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Terri Nicholson 講於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 Terri Nicholson,我和我的家人曾經在萬佛聖城居住了二十多年。我在這邊幫助建立學校;開始的時候在舊金山,後來移到了萬佛聖城。感恩節馬上就到了,我想今天和大家分享的題目就是「感恩」;尤其是感恩上人!感恩我有這個機會,能夠接近上人。

從開始,上人就一直希望可以開闊我們的心胸,不要讓我們的狹隘的視野,阻礙我們和整個的世界建立起來關係。

比如說,從我們開始建立小學的時候;如果是專為佛教徒的孩子們,建立一個佛教的學校,那對我們來說就會簡單得很多。但上人堅持我們應該為不同宗教的孩子,建立這個學校。

再比如說,如果我們建立的學校,單採用美式的教育方式,或者是中國式的教育方式,那對我們來說,也會是比較簡單可行一些。但是上人堅持希望我們能夠取長補短,使用中式和美式的教育方式,一起來教育。所以在我們學校建立的這些年來,我們有過基督教的學生、猶太教的學生、佛教的學生,還有穆斯林教的學生。

比如說,我們學校剛搬來萬佛聖城的時候,在聖城外面的小商店,是巴基斯坦的一個家庭開的,有五個女兒,都進了我們學校。上人知道這五個孩子們都叫什麼,跟她們每個人都也認得,會經常問她們:妳們怎麼樣啊,過得怎麼樣,告訴老師們要尊重和認同自己的宗教;她們也很尊重認同我們的佛教。所以,我們學校有了這樣一個非常好的開始。常常在同一個班上,就有不同宗教信仰和來自不同國家的孩子。這些孩子能有這樣的經歷,我很感恩。

一般來說,寺院或者是專為出家眾準備的,或者是專為男出家眾或者是女眾的法師準備的,或者有的寺院會有一些非常發心的居士在那裡住。但一般來說,佛教的寺院通常只是為佛教徒準備的,但是萬佛聖城卻不是如此。萬佛聖城有各宗教的人,在這邊居住;不僅如此,萬佛聖城還有家庭在這裡、有學生在這裡,當然也有出家眾和在家眾在這裡。

所以,我和我的同修非常感恩我們的孩子可以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成人,成為這個世界的一份子。這是很可貴的,能在這種各個國家、各個種族都居住的環境裡長大。

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故事。其中一個就是我的兒子小時候在這裡長大的故事。他在這邊聖城長大的時候,這邊有一位居士,不是佛教徒,名字是Wonacott,一個退伍軍人,當時大概七十多歲了,沒有地方去,所以聖城就收留了他,他就在聖城做一些他能做的工作。有一天,我去聽講法,我的同修在家裡看孩子,就和鄰居開始聊了起來;鄰居也是建築師,所以他們聊得很投機。在這時候他們沒有注意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兒子非常喜歡自己跑去玩,他們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兒子當時雖然太小不能騎腳踏車,但是他有一個玩具,他可以推著就走了。當時沒有人注意到,他已經走出萬佛聖城的山門了。

當我們的兒子剛走出聖城的山門,恰好有一輛警車也開到了山門附近。他看到這有一個金髮小男孩,從山門出來,就覺得這個小男孩一定不是住在萬佛聖城的,所以就把這個小孩子帶上了警車。恰好當時鮑勃在附近,他就阻止了警車開走;他說:等一下等一下,這個男孩是萬佛聖城的居民。所以他阻止了警車開走,然後就把我們的兒子送回了家。在以後的兩天,我們就跟兒子說:你不要到處亂跑,不然警察就會把你帶走。

我的兒子長大一些後,可以騎腳踏車了。有一天他在佛殿附近摔了一跤,蠻嚴重的,手腕摔斷了;但是他不是很清楚,就自己走到了佛殿,然後就在佛殿裡喊:幫忙幫忙!所以這個地方也是很妙的地方,可以隨便走到哪裡,請求別人的幫忙,然後大家就會幫助你。所以當時佛殿就有人給我們打電話,我們的孩子當時就得到了照顧。

目前我們的國家有很多的討論,討論我們需不需要更多地收容一些敘利亞的難民。因為現在在敘利亞有一些戰爭正進行中,有很多難民往外逃。這就使我想起了當時另外的一場戰爭,在那個過程中,上人教導我們應該敞開心扉,對那些難民打開我們的門。

那是在1970年代,美國剛從越南撤兵,有很多越南難民逃難,很多人到了美國來。當時上人開設了一個佛教難民重建中心。所以當時萬佛聖城,就對這些從越南、老撾、柬埔寨各個國家逃難的難民,都敞開了大門。這其實是一個不容易的項目。當時我們有難民從各個國家來到萬佛聖城,甚至有些難民是從互相打仗的國家,互相敵對的國家來的,都在這裡和平地生活著。

上人並沒有就此停止,而是繼續歡迎這些難民的孩子們,在我們的學校上學。對於成人呢,我們輔導他們學習英文、學習各種技能,最終希望幫助他們在美國成家,找到工作。許多年過去了,很多這些曾經的難民,現在成為了DRBA(法總),甚至於美國的非常重要的公民。

在我小時候,我父親經常和我提起一位美國著名的詩人的一段詩句,那個詩人叫Rudyard Kipling。這個詩是這樣子寫的: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這兩方永遠不應該相聚。

我非常感恩上人,能夠證明這詩裡講的這句話是不對的;東方、西方不僅僅相聚,而且生活得非常和平和安詳;我也很感恩,我在這個東西方相聚的過程中,能做一些貢獻。

但是在我讀這個詩人的整篇的這首詩時。發現他的意義,其實和我父親當時講的完全相反。這個詩人是基督教徒,他的詩句大概的意思就是說:雖然我們東西方是不同的,但是我們見到我們的造物主的時候,都是一樣,都是平等的。他的詩句其實這樣寫:

        其實,並沒有東方和西方,

        沒有界限,沒有種族,

        也沒有出生的不同。

        當兩個強壯的人,

        面對面地站在一起的時候,

        他們是沒有分別的。

所以,其實起分別是非常容易的,我們有種種的不同:東方西方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佛教徒和天主教徒,或者是出家人或者是在家人、男人女人、孩子成人、學者或者是勞動人,我們有各種各樣的不同。我們如果繼續地分別下去,就會帶給我們很大的煩惱。所以,雖然我不能夠把這些都付諸實踐,但是我仍然十分感恩佛陀的教導,能讓我們雖然有種種的不同,但是都有同樣光明美好的佛性。

這樣說來,其實我們也有很多時候會有不同的意見;有時候這些不同的意見,讓我們爭論得很激烈。那真就是,我們作為人類的一個很正常的現象。早期這裡大多數是西方人的時候,也有各種各樣不同的意見產生。

雖然是有各種不同的意見,但是我們很幸運的在聖城生活的人,都在一條宗旨上,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有同樣的共識:我們都同意不要傷害任何人、任何生物;一定要利他:要依照智慧來引導我們的日常生活和行為:也要為世界的和平做貢獻。我非常感恩能夠在這個團體,成為一份子。阿彌陀佛!

3 則迴響於《感恩

  1. 奇哉,上人在《六祖壇經》也做過跟Rudyard Kipling想法相同的對聯

    頓漸雖殊,成功則一,何分南北;
    聖凡暫異,根性卻同,莫論東西。

    頂禮我們的大善知識,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