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彌尼出家心得報告

沙彌尼近清、近溫、近安、近瀚、近忍、近諦講於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尼近經:阿彌陀佛!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今天晚上我們聽經的schedule有一點點改變,安排講法的法師安排今天新出家的沙彌尼們,做出家心得報告。所以今天晚上《楞嚴經》的聽經,暫停一次。她們今天講法的順序是末後先行。

我們這位新的師弟(近清)講越南文;我不會講越南文,所以她已經把英文翻譯好。等一下我念她的英文,再翻譯成中文;不要以為我是在翻譯,我只是在讀。

※                               ※                               ※

沙彌尼近清: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法名叫近清,清淨的清。今天晚上我練習講法,如果有任何錯誤的地方,請慈悲指正!今天晚上我跟大家分享一點點我出家的因緣。

我是從歐洲的一個小國家,叫匈牙利的地方來的。我出生在越南,生長在一個很貧窮、種田的家庭;我們種稻、種菜。我們家連我的父母一共有九個人;因為家庭成員很多,所以我們這個小小的耕種的地方,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錢餵飽我們。我們常常飯都不夠吃,要加番薯跟樹薯混在一起。

在我十九歲那一年,雨下得非常少,所以收成不是非常好,生活就愈來愈困難,常常只有足夠的米可以煮粥而已;如果每個人都在家裡吃的話,只夠煮粥。所以我當時就離開家,我的兄弟姐妹們才有更多的食物可以吃。最主要是幫我父母減輕一點負擔,所以我離家,自己獨立。

那個時候我就發現耕田是很辛苦的工作,因為一天到晚我們都在田裡工作;不管晴天或是下雨,一年到頭都是這樣子。盡管如此,我們都還不夠飯吃,衣服也不夠穿,所以我就決定要離開耕田的這個工作。

我剛開始學習獨立的時候,經過一段很困難的日子。基本上只要有工作做我都去做,就算這些工作是很難做的;只要我可以賺一點錢,寄回家給我家人,這些工作我都做。

在1989年,我到了匈牙利,在一個布工廠工作;一天工作八小時,同時我也打另外一份工,就是賣衣服。

在2005年,我買了一間房子,跟我的姐妹、弟弟和他的家人一起搬進去。常常在晚上,我就開始頭痛;就是住在這個新家的時候,晚上常常會頭痛。同時也聽到從廟裡傳出來一陣一陣打鼓的聲音;可是很奇怪的是,在我的新家那邊根本沒有廟,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個鼓聲,到底是從哪裡傳來的。

在2007年我遇見一個人;這個人後來變成我的朋友,帶我上廟;在廟裡面我覺得心裡非常寧靜,就開始喜歡到廟裡面去。

在2008年,我常常去的那家廟,邀請恆優法師去講法,我就有機會跟法師講話。因為這樣的一個因緣,優法師就引導我到萬佛聖城來。在2009年,我受了三皈五戒;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對佛法有一點點的瞭解。

在2010年,那是我第二次來到萬佛城;第三次來是在2011年,但是那時來是用學生簽證來的。上個禮拜,就是3月22日,2013年我正式出家。我對佛菩薩、上人、所有的法師,還有各位同修們都非常感恩;因為大家支持我,引導我走向修行的道路。

我非常誠心地感謝優法師帶領我回家,在這一條路上我已經迷失很久,所以我應該繼續更努力地修行,來報她的恩。

因為我沒有什麼才華,所以我只能在廚房煮飯。從現在開始,我發願提供給各位法師跟各位善知識更好的服務;如果我有任何的功德,我都將它們迴向給法界十方三世一切的眾生。阿彌陀佛!

※                               ※                               ※

沙彌尼近溫: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和善知識們:阿彌陀佛!今晚是沙彌尼近溫分享我出家的因緣。

我開始有出家的念頭是從我父親往生之後說起。父親往生之後,我一直想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了、會去哪裡;一連串的問題,例如人死了是怎麼樣輪迴。既然每一個人都會死,那麼是否代表我們必須一直來到世間,經過生、老、病、死的循環呢?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我們有其他的選擇嗎?這些問題從沒離開過我的腦海。

我開始對人生厭倦,但這不是消極的,是想找答案,可是不知道怎樣開始。後來在機緣下,我看到了「淨宗學會」的書及光碟,帶了一些回去看。這段期間,我是斷斷續續地接觸佛法。後來因為忙碌於工作,我幾乎停下來了一段時間。

就在一天晚上工作回來,躺在沙發上,我突然感到很空虛,好像失去了一些東西,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我覺得我是不完整的,我要找那個東西,我不知道那叫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我看到了(馬來西亞)分支道場「登彼岸」開始有人去拜拜,我就抽空去,才知道他們將要舉行開光典禮--我以前都去那裡拜拜,那時它是道教的廟--於是我就報名在開光典禮那天當義工;這是我第一次當義工。做完了工作,我便帶了一些上人的開示回去看。

是上人的開示解答了我一些疑問,及讓我更認識自己,以及自己所要的是什麼東西。我知道唯有修行及求生淨土,才能避免自己一生不如一生,和繼續輪迴。以我的觀點,修行最究竟圓滿的就是出家,於是便決定來萬佛城看一看,和瞭解我選擇出家的道場。

首先是在2008年來打「地藏七」,之後才決定參加「居士訓練班」;就這樣終於滿我的願,在今年出家。出家前的一段時間,才真正體會出家的確不容易,所以我的心情除了歡喜,也戰戰兢兢地。

最後我想用虛雲老和尚的(皮袋歌)兩個偈頌與大家共勉:「不貪名、不貪利,辭親割愛遊方外。不戀妻、不戀子,投入空門受佛戒。尋名師、求口訣,參禪打坐超三界。」第二個偈頌:「駡不瞋、打不恨,難忍能忍忘譏嗤。沒寒暑、無間斷,始終如一念阿彌。不昏沉、不散亂。松柏青青後凋期。」阿彌陀佛!

※                               ※                               ※

沙彌尼近安: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和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這裡是近安跟大家分享學佛和出家的一點經歷和心得。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所有的事情發生得這樣快。我是上個星期廿日才飛到美國;從接到電話、面試、改機票,飛過來剃頭髮出家,所有這一切就在一星期內發生了。

我是在加拿大卡加利的「華嚴聖寺」常住大約兩年多的時間;一直也很嚮往萬佛城,今天終於可以來到萬佛城,非常高興。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點點我是怎樣學佛的這個因緣。

我知道每個人學佛的因緣都個個不同。可能很多人是因為先看到一些書,或者聽到別人講起一些佛法,感興趣來開始學佛的;我是剛好相反。我是因為在2005年的一次車禍,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從我完全對佛法不瞭解,一瞬間就變成佛教徒。雖然我當時非常相信佛教,但是對佛教的知識、所有的道理,就一無所知。

漸漸地我就有機會接觸到佛法,進行進一步地學習。通過學習,我就發現原來在沒有信佛之前,我好像是一個盲人;就是看不見東西,生活在黑暗裡,也不知道每天所行所做都是為了什麼。現在看來其實就是毫無意義。學佛以後,我覺得我的眼睛睜開了,可以真真正正地看清楚這一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人生又到底是怎麼回事。

曾經有人問我一個問題,說:「妳能不能用一句話來形容佛教到底是什麼?」我說:「對於我來講,可以說佛法好像是一把鑰匙,可以開所有的鎖;無論妳有什麼問題,妳都可以在佛教裡面找到答案。」

在學佛以後,很快我就決定搬到「華嚴寺」去常住了。剛開始,寺廟中的生活,對我來說可以說是很困難;無論是作息時間,還是吃飯--就是要減食,從一天吃三餐開始慢慢減吃兩餐、吃一餐--所有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蠻困難的。但是雖然很困難,我確實是覺得非常法喜。在「華嚴寺」裡常住,每天的生活是忙碌而充實的;雖然有的時候也會有煩惱,但是好像每天都是開開心心這樣。

一眨眼的功夫,兩年就過去了;我在「華嚴寺」住滿了兩年,以為一切都好像進行得很順利,很多人都覺得說:「喔!這個人好像可以了,可以頭髮快要沒了!」可是就是在這個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我想這件事情可能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也是成長過程當中必然要上的一課吧!就是~我逃跑了!從寺廟裡面搬出去了。

說起逃跑的原因有很多很多,客觀上我可以找很多藉口,可以說是業障、因緣、是種種其他的原因。可是後來我回想,就是從我的內心主觀上,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在這住廟的兩年,有的時候我會常常問自己一個問題:「嗯!如果我現在搬出去的話,回到原來的生活,那又是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我相信就是這一個妄想,說明我的心還沒有真正地堅固。

果然,不顧所有人的反對,我搬出去了;搬出去以為自己可以做怎樣怎樣的事情。我是喜歡計劃的,很會計劃;無論做什麼,我都會做一個計劃,一、二、三,step 1,2,3這樣。但是一系列的事情,就剛剛好把所有的計劃全部打破。可想而知,在外面的生活完全不能跟廟裡的生活相比,所有的計劃都一步一步不能夠實現。我好像是一個走丟的孩子,找不到家也找不到父親、母親,常常覺得很upset,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在外面大概十個月的時間,我最後終於對自己說:「我想我可能再也無法忍受住在外面這種生活了!我必須要搬回到廟裡去;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我一定要回去了,我已經受不了了。」

這一次逃跑的事情,使我真正發自內心地體會到,能夠住在一個道場裡面,是有多麼地好!搬回到「華嚴寺」大概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就有一系列的事情:我接到通知、面試,到今天出家,一切就發生得很快很快的。

就在我來美國的飛機上,我持《大悲咒》;按照以往的慣例在飛機上持《大悲咒》,突然之間就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從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來。用「奇怪」可能不是很恰當,就是說我一瞬間的感覺,好像我剛剛從一個迷宮裡面走出來。原來這個迷宮在我的身後,我在迷宮裡面就是沒頭沒尾,轉來轉去很久,突然之間我就站在這個迷宮的出口這個地方,出來了。迷宮的出口是對著一條路,沒有第二條路,只有一條,很寬很大的一條路;我就站在這個出口,準備走向這條路。

很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是我沒有想到我會這麼樣高興;就是在出家以後,我會這樣地高興:這是我以前沒有想到的。有的時候,就在外面走一走,或者是來佛殿的路上,我都會說不出來,為什麼會這麼開心,會情不自禁地微笑;就是這樣,很奇怪就是會非常開心!所以,我想我應該是找到家了,這才是我為什麼會這麼開心的原因吧!

我就改掉了我喜歡計劃的這個毛病,或者是習慣吧!因為我發現每一次我計劃,不管計劃得多麼周全,結果往往都是跟我的計劃大相逕庭,完全不同。所以我不敢想未來會怎樣;也不提過去;我希望在以後修行的路上,我能夠認認真真、老老實實、腳踏實地,不要空過每一分鐘,不要空過每一天,認真修行,這樣就好了。阿彌陀佛!

※                               ※                               ※

沙彌尼近瀚: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這裡是沙彌尼親浩近瀚,今天晚上跟各位結法緣,講一講我出家的因緣。

三天以前當我們從CDR(法界聖城)剃頭回來之後,禮拜五晚上法師就告訴我們說今天晚上要上來結法緣。我就開始在想,我出家的因緣到底是什麼。想一想,我覺得最大的因素,是跟我的父母親有關係;尤其是要從我的母親開始。

我在家是排行老四,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從小我就跟媽媽特別親;長大了之後,媽媽也會對我吐露她心中的秘密。小時候我看到媽媽有什麼煩惱,尤其是不能過的煩惱的時候,她就會帶著我去家附近的「觀音寺」拜「觀音菩薩」。最後她會再抽一個籤;抽完了籤,那邊會有一位法師給她解釋籤上的意思。她要臨走之前,會給我一些錢,叫我投到廟上的功德箱。

本來我的母親一直和我們住在美國,後來因為她病痛就留在台灣,沒有再回來了--她回去看病。有一天,在1996年的三月,我二哥從台灣打電話來說:「媽走了!」我頓時無言以對,感覺有如晴天霹靂,當時慌得連眼淚也掉不出來。二哥說:「媽媽臨走之前是陷入昏迷狀態,又因為送錯了醫院;等送到了第二家醫院的時候,醫生就用電擊想要來急救她,可是也無效。」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個對臨終的病人是一個多麼大的痛苦。

第二天我醒來,正好那天天上開始飄著雪花--我那個時候住在科羅拉多州--我的心境陷入了絕境;那是我第一次面對著死亡,感受到生離死別的痛苦,是不可以讓人接受的。

沒有多久,我們就跟大哥、大姐,還有姪兒,飛回台灣去辦母親的喪事。那時候不懂佛法,也不知道問,也沒有人懂要怎麼樣做才會對亡者有利,才能夠使亡者得到超度。

在給媽媽做七的時候,我自動地想要去吃肉邊菜,不想再吃肉了。我自己會經常回到以前常常跟媽媽去的「開元寺」,一個人在那邊逗留、拜佛。有一天我在那邊逗留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的走過來,告訴我說:「妳以後會出家!」他說完這話後就走了,當時我也沒有什麼感覺。

後來就像有一位法師曾經說過:「妳只要追尋,妳就會找到」;我就真的開始追尋了。後來很幸運地能夠遇到上人的法,我就開始誦《地藏經》。誦了《地藏經》以後,我更加地慚愧,覺得這個經上所提到的每一件事情,如何超度亡者,譬如布施、誦經、念佛迴向給亡者,我沒有一件替母親做到。這是我人生最大的一個遺憾;遺憾不能夠在母親生前遇到佛法。

如今我感覺我這條船在大海裡面漂流了許久,現在終於進港了。一剃了頭我就感覺心也定了,終於覺得走回了如來的家,讓我有一個安身的感覺。

從今以後我覺得,唯有盡形壽將身心奉獻給佛教,才足以對得起遇到上人的恩,還有父母、師長的恩,還有諸位法師們給予的教導與關心。還要在此感恩所有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也幫助過我的人;是因為他們,才使我走上了這條菩提道路。最後我也祝福各位,祝福大家,希望我們都早成佛道。阿彌陀佛!

※                               ※                               ※

沙彌尼近忍:師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阿彌陀佛!我是今天第五天的沙彌尼親容近忍,今晚要練習講法--出家的因緣;說不好的地方,請各位善知識慈悲指點,我內心裡很感謝。

我看每一位都是善知識,很有菩薩緣,就我自己一個笨笨的小孩,不愛說話;普通話也說不好,隨便亂說。

這次出家,我們時間很緊張,前三個禮拜恆持法師就告訴我們這個三月廿日要剃頭。我早上拜願和中午拜《大悲懺》,祝每一位法友都順利無障礙,願大家和合一起做工、一起修行,願宣公上人所在的道場變成蓮池,每人都一朵蓮花。我真的在心裡天天這樣子祝福大家,人生是無常個人業的。我每天問自己:「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我盼望自己一寸光陰一寸金、一寸金難買一寸光陰,我在內心裡時時刻刻都不會忘記修行。

今天我沒有頭髮,最高興的可能是我的兒子近輪師了。(翻譯:他是佛菩薩的兒子,不是妳的兒子了。)最痛苦的可能是我家裡的人,對不起!

我出家的因緣就是05年我兒子在這裡拜懺,他回去出家;我06年來看他,後來放下一切了。他三年前去法國,叫我去聖城住一住;我聽他的話就過來。他先把他的妹妹帶過來讀書,後來我跟過來。

我本來離不開家裡一天的,事情整天在忙忙忙,來到這裡(聖城)好像醒過來一樣。我第一次來這裡,我的手有一點痛,足法師帶我看醫生。我跟足法師說:「法師,我來這裡不會做工的;我是來學佛法的。」法師對我一看,說:「少做一點嘛!」到現在我每天不做工,感覺吃飯都不好意思!

聖城是一個好地方,消除業障很快。我以前在家裡的身體沒有這麼好的,在這裡每天在大殿、每天在做工,我很高興。

我去年回去的時候,法國很多居士先過來這裡;她打電話問我過來,說:「有什麼辦法、有什麼功德迴向給妳家裡的人,給妳來這裡。」我說:「我什麼功德、什麼辦法都沒有,我就是一顆慈悲的心,都願意大家每件事情都順順利利,沒有障礙他。」

今天不多說了,時間快到了。我謝謝各位法師、謝謝家裡的人、謝謝我三個孩子,謝謝!阿彌陀佛!

※                               ※                               ※

沙彌尼近諦: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大家好!阿彌陀佛!這裡是沙彌尼親觀近諦,今天上來與大家分享出家的因緣。

我前面的五位師弟--因為我排在前面,所以我稱她們為師弟--都很有才華,各顯千秋;我學識有限,所以講得不好,請大家原諒。

我們很幸運能夠在上人的座下,法總道場出家,這是我們一生最幸福的事情。我每一次上來講法,很多人都會哭;今天是好日子,希望大家不要流淚,但是我會講一點我的因緣。

正如方丈和尚「觀音七」的時候開示:「壞事有時不一定是壞事」;在我的身上,壞事就變成了好事。

是從2002年開始,我跟我同修晚上出門,遇到了五名歹徒,是不良少年;就是在那個時候,遭到了他們的一頓毒打。因為我那天忘記了揹背包,他們找不到東西,所以我同修在那個時候被打中腦部,不治往生。我也是一樣被打,但是我是被打得滿身淤青,滿臉不得見人。

很幸運地我遇到一位善知識,接引我去佛堂拜佛,並做佛事給我同修。接著我的大兒子--我有三個孩子--大兒子04年就來到了萬佛聖城的培德中學就讀,我到06年才來。我一進來這個山門,(就覺得)我為什麼不早一點來?這裡太好了,好像是自己的家,是極樂世界,我一點煩惱全部都沒有了。

我回去之後,就跟我的小兒子說--因為我女兒不肯來;第二的是女兒--「你要去嗎?去聖城讀書,哥哥在那邊。」他處處不答應我。後來給他哥哥講、講、講;講幾次,就說:「喔!好,我去試試看,試半年。」第二年07年他就來讀了,一直讀到去年他畢業;在這裡讀了五年,現在在美國大學讀。我大的兒子在這裡讀了四年、出去讀四年,去年也回來聖城,在學校學習教書。我幾乎是心想把我全部的家都搬來聖城,那該多好!不過我女兒可能要等遲一點,我看她沒有這個準備。

但我就是見到法師們的時候,我覺得法師們這麼慈悲!這麼自在!這麼清淨!這麼莊嚴!我心裡想,我這一生可能是沒有這個因緣出家的;因為我三個孩子還這麼年輕,所以我就是不管怎麼樣,我自己要先學習,要學習佛法修行。就這樣,我默默地做,誦經、聽經、拜願,我都一一做。但是有時會懶惰一點,因為在家裡我的工作還是很多;因為我一個人,家裡所有裡外我統統要做,我還是做生意。

我還是經常去幫人家助念,看到一個一個這樣往生了,我們的生命是多麼地脆弱,多麼地不堅固,隨時都會走!那麼我走了之後,我做什麼?我去哪裡?我這一生有意義的事情,我都還沒有做。

曾經06年我在想:「給我也來讀兩年。」我說:「孩子們,你先去讀。」我就是想來,所以我說我這個願還沒有達成。我一下走的話,怎麼辦?所以當我隔壁店的老闆生了癌症,不到六個月就往生了,店就關門大吉;種種的一切,令我早一點放下。

最主要是感謝我的女兒,當她10年我半邀請的情況,就是叫她:「妳來聖城看看哥哥、弟弟是怎麼樣在這裡讀書?媽媽等你們大了,我要去那邊住。」我說:「妳去看看適不適合我?」我邀請她來參考一下,啊!她真的來了!跟我住了十天,在這裡。

她一來到,看了,「這裡最適合妳!」她說:「妳現在就可以來!」我說:「是真的嗎?妳呢?」「我自己照顧自己!」因為她一個人留在法國,所以我就反過來想:「那好吧!我來;我就當美國是我的家,我送女兒去法國留學,那她不也是一個人?」那時她十九歲。

我很羡慕近輪師的媽媽,兒子出家。本來我很希望我兩個兒子都出家,但是他們說:「我還沒準備好,還是妳先出家吧!」他們支持我,反過來!我說:「那也好!」尤其我大兒子,他時時都在支持我。當我告訴他:「法師已經批准媽媽出家了。」「我早兩年就知道了!」哇!我說:「你比我厲害!」我早兩年我還是在想:「能真的放下嗎?因為他們畢竟還年輕,又是爸爸沒有,只有媽媽了。」所以他很堅定地這樣對我說,還鼓勵我:「妳在這條路上要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底。」

時間要到了,在這裡感謝所有所有的人;不阻礙大家,我們還要跑西方,最後我們還是去西方。阿彌陀佛!

延伸閱讀:法界聖城沙彌尼剃度法會報導

3 則迴響於《沙彌尼出家心得報告

  1. “因為我沒有什麼才華,所以我只能在廚房煮飯。從現在開始,我發願提供給各位法師跟各位善知識更好的服務;如果我有任何的功德,我都將它們迴向給法界十方三世一切的眾生。阿彌陀佛!” – 沙彌尼近清

    非常感動,令我淚奔。給我上了一課,合十頂禮!

  2. “妳只要追尋,妳就會找到”

    记得在没有遇到佛法之前,总会做梦,梦到要坐火车回家,所以大学每次做这样的梦都很想回家,可回到父母在的家,依然会做这样的梦。感觉自己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在亲情里、友情里、书海里、爱情里不断的寻找,都没有找到。

    直到遇到佛法,遇到上人的开示,感觉终于找到家门了。但知道了家在哪里,还要一步一步的走回去。多想早点到家,“你只要追寻,你就会找到”,多么鼓舞,愿所有想回家的众生早日到家!

  3. 南无一切佛菩萨!
    南无万佛城各修行人!
    南无阿弥陀佛!
    末学有幸阅读了上面6位比丘尼出家的心得,心中敬佩与羡慕。茫茫人生路途中,我这几年忘失了自己,不知何年是尽头。我问自己:今生今世我有幸和我才不到1周岁的儿子去得到万佛城精进修行吗?
    末学平时在家带孩子空余的时间喜欢抄读佛经、喜欢默默念南无阿弥陀佛。
    末学业障深重,请万佛城各菩萨保佑我父母、兄弟、亲戚朋友,保佑我家人。
    恭祝万佛城各修行人每天快快乐乐、安安心心修行、命中后同生极乐净土!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