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華」夕拾--<卷76>說起

比丘近巖講於2017年2月12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下面的時間是個人來跟大家結一結法緣。我們現在因為上來的人比較少,輪得就比較快,希望大家多發心,有更多的人上來輪流練習講法;同時在聽法熏陶的過程中,也鼓勵大家能夠勤問、慎思、明辨、篤行。[1]「勤問」就是要有問題可以問;「慎思」就是想它的道理;「明辨」,把它想通了;「篤行」就是自己的修行。上臺來如有講錯的地方,有法師來更正,我們應該以歡迎的態度、開闊的心胸來接納--講得更透一點,我們應該用感恩心來歡迎別人來指出我們的錯誤;因為我們所說的東西其實有因果的,別人願意指出來,著實是我們的一個善知識。這樣一種風氣形成之後,對我們修行會有很大的幫助。

今天晚上想跟大家討論一下《華嚴經》;我們今天已經誦到卷七十六。 其實本來沒有想到要講這個主題,因為它的難度比較大,通常要講一次至少要準備三天到一個禮拜,才可以比較有料來跟大家講。不然上臺會比較緊張、心虛,這也[2]是我的此時心境非常真實的寫照。

我們剛才聽到六祖大師解釋三皈:皈依佛者,佛者覺也;皈依法者,法者正也;皈依僧者,僧者凈也——言簡意賅,要言不煩。在很多場合有人問我,或者我需要回答何為「三寶」?我都會借用六祖大師這個定義,很好用。但是,我們誦《華嚴經》的時候,進入了另外一種文風,就是辭藻比較華麗、名相比較繁複、內容也比《六祖壇經》深很多。但是,簡明扼要有簡明扼要的好處,《華嚴經》這種文辭、文風也有它的好處,只是我們要細讀才能夠體會到。

我今年來聖城大概二十幾年了; 而期間聖城的晨誦《華嚴經》也一直是四衆的定課。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人家要是問我《華嚴經》怎麼怎麼回事?我會被猛的問住的;要我引幾句話,我引不出來;即便講,也會講得不知所以然。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都不太好意思講;於出家的份上,或於法上,這說不過去的 — 究竟我在做什麼,整天就這樣讓時間一天天過了,沒有把時間好好用在法上。所以,我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我發了一種自責慚愧之心 — 說我一定要好好重視這個法,至少至少要有所立足,有所準備,不要讓人家一問就倒,一問三不知。因為我個人以前也不太會發願,對自己的能力不自信,也不知怎麼樣一個發願,但是類似地朝那個方向稍微努力了一下,等下可以聯繫到我們今天的<卷七十六>。

因為對於《華嚴經》這種的恐懼感,跟它聯繫不上的經文我就會不太喜歡看,華嚴經兩頭我都把它「剔掉」:以前誦經,前面的幾卷--所有在<凈行品>之前的經,我基本上不太看。比如一翻到<華藏世界品>我就跳過。這品講到往上過微塵數世界,又有什麼世界,名字叫什麼?佛叫什麼名字?這種跳躍,以我們一般人的那種思維,很難達到那種觀想力。所以,看到經文我基本上就往後翻,不太看。至於後面的二十一卷<入法界品>,也是這樣子,看著好像是人物分明,故事情節線索很明朗,但是,讀完之後感覺到沒讀一樣,就比較苦惱,感覺跟我不太搭噶,不太想管它。但是,最近我讀到菩薩這些行門,慢慢地生起一種歡喜踴躍之心,雖然行上與菩薩們相去如天壤,但是至少做到像司馬遷寫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華嚴經》對我們菩提心的培養、潤澤,深植,有極大極大的幫助。我回想起以前近上法師在誦《華嚴經》的時候,他也說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真的是法喜充滿,而且中氣很足。相形之下,我在誦《華嚴經》的時候,有的時候很睏,沒辦法跟得上,等我再稍微回過神來,已經跳過一兩頁去了。

我們今天誦到的<卷七十六>,已經是在<入法界品>裏比較靠後面的。五十三參中這卷的善知識分別是從摩耶夫人,天主光,衆藝童子--是遍友善知識的徒弟。此三者,其實有兩個我們比較熟悉。1)摩耶夫人,在《地藏經》我們非常熟悉;2)衆藝童子,每天誦完經以後,大家可能很少留意後面的華嚴字母,每天一卷;每卷都標有三個到四個字母,我估計可能也沒有人真正去留意。最近,我們也聽了幾次果時居士上來講法門,真是稀有難得!我估計很少人對華嚴字母這個法門留意、好樂,乃至弘揚。因此,看到果時居士上臺來講,我很高興,也很隨喜他的功德。因為我們的忽略,漠然,乃至是輕視,我們就會把這個[很殊勝的]法門當很一般看過去了。所以,誦完之後我都會在誦經將結束時留個幾分鐘,對這個華嚴字母稍加讀一讀。有的時候擺經架的學員或是沙彌收得得太早,我也不好說;經架有的時候不用收得太急。

摩耶夫人她曾發過願,每次菩薩成佛之前她都發願做他的母親;她這個願發得很真,所以,每次每次機會都會有她面前出現:往昔生中,她曾做過蓮花池水池的神,然後就突然有菩薩於蓮花藏中忽然化身。所以,池神(摩耶夫人前生)就捧持這個菩薩瞻侍、養育,所以一切世間人都號她為「菩薩之母」。

又有一生,她是菩提場神,也有菩薩從她懷中忽然化生,世間人等也都尊稱她為「菩薩之母」。所以:善男子啊!無量最後生的菩薩,他們在示現受生的時候,我皆為其母--我都是他的母親。這個願力發得很大,她所證的就是這個入幻智(智幻)的法門——如果要把它濃縮的話。

摩耶夫人推薦的下一個善知識:三十三天主的一個女兒——天主光,善財童子就去參訪。文中語焉不詳,直接講說他「遂往天宮,見彼天女」;這跳躍太快了,我曾經講過,我們人間走到天上,他似乎一步就上去了,我很讚歎他(善財童子)已經證到這種境界了。天女給他講這個法門叫「無礙念清淨莊嚴」,這個是她的解脫法門,無障無礙,一念清淨。憨山大師講《華嚴經提綱擎要》的時候,對這個有比較詳細的解釋,大家歡迎可以去看看,解釋得跟念佛法門非常相契合。時間的關係,我沒有辦法就講這個。然後,天主光公主就給他推薦下一位善知識,就是我們所說的迦毗羅城遍友善知識徒弟那個地方去,遍友菩薩(善知識)他說:我這邊有個徒弟,他的童子名字叫「善知眾藝」,你可以跟他去學學華嚴字母或是給菩薩字母。

四十二字母我們都知道了,前面介紹果時介紹到第六還是第七、還是第八,我忘了。前面的五個,或是前面七個,也是文殊菩薩的心咒: 阿 若 巴 佳 呐 – 我發音若有錯誤,就像先前所說的,歡迎大家指正;我也是五音不全啊。

關於這五個字母,其實大家也都知道,今天早上剛誦的,在唱「阿」字的時候,「阿」字在梵文中它一定是「不」、「無」這樣的意思,入無生法忍;第二個字「若」,有時唱ra,入無邊差別門;唱「巴」的時候,入普照法界波羅蜜門。時間有限,大家歡迎自己閱讀。

[1] 《中庸》。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2] 星期天晚上所聽《六祖法寶壇經》

1 則迴響於《朝「華」夕拾--<卷76>說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