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海算沙徒自困

沙彌尼近南講於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42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和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晚是沙彌尼親音近南練習講法,和大眾結法緣。今晚上人《楞嚴咒句偈》的講解,是從第一百五十七句到第一百六十句。我發現,一百五十八句開始到一百六十句,都是在講日月星宿。

第一百五十八句是『摩訶稅多』。稅多是說白衣觀音的意思。

偈頌是說,『日月星宮天眾居,白衣聖者度群迷。順逆境界皆不動,摩訶般若波羅蜜。』這句,就很有趣。上人說,觀世音菩薩去作了耶輸的母親,就是為了要度在天上的天人。可是天人福報很大,一直在享受福報,結果就沒有心修行。所以觀世音菩薩這個任務算是失敗了。不過,上人這裡講,即使是這樣子,觀世音菩薩也不要緊,就再從頭來過。所以觀世音菩薩即使遇到了逆境,仍然心不動。

上人提到,為什麼眾生都貪享受呢,就是因為沒有智慧。

第一百五十九句,『阿唎耶多囉』,偈頌是說,『日光天子照大千,四方四隅四無邊。月宮嫦娥清涼傘,二十八宿侍後前。』上人在第一百六十句,把這二十八星宿的名字唸出來的。在英文的本子,第二十頁以後,有那個表。

今天下午我看過二十八星宿,上人唸『角亢氐房心尾箕』。基本上,就算聽了上人唸,因為沒有學過,所以聽了也是一無所知,對於這個星宿是很陌生。

本來下午我看的時候,我就想,可以去找資料看一下,可是後來我就想到,如果我上網搜查的話,只要我搜『二十八星宿』,就有一大堆的資料出來。可是,我就想,如果我點進去,就會一個個解釋;那一個一個裡面又有我不懂的地方,又可以點進去,再解釋很多。如果我這樣子繼續去研究這二十八星宿,它到底會帶我到哪裡去。我想,會帶我到很遠的地方,有可能時間過了,我也回不來了。

就這樣子,我就想到《永嘉大師證道歌》這幾句,『吾早年來積學問。亦曾討疏尋經論。分別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卻被如來苦訶責。數他珍寶有何益。從來蹭蹬覺虛行。多年枉作風塵客。』

上人的解釋是說,『這是永嘉大師說,我在早先也走一些個冤枉路,沒有知道怎麼樣用功,對這個向上一法也不瞭解。所以在我很年輕的時候,我就專門研究經教,好像天臺這四教啊賢首都研究過,所以說「吾早年來積學問」︰就是要充實自己的學問,讀書,來學習這個文字般若。』

『「亦曾討疏尋經論」:那麼在那時候,是學教典,討論佛經的注疏,也分科判教分五時八教來下功夫,「尋經論」,尋這個經和律、論,都研究過。「分別名相不知休」︰在這時候學教。那個教裏邊有很多名詞,很多教相,也有很多的術語;這種的學問研究了很久很久。研究教理,在名相我來分別它,分別藏、通、別、圓,頓、漸、秘密、不定;什麼是在華嚴時說的經教,什麼經教是在阿含時說的,什麼經教是在方等時說的,什麼經教是在般若時說的,什麼經教是在法華涅槃時候說的,就來學習這些個名相「不知休」。也不知道休止,沒有止境,就執著到這個學無止境上,所以天天都在那兒埋頭學習經教。這就好像分別教相這種的名詞,猶如大海那個沙那麼多;大海那沙那麼多,你什麼時候能把這個大海裏頭的沙能算得清楚呢?這是沒有方法,可以把海裏頭的沙算它是究竟有多少。這也就好像學習這個經教一樣的,那個經教名詞也就像海裏那個沙那麼多。』

『「入海算沙徒自困」︰所以你盡在這裏來用功夫,就好像「入海算沙徒自困」,到那個大海裏頭,想把海裏頭的沙能算出一個數目來;那是什麼時候也算不出來的啊!』

『「卻被如來苦訶責」:那麼在這個海裏去算沙,這種工作也可以說是愚癡到極點,對於自性上向上一法,沒有一點的關係,所以就被佛陀「訶斥」,責怪。怎麼樣訶斥呢?怎麼樣責怪呢?「數他珍寶有何益」:就說你數他珍寶有何益呀?說你這樣子這是說食數寶,你「終日數他寶,自無半錢分。於法不修行,其過亦如是。」你盡給人家數錢,好像在銀行天天在那兒數錢;可是數來數去都是旁人的,不是自己的。又像在飯館子裏做跑堂的,一天到晚就唸這個什麼菜好吃,什麼菜好吃;這是說食,說這個食品的名字,替人家數這個錢,這個樣子「有何益」?到底你有什麼益處呢?對你有什麼好處呢?』

『「從來蹭蹬覺虛行」:這佛這麼樣子鬧;因為這樣子,自己才覺悟到「從來蹭蹬覺虛行。」「從來」就是從這個一出家修行,不知道修行向上一法,祗知道在皮毛上用功夫,說食數寶,入海算沙在這個上頭來鑽研。所以「蹭蹬」,把光陰都空過了。「覺虛行」,很沒有價值地把生命就都過去了,寶貴的時間就都放過去了。所以「多年枉作風塵客」:這從出家修道以來,我很冤枉地在這個風塵裏頭,僕僕「風塵」那麼來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這個真是太可惜了!也是太可憐了!』

所以上人說,『我們各位學佛的人,聽到這一段歌詞的時候,都應該迴光返照。永嘉大師在那兒研究經教,特別專心特別用功,也不去到外邊去交際聯絡,拉攏社會關係,也不攀緣就在那兒專心致志來研究經教。那麼最後都知道這是錯了,這光陰都空過了,所說的話都是肺腑之言,都是金石良言。我們研究佛法,有沒有像永嘉大師研究經教那麼專一呢?沒有!』

好像莊子也講,『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就是說,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是五濁惡世,命濁呢,就是說,我們的生命其實是很短暫。我想,修行主要還是要去除習氣毛病。當我們一點一點地把自己清淨了,去除染汙的思想,自然地,我們本有的光明和智慧都會現出來,即是我們的佛性。

剛剛,法師提過說,上人勸弟子們修行不能貪快,就是說,如果我們進得快,其實退得也快。所以修行還是要用恆常心和平常心來修,天天求懺悔,天天改過自新。我想,就是這麼平凡吧。

剛剛上人也講說,他解釋《楞嚴咒》,雖然寫了四句偈。可他也說,這只是大略的意思而已,並沒有辦法完全表達。可見,這個法真實的意義,是沒有辦法用語言和文字來表達的。

所以呢,到最後,修行還是要靠自己真實地去實行。經過歷練,慢慢地去了悟佛的真實意。上人剛剛也引用了『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可見,修行還是還是要經過一段歷練,才可以真正得到收穫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