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談感恩

比丘尼近潤講於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慈悲、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近潤在這裡跟大家結法緣。今天是感恩節,在美國是一個大的假期,可以說每一個家庭都會聚會,所以今天我藉這個因緣,在這裡感恩我的父母!感恩我的是師長!

我離開我父母的家已經二十年了。記得我出家時,媽媽曾經問我:「妳哪個時候可以回來看我。」在此之前,法師跟我說:「我們出家之後,才是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兒,我們所學的跟外面的已經是不同了。我們應該是住在道場裡面,不要打妄想再回家探望他們,因為在家中也是有很多家庭的煩惱、家庭的習氣,這個情形會影響我們修行的。」

所以當我們出家之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要在道場服務、改我們的習氣毛病、注意我們的修行,還有我們要學戒律。最重要是,在這個時間,奠定我們的基礎,我也同意。她也跟我說,她出家很多年了,從來沒有想到回去見她的母親。但最近她母親很老了,她有一個因緣回到香港便順道看她的母親。所以後來我跟我父母說:「除非你們有很危急的事情,不然我不會回去了。」

所以在我沙彌尼及受具足戒的訓練期間,我很擔心父母的健康.那時我只有去拜佛、禮佛,祈求觀世音菩薩,希望觀世音菩薩能照顧我的父母。

時間過得真的很快,我的父母親現在已經很老了,可是身體很健康。我媽媽已經八十五歲,她很開心,跟我姐妹住同一個屋區。有一次我看到我爸爸,他剛剛要去中國大陸。那時我已經認不到他了,他已經九十八歲,可是身體很健康,可以拿一個行李,他跑得比我快很多。我以孝順父母的恩及感恩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感應,我會精進的去學習修行來回報他們的慈愛。

接下來我很感恩的就是宣公上人,我有這個機會在這一生出家是因為我遇到上人,我很珍惜這個因緣,不是很容易遇到一位善知識. 因為在生生世世期間,我都是在六道輪迴中,不曉得如果我修行不好,下一生我會跑到哪裡去。

有一個很好機會,我在一九九一年,來到萬佛聖城這邊學習。那個時間剛剛上人的病比較好一點,他用他所有的時間教導我們;他也教我們對聯課,還有四十二手眼,他常常在柏林根和瑜伽市兩邊跑來跑去。那一年他還舉辦一個水陸空法會,請了很多中國的出家人來這裡參加法會。

我記得我們的對聯課是在早上,上人很早就起來到我們經過妙語堂的地方,站在那邊,看著我們繞佛、念佛排班過去。如果我們站得不好,或者行得不好,他會拿他的拐杖打我們的。為什麼這個樣子?因為他很希望我們做得好,他對我們的修行很認真;我們繞佛繞得不好,他也會用拐杖打我們。我在那個時間學了很多,他對威儀很慎重。我覺得很有福報能聆聽上人的學習。

最後我還有一位我最尊敬的法師,就是在香港的恒益法師。因為她年紀很大,身體有病,我被派到香港去照顧她。她是在上人來美國的時候交代她,照顧香港的三個道場。她的時間通常都住在山上的慈興寺。那個時間去山上是很不方便,交通不好;而且在山上有很大的田,她去照顧。我在相片看到的, 我從來沒有看到女眾這麼粗壯。她可以拿很大很粗的工具—鋤頭,很高很高,拿來去耕田的。曾經有一次,她拿一個很大很重的冰箱上山,她快我們很多。而且她上山後還煮飯;煮了飯以後,後面的居士才來到的。在我照顧她的期間她講很多她的故事給我聽。

我記得我剛剛去那邊的時候,良法師跟我說,益法師很早期的期間,一天是七部「大悲懺」,然後兩萬次的佛號。她種田的時候、上山下山的時候,就利用這個時間念佛。她很少說話,特別是在她年紀大的時間,所以我只可以在她的行為舉止去學。她是我很好的模範。她對居士有很好的因緣,而且她有一個好處,就是每一人來到這裡,或者去做工,她都會問人家:「你有沒有用過飯?你有沒有吃飽飯?」雖然我去那邊照顧她,可是我可以說,她照顧我多過我照顧她;她很關心我的身體,我的健康。

我記得有一次,因為我出家不久,還是沙彌尼,不大懂得做法會,我生煩惱。我就說:「為什麼這麼多的法會?」她很有耐心解釋給我聽,這個法會的經是怎麼樣好的。那一天我做法會的時候她就站我旁邊,就是支持我。那個時間我突然間感到,有一股氣;一股氣,不同的。從那一個時間開始,我就感覺比較有信心,而且我的心安定下來了。

她對男女眾很注重。女眾是不可以上山的,如果沒有她的允許的話;因為山上我們有比丘在那邊修行。

當我們二〇〇二年,慈興寺重開光的時間,她站在大殿的後面,看法會,我看到她的眼睛在流淚。她一生最放不下的就是道場,由於在香港這個地方,修行不容易,那邊的人是很堅固的。在香港的地方,是一個物質很好的地方,很富有的地方,所以她說在那邊修行是不容易。

記得有一次她住在醫院,抓住我的手不放,她是希望有人幫她看上人的道場,我只有看到她在流淚。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想,可是後來我接受她的要求而願在香港道場服務,因為她的精進修行及責住感動我尊敬她。她教化我們每一個修行人,少說話;大殿的功課要做、道場的工作要勤做、要老實,不要常常跑出去,就在道場裡面,因為出去我們的心會散。

當她離開之後,有一次,貴法師在法界聖城,講到益法師的生平。那一天我在,剛剛結束的時侯,我突然將我的頭掉轉,就看到整個大殿站滿了眾生,可是它們很像一個普通的人一樣,有站的、有跪的、有坐的;很不整齊。我只是看到,它們全部都是來聽老尼師的事情。我看到這個情景十分感動,我只能夠精進的在佛教講堂服務,且常常帶著一班居士上慈興寺清潔及其法會的需求。

前年,我們維修佛教講堂。當我收拾東西的時候,這個文件裡面我找到她所寫的一個字條。她很早就想維修,可惜她年紀太大了,也沒有人幫她,所以她就將這事情放下來。

益法師是很高、很壯的、很真實、很質樸,而且很有忍耐性。當興法師出家以後, 他很勤勞地為道場貢獻他的工作,幫了她很多。我記得有一次,她在養老院,她的大腿骨跌斷了,年紀大跌倒,大腿的骨頭挑出來,有一寸多,很痛的;可是我沒有看到她哭,她好像沒有事情。我聽醫生說,她年紀太大了,不要幫她開刀,只幫她出來的骨頭,鋸了。

今天我利用這個時間,有這個因緣,也跟大家共勉,我最尊重的我的父母跟我的師長,阿彌陀佛!

還有幾分鐘,可以說如果講益法師的生平是很多,很難一個鐘頭講完。我記得她每次上山,只是拿一個很小的東西(行李)。我常常聽到上人說,我們出家人去哪一個地方不要太多的行李。她只是拿一個很小的一個袋子來來去去。可是有時我們就會拿很多很多的行李。

我這一生有很大的因緣,可以見到一位很好的善知識—宣公上人和他所的教法,以及恒益法師的教導。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