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之路

劉親鳴講於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各位佛友:阿彌陀佛!我叫劉親鳴。今天上臺來一不是給大家講法,二也不是做什麼報告,只是藉這個機會向大家報個到,匯報一下我學佛的經歷以及和聖城的因緣。

我來自中國大陸,祖籍山東,從小在天津長大,生長的環境,用過去的話就是:生在大飢餓的時代,長在文革的時代。當真正開始讀書的時候,是到了改革開放以後。所以我們在那個時代接受的教育,全部都是唯物主義的教育;所相信的全部都是我看到的、我聽到的、我感受到的。而對於所有不能感知的世界,認為是迷信。在那樣環境長大的我們,除了一些最基本的做人的道理,幾乎沒有學習到任何聖人的教言。唯一的現在想起有一些正面影響的一個活動是“向雷鋒同志學習”:就是要學習怎麼樣為別人服務。在文化大革命以後,當我們知道了政府是怎麼樣運作,怎麼樣造成了各種各樣的人類歷史慘案後,我們那一代人幾乎僅存的信仰,都全部消失了。所以在我上大學以後一段時間內,我們那一代的大部份人,都沒什麼真正意義上的信仰,所相信的就是個人奮鬥,因為已經不再相信政府灌輸給我們的所謂 “為了國家、為了民族, 應如何如何”。因為從我們看到的聽到的,會覺得那些宣傳是不成立的。

我第一次開始接觸佛法,是在1988年左右。在那個時候中國有很多的人開始學習氣功。我當時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我們兩個在一起做一些事情。他跟我講,要去參加一個氣功學習班。我說:好,我沒有時間,你可以先去;如果好的話,來告訴我。這位朋友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人,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先思而後行。他回來以後跟我講,說你應該去;我說為什麼?他說我們現在所有的這些奮鬥,可能不止取決於我們的努力,可能更取決於我們是不是有那種命運。這句話是從他的嘴裡說出來,我很震驚,因為他絕對是和我完全一樣的唯物主義背景出身。他能夠想到:我們個人的命運,是決定於我們自己努力以外的東西。這讓我感到這個世界有另外的一種力量。

在我開始學氣功的時候,有另外一個朋友,本來是學道家的一個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給我推薦了一本佛經。他好像看到我這個人更應該學習佛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推薦的第一本的經書是智者大師的《小止觀》。我就到廟裡請來這本經來讀,雖然那本經看來是介紹佛教初級入門的經,我讀得仍是似懂非懂,也沒覺得有什麼的理解。但是有一件事讓我很驚訝,在跟另外一位氣功的人士接觸當中,他好像是對當時所謂各個大師都很瞭解,他就問我:「你在學什麼功。」我說:「我沒學什麼功,我在讀一本經。」他馬上就肅然起敬,說你是真有功夫;我說沒有,我什麼也沒有,我只是開始讀這本經。但是他說:「不對,你在開始讀經,你的功夫就在你內心裡長了很多很多。」當時我也是不理解,只是似懂非懂。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讀一些佛經,正好有機會我在90年左右到歐洲去讀書,記得臨行的時候帶的是《金剛經》、《阿彌陀經》,還有《六祖壇經》。當時那會本來是有很多時間的,很可惜,沒有利用機會去認真的好好修行,想來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善根不夠,沒有機會能找到正確的途徑。我只記得是把《金剛經》讀得比較熟了,然後背下了大悲咒。但是因為沒有很好的機緣,也錯過了和上人結緣的機會。上人在1990年到波蘭去弘法,我在瑞典離著很近,並且也不需要簽證,應該是很有機會去。但是錯過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慢慢地也就把佛法就放下了。我想可能因為沒有真正地領悟和那種感受,所以佛法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

直到1997年我來到美國的時候,我的同修因一位同事介紹到華嚴精舍,因此我也要開車帶她去華嚴精舍;剛來到華嚴精舍的時候,我只是站在門外,大法會的時候就來吃素齋,覺得挺好。但是從來沒有參加共修,只是那麼靜靜地看著大家;雖然是靜靜地看著大家,但當家的法師的威嚴, 讓我印象深刻。但我從來沒有想到和法師請法,只遠遠地站著。直到我父親在2000年往生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能排遣我內心的巨大痛苦。有一天我在上班的時候,突然就覺得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我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個華嚴精舍。華嚴精舍的那位當家法師很慈悲地就讓我進到精舍裡來,詢問我的一些情況;我就把我需要的跟法師講了,法師很慈悲地指導我去誦《地藏經》;我說好。「誦《地藏經》你還要在49天之內吃素。」我說:好,沒問題。「你還要儘量地能夠多參加一些廟裡的活動,多做一些有益於他人的事情。」我說:「好,沒有問題。」。法師後來又和我講,說:「萬佛城CTTB,要授幽冥戒和三皈五戒,你要不要去參加?這個對你父親的會有很大的幫助。」好,我要。在那個情況下,幾乎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去做。

就因為這樣的機緣,我第一次來到了聖城,受了三皈五戒,給我父親受了幽冥界;在這個過程中,我雖然抱著很誠心的態度,處處是謹小慎微,但第一次到道場裡來,實在是不懂道場的規矩,特別是某些場合下說話做事,都會觸犯道場的規矩,也曾得到幾位法師的指點。

從聖城回去以後開始慢慢地參加華嚴精舍的共修,慢慢融入到道場;特別是當時,是因為我們要參加華嚴精舍的道場維修。在修廟過程當中,我看到不管是法師還是居士,大家真正地是拿出自己最大的誠心、最大的努力,來修建新的廟。由於受感動慢慢一點一點地去參加,因為一點點參加廟裡的活動,慢慢地越來越多地參加佛法的共修,一點一點逐漸地融入了華嚴經舍的團體。

在2012年的時候我的孩子來到聖城讀書,然後我的家人一部份就先來到UKIAH。我也於今年7月份搬到UKIAH長住。來之前就聽很多人跟我講,聖城裡的考驗很多。可能在世間上我們學的很多東西,在這裡不見得很適用。我想可能最大的考驗還是來自於人際關係吧!所以我在每天拜上人的時候,就默念上人那首偈誦: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這些真的很管用,尤其像我這樣業障深的人,分別心很重。看到的和想像的東西,往往不一定是對的。後來有一位聖城的善知識開導我,說:「你呢,不僅只是嘴上不要說,你要連自己心裡的那個念頭都不要有,因為所有心裡的念頭都會反映到你自己的行為上,反映到你自己的表現上」。 所以我就覺得聖城真是不一樣,來到這裡我們可以隨時得到善知識的指點,這樣的話能使我們進步得更快。時間到了,阿彌陀佛!

5 則迴響於《回歸之路

  1. 有時候當我對修行迷茫的時候,就來這裡看看大家學佛分享。今天看到師兄的分享很好。謝謝您給我們做了榜樣,讓我們更有信心。

  2. 今天想查一些資料偶然路過,就看到劉師兄的分享,欣喜萬分。記得親潤剛來華嚴精舍的時候,也是謹小慎微、如履薄冰。跟師兄一樣,來美國之前從來沒有接受過正統的佛教薰陶,所以在道場做了很多不如禮、不如法的事情,覺得自己很丟臉,本來想打退堂鼓的。多虧有法師和眾位師兄的寬容和耐心指導,才一點一點地明白了佛法和儀軌的道理,有了一些小小的進步。

    親潤今後也要以上人、法師和師兄的言傳身教為榜樣,努力幫助剛來道場的同修盡快融入道場的修行,讓上人的精神和教誨可以薪火相傳。正如師兄的標題所說,如果沒有上人歷盡千辛萬苦才建立的萬佛聖城和眾多分支道場,我們不知道在這五濁惡世還要迷失多久才能找到“回歸之路”,才能懂得用佛法渡人渡己。

    親潤不才,看到師兄的分享心有戚戚,才潦草寫下自己的微弱“迴響”,如果有不如理不如法的地方,還望諸佛菩薩、上人、法師、師兄原諒!最後祝劉師兄學佛精進,法喜充滿!

    阿彌陀佛!

    鄔親潤合十頂禮

  3. 因為業力的影響,我經常對修行抵抗和逃跑。就這樣反反覆覆被牽引而不能自主,如同困在籠子裡,時而清醒又時而糊塗。剛去華嚴精舍的時候,我心裡經常想,你們一定和我一樣不是自願來的吧,唉。
    後來我看到精舍裡的師兄們那麽熱愛佛法,那麽精進,我的心理開始糾正錯誤的想法和樹立正知正見。我開始明白原來修行是十分快樂的事情,原來大家都是自願來的。原來還有人這樣努力。原來他們心裡真喜歡修行啊。 所以我也很感謝這些做榜樣的師兄們,讓我在清醒的時候增加了一些信心。
    :)
    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