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七圓滿日心得報告

洪健銘、黃依俐、Gyanesh Lama、孫果珮、Omar Masera、王暐、高親卿、魏親白講於觀音七圓滿日心得報告2016年7月23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洪健銘:阿彌陀佛!我叫洪健銘。對不起,我的中文不是那麼好,如果有說錯的地方,對不起。這是我第二次來萬佛城參加觀音法會。在萬佛城這個觀音法會非常好,我從來沒參加過七天的法會。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是最困難的,因為心裡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四個鐘頭;但是第四天以後就開始已經比較熟了,我的腳不會那麼痠。

我來萬佛城是因為我做工作認識近恭師和Spike,因為我希望出家。我想要出家。我從小時候就知道佛教,慢慢學習佛法,看網路,慢慢看、慢慢學,我用我的精力去學怎麼修。這個世界有很多苦,什麼都是無常,要離開這個六道輪迴。所以我覺得出家是最好的,因為他們真的去利用他們的時間去利益眾生,一天都在修行。

*    *    *

黃依俐: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的名字叫Liz Wong,來自紐約,在紐約長大。九年前我第一次,本來以為會來聖城;那時候跟我母親到了金山寺,我們想要看有沒有車子搭到聖城;沒有人要上來,所以我們沒有機會來聖城。過了幾個月,在紐約我去那邊廟上的一個道場。那裡有一個年輕女居士,她說她在大學讀研究所教育系,她的同學是近智師,也在那邊讀博士。近智師的研究是關於佛教怎麼影響一個修行人當老師。所以這個女居士就建議近智師來訪問我,因為我在紐約公立學校當老師。

我跟近智師聯繫之後他來了我的教室,兩次來訪問我。他也跟我講聖城跟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現在他能當校長,他鼓勵我來這邊教書。我跟他說我並沒有計劃離開紐約,離開我的學校,但是在那個暑假,我又到灣區來了。我就聯繫近智師,他跟我說在這邊有三個禮拜的活動。在暑假就是一個楞嚴研究班,然後一個觀音七,還有去佛根地,就是在奧立岡州,在那邊學習佛法。

我母親也想要來參加,但是我們沒有。那時候近傳師還沒有出家,他跟我們說楞嚴講修班只是英文的。我們覺得很奇怪,因為一個中國廟為什麼會單有英文的經典;但是對我很好,因為我是英文比較流利,也會廣東話。那是因為用中文學經典的話就會比較困難,所以我2009年一個人到聖城來,其實那三個禮拜是改變我的生命。

在2009年第一次打觀音七,我已經學習佛法四年了,但是從來沒有參加過觀音七,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在念什麼,就是跟著大家。但是我同時可以聽到,我的左右前後還有維那的聲音,都在唱誦我就是跟著。幸虧晚上有英文研討,果勒居士解釋了;也是時機,我覺得很有道理,也很喜歡在聖城看到東西方的文化都有。

我在那三個禮拜,每天晚上看天空的星星,發現自己非常快樂、非常寧靜。所以就決定我一定要回來。第二年2012年暑假我又回來打七。後來覺得更想回來,所以我2011到2012年那一整年,我申請到史丹佛大學讀第二個教育碩士。所以我這樣子有空的時候就可以去柏克萊、萬佛聖城;如果不是為了我覺得法總對我這麼有幫助,我不會去申請史丹佛大學。

有很多人跟我說,我很精進、很有誠心,但是對我來說每年從紐約飛過來一次、兩次,或三次這是很容易的、很自然的,我來了七年都覺得非常幸福。我也非常感恩一些法友,或者讓我在灣區有地方住,或者是把我帶上來聖城,因為我自己沒有車子。我非常感激我有這麼多善知識,和有智慧的老師可以照顧我和教我。

*    *    *

Gyanesh Lama:各位法師跟佛友各位晚安,我和我父親是從尼泊爾來的,我來美國住了4、5年了。我父親六個禮拜前來這邊看我,我是在佛教家庭出生的。其實我們的家庭可能是,從佛在世的那個時候就是信佛的;甚至佛還沒出世我們可能就是信佛的。因為我們在尼泊爾有時候認為釋迦摩尼佛,是另外一個古佛再來。

其實,想到尼泊爾,最近這兩百年已經被非佛教徒毀滅了。我們家住在山上,這個山靠近西藏。本來是在1950年西藏跟尼泊爾才有界限,我們這邊基本上整個文化,都是受佛教的影響。但是我們可以說我們的佛教,就是一個文化的儀式。我們並不是很認真的修行人,所以我們很仰慕這邊的法師、居士,是真正的在修行,那我們還追不上。

我們來聖城好像是一個意外,可能是觀音菩薩計劃的。其實我父親六個禮拜前來美國,那時候我很興奮,因為他已經78歲了,從來沒有坐過飛機、坐過巴士。他是在山上離城市幾百里,他坐巴士來這邊;四十個小時在飛,過了兩個禮拜我們就到處去玩。後來他就有非常嚴重的頭痛,好像是中風的那種症狀,就送到醫院去。我住的城市非常炎熱也污染,所以我想把父親帶到北加州比較涼快,找一個地方住治療。有人跟我講到聖城,所以我打電話來,這邊的人說我申請可以來。

我們一開進山門,好像覺得回到家了,這裡非常寧靜,我們也可以感覺到慈悲的力量。第二天我爸爸又發生了一個很嚴重的頭痛,有人就跟我們說,這裡有一個護士,她非常慈悲來照顧我爸爸,好像照顧我自己的父親。我們就感受到這種慈悲,相對的我住的那個城市覺得非常污染,環境污染。還有社會方面也是很污染的,所以我們覺得很幸福能來這邊住一段時間。我們也跟法大的一些教職員談了,我自己本身在那邊也是社會服務的教授。我覺得社會服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跟觀世音菩薩的法門是非常相近的,所以我覺得來這邊也不可能是湊巧,是有原因的。

我們在這裡住了一個禮拜就好像只是一天,但是第一天非常困難,因為我父親的身體狀況。可是這整個經歷是非常獨特的,特別是因為我父親打過坐,我自己有參加過些一些止觀的禪坐。我爸爸是農夫,不習慣坐那麼久,但是在這邊參加,就覺得受到很多正面的能量,可以讓他治療,好很多。周圍的人也都非常正面、非常慈悲,我們也遇到王醫生,也去參加了一些英文講法,果勒居士,我們的法友跟同學,就學習了很多。我們覺得這個地方非常特別,希望會回去尼泊爾跟大家講有這麼一個地方。

很感恩大家給我們提供這個地方,可以讓我們有一個歸處,有一個治療的地方。也邀請大家到尼泊爾我佛出生的地方,我們家的門永遠是開著的,歡迎大家。

*    *    *

孫果珮:阿彌陀佛,聖城諸佛菩薩、師父上人,以及各位法師們、善知識:大家好!我是孫果珮。

感恩這一次觀音七的共修。這一次不同於過去的法會,因為過去都是週末的時間,匆匆忙忙就下山了;這次有很多的收穫與心得,我希望能夠藉著這個機會,很簡短地提出三件事情,希望能夠跟大家一起分享以及提醒,謝謝。

道場這一次也是和往常一樣,每一個人就好像進京趕考的,分秒必爭,夜以繼日,但是我卻很不幸地發現了我自己在用功的時間,有很多不舒服的地方一一出現了,苦不堪言。回想過去的時間,求好心且,什麼事情都是全力以赴,最後因為忽略了我自己的健康,現在後悔萬分。藉著這個健康兩個字,我想提醒大家,一定要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尤其對於我們學佛的人,不管我們是坐,身上有不舒服的地方都是不便的。我的心路歷程奉勸諸位菩薩,在平時走路的時候、跑步的時候、甚至於開車的時候一定要專心注意,不要一心二用。

第二件事情是我回到了山上,一切都那麼熟悉,但卻也有很多地方是陌生的,因為我退步了。幸運的是在有一天晚上晚課後,聽到法師的開示,瞭解到了共修的好處與自修的不同;這句話像一盞明燈點燃了我失落的心,也鼓舞了我要繼續努力,要共同勉勵。今天我很感恩,也希望跟大家分享,我們要共修,要共修。我們要共修,千萬不要閉門造車,更不要縱容自己忙碌或任何原因讓自己缺席,記得一定要共修。

最後我的一個感想,就是說在學佛的道路上,我們是學佛人,千萬不要讓自己的習氣阻礙了任何人的修行;同時也要記得不要讓其他人的脾氣,阻礙了我們自己的修行,所以要隨時記得師父上人的叮嚀:少說一句話 多念一聲佛。阿彌陀佛!

*    *    *

Omar Masera:阿彌陀佛!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在這裡覺得有一點感覺到大眾中的威德畏,我會儘量講,我的名字叫Omar Masera,是墨西哥來的,這是我第二個觀音七。

我很高興我遇到我的法友,他也是墨西哥人。他在這20年來幾乎是唯一的墨西哥人,在我們的法會裡。現在可能因緣成熟了,我們可以把這個法會,還有佛法帶到墨西哥。如果可以在墨西哥辦一個法會的話,我會很高興地來提供地點。我跟實法師也談過,也希望我們可以將來成就。

我並不是很有智慧的人,我的修行也是很淺的。所以我現在講的可能對你們來說是很小的事情,但是我想分享一個小的心得,觀音七。

我常常想太多。我有很多擔憂。我的頭腦裡就一直在想一些問題,可能你們也有這個經驗,就是說我也想說:我如果一直想到底的話,我可能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可是我在這裡就發現,如果我們看到一個問題,我們應該像一隻老虎把它抓住了,然後馬上處理。很果斷地去處理或者是把它放下了;要不然我們一直在那裡擔憂,在那裡想,這就是我們的第六意識心在發狂。

其實我不知道要再講什麼,坐在最靠樓梯,本來想大家沒注意的時候我就要跑走了,但是在這裡大家都很嚴肅的,我想大概不應該跑走。

我現在分享一下在觀音七,我希望會看到蓮花、看到光,可能是下一次。這一次非常困難,起了很多煩惱,但是我就儘量讓這個煩惱降伏它,一直用功。然後試著專心,有時不能專心,但是有時候能專心的時候,煩惱就少一點,就希望大家都可以降伏煩惱。阿彌陀佛!

*    *    *

王暐:頂禮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道友:大家晚上好。我叫王暐,來自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非常感恩能有這樣難得的機會在此向大家分享,我在聖城期間的心得和體會。

我到聖城來的因緣是帶著兩個孩子,來參加這裡的夏令營和觀音七,從6月19號第一次踏上聖城,至今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這是我第一次長時間的住在寺院當中,也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出家的法師,這期間的感觸應該說是非常多,有感動、感恩,甚至是震撼。

記得是我來到聖城的第二天,我第一次參加這裡的晚課,一開始我就是沉醉在唱誦經文還有咒語的歌聲當中,覺得這曲調太優美了。但是當繞念開始的時候,法師們從不遠處徐徐莊嚴地走來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因為我分明就被感覺到是一隊菩薩在行走。當時我腦海中不停地迴響著一句話,行走在人間的菩薩,此刻我真的是感覺到真的是身處在極樂世界,諸佛菩薩就在我們的身邊。

我再一次被震撼到是因為,近距離地接觸到幾位法師之後,我親眼看到法師們是如何嫺熟的將床單、被套折疊得像一件藝術品。也看到了法師是怎樣將他們的果園照顧得枝繁葉茂。又聽到了維那師如天籟般的唱誦聲音。這時候真的是深深的被震撼到了,因為我一直覺得出世間法,法師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法師們的世間法也比我們在家人強過千百萬倍。而且她們就生活在我們的身邊,每天都在用行動告訴我們什麼是佛法,不離世間法。這讓我覺得如果能隨學法師們解脫就會有希望了。

這裡的一切都會讓我感覺到,我找到了家,心靈上的家園。明天包括我和我們大家的很多人都要離開,這個讓我們戀戀不捨的精神家園。我們都是為了尋找解脫而來的,希望我們回到各自生活當中仍能不忘初心,努力修行。祝願大家有朝一日都能回到我們最終的,也是我們真正的家園極樂世界。最後我想用一首偈頌來結束我今天的分享:

人身難得今已得 佛法難聞今已聞

此身不向今生度 更待何生度此身

感恩各位法師、道友們耐心的聆聽。阿彌陀佛!

*    *    *

高親卿: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大家好。我是高親卿,越南華僑,現定居在法國。今天來跟大家結法緣。我是1990年上人帶法團到歐洲弘法時知道了萬佛城。

我第一次來到萬佛城是為了陪伴我的母親。當時還不是很習慣團裡的生活,一直擔心不懂規矩,要想幫忙也不知道該不該做,早晚課都跟不上覺得很沒趣,也不熟。我請了一部楞嚴咒越南版的錄音帶,還有一些上人的書,以及日誦的課本,回到家就學著做早晚課,認為這樣就夠了。因為從法國到這裡不是很容易的,直到2009年某位善知識告訴我,萬佛城有授菩薩戒,讓我想起我已往生的母親李果秀,在宣公上人圓寂前受了菩薩戒,所以她生前一直希望我能受菩薩戒。

我那時總是找理由推說工作很忙,孩子小,又怕不能實踐,想到這些就深深地感覺到對不起我母親。於是我就下了決心,報名來受菩薩戒。就在法師慈悲的指導下,還有義工們的照顧,我終於順利的受了菩薩戒。我覺得我很幸運,就因為感恩2009年幫助我們講解菩薩戒的法師,與菩提精舍義工們,所以於2014年萬佛城再次傳菩薩戒時,我就來隨喜了。

這次我參加觀音七,我想跟大家分享就是在五觀堂提出的這句開示:就是「心動不如行動」。就是我想能令行動的必定是我們,不是隨隨便便地可以令我們行動,可是要是沒有行動跟上那就等於,於事無補。就好像我們看到一隻小鳥在路上,我們可能就是行動一下子好可憐啊!或是阿彌陀佛!這對那隻小鳥沒有什麼改變,可是我們再找個地方把小鳥埋了,後面的人也不會在看到死鳥而感到害怕;我會記住這句話,會提醒自己,也希望大家共勉。阿彌陀佛!

*    *    *

比丘近巖我們今天有兩位居士講得比較短。剛才有個居士提到我們這邊共修的重要性,那麼我們請他多講一下,為什麼這麼強調這個共修,講得比較稍微詳細一點。剛才有位居士強調三點,第二點強調共修的重要性。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想聽聽她的看法。

*    *    *

孫果珮:對不起讓各位久等了,回想我過去的我都是在自修,所以我才會說閉門造車。因為我做生意很忙,但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做功課,所以這就是我所謂的自修。

但是這一次的法會,讓我聽到法師的開示,談到了共修裡面,不是我一個人的聲音,是這麼多這麼多法師還有佛友們大家的聲音,一起在我的八識裡面;我一聽到了這句話深深地震動了我,所以我希望大家跟我一樣,要知道共修不是自修,共修的重要,我也能夠希望再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謝謝大家!

*    *    *

魏親白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我從日本來的。我來自中國,住在日本。我想因為今天沒有準備什麼。我有點緊張。我想說一下跟觀世音菩薩的因緣。記得我小時候大概是5、6歲時,我家附近有一座廟,我就和妹妹一起去那裡。我對寺廟裡很多的佛菩薩像都很喜歡,但是唯獨對觀音菩薩,那個畫的那個像我就非常地喜歡,特別的,不知道怎樣說,所以從小就很喜歡觀世音菩薩。因為時間不太多,我簡單地說:認識上人的因緣是,當時我剛開始的時候是有修那個淨土法門,然後又想一想,好像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不懂得處理,我有個介紹,然後看到上人所說的法,真是覺得是說的最好,不是誰都可以比得過的。怎麼說呢?就是真的很佩服;尤其是上人的德行,還有他的大慈大悲讓我非常感動,也深深地影響了我,改變了我。

為什麼來聖城呢?我是去年,可能是因緣關係我去三藩市金山寺參加華嚴法會,然後再來聖城;不單只是上人,好像是20周年的涅槃日,我是來皈依上人,然後也參加了那個觀音法會。今年我是來參加萬佛懺,我很喜歡這裡,我又想留下來,所以我又繼續申請留下來,參加現在的觀音七,體會寺院的生活。

因為在日本時,沒有那個機會,去體驗寺院的生活,所以說這一次我其實有很多很多我說不完的話,但是因為很緊張,也沒有準備我就不知道講什麼。我真的很感恩師父上人一直對我的教導。為什麼要學習佛法,覺得因為看到世界實在是太亂了。還有今天晚上我聽到居士們說得我聽了蠻感動的,也深深地震撼,也希望這個佛法傳遍全世界,還是要靠大家共同發心護持佛教,把那個正法傳遍全世界。阿彌陀佛!

*    *    *

比丘近巖等一下還剩兩分鐘,時間來不及,我們簡單結束一下。每次聽到我們來參加打七的居士來分享,好像聽著很簡單,但是分享久了每次每次我們都會有一種重新對佛法有一種感動。每天在這邊上殿下殿,上殿過堂;久了之後就變成一種模式了。結果居士們他們在這邊參加打七的這種心得、他們的感應,這種感動,我們也從中得到一種精神力量的給養,對我們修道是幫助很大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