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即是守戒律

比丘尼恆耐 講於2011年5月3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Nai on May 3, 2011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諸菩薩、上人、各位善知識:我是恒耐。

彌酰比丘有一次在化緣後、返回精舍的路上,看見一處美麗舒適的芒果園。他認為是禪修的好地方,就請求佛陀答應他去那裡禪修。佛陀要他過一陣子再說,因為佛陀明白:光憑對一個地方的喜歡,無助於他的禪修。但彌酰急躁難耐,一次又一次地懇求,最後佛陀只好答應他了。

彌酰就到該芒果園去,並且坐在樹下禪修;雖然整天禪修,但心意紛亂,所以毫無進展。傍晚時分,他就回精舍向佛陀說,他一直受到各式各樣精神煩惱的干擾。佛陀告誡他:「就是因為心容易受到刺激,而且易變。所以,應隨時隨地以恰當的方法控制內心。」彌酰正念現前地思考佛陀的教誨後,證得初果。

有一次,六十位比丘分別從佛陀處得到禪修觀想的題目後,到一座山腳下的村落去禪修。村長的母親瑪蒂迦瑪塔供養他們所需的食物,並且為他們興建了一座遮雨篷,方便他們在雨季時仍然可以停留在村落裡。

一天,她請求這些比丘指導她禪修觀想,他們就教導她觀想身體的三十二相,從中去理解色身的無常變化和我執的虛幻。她非常努力地禪修觀想,因而比這些比丘更早證得三果,並且具有超凡的神通力量。

透過她的天眼通,她明白這些比丘尚未證果,也知道他們都有證得阿羅漢果的潛力,但需要足夠的食物,因為脆弱的身體無法使心發揮最佳的功能。所以她提供他們營養的食物,由於有營養的食物和正精進,他們因而正念具足,證得阿羅漢果。

雨季結束後,他們就回去祗樹給孤獨園,佛陀當時正駐錫在那裡。他們向佛陀報告說,他們身體健康,而且環境良好,也不用擔心食物不足的情形。他們也說瑪蒂迦瑪塔明白他們的心念,而提供非常營養的食物給他們,這些食物在維持色身健康是必要的,而健康的身體是保持精神專注的重要因素。

有一位比丘聽他們說起瑪蒂迦瑪塔的所作所為後,決定也要前去該村落。所以,他在得到佛陀給予的禪修觀想指導之後,就到該村落去。瑪蒂迦瑪塔也供給他想要的一切東西,當他想要某些東西時,瑪蒂迦瑪塔就親身帶這些東西前來給他。有一次他用完食物後,請教瑪蒂迦瑪塔是否真正能洞察別人的心念,她不直接回答,卻說:「能明白他人心念的人,其言行舉止是如此如此的。」這時候,這比丘想到:「如果我像一般眾生有不純凈的念頭,而她也真的能洞悉他人心念的話,她一定會鄙視我的。」有了這種想法後,他對瑪蒂迦瑪塔有一種莫名的害怕,而決定回祗樹給孤獨園。

他向佛陀報告說:因為害怕瑪蒂迦瑪塔會偵測到他內心不純凈的念頭,所以無法繼續停留在該村落。佛陀告誡他:「只要專注在一件事上,那就是調伏內心。」佛陀要他再回該村落去,但不可胡思亂想,只要專心禪修觀想就好。這比丘就再度回該村落去,瑪蒂迦瑪塔也一如供養前次比丘們一樣地提供他食物,使他能夠心無牽掛地禪觀。所以,在短短的時日後,他也滌清心念,而證得阿羅漢果。(上述公案出自《法句經心品》)

我在做在家居士的時候,大概是在1979年春天左右,我三姨告訴我說:「讀《金剛經》,有很多護法善神,會時常保祐著妳,妳會比較平安。」我想我時常運氣不好,大概(是因為)沒有什麼護法善神保祐著我吧?於是每逢初一、十五,我就念《金剛經》,念到「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我就沒有辦法再念了。於是,等到我來萬佛城長住的時候,我忘了是哪一年了,第一次聽到上人的錄音帶《金剛經淺釋》時,聽到歌利王割截忍辱仙人肢體時,我心想:「那種修行實在太難了!」我放棄了聽講《金剛經》。

在1999年法大春季班時,我選擇了《金剛經》的背誦,我才知道有胎、卵、化、濕生,(感覺)那真是太棒了--《金剛經》裡也有自然科學可以學!

我在2004年到2006年,陪母親到三藩市,住在Balboa街的房子時,我把上人講解的整部《金剛經》錄音帶從頭至尾聽過一遍,我才更清楚,《金剛經》是在破我們的一切執著。現在有機緣再聽《金剛經》,我想那是很好的(機會),希望大家把握。

當我做沙彌尼時,有一位師兄跟我一起看管佛殿,我們在路上走的時候,她看到陌生人,就問她們要不要出家?我心想:「為什麼這樣子問呢?我已經給上人很多麻煩了,那她為什麼看到陌生人,就問人家要不要出家呢?」我沒有問她是什麼意思。我現在想起來,真的她是有心啊!因為出家可以了生死,不要再受輪迴。所以,我也是錯過很多機會可以介紹佛法給眾生的,這是我應該好好懺悔的事。

當我們做招待的時候,我那時也是沙彌尼,上人就對一些早期的護法講:「你們把錢藏到地下,我有辦法把它挖出來。」我心想「怎麼上人會講這種話?」然後就很多很多齋,尤其是萬佛寶懺的時候,就很多供齋,最平常也有普通齋呀、如意齋呀、吉祥齋呀、上人的上堂齋呀……。

那時候,輪到我打下板。我只會打正板,師兄說要打花板,打得很熱鬧,我就照著打大木魚的流水板打。上人說法完後,還坐在講法的法座上,他還沒有下來時,很多師兄就在大殿當場對上人很大聲地說:「下板是亂打的。」上人說:「很好啊!」我心想:「為何上人會說很好呢?」只有上人知道,我那時是一點妄想都沒有。所以,佛教與其他宗教最不同的是:佛教是心教。

世間真的很苦,這個妄想沒有了,那個妄想又浮出來了。佛陀是知道每位眾生的根性、心性,所以才講經49年,來對治我們的習氣、毛病。

什麼是正法?我祖父要往生以前對我說,他這一生最遺憾的是沒有遇到正法。我在遇到宣公上人、結緣經典後才知道,正法即是守戒律。所以,我們必定要把戒律研究清楚,以戒為師,出家以後,五夏以前要專精戒律。我們能弘揚佛法,令正法久住。一年一度的萬佛寶懺即將來臨。虛雲老和尚是拜萬佛寶懺,上人是秉承虛雲老和尚的教法,所以我們能在萬佛城拜萬佛寶懺,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

在我做沙彌尼時,恒霖法師是在1991年5月22號,我們受具足戒108天的戒期內往生的,她要往生以前,已把後事都交待好了。而且,她的願力是要回來幫助弘揚戒律。她是臺灣的一位將軍夫人,她來聖城是位沙彌尼。她住在戒壇樓下一間很大的房間,而且時常有很多人去探望她,後來我才知道她會醫病。

有一天,上人上戒律課時告訴我們,有問題的人可以提出來。我馬上問上人說:「為何恒霖法師可以住那麼大的房間?」上人答:「你們(如果)有她的修行就不錯了!」後來有師兄告訴我,她跟廣欽老和尚修念佛法門已經30多年了。聽說她是在打「餓七」。一個禮拜以後,吃泡麵吃得很兇,就往生了。

我覺得她是預知時至,她要往生,就怎麼樣子都可以往生。所以我也很慚愧,不知道她的境界,也很榮幸上人可以告訴我們,就要是修到她的程度,就可以把後事都交待好。我們現在心不能做主,我們也沒有那種境界,所以我覺得我要好好地懺悔。祝大家法喜充滿,身體健康!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