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城體驗

關飛霞講於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弟子關飛霞,法名曙霞,來自加拿大卡加利。這是我第一次在聖城結法緣,如果有任何不當之處,敬請不吝指正。

我今天的談話主要分兩部分:一個是談談我這幾個月來在聖城的體會;第二個就想談談我根據自己的經歷,對儒家和大乘佛法的一點想法。

這是我第四次來聖城,我以前來過兩次來拜萬佛懺,這一次是送我的女兒來女校讀書,順便就留下來。在聖城我發現,總是很容易有被攝受的感覺。比如,佛殿的佛像、觀音菩薩像,還有其他的佛像;還有前幾天我到大門口,讀了大門外的對聯,就很感震撼:「華嚴法會楞嚴壇場四十二手眼安天立地,妙覺世尊等覺菩薩千百億化身變海為山。」在聖城這種被攝受的感覺無處不在。

來聖城還有一種體會就是,每次就會漸漸地有些進步、有收穫,這一次因為待得時間久,收穫就更多。這一次我參加了兩個七,一個是地藏七、一個觀音七,感覺法喜充滿。觀音七有幾天我沒有吃早飯,好像不吃早飯的感覺,離道更加接近,更容易專心。

在聖城即使沒有法會的日子,日常的安排也是非常豐富的:常規的早晚課,誦《華嚴經》、大悲懺、聽經,週末兩天的大悲咒、楞嚴咒法會,還有各個部門的工作;每一件事都是修行,所以我很感恩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在聖城待這麼幾個月。

作為家長,我也想談一點我觀察到的一些挺有趣的現象。開學沒幾天,幾位家長就發現:啊!吃午餐時,學生都靜靜地等大人先取食,然後他們才排隊安靜地去取食,在等待的時間以及結齋前,他們會靜靜地閱讀。家長們都很驚喜,他們的孩子短短時間就有了這麼大的變化。

我也觀察到,這些學生都可以隨喜參加法會,誦《華嚴經》、打坐,還有從事各種各樣的勞動。他們的食物也是為他們精心準備的,健康又美味。我感歎這些學生非常幸運,有福報,能夠置身於聖城這麼大的一個道場裡的學校讀書,這樣一個獨一無二的,得天獨厚的環境,非常的有福報。我也很感恩我的女兒可以被女校接受,在這樣的環境讀書、成長。

接下來,我想根據我個人一點點體驗,談一談關於儒家和大乘佛法的一點感受。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經講過:「要拯救今日全世界的危機,我們只能靠孔孟學說和大乘佛教。」上人在聖城辦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的做法,正好和湯因比的觀點不謀而合,可見英雄所見略同。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的學生在這樣的教育理念下成長,的確很有教養,很能幹,也很有智慧,應該是很有前途的。

最近,我出於好心做了一件蠢事,也讓我聯想到儒家和大乘佛法的關係,因為這件小事,我事後就懊惱不已。然後痛定思痛,我發現,根源即在於我只懂得儒家、還有國學或者傳統智慧的一點皮毛,根本上缺乏做人的根基,也缺乏對佛法的真正了解。

眾所周知,四九年之後,大陸的傳統文化幾乎被全方位地摧毀,我就成長於這樣的環境,所以沒有很好地受到傳統道德及智慧的熏陶。另外,現代教育只注重知識技能的傳授,跟人的修養、道德沒有什麼關係;不像古代,基本上人的學問、教育程度可以代表他的道德和修養水準,而現在的學術學位,跟人的道德修養沒有多大關係。

所以我才驚覺,我原來以為懂的道理,其實並沒有真懂。孔子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治國平天下,我是沒有那樣的雄才大略;就連齊家都很難,修身我就從來沒有好好做過。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其實都還沒有從中小學畢業,需要補課。我對佛法也沒有真正的了解;如果了解,我也不會用攀緣心去做所謂的好事了。

看《虛雲和尚年譜》就會發現很有趣的一個現象:虛雲和尚這樣一位高僧,他度化眾生,都從沒有主動刻意地去做,都是隨緣度化的;上人當然也是如此。我現在才體會出來,每天都在念「不變隨緣,隨緣不變」,原來我並沒有真懂!上人也講過:「儒家是小學,道家是中學,佛教是大學」,所以我覺得學習儒家等中國傳統智慧,和學習佛法並不矛盾,可以相互參照,觸類旁通。

我很欣賞孔子所說的到七十歲,他就可以從心所欲,不踰矩。看唐僧人懷素書法作品,也會發現他書法的特點是:縱橫馳騁,但無一筆不合軌範,我想這是他的修行功夫的一種折射,自然的流露。很多法師應該也是達到這種自在的境界的,我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達到這種自在的境界。

最後還有點時間,我就簡略談一下我學佛的因緣:

我開始學佛是受我同修影響。最初是他對佛學感興趣,一直勸我讀佛學的著作。那時候家裡有一些臺灣高僧的著作,比如印順法師的著作等,是托朋友從臺灣寄來的。但那時我總是推脫說:「等我有時間再讀。」直到幾年後,有一天,我同修在看一位臺灣法師的訪談錄,我在無意中時不時聽到法師的片言隻語,當時像醍醐灌頂一樣受到強烈的吸引,從此之後就開始主動接觸佛法。

當我們還在中國的時候,就聽說萬佛聖城,聽說宣化上人了;到加拿大卡加利沒有幾天,我同修就發現了華嚴寺,在那之前,我們並不知道卡加利有法總的分支道場。我同修特意抽一天時間去華嚴寺參觀了一番,從此他就經常去。半年後我和女兒到了卡加利,很快也就去華嚴寺了,基本上每個星期天都會去,女兒參加週日班。所以後來再來聖城,這都是自然而然的。

講法者關居士在卡加利華嚴聖寺正參與佛像之製作:

http://www.avatamsaka.ca/image-making.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