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長堤聖寺佛三之心得

比丘尼近宏 講於2011年12月3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Jin Hong on December 3 (Satur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由近宏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上個禮拜感恩節去長堤聖寺參加三天佛三的心得報告。這個因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殊勝的因緣。當我回來的時候,有幾個居士問說:「誒,法師,為什麼你失蹤了好幾天啊?」我笑笑對他們回答說:「哦,我去儲存我將來的往生資糧去了。」

長堤聖寺在感恩節的時候舉辦三天佛三,好像有兩三次。這次居士參加的人數差不多有四、五十位,幾乎都是越南居士比較多。因為長堤附近的居民,還有聖地牙哥的居民大部分是越南的,所以以越南居士為主。而且長堤那個地方天氣一年四季都很溫和,夏天不會很熱,冬天也不會很冷,所以也非常適合大家修行。那裏的越南居士呢,非常誠心。在三天佛三,雖然是短短的三天,他們參加的居士們個個都是法喜充滿。

第一天星期五早上,福祿壽聖寺的恒山法師為大家傳授八關齋戒,下午才開始正式的佛三。這些居士在第一天呢,剛開始的時候雖然跟著維那法師,那個音調有一點參差不齊;但是第二天開始,大家都非常專心地注意聽著維那法師的音調及快慢,所以大家唸的時候,聲音非常地和諧。

除了繞唸之外,尤其在坐唸的時候,大家都很努力地唸著「阿彌陀佛」的聖號。這給我一個很大的感受,像以前我幫忙萬佛城的觀音七法會或者唸佛法會,當坐唸的時候,往往大眾的聲音都沒了。可是,在長堤聽到大眾的聲音非常地和諧,而且幾乎每個都有唸出聲音來,不管是六字的調或者四字的調,他們都很努力地唸著「阿彌陀佛」的聖號。

在那三天之中,給我一個很大的特別的感受,因為他們在晚課完了以後,有一段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由恒良法師跟他們講解簡單的淨土法門,並且留了一點時間給居士們問問題。其中有一個居士他看到長堤聖寺的一面牆壁上,掛著上人作的〈宇宙白〉。因為是用中文寫的,這個居士是越南人,所以他非常想瞭解上人〈宇宙白〉的意思是什麼,所以他問了良法師這個問題。

良法師給他簡介為什麼上人寫這個〈宇宙白〉。她講到那個時候金山寺正在打〈六字大明咒〉七,上人為了鼓勵那些參加的人很誠心地唸〈六字大明咒〉,所以上人寫了這首〈宇宙白〉。並且,還提到金山寺那時是非常冷的,就好像冰箱一樣。長堤的當家法師補充說:「萬佛城呢,非常的冷,就好像一個冷凍庫一樣。」

有個居士問,這麼冷,大家坐得不習慣嗎?法師就回答:「很好啊,這樣子就把你的煩惱凍死了,把你的妄想凍著了,不會有煩惱了!」

有個信眾也提出他參加這麼短短的三天佛三的心得。他說,他本來有很嚴重的胃病,時常要吃東西,並且要吃藥。第二天的時候,他就試著不要去吃東西,也不要吃藥,他就一心一意口唸、耳聽、心想「阿彌陀佛」聖號。結果呢,他說那天下午他的胃都不痛了,而且也不會想要吃東西,也不用吃藥。法師說:「很好啊,因為你得到了阿伽陀藥。阿彌陀佛就是阿伽陀藥。」

第三天結束的時候,長堤的居士們很誠心地請維那法師,能夠每年在感恩節來到長堤聖寺舉辦三天的佛三。維那法師很慈悲地答應他們。

在這三天短短的時間裏面,因為我在聖城工作比較多,所以很難得可以全程參加聖城舉辦的打七。所以參加這三天的佛三呢,給我很大的感受。三天呢,雖然說是很短,可是如果我們能夠把六根都收攝起來,不去向外攀緣的話,其實會得到很大的利益。

在長堤的時候,剛好聽到上人講為什麼我們常常唸佛,或者常常在唸什麼功課,可是我們的妄想還是很多,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其實還是唸得不夠。就像有一個居士他提到說,他在唸佛的時候,常常唸、唸、唸,唸著唸著然後就斷了。斷的時候就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唸佛是誰?唸佛是誰?」然後他就趕快唸「南無阿彌陀佛」。他把這個問題問了法師,法師說因為你唸佛不專心。

所以就像上人講,我們唸佛唸得不夠,我們打得妄想太多了。在這三天呢,我因為不用工作,我就一心一意強迫自己,什麼都不要想,就是唸佛,唸「阿彌陀佛」。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樣子?因為我雖然每天會持誦一百零八遍的〈大悲咒〉,可是就像上人講的,我唸得不夠,我常常唸、唸、唸,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然後就突然間:「啊,我的〈大悲咒〉唸到哪裡去了?」

在長堤的好處是,地方不是很大,也沒有很雜的人,就是四、五十個人在那邊唸。所以我就這樣子眼睛什麼也不看,跟著前面的法師走啊、唸啊、走啊、唸啊、坐啊、唸啊……,然後妄想真得少了很多。

常常我們在學習佛法的過程當中,會想:「誒,我學佛為了什麼呢?我可以從佛法裏面得到什麼利益呢?」或者我修了哪一個法門,我修唸佛法門,或者〈大悲咒〉的法門,或者〈六字大明咒〉的法門,那怎麼樣才能夠獲得成就呢?這裏我想到一個小小的故事、一個公案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從這個故事裏面,其實也學到了不少。

這個故事是在印度,有一個乞丐他每天就在路上跟人家乞食,常常就有人給他東西,有時候就會得到一袋麥子。有一天呢,他得到一袋不小的麥。他把這個麥子呢,就拿去賣了。賣了這個麥子以後,他得了一點點錢。第二天呢,他去行乞的時候,又得到了一袋麥子。他又把這袋麥子拿去賣了。

他第三天行乞的時候,又得到一袋麥子。他拿到這袋麥子就頂在他頭上——把東西頂在頭上是印度他們的習慣,他就頂著麥子心裏在打妄想了。他走啊走啊,想想想:「嘿,我今天再把這袋麥子賣,然後再買更多的麥子來賣,那我可以賺很多很多的錢。那我賺了錢呢,我就可以買一個房子;買一個房子呢,就可以娶一個漂亮的妻子。娶了太太呢,生了幾個小孩子,我就過著一個很和樂很快樂的家庭。那我的小孩就會來問我:『爸爸,吃飯了!』。我不想吃就會跟他們搖搖頭說不想吃。」當時他真的是搖搖頭了。各位可以知道他的後果,就是頭上那袋麥子全部掉光光了。

我們修行也是一樣。如果我們東想西想,想了太多的時候,就會跟這個麥子一樣──掉了,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我們的菩提心就不見了。所以我從這個故事中學了一些道理。

並且因為我的工作是在廚房,很多人就會問:「法師、法師,你每天這樣一大早在那邊炒、炒、炒,炒個沒完沒了,然後就這樣子做、做、做,你不覺得累或者有一點厭煩的感覺嗎?」說實在話,很久以前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廚房做那麼久的工作,做了十幾年的工作還是在那邊做。最近呢,比較有一點瞭解,這是我個人的感想——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法門吧!

上人說,八萬四千法門,門門都是對機就是好,就是對你好的法門。因為我很少有機會跟著佛殿上的功課,所以我自己訂了些功課在做。可是就像上人說的,我們功課做得不夠的時候,真的是妄想紛飛。那麼在廚房工作時,因為我要很專心地去看著那些菜呀、什麼東西的,就要很注意很注意,所以對我自己幫助不少,我的妄想就越來越少了。

很多人常常會抱怨,抱怨廚房的典座,切菜就只可以這個樣子切,不可以切那個樣子,這給很多人都起很大的煩惱。但是我現在體會到,這其實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就是讓你能夠專一。

從長堤那邊回來,我覺得能夠住在萬佛聖城,並且能夠常住在這裏的人,真的是非常幸福。雖然我們的工作量很多,可是比起外面來說,我們有食有法,有這麼多法友跟我們一起修行,給我們很大的力量。因為大家能夠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互相成就。

就像現在,我除了廚房的工作之外,還在女校教一堂中文課,還有其他的。但是在所有的工作裏,我現在能把上人所講的,運用到這些工作之中,也就是把它當作是修行的其中之一,我真的是覺得法喜充滿。希望大家也能夠在工作當中,體會出那種法的滋味。

我今天就講到這裏,因為我是臨時被「捉」來講的,對不起,所以沒有準備。如果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指正。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