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因緣成熟時

常杰、果娥,講於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by Chang Jie & Guo Er on March 20 (Tue),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常杰:阿彌陀佛!我叫常杰,來自中國北京,現在西北大學做訪問學者。坐在這裡,即倍感榮耀,又心存敬畏。下面我將自己學佛的經歷和參加法會的體會,向在座的法師、師兄弟做一匯報。

我研習佛法源自於對中國古典文化的熱愛。中國清朝學者王國維撰寫過一部詩詞鑒賞的書籍,叫《人間詞話》。他認為詩詞的最高境界就是無物、無我;這是一種源於佛學的觀點。

我最敬仰的人物之一,宋朝大文豪蘇東坡,詩詞書畫樣樣精通,而且佛學的造詣非常深厚,曾經為《楞嚴經》著書。他被認為最好的一首詩叫做《飛鴻》,頗有禪意:「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而佛學經典義理之深刻,文采之優美,邏輯之嚴密,讓我頂禮讚歎。

中國有句話,「讀過《楞嚴經》,不讀天下糟粕書。」我對佛學智慧非常地嚮往。宣化上人對諸多佛學經典的講解,深入淺出,對學佛者慈悲教誨,使我受益終身。

佛學是至高無上的智慧,用中國一位國學大師的話說,佛法在二十一世紀,要讓人們認識到它是智慧,而不是迷信,要用科學的方法來證明。

佛在為難陀講《入胎經》時說,從中陰身入胎到出胎,經歷三十八個七天;因為業力所使,每七天一個變化。佛將每一個七天的變化的特點,起了一個名稱,並且對每個七天長出什麼器官,什麼形狀,甚至胎兒有什麼感受,都有非常詳細的講解。

一位學醫的居士就此經寫了一本淺釋,用現代醫學觀察到的事實,對比佛所講的每一字每一句,證明佛在三千年前講的這部經,全部是對的,真的令人不可思議!

而佛講的更多經典,科學根本沒有辦法證實。可是我們有機緣研習佛法,就不必等到科學進步才能夠了解。在聽上人對《楞嚴咒》的開示時,上人說到這個咒,不可思議,而科學家們並不懂得。我當時就有一種心領神會。

佛講過十二因緣,也可以用科學來證實。受精卵在子宮壁著床之後,首先發育的是中樞神經和腦細胞。其次會發育出眼、耳、心、肝等器官的細胞。再次,各個器官逐漸生長,並長出皮膚、四肢等,胎兒成型。從這個次序看,無明緣行,行緣識。到了中陰身這個階段,而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是中陰身投胎到胎兒生長這個階段。

胎兒出生之後,眼、耳、鼻、舌、身、意時時被外部世界侵擾,障礙越多,煩惱越大,直到死亡。這是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

因此,老子說:「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我們很難回到嬰兒的那個狀態,何況回到真如自性的本來面目?佛在講解這個輪迴不息無明業力的同時,也告訴我們,回到那個真如自性的辦法,就是六度。

法會七日,在這個佛光普照的萬佛聖城,每一個參與者都在實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我將自己的體會以四句話來概括,就是「法會莊嚴,事理並修,佛力加被,人間極樂。」

我對佛理的認識還非常地淺薄,修行的功夫還是非常地欠缺。不妥之處,懇請法師、師兄弟不吝指正。阿彌陀佛。

*     *     *

果娥:尊敬的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和同修們:阿彌陀佛!首先我想要感謝上人建立此莊嚴道場,也感恩上人把福報留下來,讓我們可以在這裡修行。這次住到萬佛城來,我學會了欣賞「妙」這個字。在這裡,一切一切都那麼妙,正如上人所說。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一個故事大綱,是原先一九九五年我想寫給《金剛菩提海》刊登的。可是,我一直拖延到今天,什麼都沒寫成,除了一個題目;題目就是,正當上人在轉法輪的同時,我也在佛道上行走。

所以,當哲法師叫我來分享心得的時候,同時也逼我就開始寫這個文章。那我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所以我將大略講一下,一些我從一九七八年,我人生學佛開始的一些的重要事件。

在一九七八年,那時上人來到馬來西亞弘法,就來到了我的家鄉,雙溪大年。我大概站離上人五尺的距離,我只懂得愣愣地望著他,心裡想,這和尚長得很奇特。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大乘比丘,就搭袈裟,除了在電影裡看見以外。當時我也不懂得禮上人三拜。

一九八四年的時候,我有機緣閱讀到上人的傳,和上人對《大悲咒》的淺釋。從此,我就每天都會念七遍的大悲咒。

一九八六年的時候,我的母親就來訪萬佛城。這裡有一個故事想跟大家分享。

基本上我們家都是學小乘佛法。那時侯母親她想要來到這裡受八關齋戒,然後住在廟上一段時間,就當沙彌尼。那時侯,媽媽很愛漂亮,就算她有心想要出家剃頭,她也不願意剃光,只覺得剪一點點頭髮,意思下就好;因為她沒有辦法想像自己剃光的樣子。可是,當她從萬佛城回到馬來西亞的時候,她告訴我說:「我現在願意當沙彌尼,我願意剃光頭了。」我就很驚訝,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呢?萬佛城一定有些很奇特的事情發生。

簡短地說,媽媽來到這裡也已經種了因。所以,現在她的孩子,還有她孩子的孩子們,都有機會來到萬佛城來修行。所以,今天我們全都在這裡。我的姐姐一家人(除了還在為世間忙碌的兒子以外),還有我和我的家人(除了我還在念大學的兒子以外),全都到過了萬佛城。

一九八八年,我和我的同修,在上人來馬來西亞的時候,就受了三皈五戒。一九九〇年呢,我終於在結婚十年以後,沒有接受任何醫療的情況下,得了一個兒子。一九九九年,我又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她現在就在念培德女中。

我很幸運地就遇到了紫雲洞的法師。那時侯我正懷孕,她們就建議我誦《地藏經》,也建議我素食。

二〇〇九年,我終於來到了萬佛城,參加萬佛寶懺。在我們回去馬來西亞之前,有機會見方丈和尚。方丈和尚告訴我們,希望我們不要空手而回,就要把三寶都跟我們帶回去。方丈也送了一些紀念品,就是山門的鎖匙圈給我們。我把它當成來到萬佛城的鑰匙。

二〇一一年的八月,我又回到萬佛城,帶著我的女兒來上課,也帶我的外甥女來參加這個僧伽居士訓練班。我也有機會參加地藏法會。同修們都問我:「妳什麼時候還要回來呀?」我的回答是:「我想應該沒那麼快吧!」然而,去年十二月我又再次回到了萬佛城。

這次,我其實回來是想陪兩個女孩子過農曆新年,因為這是她們第一次離開家。可是,來到這裡我才發現,真正受益的人其實是我。因為我來到這裡可以參加二十一天的禪七,還有就是剛剛過的觀音法會,以及將要來臨的萬佛寶懺,還有《大方廣佛華嚴經》的華嚴法會。

這次我今年六月將回到馬來西亞。我可以告訴方丈和尚,我這次絕對不是空手而回了。因為我已經取了很多寶藏,就是從圖書館取了很多寶藏回家。在此我也要感謝法師,讓我有機會在女生宿舍住下來。我現在是很享受,因為我有機會跟女生們溝通,還有有機會為她們煮一些美食。

這次呢,同樣地,同修們又問我:「妳這次什麼時候再回來呀?」這次我就要向上人借一個回答,就是,當因緣成熟時。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當因緣成熟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