個小城市很難找到工作。一定是有佛菩薩的幫助,去年這個城市唯一的腫瘤科醫生,決定要退休,就這樣我們全家就有機會搬來了。

我在2014年的時候,永法師還有其他幾個法師(很抱歉我叫不出其他兩位法師的名字),在明州傳法的時候,我皈依了,法名叫親慈。我很喜歡這個名字,觀音菩薩就是大慈大悲。在我逐漸學習更多的時候,我也會覺得我接觸佛法以後,我對病人的態度會更加慈悲,此外,我也更加明白孝順的意義。

在我走之前,我明州所有的病人都非常支持我搬家,確實是這樣的。我舉一個例子,我走前有一個月,我有一個病人往生了,她的丈夫是美國白人退伍軍人。他知道我要搬來尤卡亞的原因以後,他花了三個禮拜給我刻了一個木頭的菩薩雕像,然後送給我,我永生難忘當時的情形,這個雕像現在在我們家裡供著。

總之,我希望在將來在萬佛城學到更多,我最大的問題是懶惰。我希望以後在萬佛城學到更多,能夠得到更多智慧,這樣也可以對我的家庭、的工作有更多的影響。非常謝謝!阿彌陀佛!

*                    *                    *

薛青穎: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薛青穎,法名親佑,很巧和前面那位發言者一樣,也剛從明州搬到這裡,並且曾經也是明州佛教會的一員。

今天很高興能夠在這裡和大家報告我這次參加觀音七的感受。這是我第二次來到聖城,今年六月我參加了上人的涅槃紀念日的法會,並受皈依和五戒。

來到聖城以後,感受到這裡濃厚的修行氛圍,也漸漸發現自己對佛法的了解和修行太淺,便在上人的畫像前發心,可以留在聖城繼續學習佛法。在蓮友們的幫助下,我有了在培德女中做一年義務老師的機會,所以在這裡我要感謝一直幫助我、鼓勵我的法友們;同時我也要感謝我的母親,雖然她並不很理解我來聖城居住一學年的決定,但依舊盡可能地支持我。

接著,我向大家報告一下此次參加觀音七的感受;若有不如法之處,懇請大家指正。在聖城每天早上四點,就開始了一天的修行,法會的日程安排得井井有條,大家以各自的發心積極參加。也許是第一次參加法會的關係,我並沒有適應法會的強度。第一天我感覺很累,念佛時有很多妄想。

後來能夠逐步適應法會的強度,和進一步了解法會的意義。在接下來的四天中,我都選擇去法界大學上關於法會的討論課,來替換最後一輪的念佛;這為我減輕了一些負擔,同時多了一群互相支持鼓勵的夥伴們。我們的老師在這課程中我們學習了一些概念,比如因果、空、導致痛苦的心理機制、八識等。雖然學員們有的已經參加了好多法會,有很好的佛學基礎;有些是剛剛開始學習,是第一次參加法會,我們都從這些課程中學到很多佛法的知識,很多修行上的困惑,也得到了解答。

比如有一次,一位學員提出自己在念佛時,心中有一些不善的念頭浮現,讓她感到煩惱,她的問題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大家都表述了自己的看法或解決方式後,老師建議我們不要用好壞來衡量念頭,要在做出任何判斷前提起佛號,這個建議使我們豁然開朗。

老師講話很快,常常在我還在思索他上一句的內容時,又說一連串的話,所以我常常在下課後,問沒有聽懂的內容,??老師非常耐心地給我們講解;有一次,甚至在課後跟我們討論一小時。這些課程不僅增加了我們對佛法的理解,同時讓我漸漸適應法會的節奏,在第五和第六天,都做完了最後一輪的念佛。

在聖城感覺一切都很安詳,法會中間雖有休息,但我卻感覺聖城的萬事萬物都在演說著各自的妙法,在這季節裡,充滿柔和與生機。那些放棄參加法會和休息時間在廚房裡忙碌的義工和尼師們,讓我們感受到觀世音菩薩的捨己為人;在法會中,負責維持秩序的居士們,讓我們感受的觀世音菩薩對我們細心的調教;普照大地的陽光,讓我們感受到觀世音菩薩的平等;和煦的微風,讓我們感受到觀世音菩薩對我們慈悲,彷彿法在時時、法在處處。

*                    *                    *

Pedro Garcia: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Pedro Garcia,首先我想感恩近賢師,因為他告訴我觀音法會;另外我也希望在這裡感恩?還有?,因為他們在法大為第一次來參加觀音法會的人,舉行了一個佛學的介紹課;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相信我還有其他的人,在佛殿裡就會不知所措。

我在觀音法會的經歷呢,其實是有些困難的,因為就像大家一樣,在開始做任何一樣新的事情的時候,都會有些阻礙的。第一天我覺得整天都在念觀音菩薩的聖號,我其實是很累的,我相信有很多人也是這樣的。隨著法會的進行,我越來越迷失,我迷失了什麼呢?我迷失了時間和日期的概念–像很多人一樣。其實,我在這次法會,學到了有關於觀音菩薩的很多知識,但是我並不是很了解,覺得自己還沒有吸收,這個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慢慢的吸收。

我們每個人都是經過了一個很長的路途才到達了這裡,對於我自己來說,我是經過了兩年的精神上的搜索,才讓我最終到達了聖城。就像大家一樣,我們每個人都在追尋著什麼,那我也是在思考,我到底在追尋的是什麼?其實,生命就是這樣的,這個追尋的路程也是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我在尋找的其中的一樣就是我自己的自性,或者自性到底是什麼意思?

今天早上起來了以後,我想到一棵樹下去打坐一下,在我走到那顆樹的過程中,我看到了鞦韆,我對自己說:嗯!自己上次盪鞦韆是什麼時候呢?那上次盪鞦韆大概是我八歲或者十歲的時候。我記得??跟我們講:自性就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一樣,非常的開心,無慮無慮。所以,我想到這裡就跑過去盪鞦韆,盪了大概三十分鐘,在這三十分鐘裡,我就回想著自己小時候那些開心的時候。我希望每個人也可以回想一下自己兒童的時候,所經過的歡樂的時光;其實,都不要想,直接去做、去經歷。

這次觀音法會對我來說是畢生難忘的,我會永遠在心中記得這次法會的經歷。但是對於一個學佛的居士來說,我希望在以後回到社會的時候,會繼續我的修行,繼續我的打坐,在每一天都有一個計劃。

我希望在這裡感恩聖城所有的人,因為他們都幫助我們大家尋找到自己知識和智慧,以他們知識和智慧幫助所有人尋找自己的知識和智慧。所以,我現在希望祝福聖城所有的人,都能心想事成,尋找到他們想要找到的東西。阿彌陀佛!

*                    *                    *

施郁蓉:諸佛菩薩、上人慈悲、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名字是Annie,陸陸續續這麼多年來,我參加了很多次的觀音七。

有一次有一位法師問我說:Annie啊,妳為什麼要來參加觀音七?我說:就像我的車子每兩千到三千里的時候,就要換機油,所以,每到一段時間,我想要來參加觀音七,來調我的身心。就這樣子,法師也沒有講什麼;過了幾個月,我又來打七,又回去,法師又問我說:Annie,妳為什麼要打七?

這次我沒有馬上回答法師,我回家我就朝思暮想,想我為什麼要來打七?我是來這邊度假嗎?或者是我在逃避現實嗎?想來想去,我跟法師說:我來打觀音七是為了去西方極樂世界。這一次法師就說:妳終於知道了!

在觀音十二大願裡面有一願,是「接引西方願」。在同時,我們在生活當中,觀世音菩薩會救苦救難。對我來說,念觀音菩薩的名號就是一舉兩得。因為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而且千處祈求千處應。

所以在這裡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件真實的事情:這件事發生在我的父親身上,大概十幾年前,我的父親雖然皈依佛門,可是並沒有吃素。所以有一次他在吃魚的時候,魚刺就卡在他的喉嚨裡面。因為卡在喉嚨地方深度,一定要全身麻醉,才有辦法把這個魚刺取出來。可是我父親很不願意為了要取出魚刺而做全身麻醉,可是這個魚刺卡在他的喉嚨裡面,他再怎麼搞,也是沒有辦法把它拿出來。

在這個時候,我母親就建議他誦《普門品》,因為觀世音菩薩一定會來幫助他。我父親就聽了我母親的話,採納了她的意見,就非常恭敬地就誦《普門品》。說來也很奇怪,他誦到一半的時候就咳嗽,然後魚刺就咳了出來。因為這樣子,所以我父親印了很多《普門品》跟大家結緣。

我父親也不是經常誦經,可是我發覺他在誦經的時候,他是非常恭敬。他有一個地方,他就是在那邊誦經,一定梳洗乾淨,好好地坐在他那個地方誦經。這個就讓我想起,這個禮拜天法師說的一個公案,就是比丘和沙彌念經,然後到閻羅王的那段故事。

我就想到我自己,在做功課的時候有沒有這麼恭敬,就沒有這麼恭敬。所以,這個是我這次來觀音七得到的,我可以改進的,就是要恭敬。對佛要恭敬、對法要恭敬、對僧也要恭敬。

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好像很隨便,覺得有法會,就可以這樣子走進來城裡就參加,而沒有想到一個法會要成立,要具足的因緣是不容易的。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地方、必須要有法師帶領、必須要有信眾,我們必須還有更多的工作人員來促成這個法會。

我知道上人說過我們在萬佛城是不言謝的,是因為每個人做每一件事情,都是誠心誠意,可是我還是想要在這邊對所有的法師及促成法會的人員表示感謝之意。阿彌陀佛!

*                    *                    *

比丘恆山:還有十五分鐘,法師說輪到我來講,那我現在和大家結法緣。剛才我們聽到前面幾位法友所講到的,也聽過以前法師所講到的,對於修行一個非常重要的一點,修行的時候要一心不亂。我覺得在萬佛聖城,萬佛聖城給大家提供了非常好的環境,讓大家可以一心不亂地修行;我個人在聖城參加這些法會,這是我個人在聖城參加觀音法會,或者是彌陀七,或者是禪七,還有全年各種各樣法會的一個心得。

在聖城這種非常好好的修行的因緣,非常好的條件,在外面是很難找到的;即使在分支道場也是不容易找到的,所以我希望大家都珍惜這裡;我們這邊的常住就更要珍惜這邊的環境;從外面來的修行的人,我希望他們會常常親近萬佛聖城。

我們在講到自性,自性是不用想的,不需要思維的,不需要琢磨的;自性是通過一心不亂來找到的;一心不亂就是來找到自性的一條路徑。就像佛陀所教誨的,我們要精進地持戒,由戒可以生定,由定可以生慧,這個慧就是自性的慧。所以自性不僅僅是智慧,也包括了戒和定。

雖然我們的環境是非常好的,可以促使我們專心致志,一心不亂地修行,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是需要我們修行忍辱,或者是有很大的耐心。

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可能不同,但是我個人的經歷就是在觀音法會的第一天和第二天是非常順利的,很容易就可以專心致志,可以感到輕安和自在的這種境界。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呢,內心裡的這些想法,或者是欲念啊,就開始擾亂了這些的平靜,以致於讓你很不安定。覺得這個法會是需要很強的耐力,很需要忍辱,就像師父講的:忍耐!忍耐!多多忍耐!娑婆訶。

如果我們可以在人際天最後一天,也許可以找到一點點的平靜。所以我希望大家要好好珍惜能夠參加法會的機會,珍惜我們萬佛聖城的這個環境,感恩我們所有的工作人員,尤其是廚房的工作人員,和所有的法師;也要珍惜我們可以參加法會的這個福報;所以這些都需要大家有很大的忍耐的能力。

所以這個也是個人的一些想法,在這個法會期間,我就想到如果沒有佛菩薩、上人、祖師聖人在世的話,不知道我們大家現在會是怎樣的情況,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感恩佛菩薩、上人、祖師大德和聖人,感恩他們的教導。

希望可以再次看見大家回來參加聖城的法會,祝願大家回去後可以精進地修行,開心地生活,然後早日回來參加聖城的法會。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