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城做義工的感應

黃果玉講於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3m-general-021

到今年(2015)的12月21日,我來到聖城就滿十五年了。2002年,我一來到Ukiah(瑜伽市),就到君康素食餐廳去幫忙,一直到2013年,發生車禍,才停止在君康的工作;否則現在還會再繼續工作下去。

我剛開始是住在Ukiah,2005年才在Cobb山上買了房子,就兩邊住。很多人不能了解,我為什住在山上,還那麼遠。實際上明的原因是:朋友從紐約送了兩隻狗來,又會跳墻,又會上屋頂;亂跑,很讓鄰居緊張,所以搬走。但另一個原因是:先夫的願望要住在山上。在他走前,夢中有加州的房子影像,他畫了下來;當我看到山上的房子,我就想:就是這裡了!

今年地藏七,我住在(萬佛)城裡參加法會,到9月12日(圓滿日)。因為周日有工人來修房子,所以決定周六下午上山(回家)。當時已經下午四點,天空已然變色,我急忙開車離開聖城;近五點,到了最後上山的路口,路已關閉,但沒有說明原因。只見有一騎著摩托車的年輕人,急衝下山;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只說了一個字,「火……」。

很多車停在路口,不知何去何從。打電話給鄰居,才知道她已通知我趕快離開火從家附近開始的,三點半的時候她有留言。我想:還好,我在聖城參加法會,不在家中;如果在山上,很有可能沒有接到電話,我的麻煩就大了。

當我們不知所措時,有人來通知我們去Kelseyville教堂,在湖郡的教堂街,有「紅十字會」會幫助我們。大概開車十分鐘,找到了教堂,「紅十字會」已設立救災中心,許多人排隊登記。當時,聽到紅十字會的義工接電話,火就是從我家附近,Cobb Mountain附近山林中起的火,下午1點24分起的火;到晚上6點,已燒了十萬英畝地。我一想,這可糟了,火從我那兒起,又迅速蔓延,我的房子大概只有百分之三的希望了。當時決定在教堂中留下來,等明早的消息吧。

9月13日周日早上,報紙上目驚心的照片嚇壞人了,尤其是我。這個度假區有數十間小屋,百年歷史,都燒沒了,這不就在我開車四分鐘車程內嗎?加上一早「紅十字會」的義工,告訴我們要搬到Kelseyville的高中去,因為人越來越多,加上還有貓,還有狗,必須到更大的地方去。另外一個消息是:住在Cobb,就是我住的山區的人,趕快與保險公司聯絡。我一想:又糟了!我的房子只剩百分之一的希望了。

我在學校住了三天,每天有加州消防局人員,早上十點及下午五點做兩次的報告,每天聽到的都是壞消息:「火勢跳躍式的延燒」、「不能預測下一個方向」……消防員疲於奔命,到周日就燒了50,000英畝,周一就到了61,000英畝,最後總計燒了76,000多英畝。

我在這次大火中,看到災民無助的眼神,也有互相打氣的關懷,還有「紅十字會」對我們的幫助;更重要的是保險公司時,最好一定要找當地有辦公室的。我就是在保險公司的幫助下,住了兩周食宿全包的旅館。如果保險公司在外州,你就得不到正確的幫助;更有甚者,災後還取消了保險,其中有一個是我的鄰居。

當我在學校住的第三天,聽到我住的石頭路,大火延燒,心中希望跌到谷底,只有每天祈求師父上人,佛菩薩保祐:起碼將我的客廳及佛堂留下。另外還有一棟小屋,也有兩尊菩薩像,是石雕像,也請留下。

9月19日,我的鄰居請求警察讓回去查看養的雞;的狗跟貓都出來了,雞還在那。發現我們的房子,居然無事,但還沒有電路還是關閉不通,不能回去我一直在旅館住到9月30日,等電通了,鄰居也回去了,我才打道回府,我覺得安全一點,有鄰居在。

當我回去時,看到房子還在,絲毫無損,連灰塵都沒有。我只撿到三片吹來的燒黑的葉子,還有一小段燒黑的樹枝,非常小段,而我的院子是非常大的。當我周六起火那天住到教堂,第二天一早,所有的車子都布滿了黑灰,我車窗都擦了三次,還看不清!當時電視臺還照我們的黑灰車子呢–我的房子居然連灰塵都沒有,真還是奇跡!我的工人來時,吃驚不已,是他提醒我,一點都沒變,這裡上空有氣流保護。當時他及許多人都認為我的房子燒沒了,除了一位師姐,她說,「我念佛,房子會沒事。」她很堅定地這麼說。

我的鄰居帶我一起到附近轉了一圈,真的是好險!鄰居估計四分之一英里就燒到我們那兒的石頭路了;這一小段沒事,再往南就燒了。從我到郵局中的一段燒了,包括那個度假中心、高爾夫俱樂部、教堂,還有很多住家;另一條路到我家,也燒了。我回去通常是走捷徑,所以進聖城的這一條路沒事。

我也去了Middletown,與聖城的法師及師兄姐匯合。我們準備了素食,從我家中半小時的山路,滿目瘡痍。但是,也很奇怪的是,有時會看到四圍房子都燒完了,獨留下一棟房子在廢墟中,非常不可思議!

9月30日,回到山上後,曾經看到一則中時(電子報)的消息:「加州大火煙塵中現聖母像」。可惜我的手機不通,看不到圖片和文章。聖母不是觀世音菩薩嗎?那麼獨留在廢墟中的房子,應該是信仰聖母或家中有聖母像的人家–這是我的猜測。

我的佛堂內有觀世音菩薩坐像、師父相片,還有三幅很大的西方三聖像、經書等等。師父及佛菩薩的保祐,讓我平安無事,並造福鄰里;他們都覺得是奇跡,但我心中知道奇跡是怎麼來的。

每件事發生都有原因,山火也有發生之因,眾業所成;有的人無家可歸,有的人房屋、人絲毫無損,師父教導我們的不僅是安身立命也是最終看破生死。在君康做義工的日子不短,其實在聖城做義工,要發出真誠之心,歡喜去做當有災難時,自然消災解難,共勉之。

說到我作義工的事情,我非常喜歡作義工。只要身體允許,我會回來,不一定在君康。不能回去君康的話呢,其他部門我還是可以做的。我也在功德部幫忙。提到義工的功德,我也聽法師說過,也是不可思議的。

我在2013年,出過一次很嚴重的車禍,嚴重到嚇壞了很多的人,以為我從此要坐輪椅不能走路,可能也不能講話。所以你們看到我,有時候坐在後面;我永遠走到最後面,因為我走路還是不穩。我從腰以下,完全是失去知覺的。我開了兩個刀,脊椎跟肺,然後復建。從3月29到7月15日,不曉得多久了,一直到今年,才慢慢你們看到我,好像蠻正常的了。

現在已經九點鐘了。我說最後一句話:就是佛菩薩的加被、師父的加被,義工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Thank you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