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法界大學的因緣和體驗

謝親嚴 講於2016年11月8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化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是謝親嚴,現在在法大碩士班上學。今晚與大家分享來萬佛聖城上法界大學的因緣和體驗。

我這個人從小就沒興趣學習,也沒興趣讀書,對於不懂的事情我頭腦馬上就關閉。從小因為非常叛逆,父母好多次只想送我去一種學校,就是感化院。

2014年7月,我父母來參加上人的涅槃法會,當時因為我先生工作的關係,我們住在阿聯酋,阿拉伯聯合酋長 國 (United Arabs of Emirates) 首都阿布達維(Abu Dhabi)。我非常不清楚自己該做什麼,心裡一直掛著一個問題,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我是否應該定下一份工作,有一個一技之長。當天下午法會結束後,三個人走上來問我,Florence,妳什麼時候來法大念書?這個問題令我馬上想想,嗯!這個來法大上學也是不錯的建議。

我心想如果要來法大八月上學,如要申請,時間會非常地急,回到阿聯酋後和先生討論應該怎麼辦?他說:「妳先申請吧,錄取後再決定。」結果在短短幾個星期內,我入學手續非常順利,連臨時買的機票,也可以用積分很順利地買到。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收到一個很特別的電話,是阿聯酋酋長國王室給我打的一個面試電話。心裡想我應該去嗎?我應該去面試嗎?最後我決定去了,因為這份工作非常特別,工作是為王室王后當她的私人旅行助理。一年四次我需要為王后安排她的假期計劃,陪王室和隨從一起觀光。

面試後,當天我被錄取工作。但詳細瞭解工作之後我心裡突然很清楚。雖然工作待遇很好,優先特權也很多,這個工作不會讓我找到我這些心理問題答案,我很小心地推辭了工作。當我回去和王室推辭這份工作的時候,王室問我:「Florence,妳為什麼推辭工作?」我說我要去萬佛聖城法界大學上學;王室聽了之後告訴我:「Florence,我們王室給別人工作,從來沒有人推辭,除了妳。妳的理由是什麼?」我說,我要到一個很特別的地方萬佛城去念書;他們對我翻白眼。

雖然我2006年開始就去華盛頓華嚴精舍,2010年在萬佛聖城接受三皈三戒,我一直以來對修行和佛法都無法認識。對我而言,第一年在法大上學特別困難,為什麼呢?有兩大原因。

第一:環境上的適應。2014年來法大念書的時候,我已經12年以前畢業,好久沒上學了,連書包筆記本我都忘了,更不用說群體生活,和大家一起相處一起住,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新的事情。一直以來我都和先生兩個人住,沒有和其他人住;在法大宿舍,我要和14個成人一起住,一起共用衛生間、電腦室、廚房等等。這種微微震動的感覺持續了一年。

第二是學習態度和上課過程,非常精彩,我記得很清楚,上課第一堂課,六祖法寶禪經。 經典打開,心就開始震動,這個震動持續了一年。 因為上課模式需要互相討論,有時候課堂像是一個優美的管弦樂隊,每位同學帶著自己準備的樂譜來上課,分享討論。有時候課堂像一個高壓鍋,尤其在大家意見看法不同的時候,我常常會用一種對錯,證明判斷的心態,去確認對方的看法的角度,與經典上的說法找出答案,證明對錯。這種方法,這種態度,常常帶來很多爭論,和挑戰對方,漸漸地我發現一個方式不管用,我需要找另外一個方式。應該用什麼方式呢?

結果我發現我要用一個非常謙卑,非常開通一種無對錯心,一個很平靜的心,一個很寬大,一個反思,一種觀察心去學習經典。就像《楞嚴經》上所說的,我應該用這個無生滅心,用收攝心,用無我心去學習。

今天回想過去這一年來的體驗,其實就是幫我,把我厚厚的意見和看法震動掉,同時也幫我把心裡這自大狂,判斷專家震動,厚厚的塵勞習氣震動掉,才有辦法學習。

我很高興選擇靠近諸佛菩薩,不是靠近王室。這個選擇應該是我這一生當中最好的決定。

今晚在我結束前,我有一個問題給大家,就是想大家猜猜看,什麼是一個好學生?什麼是好學?有沒有人願試試回答。

什麼是好學的態度?什麼是一個好學生?我給大家講講這個在中國古文課上學的《論語》。這個《論語》是這麼說的:孔子絕四, 毋意,毋必 毋必毋我 。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法師的問題是叫我和大家分享,住在阿拉伯酋長國住在中東的經驗是怎麼樣。

法師的問題是讓我解釋住在中東那怎麼樣,我發現那個地方還是有很多階級之分,所以他們還有王室,有工作的,還有勞工,還有奴隸著一種,階級觀念,當時我從美國過去的時候發現的這個,非常難接受。

雖然我是女眾,住在中東。因為我不是阿拉伯女眾,所以我不需要把我的臉蓋起來,阿拉伯的女眾她們需要這樣。我住的這一個城市在阿布達比,是中東一個比較開通的城市,90%都是國外的人在那邊住和上班。

我住在這一個城市阿布達比,對外國人都很友善,他們最近發展的好幾個大工程,包括要建羅浮宮 (The Louvre)、藝術館,在中東,古根海姆 (Guggenheim) 是一個很好的博物館在那裡。

我遇過很多吃素的人,吃素應該挺方便,因為他們其實都可以在那個溫室(greenhouse)植蔬菜。

法師問我在住的地方阿布達維有沒有佛教,在那邊 我參加了第一個瑞帕沙那 (Vipassana)的禪坐課程。我又找去過到一個泰國的佛塔。

大乘的我好像沒見過,他們對非佛教徒友善嗎?看你去哪裡。

法師問佛教和回教的差別在哪裡,我可能不能很具體地回答這個問題。但我發現回教也有大小乘的分別。

那個大乘一個叫蘇亞(shia),一個叫蘇尼 (sunni)。

有沒有拜佛像。法師問她們在禮拜,在他們的那個儀式上有沒有一個偶像,一個像來拜,我不清楚,應該沒有,但他們一天祈禱五次,在午段時間祈禱。謝謝大家!

1 則迴響於《我上法界大學的因緣和體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