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兩則故事

Dennis Truong 講於2015年2月11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善知識、法友們:我是Dennis,今晚輪到我結法緣;若有不如法之處,請多指正!今晚我想分享我看到兩則故事。

第一則是:在從前有一位富有且社會地位高的人。當他逐漸老去,他了解到這老去的痛苦不論是貧窮還是富裕,都一樣會經歷。於是他放棄了財富和社會地位,到森林出家修行。他修禪坐和練心;他除去了惡念,成為了知足而快樂的修行人。因為他的祥和和友善,逐漸有了500位弟子跟他修行。

在那時,修行人看起來都很嚴肅,但是有一位莊嚴的修行者,臉上總是掛著一絲微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沒有失去內心平和的光彩,有時候他也會暢懷地笑。有時候人問他:「為何如此開心,總是有著笑容?」他輕輕地笑著說:「如果我說,你們不會相信我。如果你覺得我說謊,這還會羞辱了我的師父。」這位修行人的師父,了知這安樂的源頭,所以這安樂無法從臉上抹去。這位老師父就選擇了這位快樂的修行人成為他的第一侍者。

有一年,雨季過後,這位老師父帶著500弟子入城,國王准許他們住在御花園裡度過春天。這國王是一個善良之人,認真盡責地治國。他保衛人民讓人民遠離危險,富足安樂;他總是擔憂鄰國的侵擾,他必須和鄰國和談。有時他的妻妾爭寵,爭她們皇子的繼承權;有時紛爭的議題還會威脅到他自身的安危;當然,他更擔心王國的財政。事實上,他總是擔心,完全沒空閒能夠感到快樂。

夏天即將到來,他知道這些修行人已準備回到森林;他擔心這位老修行的健康,這位國王要他留下。他對著這位尊敬的師父說:「您年事已高,身體虛弱,為什麼要回到森林呢?您的弟子可以回去,但您可留下。」

這位老修行叫喚他的第一侍者,說道:「你現在是這僧團的領導者,帶他們回森林;我年事已高,且身體虛弱,我接受國王的供養,繼續住在這裡。」

這第一侍者回到森林之後,繼續禪修,他的修行更上一層,他比以前更加安樂。他想念師父,也想要跟他分享這個喜樂,所以他就入城探訪。當他到達之後,他坐在師父的座下,他們彼此並無太多交談,他只是不時地會說:「真是安樂啊!真是安樂啊!」

之後國王來探望他們,他向老師父頂禮,但是這位森林比丘卻坐在旁邊說著:「真是安樂啊!真是安樂啊!」他甚至沒有接待國王。國王心生不悅,心想:「我百忙之中來看你們,你竟然無視我的存在,這是多大的羞辱!」他對著師父說:「這比丘一定是吃太多,頭昏,所以這麼地快樂,他是否總是躺著偷懶呢?」

老師父答:「國王耐心聽我解釋,他為何如此快樂?他也曾經像你一樣也是國王,當他成為比丘之後,他覺得現在的快樂是無法比擬的。」

「以前,他身邊總是有衛兵保護著他,現在安坐在森林中無懼,何需衛兵;他捨得財富,無需擔心,心中無憂無懼;有的是他的智慧保護著他;他禪修達到了內心平和、喜樂,所以才說著:『真是安樂啊!真是安樂啊!』」

國王聽到之後,當下理解,感受到了平和;他也留下來一會兒,接受了這兩位的教導,之後再回到皇宮。之後這位森林比丘回到他喜愛的森林,老師父則留在宮殿度過餘生,之後則往生到層級很高的天界。

分享幾句永嘉大師《證道歌》:

入深山,住蘭若。岑崟幽邃長松下。優游靜坐野僧家。闃寂安居實瀟灑。

以下是第二則故事:我當時漫步在Target這個大賣場,看見收銀員退回小男孩錢;這個小男孩大約五、六歲大,收銀員說:「很抱歉!你這錢不夠買這洋娃娃。」這小男孩回頭向他的祖母說:「奶奶,您確定我不夠錢嗎?」老太太說:「親愛的,你知道你不夠錢買這洋娃娃。」這老太太叫這個小男孩:「等個五分鐘,我馬上回來!」她很快地快步離去。

這小男孩手中抱著這小娃娃,後來我走向他,跟他說道:「你要買這小娃娃給誰啊?」他說:「我妹妹最愛這小娃娃,她很確定耶誕老公公一定會拿給她的。」我跟這小男孩說:「你不用擔心啊,耶誕老公公一定會帶給你的妹妹的。」可是這小男孩很失望地回答:「耶誕老公公沒有辦法拿著小娃娃到她住的地方,我必須把小娃娃拿給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可以把這個小娃娃帶給我妹妹。」

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憔悴,跟我說:「我妹妹已經去見了上帝。爸爸跟我說,媽媽也會很快要去見上帝了。所以,我想媽媽可以把這個小娃娃帶給妹妹。」當下聽到,我的心幾乎停止。

這小男孩抬起頭跟我說:「我跟我爸爸說,叫媽媽不要這麼快走,她必須要等到我從購物中心回來。」這小男孩給我看了一張他開懷笑著的照片,說:「我要我媽媽帶著我的照片,所以她不會忘了我。我愛我媽媽,我希望她不要離開我。但是我爸爸說,她一定要跟妹妹走。」

他失望地看著小娃娃,我很快的、悄悄地把我的手伸進去我的錢包,我跟小男孩說:「我們檢查一下,說不定錢夠的。」小男孩說:「好!我真的希望錢夠。」我悄悄地把我的錢加進去一起算,這總數足夠買一個小娃娃還有剩。

這小男孩說:「感謝上帝!給了我足夠的錢。」他看著我說:「昨晚睡覺前,我問上帝,我希望我的錢夠買一個小娃娃,所以媽媽能夠把這個小娃娃帶個妹妹;上帝聽到了我。我其實也想買一朵白玫瑰給媽媽,但是我不敢跟上帝要求太多,但是上帝他給我足夠的錢,因為我媽媽她最愛白玫瑰。」幾分鐘後,奶奶回來了,我也推著購物車走了。

當我離開賣場,我的心境是如此地截然不同。之後我總惦記著這個小男孩,我記著兩天之前,我在報紙上讀到一則新聞:有一輛酒醉駕駛的卡車撞上了另外一輛車,車上有著年輕的婦女和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當場死亡,母親則是危急重傷。這家庭必須決定是否把維持生命的系統拔出,因為這母親無法從昏迷中甦醒,難道這就是這小男孩的家庭嗎?

遇到小男孩兩天之後,我讀到一則新聞,母親也走了。他們家人開放喪禮,讓親朋好友做最後的告別。我無法自己地買了一束白玫瑰,去參加她的喪禮。當我走近她的棺木,她躺在中間,手中握著一朵白玫瑰,還有小孩子的照片,還有那個小娃娃—在她的胸前。

當我離開時,我的眼中充滿淚水,我的人生因此而永遠的改變了。這小男孩對他母親和妹妹的愛,至今仍讓我難以想象,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個酒醉駕駛就把他的這一切給拿走了。阿彌陀佛!

讀這兩則故事之後,我在想:如果這家庭有在修行佛法,我在想,這位父親會如何跟這小男孩說?他會如何面對?如何度過這痛苦的難關,我常常在這樣想著。

順法師問我說:「來聖城多久了?」我說:「大概六年半。」然後他提到:「你對聖城最喜歡的是什麼?」我說:「我最喜歡的是它的安靜、它的寂靜,我自己也非常喜歡禪坐,我已經參加了七次冬季的禪坐。」

法師說:「那你打禪是什麼方法呢?」我說:「當然一開始的話,是有很多的痛苦。在第三年之後呢,我開始參話頭;然後,有時候還會去回想,我學到各種不同的法。在剛剛過去的這個禪七,我試著把我的注意力關注在當下,然後去注意在當下,去享受這個禪坐,關注在這個當下的禪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