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大家庭

李親定講於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40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和佛友:大家晚安! 我的名字是親定,八月份的時候,才剛從明尼蘇達州搬來。在明州二十年,就是在美國住了二十年; 前一陣子因為小孩剛上大學,所以就決定搬來這兒,現在住在聖城外面。

我們在明尼蘇達州有一個居士團體,叫「中西部明州佛教會」,我在那邊服務了七、八年的時間, 職位是會長。這個團體在八十年代時就創立了, 已經二十幾年快三十年了,很多年來幫助了很多朋友和訪客接觸到佛法。從我上任以來, 每年都恭請到聖城的法師去明州傳法;每一年通常都有兩、三位法師,主要的事情,第一是去講經說法;第二是給大家傳三皈五戒。

去過的法師肯定都有印象了,我們明州佛教會有一個特色,好像不應該將這個當作長處,不過這個的確是我們的特色,我們那邊的朋友供養的食物特別好吃。這是一個很好的傳統,為什麼呢? 也許在聖城裡大家都勇猛精進,可是聖城以外的居士團體,像我們那邊的居士團體,大家都很忙,很難得來共修。所以我們大家有個共識:我們發現吸引外面沒來過的人,或者是朋友親戚來參加共修,或參加法會,食物好吃,是一個很好的吸引力;所以如果有新來的人,或者是親戚朋友來,我們都會勸他們,有空的時候就儘量來,一起分享食物;我們是每個禮拜六共修,有時候禮拜天也有。他們來了看到有這樣好吃的食物都很高興, 因為我回想起來我最開始參加佛教會的活動,也是一個貪心,覺得他們的食物很好吃。我當了會長以後,就發現這是個好的優點,可以保持。如果有新來的人;以前有習慣是他們一來以後,馬上叫人家做很多事,又清掃啊,又洗碗啊,又做這做那,結果就是人家來了一兩次就不敢來了。我觀察到這個事情,後來我就勸大家:人家難得,上班很忙,然後來一次,不要給人家很多工作,把人家嚇跑了。我要講這個的原因,是因為有人講過我:不要費心太多在好的食物上啊,等等這一類事情。可是我發現在我們那邊,好像這個事情對新來的人還是有幫助的。他們覺得這邊是一個家庭的感覺。所以他們慢慢的就因為覺得我們對他們很客氣, 所以他們就常來;常來以後呢,我們勸他們每個禮拜來念佛,他們就願意接受;等到來習慣了以後,我們請了法師來做三皈五戒。他們就願意受皈五戒。後來我就發現,這樣子慢慢地引導眾生,是一個很方便的方法。

我們在佛教會裏面,其實也發生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我們常常在書上聽人家講這個故事,那個故事;可是聽別人的故事總是信心不夠。後來一些事我們親自碰到以後,那還真是蠻有趣的,而且又增加信心。譬如說,我們有一位會員的父親,長期失眠無法治愈,精神憂鬱甚至有自殺的念頭。她問我怎麼辦,我記得聖城法師給過我建議,所以我就跟她說;這個建議就是:妳可以幫他做功德,然後廻向給他;也可以去聖城試試看,寫牌位或是作一些善事等等幫助他。然後用妳自己的錢,盡力去做,這樣子。她就照著這建議去試,結果沒多久她父親居然就遇到一位投缘的医生开药给他吃,失眠的症狀居然就大大改善, 精神状况也变好了。她很驚訝這種效果,所以就開始常來萬佛城,幫萬佛城的事情。另外,我們一個朋友的媽媽往生,可是我們會員裡沒有人知道,因為不很熟。可是有一天有一個會員,居然夢見她來,說她的東西都被丟出去了她需要幫助。這個夢很怪,但很清楚,所以她就去問一下–這個人已經往生了,做夢當晚是七七四十九天那一天–後來她就去問了一下她們的家人。原來她的婆婆跟她處不好,把她的東西全丟出去了,所以她的家裡就沒她的東西了,她就托夢求救,因為她是最後一天了。所以我們常常聽人家說,這一種托夢的事情,都是聽到的一些故事;結果自己旁邊的人發生了,實在是不可思議!甚至也有人托夢說牌位。我們有時候舉辦法會,牌位名字寫錯了,也有人會托夢來說名字寫錯,也有這種很奇妙的事。

在我接會長以前,我們佛教會因為修行法門的一些爭執,變得有分歧;那個時候我覺得很可惜,因為那是很好的一個地方。所以我們那個時候, 很注重把大家的力量聚集起來, 變成一個大家庭。經過幾年的慢慢的改善,就在我快要搬家前, 他們知道我要離開, 我覺得最高興的, 是他們跟我說:他們覺得明州佛教會是他們的第二個家, 他們每個禮拜工作,心裡面期盼的就是禮拜六去佛教會,跟大家見面,一起共修,他們覺得那是他們最開心的事情,最高興的事情。他們常說, 他們甚至很多秘密和心裡話,願意和第二個家庭的人一起分享,會覺得更快樂。因為有些人他們在家裡,並不是都是非常歡喜;每個禮拜六他們來的時候,就覺得心情很好,有一種滿足感,就喜歡來念佛。我聽到他們這樣講的時候,我覺得是最高興的事情。

當然我也不是什麼事都做得很好,我還要講講的缺點。我在離開前,也有人跟我說,說我做事的魄力不夠,脾氣不好常常得罪人,這兩個都是實話。我們的道場,是人家借我們的,我們多年來一直想要一個真正自己的道場,可是一直沒辦法完成。這個是七、八年來,雖然有人有時候來談,可是最後都沒有成功。我脾氣比較不好,所以剛開始當會長的時候,得罪過很多人,因為我有不同的意見,就跟他們爭論。這件事到現在還是沒有改好,我還是脾氣很不好,還好我離開了。我們現在把這個重擔交給一位更優秀的佛友。他把我們整個佛教會的圖書館–佛教會本來是從圖書館做起的——好幾千本藏書全部電腦化,所以現在找書很方便。我相信在他們的領導和幫助下,明州佛教會一定會比我在的時候做得更好,一定會變成一个更好的團體,謝謝,阿彌陀佛!

近巖法師:還有幾分鐘,您就說說您在大乘經典上的一些熏修吧,《六祖壇經》、《金剛經》之類的。

李親定:在座的都是修行比我高深的人,我講的大概都是人家……我可以講一點心得。佛教會有的時候,因為畢竟七、八年來,說實話是看過各式各樣的問題,聽過各式各樣的問題,大部分的時候說實在我也不知道怎麼解決,大部分的時候我自己也沒有那個智慧幫助他。可是我記得我常常講一個有趣的比喻。如果有人跟別人吵架,跟我說覺得不公平,或是怎麼辦啊或者被激怒;我就說,如果你把他當做你的小孩跟你在吵架,那你就不會生氣啦!你就會覺得這個小孩很可憐,要幫忙他照顧他,你怎麼會生氣呢?另外的例子我也常舉,就是說,有人會希望他們想慢慢改進,我就會跟他們說,希望他們能養成做定課的習慣;雖然我自己定課做得不多,可是我就是會希望他們也能做定課。這樣子在做定課的時候,可以回想自己處理事情好不好,或者做得對不對。雖然告訴人家這麼做,自己其實都做不到;不過有的時候好的事情還是可以教別人, 雖然自己做不了。

1 則迴響於《第二個大家庭

  1. 阿弥陀佛!
    颇有同感! 现在, 圣城就像是我美国的娘家! 每次回家, 都会用心准备!
    静谧的共修环境, 蔼然可亲且循循善导的法师, 置身其中, 是何等的殊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