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叫你不早點來呢?

張果麟 講於2012年3月18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Guo Lin Chang on March 18 (Su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善知識、各位法師:今天晚上弟子張福麟上臺報告。主要有兩個主題,一個是一九六二年的三月二十三號【見編按】;今天是三月十七號,等於剛好再一個禮拜,就是上人從中國來到美國,在三藩市下飛機的日子,是一九六二年。再七天,就是師父來到美國弘揚佛法的五十周年。所以今天晚上報告有一部分,就是關於這方面的感想。

那另外一個主題呢,就是關於前幾個禮拜,恒持法師有上一個專門的課,就是給大家一個練習講法的一個課,是開發主觀智能。我也去旁聽了幾堂課,所以有一點感想,今天跟大家分享。

關於這個主觀智能,記得在一九八五年初的時候,我剛搬進聖城做義工。那個時候,我是從臺灣移民到美國。在臺灣還沒有來美國的時候,我已經讀過上人的開示。我非常喜歡,心裡就想,將來我有機會去美國,我一定要去看看萬佛城。後來,機緣成熟,八五年初我就搬進來做義工。那個時候,上人每個禮拜都在妙語堂講法,所以我有機會聽上人親口講法。我非常地高興,可以說是法喜充滿。

當時,師父是講《大般涅槃經》,我們聽得很過癮,很高興。有一天,忽然師父不講了;不講了,就拿了一個抽籤筒,他就抽籤,抽到誰,誰就上臺去講。那個被抽到的弟子,就先坐在前面的板凳等;男眾的法師在左邊,女眾的法師在右邊,上去練習講經說法。上人就不講了,只是到最後的時候,有需要更正或補充的,上人才會講幾句。我心裡就很煩惱,很難過。當時就打了一個妄想,「哎呀!師父啊!我不遠千里地從臺灣來,你怎麼可以罷講呢?這太不公平了!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我?」

後來,因為都是弟子們在講,所以上人就從臺上走下來了。當時我是坐在後面,上人就慢慢地朝我走過來,一直走到我面前,停下來看著我,然後笑笑地,很輕聲地跟我講說:「誰叫你不早點來呢?都是你的錯!」當時,被上人當頭一棒——是你的錯。後來我想想也是我的錯,為什麼我不早點來呢?

所以在聽持法師講的時候,我就想起來這件事情。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都能夠記住,以後只要有機會就早點來萬佛城;否則啊,不要怪別人,只能怪你自己,晚來了聽不到上人講經,我就是一個好的例子。

第二件事跟大家報告的是,持法師在上課的時候提到,說這個「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得其解。」在上課時,持法師就提到說,上人在講經說法的時候,往往也是會這樣子。所以,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親身的經歷。

那是在一九九四年的時候,上人在洛杉磯。有一次,我去那邊跟上人住了幾天。在那段時間,每天都有從長堤來的小沙彌和女眾法師。那些小沙彌都來對著上人背誦經典。比如說他最近背了什麼經典,就背誦給上人聽。

有一天,我記得很清楚,大家坐在客廳圍著上人。上人就講說:「現在我教你們怎麼樣講法。」我記得很清楚,師父就講說:「你首先,把你的氣集中在你的丹田。所以你吸氣,集中在你的丹田。然後,你就把你的氣,提到你頭上來。你講法的聲音,是從你的額頭,兩個眉毛之間發出去;而不是用你的嘴巴,也不是用你的喉嚨來喊。所以,這樣講,即使你不用麥克風,整個大殿都可以聽到。」我一聽,好像也不是很難,但也不是很懂;不過我想說,沒關係,有法師在,等一下我再問問法師,看他們怎麼解釋。

後來,上人進房休息了,我就問兩三位法師。他們說:「沒有啊!我們沒有聽見上人有講這個,用這個方法。」那我又問幾個小沙彌,他們也說,「唉!沒有啊,你怎麼會聽到這個?剛剛上人沒有講這個。」我問了全部的人,沒有一個人說有聽到這個。所以,我才知道,哦!原來是師父對我一個人講的。

過了好幾年,我還是不知道這個方法到底要怎麼樣做。有一天,無意之中在跟朗大衛David Rounds在談翻譯的時候,我就跟他提到這件事情。他就說:「哦!是這樣子,確實喔!」據他所知道,聲樂家在唱的時候,他們就是把氣集中在丹田,然後把氣沿著後脊那邊,把那個氣慢慢提上來,一直提到頭部。然後那個氣整個在頭裡面。換句話說,從他整個胸腔跟頭,都變成像一個喇叭一樣,然後那個聲音就可以共振。共振就從那個額頭那邊,整個頭好像那個喇叭一樣,把那個聲音傳出來。我那時候才比較了解,所以今天晚上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還有七分鐘,所以只能講一點點。下面跟大家報告,就是關於佛法在西方。

我個人的觀察,佛法在美國的弘揚,應該是潛力無窮的。為什麼呢?我是從兩點來看。第一點,佛的教育是,只要你要成佛的話,每個人修行都可以成佛。換句話說,是非常地平等;眾生都是平等的,這是佛教很重要的一個觀念。這個平等的觀念,在美國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每個人都有很強的意識。

換句話說,人人都有機會。人人都有什麼機會呢?現在,我們的大藏經經典,都是在網路上就可以查到了;不像以前,要找一本大藏經是非常地不容易。現在一個CD,或者在網路上,都可以很容易讀到大藏經。英文的翻譯也多起來。換句話說,只要你去找,只要你有心的話,絕對是可以讀到經典。

第二點,很能夠幫助佛法在美國發揚的原因,就是「法治」的觀念。佛交代佛的弟子,將來就是依法不依人。這個,個人認為在美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可以讓佛教在這邊發展。為什麼呢?因為美國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每個人都必須遵守相同的法律。法律之前,是人人平等的。同樣的,我們佛教,出家人、在家人都一樣,都有我們的戒律要遵守。只要美國人認同這個戒律呢,他自然就會受持。所以,等於他們從小,就有受這種法治的訓練,所以他們非常能夠接受這種方式。

簡單地講一下。我看到有一個新趨勢。這次觀音七,每一排,我們男眾這邊有六個人,(1) 穿便服的西方人有兩個,ABC (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中國人) 有一個。(2) 穿海青的呢,東方人跟西方人,一半一半。(3) 穿縵衣的呢,西方人有一個,東方人有五個。這個在前幾年還沒有發生過,所以,這是一個很鼓舞的現象,表示有更多的西方人要來學佛法。阿彌陀佛!

【編按:上人 1962 來美的日期據當時報載,應為三月二十八日抵舊金山。】

1 則迴響於《誰叫你不早點來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