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kerd College 學生在聖城的經驗

比丘尼恆音 講於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Yin on March 27 (Tue),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今晚我只是想報告一下上個禮拜,從 Eckerd College 來的學生的一些反應。

可能大家已經知道,Eckerd College 是佛羅里達州的一個私立大學。它在美國四十個大學裡面是屬於最高的,可以改變生命,是很有意義的一個教育。因為它在海邊,所以他們主要學習海洋科學,或者是哲學,跟環保科學、生態科學。本來他們來這邊,主要是想在我們的農場服務——種菜、拔草;但是因為下雨,所以他們臨時開始在小書庫幫忙搬書。搬書的時候他們看到很多經典,看到英文的經典就會問我們的義工--照顧他們的人,說:「這是什麼?」他就說:「哦,這是《華嚴經》。」所以就跟他們講一點點。這樣子他們就有因緣接觸到一點佛法。

  

因為他們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懂,大部份的人;有幾位好像兩年前來過,現在又來一次。這是他們的春假。我們第一天問他們:「你們知不知道三寶是什麼?知不知道佛是什麼?」他們都說不知道。所以我們就從最基本的,開始跟他們解釋。他們很安靜,沒有問題,因為他們一點概念都沒有。但是,帶他們的人就說,第二天開始,他們就在工作的時候開始問很多問題;第一天晚上聽到的不懂的東西,他們就開始問。

他們也看到我們的書庫:他們大書庫、小書庫都去幫忙,特別是男眾搬很多很重的書,因為我們現在要換地方。所以,他們看到法師一個人在那裡面,每一種書都知道在哪裡,他們很驚訝,也很佩服,就說:「如果真的只有法師一個人負責這麼大的地方的話,我們很樂意來幫忙,因為覺得很有意義,可以幫到這麼大的忙。」又覺得法師很可愛。

  

有一天,有位男眾非常感動,就是對所有聖城給他的這些經驗,他對有些人就用語言來表達。可是,我聽說他對書庫的法師說,他不知道怎麼樣表達,所以他就拜下去。大家也很驚訝,說:「為什麼你會懂得這樣子做?」他說:「因為我在這個大學上到佛學課,只有幾個禮拜的課。但那個佛學課的教授,第一天就拜所有的學生。」所以,我們就覺得這個大學也是有一點特殊的。

還有,他們也蠻尊重;因為不懂我們的規矩,所以有時候他們怕做錯,就會問。比如說什麼書可以放在哪裡,搬書的時候是不是不能放在地上,要放在什麼東西上面?他們也很欣賞,可以體驗到在寺廟上的生活。大家注意到,他們每天都來做早課。漢堡大學通常很多第二天就爬不起來了,但是他們非常地精進天天都來。他們有十二位,六位女的,六位男的,有好幾個都沒有打坐過,所以開始的時候就從最基本的教他們。但是,他們坐得非常靜,所以我們很快就可以增加時間。到了最後一天,就坐了五十分鐘。

  

他們很喜歡念「唵嘛呢叭咪吽」。發現先念咒可以幫他們靜下來,後來就要求下午也要打坐。有的說,坐這麼久對他們來說是不舒服的。但是他們很接受這個挑戰,讓他們可以增加忍耐力。還有,他們全部都發心要輪流地試著禁語。所以,他們在女眾方面就每天有兩位禁語。有的他們是連續兩三天都禁語。他們怎麼會有這個 idea(主意)呢?是因為前年來的學生,今年他們就想要試著做。其他人看著他們,就想要模仿他們,也想試。還有一位男的,他說他最喜歡的就是早晚課。他最喜歡進到佛殿看到出家人。有的人也很喜歡聽,還有跟著唱誦。

他們也覺得晚上講法討論的時間各有不同,因為有在家的老師,也有出家人講。他們希望以後有更多天有男眾法師去跟他們講法,這樣子會更平衡,因為這次男眾法師只去一天。由於他們在大書庫、小書庫已經看到很多經典的經名,所以就比較容易跟他們解釋、介紹這些經典。因此他們到了第二天就開始翻《楞嚴經》,讀幾段;還有《百法明門論》,跟他們講佛教的心理學;也讀了《華嚴經》的《十地品》的幾段。然後,他們隨時問很多問題,看怎麼樣可以把佛法運用在他們的生活中。主要是怎麼樣做一些正確的決定,來決定他們將來要怎麼樣做;不要做一些決定讓他們以後會後悔的。他們都非常感謝跟喜歡這裡的食物,還有這裡的住宿他們也覺得非常好。

  

在下午他們做完工以後,他們就去法大一個教室,在那裡喝點茶,吃一點點心,聊聊天,問一些問題,所以也有一些輕鬆的時間。還有一個晚上,教他們書法,教他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那個偈頌,讓他們知道了這些字的意思,把整個偈頌的意思,給他們拼出來,然後寫下來。同一個晚上,也有一些我們這邊的義工——正在幫忙寫英文唱誦的人,就唱給他們聽,他們也很喜歡。因為他們說,我們在大殿,中文的唱誦很好聽,英文的唱誦比較難跟上,因為還沒有很順,所以他們聽到這個新的唱誦的版本,都很歡喜。他們也有跟我們的學生有一點交流,就是我們有高中十二年級的學生,在他們來的時候去接待他們。

  

還有在菜園的時候,我們的小學生也去拔菜去,所以他們就一起交流。好像也跟男校學生去打籃球,輸得很慘。所以,他們帶走的是有一種希望,看到我們這裡可以這樣子,過著非常平靜的、永續性的環保的生活,在現在的社會是很難得的,這是個很好、很美的例子,人現在還可以有這種的生活。很多人說他們會繼續打坐,想要繼續打坐。我們鼓勵他們在他們的大學可以設一個團體,大家可以一起共修。他們也希望再回到這邊來。我們跟他們講,暑假這邊還有觀音七等等。

  

我想,不止上個禮拜來的這一批年輕人,還有在觀音七來的一批年輕人,他們都是蠻特別的。我不知道是他們特別有善根,還是他們代表一般的年輕人,就是大家都有一種希望,都希望可以找到一個方法,可以改變自己,然後改變世界。因為在外面看到現在的世界這麼多事情都很糟糕,好像越來越不好,自己覺得沒有力量可以做任何的改變,所以會很消極。但是,佛法就是只要我們在自己心裡,把我們心地掃乾凈,我們的習氣一個一個慢慢地改掉,我們就可以把世界也影響了,因為世界和我們是一體的,都是連結在一起的。我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做,我們是整個團體一起在做,每個人都在修自己,然後互相支持,也互相磨練,就可以更快地成功。剛剛所講的,因為他們看到了,佛法就是讓我們自己可以得到自由——有關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們的未來、我們的世界;而不是依賴一個外在的權威。所以這是他們可以接受的。

  

近經師:音法師現在想一想還要講什麼,所以我幫她講一分鐘。我有一個機會跟 Eckerd College 的幾位女學生接觸。我們講到,從佛羅里達那邊過來,需要長途的飛行。如果大家對美國的地理有一點了解的話,會知道佛羅里達州是在美國的東南角;萬佛聖城在加州,算北加州,雖然還沒有到西北角,但是已經在西部比較北邊了。所以大家可以想像,他們要飛行的距離跟時間。後來她們跟我說,她們從佛羅里達開始出發,飛到加州,然後到萬佛城,一共花了十九個小時。我一聽,十九個小時!我都可以回到臺灣,再下南部,還可能可以做一點其他的事情。所以他們真的很誠心要來這邊服務,或許往昔他們也有很善的因緣。

我還聽說他們在書庫搬書的時候,有位男學生好像搬的是《千佛懺》。他不懂中文,只看到這個是《千佛懺》,他就非常地歡喜,就說:「我可不可以要這一本《千佛懺》?」有一位義工或是法師就問他說:「你知不知道這個是在寫什麼東西?」他說:「我不知道,可是我看到這本書,我就非常喜歡。你可不可以把這本書送給我?」所以有人揣測,這個人以前是修《千佛懺》也不一定,我們也不知道。

  

恆音師:所以,他們也請了很多佛像跟菩薩像回去。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Eckerd College 學生在聖城的經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