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禮拜萬佛為定課

沙彌尼近安講於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和善知識,阿彌陀佛!今晚輪到沙彌尼近安和大家結法緣。一年一度的萬佛寶懺已經結束了,但是每天對萬佛的禮拜仍然在不斷進行著,因為許多人將拜萬佛作為自己的日常功課,而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個。

提起拜佛,不禁想起2009年在我準備住進道場時發生的一件小事。這一年的冬天,終於決定去華嚴寺常住,辭掉工作,告別了朋友,看起來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就在要搬家之前不久的一個晚上,我被熟睡中的自己喚醒,自己怎麼可以把自己喚醒呢?因為在睡夢中,我忽然抬起雙手做出合掌的動作,就在蘇醒的瞬間,我聽到一尊接著一尊的佛號聲持續地在腦海中迴盪,睜開眼睛,最後一尊佛的名字還清清楚楚的留在心裡,雙手仍然保持著合掌的姿勢。那時我沒有來過萬佛城,也沒有聽說過萬佛寶懺,所知道的佛菩薩非常有限,所以如何也想不出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陌生的佛號來到我的心裡。到了第二天晚上,同樣的情形又發生了一次。還是雙手自然抬起合十,而自己被這一動作再次喚醒,耳邊是緊密的一尊尊清晰的佛號聲,心裡思量著:嗯,從來也沒有聽說過這一些佛……之後,我就順利地住進了道場。

直到2012年,我才將禮拜萬佛寶懺作為自己的定課,不知道這與之前的經歷是否有什麼聯繫。開始拜佛的時候,常常很散亂,不拜還好,一拜就什麼芝麻綠豆的事情都想起來了,慢慢就找到一個方法來對治。每當念一句佛名拜下去的時候,就用心背誦這尊佛的名號,好像背戒或背經那樣,因為背誦是最能令人專一其心的方法。這樣既能夠保持正念,又能夠把這個佛的種子栽培在自己的八識田裡。4年過去了,我從未停止過拜佛,它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很慚愧,我從沒有得到類似見光見華這種奇異的感應。不過,從拜佛中,我得到了無法形容的利益,身心都有極大的改變,也理解了為什麼眾多高僧的修行,包括上人在內都是從拜佛開始的。所謂“佛前頂禮,罪滅河沙”,這句話的確真實不虛。

無論修行遇到什麼考驗,如身體上的病痛,人事間的不融洽,或者很難改掉的習氣毛病,我能夠做的就是在佛前頂禮求懺悔,懺悔自己恆河沙一般的罪業。如果我令別人起煩惱,那是因為我的所行所作還不夠好;如果我對別人起煩惱,總是看別人的短處,看這個也不對,那個也不和我意,這是因為我的道德不夠,因此沒有一顆廣大,寬容而慈悲的心。每次遇到境界起了煩惱,只要真心對自己說一句:“這是我的錯。”我的情緒立刻就能夠平和下來。內心得到平靜,外面自然也就不會散發瞋恚的毒氣,這樣身邊的人也平安,空氣中也少了一分利器而多了一分祥和。上人說“有大心量,有大福報”。誰都知道佈施,或者不求回報的為人服務可以得到福報,但這還是看得見的,能見到的總是有限量,而心量無邊得到的福報是不可測量的。也就是佈施或助人為樂,而不執著它的相;無論對上,對下,甚至對一個最微不足道的眾生都懷有寬容和歉虛的胸懷,這樣的福報就是無量的。所謂“厚德載福”,我們每天修福修慧,其實還是修這現前的一念心。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則上人講述的佛祖道影裡的故事。

在宋朝,淨土宗第七位祖師是省常大師,當時有120人追隨他念佛,為首的人叫王文正,也就是王旦,這個王旦很有涵養的,他是做過丞相,怎麼樣證明他有涵養呢?他有一次晚間在那辦公,就有一個衛兵,也就是服侍他的一個軍人來照顧他。這個古來沒有電燈,不像現在這麼方便,把這電燈這麼一開就光了,那時候是點的或者蠟燭或者油燈。所以他拿著這燈在那伺候丞相,給他照著亮,或者寫字,或者看書這樣子。那麼這個人大約是太疲倦了,不知道晚間是做什麼不夠睡,叫他拿著燈,就睡著了。睡著了,這燈往前一捅,就把他的鬍子都給燒去了。他丞相很長的鬍子五绺長髯。古來人都很愛惜鬍子的,他把這個鬍子都給燒去了,甚至於就沒把肉給燒熟了,拿去做烤豬,沒有BBQ。所以,這個衛兵燒的他一跳,那麼這個衛兵也醒了,把丞相鬍子給燒了,你說這個怎麼辦?那麼丞相的鬍子被人燒了,也沒有說什麼話,因為他有涵養,有這個忍耐的精神。可是這個管理兵役的人,這個班長就受不了了,就趕快把衛兵給換了。這王旦一抬頭就看。咦?還沒有到下班的時候,方才這個衛兵怎麼沒有了,他就想“啊呀,是不是他們去打他,懲罰他,把我鬍子給燒去了,他們要難為他。”於是乎,就問班長,“方才這個衛兵哪去了。”班長就說:“換了。”“你換他幹什麼?還沒有到下班的時候,現在應該是他啊,你怎麼換了呢?”班長說:“他把相爺的鬍子給燒了,這是不能用他了。”“不要緊,沒有關係,你還是叫他回來。”那麼又回來了,照常他還是在那寫字看書,他也照常給他拿燈。為什麼他這樣子呢?他又叫他回來呢?他就怕這個班長去處罰這個人,說這是他無心的,我們不需要罰他,我鬍子燒去了,它還可以再長出來嘛,這不是什麼問題。這一個做丞相的人,富貴到了極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能有這種忍耐的心,能有這種的寬宏大度,所以說宰相腹中能撐船。也可見出這個王旦,他是真懂得什麼叫淨行的,什麼是叫學佛的。這是一個“厚德載福”的故事。

還有大概5分鐘,我想談談才能與修行。佛教裡需要很多有才能的人,在上人的道場更是如此。除了出家人的基本功課,如唱頌,打法器,學習戒律和講經說法以外,我們還需要會煮飯的人,會教書的人,或者會修理的人,會縫衣服的人,會翻譯的人,會管理的人等等。這些有才能的人可以維持道場的運行,為三寶立功,而且也時常會得到別人的讚嘆。而這就是一個考驗的時候,如果能不執著外在的成績,不分別誰做得好,誰做得不好,也不爭第一,那就是修行,反過來呢就是在修行中迷失。如果能再進一步做到行所無事,有若無,實若虛,那功德就得到圓滿了。所以還是講那句話,能夠見到的才能和功績是有限量的,內在的修行與德行不容易被人看見,因此無有限量。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以禮拜萬佛為定課

  1. 阿彌陀佛!
    真的很敬佩您!
    “遇到境界起了煩惱,只要真心對自己說一句:’這是我的錯.’我的情緒立刻就能夠平和下來.內心得到平靜,外面自然也就不會散發瞋恚的毒氣,這樣身邊的人也平安,空氣中也少了一分利器而多了一分祥和.”–很感激像您一樣的修行之人,為”祥和”所付出的一切!
    在學法途中,我會努力向您學習的–不是口號啊!
    最後一段講的也很實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