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佛唸佛

李親賢講於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PB181004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梅芳,法名李親賢上臺做心得報告;如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各位慈悲指正。

上個月剛過了地藏七,現在又要迎接下個星期的觀音七了。打七,讓我想起以前參加佛七的一些小故事。般若觀音聖寺,又名「紫雲洞」,是宣公上人在馬來西亞的一間分支道場;上人的道場所舉辦的精進佛七,是出名的辛苦,為什麼我這樣講呢?

記得有一次,我剛剛參加完一次佛七後,就和幾位法友一起去吃午餐;遇到一位居士,她問我怎麼穿成這樣?當時我身穿法會指定的穿著—白衣黑褲。我回答:剛剛打完紫雲洞舉辦的佛七。她馬上說:那裡舉辦的佛七很辛苦的,我到現在都不敢參加。回想起佛七的一切,還真的很辛苦。但是,這才是上人常說的:吃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現在所吃的苦,就是把將來在地獄裡要受的苦,先拿來受。

來談談參加佛七基本的規矩。參加者每日必須禮佛至少三百拜。聽說以前有一次佛七,必須每日禮佛一千拜;我這次參加還算「幸運」。有些年輕的中學生就比賽,看誰拜的多。他們天天至少一千拜,一天只有四個時段可以拜佛:早課前、早餐後、午餐後,和下殿後。有一天,我早上一起床,發現同房的二十幾位室友全都不在了,嚇得我以為睡遲了,趕緊看了看鬧鐘,原來是早上兩點四十五分。我頓時放鬆了心情,想了想,大家真的很精進,我也不能懈怠。

有一次佛七,第一天晚上一下殿,我馬上衝到大殿外拿了自己的包包,心裡只想著快點回房睡覺,明天才能兩點半起身開始禮佛。突然自己一個不小心,滑了一跤,眼看自己的眼睛正對著前面一張桌子的桌角撞去,心想:這次完蛋了!但沒想到眼睛正要撞上桌角時,身體已經滑到了地面,而且是非常慢動作地滑到了地面,一點聲音都沒有,身體也沒有跌傷,就好像有一個人用手慢慢地把我扶到了地上。我在地上愣了幾秒,馬上站起來看看周遭,根本沒人發現我摔了一跤。

回到寮房想了想,剛剛真是驚險,如果眼睛真的撞到了桌角,這次的佛七就泡湯了。剛剛的經歷真的是佛菩薩幫了我,不讓我受傷,能繼續參加法會;但也是對我的一個教訓,不可只想著自己,只為自己做打算,要以大局為重,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注意自己的威儀,不可以放逸。

每年的佛七,參加者都不需要洗自己的替換衣服,因為有居士發心幫我們送去洗衣店清洗,隔天送回來的是乾淨的衣物。剛開始我還覺得蠻好的,不用洗衣服可以更專心地在大殿念佛;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當我在大殿從早到晚一直地繞念、坐念,止靜;時間一久了,心裡的猿猴開始坐不住了,要找機會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休息休息。於是就會在開靜後的繞佛時間走出去透一透氣,譬如去一趟洗手間,或坐在外面喝一口水;但是又不能太久,旁邊精進的義工們,正努力盯著我們。當時的我還真希望可以去洗衣服,喘口氣。

法師不讓我們有太多的外緣干擾我們念佛,譬如不用洗衣服;早上一出寮房,不得再回去一直到下殿;除了洗澡、用餐、喝水,其餘時間必須在大殿等等的規矩。但是,法師們這樣的安排,才是上人所說的:打七、打七,打的是我們的念頭。;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所有的外緣都沒有了,唯有認認真真地跟自己的念頭,和心裡的猿猴來打仗,真正地來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貪、瞋、癡。

有時候我在作念和止靜時,真的受不了周公的召喚,開始打瞌睡。剛開始,我一打瞌睡,用功的義工們就會拿著香板來到我的身後,輕輕拍打我的肩膀,提醒我們打起精神來念佛。當時年輕的我,就開始找方法如何打瞌睡,但又不會讓義工們知道,讓我可以好好地睡一覺。現在回想起,還真是慚愧。

在佛殿的後方中央,掛了一幅西方三聖圖,兩旁則貼上一首上人寫的偈頌:一句彌陀萬法王,五時八教盡含藏,行人但能專持唸,定入如來不動堂。中央還放了三種不同顏色的牌子,寫著:「長舌」、「犯規」、「懈怠」。

整個佛七都有義工全程參與,當義工們發現參加者們互相講話,或比手劃腳時,參加者必須到佛前禮佛三拜後掛上「長舌」的牌子一日一夜;犯規的規矩也是一樣;至於懈怠的牌子就是參加者必須認為開始懈怠了,譬如每一支香都昏沉或掉舉時,他們可以自己到佛前頂禮三拜後,掛上「懈怠」的牌子來提醒自己。

我的我執告訴我,我不要被掛上牌子!於是我非常小心自己的舉止、動念,不要犯規,控制自己不要講話。但是,考驗還是來了,過了沒幾天的一個下午,我發現自己的名卡不見了。我翻遍了所有的衣物都找不到。參加者們都會掛上寫著自己號碼的名卡,因為寮房和大殿的位置都根據號碼分配。

名卡不見了,我開始慌了,佛號也念不下了,腦裡一直在想:名卡到底掉在哪裡?我不想去跟義工說,因為怕他們說我犯規,要掛上犯規的牌子。這樣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維持到隔天早餐後,當我終於放棄了自己的面子,要跟義工說我不見了名卡;突然,在我脫下海青時發現海青的衣袖裡有東西,伸手去拿,是我的名卡!

我當下非常開心,終於找回名卡了,事情告一段落,心平靜下來了,又開始一天的行程。我開始意識到,當名卡不見時,心慌了,一直向外去找,東找找、西找找,找來找去原來名卡還是在自己身邊,沒有不見。這個名卡不正是我們的佛性嗎?我們本來就有的如來藏性,眾生就是不認識,還要在頭上安頭地往外找,找到最後自己也迷失了,繼續在六道輪迴裡,不得出離。

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已成的佛,而我們是未成佛的眾生,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現在念佛,是仰仗著外面的阿彌陀佛,來我們內心的阿彌陀佛。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說到:若眾生心憶佛唸佛,現前當然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上人說:「不假方便」就是你不需要藉著種種的方法,法門,來修持這念佛法門;念佛就是捷徑中的捷徑,方便中的方便,最圓頓、最簡單,最容易的一個法門。所以不假方便,不用再另找一個方便法門了,這個念佛法門就是方便中的方便,是最好的。

1 則迴響於《憶佛唸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