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謝果雯講於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SF_08_1978-1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法名是謝果雯。今天我想上臺講講自己皈依的經過。我以前曾經講過,聽過的人請多多包涵。我相信在場的人不但已經皈依,而且很多人都已經出了家。本人非常喜歡聽別人講自己皈依,或者出家的故事,因為那些故事很有啓發性,處處體現出上人跟佛菩薩的慈悲,攝受眾生的力量,還有不捨眾生的心,很令人感動。

我是1989年皈依上人的。當時我在洛杉磯讀書,已經學佛吃素。在一家素菜館用餐的時候,老闆娘很好心地介紹我,金輪寺在浴佛節法會的時候會有班車,從金輪寺出發上萬佛城,帶大家去參加浴佛節法會。因為我當時剛來美國不久,很想到處去看看,所以就抱著遊覽的心情,報名了。當時,我對於萬佛城或者師父上人是一無所知,只知道萬佛城是在北加州,這趟行程是三天兩夜,至於萬佛城到底有多遠、車程有多久,完全沒有概念。

在一個星期五的傍晚,有一對夫婦,好心地載我和另外兩位婦人,到金輪寺去搭巴士。很巧,我跟那兩位婦人都是第一次去的。我是第一次接觸我們的道場,第一次到金輪寺。記得上巴士之前,就看到金輪寺的公告欄上有一份《金輪通訊》,上面有上人的簡介。我看上面說,上人小時候跟父母磕頭,所以人家稱他是「白孝子」;還沒看完,就必須上車,所以我就出發了。

晚上八、九點,巴士開了,約兩個小時後,巴士就抛錨在公路上。記得我們剛上車的時候,車子上放著某一個居士做的佛教歌曲;等車子發不動了,那領隊的法師才要我們開始念《大悲咒》。因爲車子沒有辦法發動,車窗又不能開,空氣非常不好,我念著念著就睡著了;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三、四點了,天還很黑。我想說應該快到萬佛城了吧,結果沒有,車子依然停在公路邊,動都沒動。這個車子,聽說才剛做過維修,可是不曉得什麽原因,就是無法發動。

後來我就聽有人在講,有位LA居士很好心地開著小車,來載巴士上的一些老弱婦孺先回金輪寺休息。當時還有一個位子,我就毫不猶豫上車了。由於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我在車上不禁昏昏沉沉地睡著了。那個好心的居士一路上對我們滔滔不絕地講起巴士抛錨的原因,他說:這個事情已經報告上人了,上人說因爲有鬼類衆生拖住了那臺巴士,不讓引擎發動。爲什麽呢?原因就是因爲跟我同車的那兩位婦人中的一位,她的家中發生了凶殺命案,有三位親人往生。她想到萬佛城幫他們立牌位,可是,她只有立一個牌位的錢。三位亡者知道了,他們都很想要有這個牌位;爲了爭取這個牌位,就拖住巴士,不讓引擎動。

本來已經半睡半醒的我,耳朵突然間豎了起來,因為他的話引起我高度的好奇和注意。原來是衆生爲了爭取牌位而拖住巴士,這種事情我從來沒有聽過,所以就繼續聽下去。那一位居士一路上講了數個有關上人的事跡,讓我對一位我從未得聞其名,見過其面的老和尚産生了景仰之心。原來老和尚是一代高僧,明眼善知識。所以當時針轉了一圈,也就是十二個小時之後,我又回到原點金輪寺。我那時候心裡嘀咕,怎麽會這樣子,去不了萬佛城!當然我也聽到有人說,去不了萬佛城是因爲業障重的關系。因爲從洛杉磯到萬佛城,要先越過一座高山;業障重的人,根本就過不去。本來,想說折磨了一個晚上,巴士還在公路上,我已經想打道回府,好好休息。但是聽到那位居士講到上人的事跡,令我心生渴仰,知道善知識不可當面錯過,所以我就堅定決心跟信心,一定要上來萬佛城,拜見這位高僧。

在巴士上,有另外一對夫婦也是第一次搭巴士去萬佛城,回到金輪寺之後,他們決定自己開車子上去。兩位法師跟另外一位居士要搭他們便車,所以他們車上已經有五個人,包括司機,車子已經坐滿了。但是,我非常想來萬佛城見見上人,所以我一再請求他們載我一起上來。現在想起來,那是一個非常過份,甚至無禮的要求。我到現在都非常感激那對善心夫婦的寬宏大量,他們包容我的無理跟無知。為什麼呢?因為車子後面坐兩位法師和一位居士,那位先生開車,他的太太坐旁邊,那我能坐在哪裡呢?那位太太好心地讓我跟她擠在前面那個位子,一人坐一半。我們兩個都是成人,擠在前面小小的一個位置。我是還好,但是她非常地難受。因為她跟我緊緊地挨著,她的身體有一半是懸空在手剎車上方的位置;這種坐法大概十分鐘、十五分鐘應該就很難受了,然而,我們就這樣子擠了十個小時,擠到了萬佛城。

所以,現在我想起了還非常汗顏,非常對不起他們。就這樣子,當我擠到萬佛城已經是週六的傍晚了。萬佛城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非常寧靜和平、非常清浄的一個道場,讓人身心都非常放鬆。

到達萬佛城的那天晚上,上人在妙語堂開示,提到了洛杉磯巴士之所以壞在路上不能發動,是因為那些居士不夠誠心,在車上沒有先唸《大悲咒》,所以車子就被卡在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上人常常叮嚀我們,出門在外不要散心雜話,應該多持《大悲咒》和佛菩薩的聖號,這樣才能消災免難、遇難成祥,避開一些天災人禍。

隔一天早上,萬佛城舉辦浴佛節法會,我參加了生平第一次的浴佛;午齋之後,我在戒壇受三皈依,在回洛杉磯的路上,我的身心充滿無限的法喜跟感激。回到金輪寺,已經是星期天的半夜,非常地晚。經過這兩三天的奔波,我歸心似箭,自己開了車飛快地回家。就在快回到家的前十分鐘,我被警車攔下,這也是生平第一次。警察一面問我話,一面開罰單;當時我內心很強烈地閃出一個念頭:我早上才在萬佛城浴佛,下午又三皈依,我怎麼可能遇到這種事?不知道為什麼,警察問完我話之後,就叮嚀我:「小心開車!」然後就放我走了。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我曾經向人訴說:我那一次皈依好辛苦哦!回家之後累壞了,睡了三天兩夜,彷彿病了一場。那個人回答我,妳覺得妳很累,很辛苦嗎?妳以為皈依師父上人是這麼容易的嗎?他說,其實是上人花了很多心血和力氣,把你們一個一個找回來的。

我最近又讀上人的十八大願,上人的第十大願講:曾皈依我者,若有一人未成佛者,我誓不取正覺。還有,第十四願說:所有一切眾生,見我面,乃至聞我名,悉發菩提心,速得成佛道。所以,我覺得這輩子最幸運的事,莫過於能夠皈依師父上人。

上人也講過:萬佛城是世界上最光明的一個地方。因為萬佛放光,遍照寰宇,你在萬佛城就是打妄想,也比起世界上做最大的功德還有功德。萬佛聖城的人皆是往昔種諸善根,發過願的人;萬佛城的住眾都是很善良的;若有劣性眾生,早晚他不能存在,早晚他自己會遷單;能在萬佛城出家修道,將來一定成佛。既然人人來到萬佛聖城,都有成佛的份,將來必定成佛,我在此敬祝大家早成佛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