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佛因緣

妙應講於2013年12月12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末學妙應今晚有幸跟大家結法緣,我的彙報有不如法之處,請各位指正。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的一些學佛的因緣。我今年已經五十七歲了,從生理年齡上講,已經是一老人了。但是和在座各位比較學佛的經歷,我不過是晚輩,所以還是很慚愧的。到目前為止,只有七年的學佛經歷。生死事大,如救頭燃。年齡大了,這麼短的時間,這麼長的求法之路,對自己來講是個極大的考驗。我很感恩,是佛菩薩的慈悲,和善知識的引導,使我年逾半百的人生出現了奇蹟。這就是皈依佛門。

奇蹟出現在我五十歲生日的那天。

我來自中國大陸。大家可能知道,在大陸,社會的主流意識和宗教信仰在本質上是有衝突的。再加上個人的社會身份,也不允許有宗教信仰。因此在此之前幾十年間,作為一個人文知識分子,我一直把佛法當做佛學,而不是學佛。有這麼一個思想,再加之自己認為佛教最輝煌的時代,也就是正法時代已經過去了,那些高僧大德,那些燦若群星的偉人,已經成為過去。而我眼前所看到的佛教徒,大多數佛教徒,都是一些老公公、老婆婆;他們好多也不識字,每天就背個包,跑到廟裡,見菩薩就磕頭,見廟就燒香。我就覺得,佛陀的學說那麼偉大,佛陀的經典那麼玄妙、那麼高深,佛陀的不管是本體論還是他的邏輯學,都高過了黑格爾、康德這些人,可厲害了,這些老人家怎麼可能懂得了?所以就對佛教徒持一種不屑的態度。由於這樣一種凡夫的境界,這樣一種貢高我慢的心,所以可以說是渾渾噩噩地,自以為是的過了四十九年,完全不自知。

事情就發生在我五十歲生日的那一天。

此前不久,我偶然地認識了一位出家人,一位比丘,學南傳的;他是一位隱士,住在離我家不遠的一座山上。跟他認識以後,發現他很有學問,學哲學出生的,感覺我倆很聊得來,於是偶爾就會去拜訪他;每次去了,有意識地──這個是我很差的習性──我就會挑戰他、跟他辯論,用儒教的思想去批評、批判佛教,用王陽明的學說去譏諷佛教。奇怪的是,這位出家人當時他態度很溫和,從不正面指斥我。我就覺得這位出家人修養很好,所以一直跟他保持這種很良好的、像朋友一樣的關係。

過了不久,就到我的生日了;那一天我參加了我的老部下們備辦的高檔生日宴會,喝了酒就意滿志得地去找他聊天。我跟他說:「我覺得自己還是比較成功啊,能夠和自己的部下──雖然走了很多個單位、很多個地方,但是一直都能處得很好,人走茶也不涼,感覺很不錯。」誰知道,平日和我講話態度非常溫和的這位比丘,突然一改往常的態度,很嚴肅地就指斥我,說:「妳很得意嗎?妳今天就五十歲了,有老部下為妳辦高檔生日宴會,妳就很得意嗎?妳還可以再喝五十年的生日酒嗎?妳還能夠享受多長時間這樣的生活?妳早該清醒了!不要太得意了!」他一下子就把我打懵在那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接着他又說:「我告訴妳,隆蓮法師已經圓寂了,趕快回去,打開電腦看一看,妳該清醒了!」

隆蓮法師何許人呢?她老人家在我們中國被稱為「第一比丘尼」,是中國尼眾學院的創始人。我和隆蓮法師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她剛剛創辦中國尼眾學院,那是二十五年前。當時蒙她允諾,說我可以免試到她的學院去讀書;是自己業障深重,錯過了那個機會。由於對隆蓮法師的印象非常之深刻,沒有去尼眾學院,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二十五年來就沒有再去親近過這位偉大的比丘尼。我一下子就被他罵懵了,真的就乖乖地下了山,什麽都沒有說我就下山了,讓司機把我送回家。

回家以後,乖乖地打開電腦,翻到那個網頁,一下子就看到了隆蓮法師的法相,就是她圓寂後的法相。不知道什麽原故,我一下子就痛哭流涕,不能自已。一個人在那兒哭啊、哭啊,好像是受了多少年的委屈似的。第二天,我就去找到這位比丘,說:「師父,我要皈依!我願意在您這兒皈依。」誰知道他很嚴肅地說:「我不是妳的師父;妳的師父不是我。我一個隱居的出家人沒有辦法給妳皈依。」然後他講了三個寺廟的名字,說:「這三個寺廟妳自己去找,半個月內妳能夠皈依就來見我;如果半個月內沒有辦法皈依,就不要再來了!」我就走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回家了。

他說到這三座寺廟,是我們四川成都最大的三座廟,都是千年古剎,其中一座還是玄奘法師修學的地方。可是因為我二十多年都不接觸,都避開佛門、避開宗教,兩眼一抹黑,現在根本不知道該去找誰,所以急得不得了。想盡千方百計,終於如期在玄奘法師當年修學的地方皈依了。我很高興地去見這位比丘,說:「師父,現在我已經皈依了。」就給他彙報了我皈依的情形。當時我是通過中國一個著名的歌唱家這樣去的。當他聽我說是方丈為我一個人打開小佛堂舉行皈依儀式,而且由於平生都沒有下跪過,當時就不會跪,不會禮拜,那個腳、那個膝蓋就彎不下去。他聽了以後,又很嚴肅地指斥我說:「妳這樣的皈依是不如法的。妳以為妳很特殊嗎?妳為什麽不應該在大眾中間去皈依?妳應該像普通人一樣,跪在大佛堂裡,跟大眾一起皈依。妳這樣皈依不如法,妳做得不好!」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當時我想:「那怎麼辦呢?」

就這樣一次一次地,我的慢心被他摧伏。後來,三年之後,在受居士菩薩戒時,我就牢記師父的教誨。當時我選擇了去馬祖的道場受戒,本來那個道場的方丈與我很熟悉,互相贈送過各自寫的書。我記住了師父的話,去了以後直接去知客法師那裡登記;知客師把我安排在一群從山裡面來的老大娘一起住,打地鋪。晚上,那些老人家就家長里短地擺「龍門陣」到半夜,感覺還有小虱子在身上爬來爬去。可我很享受、很自在,一點也沒有那種感覺;就是幾年前的那種看法,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感覺和她們在一起很自在。

如果沒有這樣一位比丘神奇的出現,沒有他老人家的摧伏,我可能至今還是一個貢高我慢的人,所以我非常感恩佛菩薩的慈悲。

第二件神奇的事情,就是來到聖城。說句老實話,在來聖城以前,我不了解聖城,對這裡的情況完全不知道。可是當我進入聖城之後,就感覺自己是來到了一個淨土世界。在這裡,上人住在常寂光土裡;還有示現著莊嚴實報土這樣一種法相的菩薩;更多的這些法師、師兄對我來講,都是我的師父。每天每天都感覺到人人是我的師父,每一位都在向我開示:有的向我開示怎麼慈悲;有的教導我怎麼忍辱;有的教導我怎麼持戒。從小的、年輕的、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到慈悲的法師們,每一個人。我在這裡時間並不長,但是收穫實在是太多、太大了。我覺得我來的就是一個淨土世界。

真的感到很神奇。

所以,我要最後說一句:感恩佛菩薩的慈悲,感恩善知識對我的指引,我會努力的!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我的學佛因緣

  1. 阿弥陀佛,顶礼诸圣贤祖师,顶礼一切慈悲为怀的比丘、比丘尼,顶礼一切学佛的在家居士。

    愿此五浊恶世,成极乐世界,愿此中华大地,成净土,

    求十方世界诸佛菩萨,来此化渡受苦众生

    愿人心,皆得安慰

    愿所有错误,皆得时机忏悔

    愿此地众生,皆发菩提心

    愿此世界,终成平安福聚乐居安乐国土

    愿十方法界一切众生,皆成佛道

  2. 謝謝這位師姐真誠的分享,給我在如何讓我母親皈依佛門方面有很大啓發。她和您年齡相近,社會地位相仿,個性也有相似之處,呵呵,希望她早日機緣成熟,能和您一樣,得到善知識的一個絕妙指引。願您身心安樂,道業進步,早日成就佛果!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