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校做義務教師的心得

李親賢講於2014 年10月28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及各位佛友: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親賢上臺來和各位結法緣;如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各位慈悲指正。來聖城常住也有一年多了,在此向大家報告,在女校做義務教師的心得。

基於自己在馬來西亞有一些教書經驗,自己主要被安排在女校小學部教書。所教的科目有中文、音樂、美勞和數學,從幼兒園到三年級。來到聖城教書後,以前所謂的教書經驗變得非常地微不足道了。

在聖城教書的過程當中,有很多挑戰,譬如:學校是以英文溝通和教課;而在馬來西亞,我主要是教中文,跟家長和學生也是以中文溝通。所以在這裡,我必須努力提升自己的英文水平,以達到可以和小朋友們的基本溝通和教課時的流暢性。

另外一個挑戰是:這裏的小學生大多數是西方人,我在馬來西亞的學生是以華人為主。東方人的教育和西方人的教育有很大的不同。我必須要調整自己的心理,去適應這裏的教育水平,和學習如何與西方的小朋友互動。

剛開始在聖城教書時,自己自然而然地會用我以前的教學經驗,來看待與對待這些小朋友,到後來自己就變得非常苦惱。為什麼她們不能乖乖地、靜靜地等老師進教室?為什麼老師進了教室們她還在講話,完全無視你的存在?為什麼必須一定要用5到10分鐘的時間來安撫她們,老師才能開始上課?等等的問題,自己以前在馬來西亞可行的教學經驗,現在變成了我的壓力。

我開始請教校長和有經驗的老師,非常感恩她們分享了很多的經驗給我。如果要度過這個瓶頸,第一個要做的事:就是「放下」;放下自己以前的經驗、放下自己的所知障,從新認識這裡的人事物。自己以前是老師,現在變成了學生,開始學習與了解美國小孩的家庭背景,美國的教育體系,和美國的人文環境。

當自己開始變成學生去了解美國的教育體系時,自己很自然而然地不再為自己所謂的所知障,而束縛;反而更能去接受孩子們的與眾不同。

譬如:有一些小朋友在班上特別搗蛋,上課也很難專心,會一直作弄和影響其他小朋友,而且也很愛管班上的同學;其他同學一有什麼動靜,就會報告老師。身為老師,有時還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當我開始學習與了解更多的美國文化、美國人的家庭背景和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我開始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些美國學生。現在我開始了解和明白她們的舉止行為,而這些行為剛開始是讓我非常困擾的。我開始接受美國小孩態度上和行為上的不同,但並不代表我會常常縱容他們。

在馬來西亞,一位學習中心的院長,跟我分享了一個最新出現的一種兒童病,名字叫「新小孩」—新是新年的新—意思是新的一種小孩。這些孩子從小就很情緒化和高度敏感;如果他們聽到身邊的人稍微大聲一點說話,他們就會非常害怕;當他們聽到世界上有災難,如地震、火災等,他們可以兩個星期情趣低落,不與人說話。

因為這些「新孩子」對周遭所散發出的磁場,非常敏感,所以家長要求老師們在教這樣的孩子時,必須要保持正面的情緒和開朗的心情;如果教他們的老師或隔壁班的老師,稍微大聲的說話或情緒不好,這些孩子會變得情緒低落和害怕。

現今社會,越來越多的兒童問題,也是給予老師們的一種提升和挑戰。我必須學習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如何不把私人情緒帶到課堂裏、如何用對和有效的方法來教孩子。我自己在課堂上是不是帶著自己的情緒,發洩在孩子身上?自己是不是對這位孩子已經有了偏見?自己是不是特別喜歡一些比較乖又聽話的孩子?自己是不是在攀緣孩子,深怕孩子會討厭我?

這些種種的問題,都是讓我反省自己,反省自己有沒有違背上人的六大宗旨。這些問題都是對我的考驗,但是很多時候還是考不過。但我不氣餒,「失敗乃成功之母」,只要自己是真心誠意地想要改過,我相信佛菩薩與上人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有一個小故事跟大家分享:當我還在分支道場的幼兒園教書時,有一天早上,我在上讀誦「論語」課時,有一位學生非常不專心,精神恍惚,好像沉浸在自己的夢境裡頭。於是乎,我就非常不滿意地問他,為什麼這麼不專心。當然,當時我的語氣也不是很好。

上完課後,我就和一位老師閒聊,閒聊間她告訴我,剛才那位上課不專心的小朋友,在早上來上課的時候,被母親在車上罵了一頓。我突然恍然大悟,原來他上課不專心是因為被他最愛的媽媽罵了,心情當然非常糟糕。

從這件事,我反省了自己。看東西不可只看表面,必須深入地了解為什麼孩子們會有這樣的行為與動作。孩子們還沒來到學校之前,會發生無數的可能事件,造成孩子情緒不穩定,如早上看到父母一邊吃早餐,一邊罵架;為了和哥哥搶玩具而被打了;因為吃早餐稍微慢了一點,就被媽媽罵等等的事情。所以,當孩子來到學校,剛剛開始嶄新的一天時,他們可能已經情緒有點不穩定了。

有時,我會體諒他們,讓他們大約有5到10分鐘的時間放鬆自己,但是體諒不代表縱容。有時還真的要有智慧來處理這些瑣瑣碎碎的事。所以,我常常祈求觀世音菩薩的幫忙,希望菩薩給我智慧,讓我用最適合每個孩子的方法來教導他們。

以前是一位職業老師,24小時都在想著學院的事情,一直都在「動態」的環境裡頭生活著;來到聖城,除了教書和廚房的「動態」工作外,就是大殿的「靜態」功課。

剛開始教書時,自己很自然地把學校的事情帶到大殿的「靜態」功課中。如上一堂課自己有什麼還沒教、下一堂課要教什麼、剛剛課堂上的突發事件,明天一定要記得處理等等的事件,都在腦裡徘徊,非常難以控制。

還記得去年禪七時,班主任突然叫我準備一個農曆新年要表演的中國舞蹈,讓小朋友在農曆新年時表演。自己就開始著急了,馬上著手編舞選歌的工作。有一天,我在坐一支香時,腦裡面自然而然地浮現要表演的歌曲,接著思緒就跟著歌曲跑,腦裡開始想著歌曲的動作和節奏。

一支香下來,哇!半首歌的舞蹈已經編完了。我在想,真不錯了,再用一支香的時間,就可以把整首歌編完,可喜可賀!接著,晚上的上人開示就說到:「打坐時,不可盡打妄想,把寶貴的禪七都空過了!」真的是當頭棒喝呀!

最後,藉此機會,感謝學生們讓我看到自己還有脾氣!感謝學生讓我看到自己不夠耐心!感謝學生讓我看到自己不夠慈悲!感謝學生讓我看到自己還沒做到平等對待一些眾生!感謝她們讓我看到自己還有很多進步和改進的空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