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萬佛城的奇跡

Amanda Setera 講於2015年2月17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護法、各位法友,阿彌陀佛!我是Amanda,法名親嚴我很榮幸能夠在今天這個吉祥的日子裡,和大家結法緣;若有不如法之處,請慈悲指正。今晚想分享一些我經歷過的很奇跡的事,有些發生在2013年我動脈瘤病發之前;有些發生在我康復期間。事實上,離我第一次動脈瘤病發,再過兩天就是整整兩年了。

回想起2012年11月份,我差不多快拿到我和史蒂夫的醫療保險。我們非常幸運,遇到一位女士,她人很好,很幫忙,幫我們遞交申請。也許有人會奇怪,我第一次病發的時候,我為什麼沒有去醫院,原因是我害怕去醫院。因為醫院的花費實在是太高了,像炸彈一樣;而我本人身無分文。我結婚後就一直是全職的家庭主婦,我同修史蒂夫也退休了,我們一直都是依靠他的退休收入在生活。我真的不想增加我同修經濟上的負擔。史蒂夫他一直催我去急診,但我很剛強、很堅定地說:「我不去!」我跟他保證,我會沒事的。

我求上人、觀音菩薩,我寧可這樣死了,都不要史蒂夫為我花費更多;我寧可承受所有的痛苦,都不要給他添麻煩。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就冲他把我帶到聖城來,我已經是非常非常地感激。很多人聽到我同修是西方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佛教的道場,都很驚訝。

長話短說,我在醫院加護病房三天之後醒過來;3月13號,我好像是失憶了一樣,很驚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在醫院?我問史蒂夫:「你為什麼把我送到醫院來?賬單誰來付啊?我們的保險卡到了沒有?」他回答說:「是的,我們今天剛剛拿到保險卡。」然後他給我看,我才鬆了一口氣。

我很誠心地念阿彌陀佛,就像我之前所說過的,醫院的花費就像是炸彈,非常昂貴,這是真的。我急診室的費用是一千二百美金、坐直升機從Ukiah到三藩市的費用是五萬三千美金、在醫院兩個禮拜花費又要五萬兩千美金,合計就超過十萬美金。每次我看到這些賬單的時候,我都極其感激上人、阿彌陀佛、觀音菩薩,我不知道我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這樣的護祐。

2010年7月之前,我在君康工作。我每天努力地做工,因為我們住在道場,得到所有的生活所需,我相信我好好做工就是報答道場的方式。工作了一年半以後,我求上人希望自己至少可以去參加一次法會,我沒想到,以後我就真的可以。

2013年5月份,我在康復期間,有機會參加萬佛寶懺,那是我第一次參加法會。第一禮拜,我坐在輪椅上;到了的第二個禮拜,我就不用輪椅了,就推一輛助行車;第三個禮拜,我用一根手杖都可以走;法會最後一週,我嘗試著去拜,但是拜不下去,我一直沒有放棄,直到最後三天,我竟然可以拜下去了。當時,我說不出話來,歡喜得直掉眼淚。

在我康復期間,我其實也有一些很沮喪、很崩潰的時候;我左腿抬不起來,覺得自己很沒用、很失敗。有的時候,我沒有耐心,我想快點好,所以,反而因此而更加沮喪。從這個經驗,我明白世界上世事無常,包括我們的生命、我們的肉身,不幸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不會提前來敲我們的門,讓我們有所準備;它要發生的時候,也不管一個人的年紀老幼、身體好壞。

事實上,在我病發前的一年,我馬來西亞的一位叔叔,死於同樣的病;另外一個朋友和我年紀差不多,在英國工作的時候,也是動脈瘤發作,現在半身不遂,中風癱瘓。在此,我真的很感激佛菩薩、上人的護祐。

目前我身體狀況差不多是95%的康復了,左腿還是有些麻木;一般情況下,站得太久也會有些問題;因為血壓很低,所以容易疲倦。現在,雙腿還需要做一些力量性的訓練,每個禮拜,我上瑜伽課和氣功課。醫生吩咐我每天吃一粒阿司匹林。

我其實接受我雙腿無力的事實,這個緣於我往昔所造的惡業。我年輕的時候,被一隻很大的螞蟻咬過,我當時非常生氣,心裡很恨,把螞蟻的腿都拔掉了;不是一隻,是很多隻;我小時候也殺過很多蟲子,完全不明白因果。

2013年的秋天很乾燥,突然家裡一下子來了很多訪客,很多很多的螞蟻,我想牠們其實是來找我的。我用了很多方法,一些法師、法友給我建議,用爽身粉、醋,然後寫一些帖子讓牠們離開,甚至用大悲水;但是無論做什麼,牠們就是不走。最後,有個法友跟我分享她媽媽以前試過的方法,很靈驗,就是念108遍《大悲咒》,迴向給牠們。一天,我嘗試著用這個方法,跪著牠們面前,誠心地念了108遍《大悲咒》,並誠摯地懺悔我往昔所造的惡業,希望能夠得到原諒。結果很神奇,一天之後,牠們全部消失了。

說到因果,我想分享三個小故事:記得我年輕的時候,外婆經常跟我說她很喜歡吃豬腸,她在煮之前會花很多時間洗乾淨,在鍋裡煮好幾個小時,去掉怪味道,然後加入黑胡椒煲湯。她年紀大了之後,自己也是腸爆了,引起的併發症因此而病死。她躺在醫院兩個禮拜,受了很大的苦,然後才走掉。

還有,我父親喜歡吃魚眼睛。一天早上,他起床的時候,聽到左眼發出爆破聲,之後他左眼就看不見了。眼科醫生給他檢查,說他左眼透視晶體移位,以後我父親就只有用右眼才能看。

另外,有一位朋友,他是成功的企業老闆。有一次,他從中國回來,很興奮地跟我們分享旅行的經歷。他在吃飯的時候,有很多可口的葷菜,動物的各個部位都有,也包括內臟。他就想試試沒有吃過的東西,他就挑去吃牛的男形,又和我們說有多難吃,多噁心。之後不到兩個禮拜,他也是動脈瘤病發昏倒了。奇怪的是,他住在一個很好的醫院,但是在很長時間裡都沒有醫生去管他。最後,他因為腦裡的積血過多,在昏迷中死亡—這就是一個人業報,所有的我們做出去的事情,最終都會回到我們身上。

2013年前,我聽上人的開示,那些卡帶我都不太聽得懂。我不怎麼認識漢字,也只會說一些基礎的中文和馬來西亞版的華語。大多數時候,我都是讀BTTS上人的開示和經文淺釋。我康復的時候,下載了很多上人的開示,嘗試著去聽一聽,讓我很驚訝的是,我竟然可以聽懂大部分;每次聽的時候都法喜充滿,有時候,就像上人在親自對我講話一樣。聽上人的話,就像是給心靈充電,覺得很清新,讓人充滿了動力。光是聽上人的聲音,我已經學到很多,可以聽到,並且明白上人在講什麼,真的很有福氣!

之後不久,13年6月份,我有個想法,去流通處請了一部《大悲懺》,開始讀英文部分,嘗試理解裡面講的是什麼。我之前參加過一、兩次《大悲懺》,但是聽不懂,不知道自己在懺悔什麼。當我讀到最後兩段,那裡需要大家拜下去觀想的時候,我終於明白—原來我並不比其他人更好,我只是一個充滿著貪瞋癡的凡夫俗子;我的六根在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依然在不停地造業。

我那個時候生了大懺愧、大怖畏,我的心很懺悔。有的時候我講別人不對,其實,錯的那個是我自己;我意識到我根本沒有任何的德行,沒有資格去講別人的好或者是醜;有一天我想講一個居士的事情的時候,我就看到一面鏡子,就在我的面前。

在我第二次動脈瘤手術之後,休息了三個月才去上班,去圖書館工作,一個新的環境,一個新的開始。一天,法師慈悲,帶著我參觀圖書館;我走進藏經閣,那裡有整部龍藏,裡面的氣氛純淨而微妙,那個瞬間,我突然不能自己地哭出來,感覺像回家了。

最後,我想再次表達對諸佛菩薩、上人、所有的大聖人、法師們,還有我們的大眾,對你們表達最深的感恩。我明白我的身份,不僅僅是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子女,同時也是道場的一份子,是一個誠心的上人的弟子、三寶弟子、佛門弟子;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要去學習、去檢點、去反觀自己,日常生活中去行這個道。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我在住院期間,方丈和尚說的那句話:就是需要有一顆平靜和慈悲的心。我知道我才剛剛走到這個寶藏的門口,我會繼續往前的。阿彌陀佛!

我還有一個小故事可以分享:我們剛剛搬到聖城來的時候,剛剛住進來,史蒂夫在那個墻上做了一個小小的供臺,然後我就把我所有的首飾,包括我的結婚戒指,全都摘下來,放到一個碗裡面,拿過來供佛,作為我最深的一個供養的心,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我在萬佛城的奇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