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場探險

葉祖堯博士講於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42

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們、各位善知識:我是親法,今晚輪到我學習講法。囘看過去近80年的人生,可以説是一場探險。

人生也可以說是我們每一個人最重要的一個考試,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一份不同的考卷。因為我們生在不同的緣和境之下:有不同的父母、環境、生的地方、時間等等。這些不同的因緣、環境是人生的一部份。這些就像是我們每個人得到的一副牌,當我們走進人生的時候,怎麼打這副牌是我們的考試。很多人都沒有通過這個考試,因為他們都想去學別人、忘記了每人的牌不一樣。

在每一段旅途裡面,我們都有不同的人跟我們在一起走。可是到了不同的渡口、飛機場、或火車站,我們都需要跟某些人說再見。同時另外一批人會進來,在下一班飛機或火車中開始和我們走下一段的旅程。

在每一段旅程裡面,我們都參加演出不同的戲。有的時候我們哭、有的時候我們笑、有的時候用我們的劍去征服、有的時候我們變成階下囚。在這短短的生命中,我們就在這不同的戲裏面演來演去。我們慢慢地開始了解,沒有任何東西是固定的,我們活在一個充滿可能性的世界。所以人生是在走一條探險之路。問題是:“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工具或者能力來走這人生的探險之路?”

我在去年佛七以前碰到兩位朋友,甲與乙。也許借他們故事來回答這個問題。甲是我在去年一個學術會上碰到,我們有四十年的友誼。他在德州農業大學唸博士的時候,,常開兩個小時的車到奧斯丁來聽我的課。後來他拿了博士以後,跟一位很有名的通訊專家工作。當他聽說我離開了學界,搬回奧斯丁開公司的時候,他來找我,說要跟我做事。我就僱了他幫我從德州大學請來的另外一位教授做事。

甲在我公司做了一年以後,他的主管跟我說,甲不能配合,因為他只想做研究。而我的公司當時是跟美國國防部做很多項目,都有很緊湊的交貨期限。所以,我就把他介紹給一所大學做助理教授;他雖然做得很好,也有很多論文發表,可是他幾年後並沒有得到終身職。

我聽到這個壞的消息以後,就飛到他那裡,特別去安慰他。我們談了很多包括他的夢。他想為量子物理學做一個跨領域的理論基礎。因為那時候,大多數的物理學家都想要把物理的四種基本物理學的力量,整合于同一個理論中,可是都沒有做成。他告訴我他有一套不同的想法。我聼後告訴他我相信他,認為做出來後他應可獲得到諾貝爾獎。然後我又介紹他到別的學校,最後他在南部一所著名的大學定下來。他做得很好,兩年前他升為電機系主任,同時也成爲該校少有的幾位“講座教授”之一。他雖然是一個計算機學者,但是他最近發表幾篇論文都是登在頂尖的科學雜誌,如 科學(Science) 或 自然 (Nature) 等。

在這個學術會上,他給了一個非常精采的演講,報告他三十年來做的跨領域–跨數學、跨訊息學、跨工程學,跨量子物理學等研究的結果。假如實驗可以證明他的理論的話,我相信他會得到諾貝爾獎。他三十年練一劍,我可以感受到他演講時的高能量,劍氣彌漫籠罩整個會場。

第二個朋友乙是我的第一個博士學生。 他得了博士以後,很快就升成正教授及系主任。在那個時候,他跟甲現在差不多,非常自信。可是,在十六年以前,他打電話給我,說他要辭去教授職,要進神學院作學生,以後希望變成基督教的牧師。我們在電話上談了以後,又見了一面,他就照這個方法去做了。

後來,他從神學院畢業後,到香港去作了十多年的牧師;雖然他已經超過了退休年齡,可是香港的教會還是希望他每年回去六個月;因為跟他的人越來越多,所以需要他回去訓練年輕的牧師去照顧他的信眾。我們在吃早飯的時候,我可以感到他的寧靜與謙虛。從前驕傲的氣息完全沒有了。他手中無劍,心中亦無劍。

我這兩位朋友,甲從小就喜歡科學與數學。後來找到他内心的聲音:用一個模型來表達大至宇宙,小至其中最基本的粒子。三十年來他就向著這個目標走。雖然他換過好幾個學校,他就從來沒有停過追他的夢。我的第二位朋友乙,他也是找到他的心裡要做的事情而做了極大的職業上的改變。他們兩人都有極好的婚姻。所以不管外面是否刮大風雨,他們都能得到很大的支持做心中想要的事。

根據他們兩位跟其他我所認識的人的故事,要走人生的路,也許有三個很重要的準備工作:

第一點:我們需要培養有能力欣賞我們在普通生活裡面,每一件事情的奇妙存在;不管你是欣賞一隻蝴蝶、或者看日落。因為你對它們有一種特別的欣賞,因而可以使你從內心裡想知道:為什麼?這樣,我們可以聼到自己心裡面的聲音。

第二點:每一天都得累積一些籌碼。如果每一天我們都在研究同一樣的事情,我們會對這一件事情有越來越深度的了解,能作爲實現我們的夢想的資糧。事實上,堅韌的耐力是在任何領域裡成功的一個關鍵的因素。

第三點:要建立高品質的人際關係。在這個高品質的人際關係上面,最重要的是;就像我兩位朋友,他們都有第一個相信他們的人—他們婚姻的夥伴。我所認識的很多很成功的人,就像落杉機加州大學分校(UCLA)的籃球教練武登(John Wooden):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籃球教練,或者是西南航空公司的創辦人 凱樂和(H. Kelleher);他們的成功,很大一部份是他們有第一位相信他們的人,這兩位都是他們的媽媽。而我則是甲的第一位相信者。

看到我朋友,想他們生命裡面種種事情,我也在反觀我自己的生命。我在五所大學教過書,也成立過三個公司,可是我必須對自己承認,在這每一年比前一年更忙的四十年工作的時光中,大部份時間我都迷失了。回看過去自己的生命,我現在才能真正地欣賞美國詩人馬克吐溫說的話:「在我們短暫的生命裡,沒有時間來吵鬧、道歉、心痛、指責;只有時間去關愛,但這也僅僅是轉眼之間的短暫。」

對我自己來講,今年是我在聖城的第十三年。在聖城這個簡單的生活環境之下,我慢慢地能夠靜下心來,經過簡單的「眼鏡」,我慢慢的能放下我的習慣跟我對世界上其他事物的掛念。簡單也包括了信任我們自己的第一念。我們在世界上有很多時候是在迷失中摸索。可是假如我們願意靜下來,跟我們自己裡面的聲音連接到的話,我們的第一念常常都是我們裡面的聲音告訴我們該走方向。

對我自己來講,我自己生命裡面,常常第一念是對的。但我,尤其是在開公司的時候,常常要計算、要計劃、要種種的思考.有的時候就把我的第一念推翻了,結果這些決定都是在我的錯誤表裡面。

當我們在生命裡面探險的時候,偶爾我們有機會停下來;在這個時候,我們有時可以從一個演員突然間變成一個看戲者。在這種時候我們常常就想要回家。當我們轉身走向回家之路的時候,我們發現自己身上受了很多傷。可是從前,因為我們需要爬高山或者要涉深水,我們都沒有機會療傷。當我們把行李都放下慢慢的療傷時,我們似乎回到當年我們出來以前,像個小孩子一樣,覺得全身都很輕鬆。所以,我現在要加第五條,在人生的探險路上,我們需要常常停下來把自己清洗與放鬆一下,好像囘到家。這樣可以得到新的力量然後可以再開始。

當我囘看自己整個探險的過程時,發現最後是在找回家之路。這時我們可能發現“家”原來就在心中,我們從來没有離開過。但是我們的心一直在忙于練劍、征服,所以起伏很大,我們看不見。但當我們停下來療傷時會想家。這時心中的波浪慢慢的平下來,手中的劍開始放下。如果心中的劍也落地。此時“家”就在面前!

我的朋友甲正忙著征服諾貝爾獎,心中劍氣正盛。乙是已到家門口了。自己很感激在聖城有許多法師的榜樣幫助我已看到家,還有一段路!

阿彌陀佛!

 

5 則迴響於《人生是一場探險

  1. :)非常喜欢叶教授分享,真诚睿智,条理清晰流畅,文采飞扬,每次都有极大启迪。

    若有丙,综合甲乙,如甲,探索宇宙终极奥秘,勇猛入世,如乙,平和喜悦,保持为一个觉照,看戏人。

    这是欢笑佛陀,新人类的光。

    生命、爱与欢笑。

    所有世,都隐藏在这一世,这个当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