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德學生與北加州中文學校聯合會老師間的問答

相關報導:北加州中文學校聯合會參訪聖城

[youtube width=”600″ height=”400″]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bgTv5dxrbE[/youtube]


陳老師:OK,各位老師對不起啊,今天好像我們把你當鴨子在烤一樣。大家要不要休息幾分鐘,還是我們繼續下去?現在是三點二十一分,我們就到三點四十分出頭結束了,不會再耽誤各位時間。所以大概不會每個同學都問到。

那麼,我們首先要感謝,請各位老師給我們學生鼓勵一下,他們今天很辛苦啊!謝謝。然後呢,剛才女校的 presentation 做得很好。其實,我們男校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但是我們含蓄一點,我們就放在「巴豆」(臺語肚子之意)裡面。

現在,我們就開始座談,各位老師可以問問題,天南地北,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我是開玩笑,希望有一天能夠那樣。請等一下,讓他們自己回答。但是我們這個樣子,本來要我點,可是我老眼昏花,我請我們男校學生點,很公平。剛才女校作 presentation,我們男校學生 Jason,等一下哪一位老師要請哪一位學生回答,你可以點名,說:「請某某學生回答。」好不好?我們動作快點。好,那麼會長要不要先欽點一位?好,把麥克風 pass 過去。

——————————————————————————————————————————-

汪會長:……來這裡上高中的嘛,對不對?

林慧宜:對!

汪會長:有沒有非常想家,會不會哭?

林慧宜:就挺想家,就一定會啊。

汪會長:有沒有哭?

林慧宜:沒有。

汪會長:真的啊?

林慧宜:對呀,因為功課很忙,就沒有時間哭。

汪會長:那多久打一次電話給爸爸媽媽?

林慧宜:每個星期都會打一次。

汪會長:好,再來一個問題。你們下個禮拜,禮拜天,誰會跟我們見面——文化常識比賽,有哪幾個來我們這邊?請舉手。哇,一、二、三;你們男生應該有四個人吶。四個,OK。女生呢?一、二,怎麼才兩個?妳不是會來嗎?妳每次都來的啊。我每次都看到妳,學術比賽也有;去年也有,今年也有啊,怎麼沒有來,妳今年不來啦?……要來啊,我有炒麵請妳吃。好了,完了,謝謝。

——————————————————————————————————————————

陳老師:好的,謝謝會長。那哪一位有問題,請舉手吧,不要客氣,時間寶貴。好,Jason。各位同學,當你回答問題的時候,請你先報自己姓名,說,我是Jason,我是 Adam,好不好?

林哲宇:大家好,我是 Jason。

ANCCS 1:我想請問你,你是什麼樣的情況會接受?是喜歡到這邊來的,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父母的意思?

林哲宇:我一開始剛過來的時候,其實我父母有跟我很嚴肅地討論過,說看你想不想來美國。我一開始是想說,因為看電影嘛,大家都認為美國很自由,我當然想,說:「好!」就來美國。可是來這邊的時候,就,唉,奇怪,怎麼好像都不一樣?可是後來,如果你來這邊,你習慣這邊,就是漸漸地還好了,就不會排斥這些東西。謝謝。

——————————————————————————————————————————-

陳老師:下一位。

ANCCS 2:我先問一個問題,你們這裡誰是在這裡是abc的,能不能舉手一下。abc請舉手。那我能不能問兩個人,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沒有分別心。

陳老師:可以。

ANCCS 2:好。那我想問剛剛有舉手的這個第一位。你覺得你在這裡學到的最多的是什麼?剛那位女的,妳也同樣的問題。

呂明賜:我叫 Michael,呂明賜。我在這邊學到最多的,就是像中國文化,像這些古老的書籍。因為我在馬里蘭州的時候,我就是每個星期上中文學校,但是不會學到很多。在這邊,我可以每天都可以上中文課,所以也可以漸漸地進步我的中文水平。

陳老師:好,那位女校同學請回答。

Ashley:我的名字是 Ashley,我學到中國歷史,還有怎麼當一個好人。因為他們在這裡會教很多道德。

ANCCS 2:好,謝謝你們,感恩你們。

——————————————————————————————————————————-

陳老師:好,謝謝,下一位。

ANCCS 3:我來問那個 Tico。因為剛才是不是你說要去UC Davis,是哪一位,是他嗎?我記得是他。那名字搞錯了。那我來問這一位,對不起。如果你去UC Davis,你碰到一般的人,因為你現在生活都很正常,像這種 routine 的生活。你會不適應呀?到那邊吃也不適應,也沒有辦法適應那邊的生活。我是想問這個問題。他要講英文嗎?

方國賢:當然不會。

ANCCS 3:你是不是吃素的?

方國賢:我不是。

ANCCS 3:你不是?

方國賢:我不是吃素。

ANCCS 3:所以這裡的學生,去到一般大學適應上沒有問題?

陳老師:可能看他們個人,也有表現不錯,也有表現不是很好,但都有。我們這裡不是保證班,OK?因為教育是父母、學生跟老師一起,缺一環的話你很困難;尤其在這個時代。OK,下一位。有沒有問題?好,那邊。

——————————————————————————————————————————

ANCCS 3:你好。我聽說貴校,男校女校都一樣,禁止使用手機,對不對?

王思程:是。

ANCCS 3:那如果說你沒有使用手機,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電腦課?

王思程:嗯。

ANCCS 3:幾年下來以後,你會不會覺得說,跟外面新的科技或新的花花世界有點脫節了,會不會有這個感覺?

王思程:好,首先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Charmaine。其實我覺得這是我們學校非常特別的一個地方。雖然說我們學校沒有手機,或者是沒有網絡,沒有跟外界這些聯繫。但是國家大事或者是社會的新聞,其實我們會了解到。這個是不會缺乏的。但是說,我們學校沒有手機、沒有電腦,這個目的是為了清凈我們自己的心靈,讓我們可以專心來學習,真正來學習。你說我們會不會覺得好像跟不上潮流,或者覺得有一種隔閡。其實不會的。因為我覺得在這裡受教育的學生,經過一番洗滌以後,我們認識的其實是更多是屬於正面的東西。我們想追求的不光是成績,不光是那些東西,也許更注重的是一個人的品德。謝謝。

ANCCS 4:謝謝,你答得非常好。

王思程:謝謝。

——————————————————————————————————————————-

陳老師:下一位。剛才這位女同學回答非常好,我懷疑你們點到那個女校的「樣板學生」了。下一位。這邊有問題。

ANCCS 5:週末的時候有機會回家或接觸其他時,你們會用 facebook,或者是把所有一個禮拜沒有用的網路都補起來嗎?

林慧宜:還是我嗎?哦。其實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回家,只是住在宿舍,我是說住在宿舍的學生;住在外面,我是不太清楚,但是住在宿舍是這樣。因為我們課業是比較地多,然後我們會更多地專注於課業。至於,也許很多學生上一下 facebook,但是我們都會控制好自己的一個度。我們掌握好那個度在哪裡,這也是我們學校教育我們的地方。謝謝。

——————————————————————————————————————————-

陳老師:下一位,哪一位有問題。好。

ANCCS 6:請問一下,我想知道一下,就你們的了解,你們覺得說,你現在的學校跟外面的學校,不管是公立學校,或其他的私立學校,最大的不同在哪裡?這是一點。還有一點就是說,我想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們是為人父母了,你會願意把你的孩子再放回像這樣子的環境中嗎?一位男生,一位女生好不好?那男生我請那位香港來的那個,Tico。那女生我能不能請王心平回答?

陳老師:很好,很好。我鼓勵大家多問一下男生,因為你們比較容易得到「真正」的情況。

魏秉樞:大家好,剛才那位女士講了我的名字,我是 Tico。所以,第一個問題,最大的分別。就你們剛才去過男校跟女校,你們一看到我們學校的時候,你會覺得很神奇,對不對?為什麼只有一棟大樓。真正現在美國的學校,大部分都是一個 campus,一個很大的校園,然後有很多很多building(建築),對不對?我們學校只有一棟大樓,我們有從 kindergarten 到十二年級,全部不一樣的學生在同一棟大樓裡面。你在那邊看男校,看男校學生,還有這邊女校學生;他們坐在一起,很團結。這是我們學校其中的一個最大分別,跟其他學校不一樣。

所以我們學校最大的特別就是,我們會故意把學校的規模弄到很小。每年他們申請學校的人其實有很多,不過學校真正收的只有--每年新生大概是六七個。然後,我們學校故意把學校的大小弄到一個,剛剛好每一個老師可以給每一個學生他們的需求和照顧。我們從三歲的 kindergarten到我們好像要講一個長者,一個智者,到八十多歲,在同一個society裡面。所以就算我們十二年級,或是小孩子,我們都有一個榜樣,都有一個人可以看著來長大。所以,這是我們學校跟其他學校最不一樣的分別,就是我們不是很多很多個小圈子,我們是一個很大的家庭,我們是看著大家互相學習而長大的。你剛剛問男校女校,我覺得每個學生你問他,長大有沒有小孩子,他們一定會說,把小孩子送來這裡。因為我們就算覺得可能給限制了,不過我們也知道我們學的是真的需要的東西。謝謝。

——————————————————————————————————————————-

ANCCS 6:好,請那一位女校同學,王心平。

王心平:第一個問題,這個學校跟別的學校的分別。我覺得,就像剛剛那位男學生講的,我們學校真的很小。所以,很多的事情就是都要我們學生自己來計劃,來規劃。像今天的浴佛節,就是由我和其他的十二年級生一起規劃路線,一起規劃要有多少人去大齋堂用齋,去小齋堂用齋之類的;這些經驗真的不是一般學校的學生所擁有的。

當然,像我們夏天的時候,我們會去其他不同的大學,參加一些夏令營,像 summer program 之類的。我也深深體會到,我們這個學校的學生跟別的學校的學生的不同。外面的學生他們雖然說是很開放,可是有時候開放真的是有種過頭的感覺。可是這裡的學生,像我,覺得這學校真的把我們訓練得很好。什麼時候該要回到哪裡,什麼時候你要做什麼事,那些界限是不能超越的……這些都是真的已經深深植入我們腦海中。這樣我覺得我們去大學的時候,真的很有意義。

而且我們在這裡做的很多是外面學生做不到;像我們班有一個同學,她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我們那一天一整班就去同學家,烤餅乾,寄給那位同學和她的家人吃。這就是我們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小關心。一些大學校可能是沒有辦法體會到的。所以這就是我們跟外面學校的不同。

第二個問題,如果我是父母的話,我會不會把小孩送回來。

陳老師:你這個不能想了,就 yes/no。

王心平:應該會吧!

陳老師:That means No. OK, 下一位。Jason,你看點哪位?

——————————————————————————————————————————-

ANCCS 7:請問你是年紀最小呢,還是?

陳老師:請報自己的名字和年級。

陳震升:我是陳震升,我今年七年級。

ANCCS 7:七年級?那麼請問你是ABC(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嗎?

陳震升:我是從馬來西亞來的。

ANCCS 7:哦,從馬來西亞來。那麼你來的時候,你的父母是不是跟坐在你後面那位男生一樣,跟你談,你想去美國嗎,然後你做了這個選擇?

陳震升:我來這個學校之前,我來過這一次,參加萬佛寶懺。我就趁那個機會就去拜訪這個學校,就覺得這個學校很特別。所以回到家,我的父母問我要不要來這裡;我就說我想來這裡學習。

ANCCS 7:哦,就是這樣你父母把你送來了。

陳震升:今年是我第二年。

ANCCS 7:那你這兩年中有沒有想過說,哎呀,我想我還是回去,或者出去上別的學校呢?

陳震升:都不會想,因為我還是覺得這個學校比我以前的學校好。

陳老師:真的還假的?

陳老師:OK,我補充一下,通常我們學校招收學生的話,都希望他們在這個 summer camp來,或者在香港,在亞洲,或者在美國,或者來這邊。因為我們希望,尤其是從外國來,很大的一個 movement,他們一定要先來看一下;學生看一下環境,老師看一下學生。我們覺得我們能夠幫他,我們才收他;因為我們學校規模不是很大,我們也不想擴大。好,下一位。

——————————————————————————————————————————-

ANCCS 7:我聽了以後好羨慕,我想你們在座的每一個同學,如果不是「樣板生」的話,是我們所有中文學校老師心目中的理想學生。你們表現得太好了,所以我想藉這個機會,請教一下,給你們一個wish。假如說,你們學校可以讓你答應一個要求——無條件的。我希望一個十二年級的學生,一個十一年級的學生,跟一個最低年級的學生,告訴我們,你希望這個學校能夠改進哪一樣事情,讓你覺得,我會把我的孩子送回來,而且感覺更美好?

陳老師:好,女校有沒有十二年級的,沒有答過話的?只有一位。那我們男校有沒有十二年級的?沒有就十一年級的,來回答一下。快點,不要浪費時間。講過了,誰沒講過。十一年級的有沒有,Jason? Weson,你講吧。你幾年級?九年級,九年級也可以了。你來幾年了?

蔡崴承:第三年。

陳老師:好,你站起來自我介紹。他來第三年,算是歷史悠久了。

蔡崴承:大家好,我叫蔡崴承。這是我第三年,我從臺灣來。那個是我姐姐。

陳老師:那個老師問你,現在給你開放一個wish,你希望學校開放什麼?機會難得,不要錯過。你可要想好才回答哦!不要怕,跟你開玩笑。

ANCCS 7:我們要不要請你的老師、校長清場?開玩笑的啦。

陳老師:女校趕快安排下一位誰講。Weson,趕快回答。Weson你希望什麼 wish, open。這個規則很多對不對,你希望什麼規則可以open?

蔡崴承:我覺得這個學校已經太好了,不需要什麼 open。

陳老師:我實在不太相信。近梵師這是不是你找的「樣板」?

蔡崴承:剛剛那位同學說,一天有三十個小時比較好。他說一天三十個小時比較好。他說,上課太有趣了。

陳老師:很好,很好。來,女校,快點,哪一位回答。站起來。

陳老師:不要有一樣學一樣,請你放開心堂,跟我們 share。

葉嘉雯:我的名字叫葉嘉雯。今年就讀七年級,來自馬來西亞。

陳老師:妳來多久了?

葉嘉雯:第一年。

陳老師:OK,妳希望什麼 wish?

葉嘉雯:就學校不一定全部都是要華人,也許我們可以有多一點的不同的同胞,來跟我們一起學習。很像印度人,馬來人……

ANCCS 7:多元化?

葉嘉雯:對,對,就多元化的學生來一起跟我們學習。改進,其實,覺得自己以前的學校應該多改進。

ANCCS 7:你們學校學生太強了。

陳老師:對不起,他們「世面」見太多了。

ANCCS 7:不對,我改口,不是你們學生很棒,是你們老師太棒了。

陳老師:不過我要老實講,我們老師倒不是很棒,不過我要承認我們學生是一代比一代好一點。我們這還有一位,他有 wish。站起來,自我介紹。

白鴻飛:我叫白鴻飛,我在男校,是第十年。

陳老師:你從哪裡來?

白鴻飛:這裡。

陳老師:他們的家庭是從中國大陸移民過來。

白鴻飛:我十二年級。我是想,在這個學校,準備把外面的……

陳老師:他說的意思是,這個學校,可以讓他們準備好到外面這個社會,去應付社會的問題。

——————————————————————————————————————————-

ANCCS 8:我只問一個問題,你的SAT成績……

白鴻飛:最高的還最低的?一千七百五十。

近梵師:我們要特別介紹一下他。為什麼?他不太會表達,他是很老實很忠厚。他是就在萬佛聖城出生的。為什麼要特別介紹?他是宣化上人的孫子(侄孫),他姓白。他們從東北來。他的爺爺是宣公上人的三哥。所以他們同樣姓白。他還有個弟弟,鴻祥。鴻祥來,這是兄弟。這兩個兄弟很憨厚,都不會表達,因為他父親就像一個莊稼漢,所以他們有父親的傳統。

——————————————————————————————————————————-

陳老師:我們還有幾分鐘,還有哪一位有寶貴的問題。Jason,好幾位,好,請這位。

ANCCS 8:我想請問一下男同學,你們現在都將近要上大學,你們的志向是什麼。還有你們的學姐跟學長,他們都是走哪一行,你們會比較偏向中華文化還是其他不同的領域?謝謝。任何一位都可以。

陳老師:高年級回答吧。那Tico你代替回答吧,你最老。

魏秉樞:好吧,又是我。

陳老師:你剛才不是有話要講嗎?

魏秉樞:沒有了,沒有了。志向呢,拿照相機的那個,他六年前從這裡畢業,他畢業之後,他第一樣回來做的事情,是教我們讀書。我們有很多不一樣的學生從這裡畢業,譬如我們今年,有人去UC Davis,有人去art school,也有其他的還沒確定,先去社區大學,然後再轉學。所以說,志向呢,我們不會因為那個學校的教學而去限定我們想要做什麼。比如說,我自己比較喜歡理科,我可能會學一些關於數學或金融的東西。然後我們也有學生喜歡畫畫的;就算他在這個學校,他沒有什麼機會去發揮,不過他還是沒有放棄他的理想。然後確定了,用自己賺的錢去讀art school。這是那邊躲起來的那個學生的事。所以說,我們大家志向都不一樣,大家都有同一個目標,就是說,我們都有一個心,就是,我們想要回餽萬佛聖城。就算我們做了不一樣的職業之後,我們想要回來,看看我們可以給之後下一代,或更下下一代,我們會幫到什麼東西。

陳老師:很好。請女校同學回答,哪一位?沒有十二年級就十一年級,都可以。換一位吧,讓不同人有機會講話吧。誰沒講話的講話。來,快點。哪一位?第二位,來。請快一點,我們沒有時間了哦。

王心平:可不可以請再講一次問題?……我們學生歷屆學姐,她們有很多不同的方面,可是之前可能是比較像是會計之類的。從去年慢慢開始,慢慢走向理工科的,有這樣子的趨向。我以後可能也會去理工科。我會不會回來教書呢?就是要看學校需不需要我的專長。

——————————————————————————————————————————-

陳老師:現在最後兩個問題,我們有個特別來賓。有沒有誰有問題?好,那位。

ANCCS 9:……不是因為家境問題,好像,因為環境,就是學校環境的問題,他們離開這個學校。這是比較現實的問題。如果說,同學不能回答,請老師回答一下。

陳老師:最後一個問題我代替男校回答,我們七年級學生不是每個都是七年級進來。有時候時候收十年級,或是九年級,八年級,完全看case by case。

ANCCS 9:我知道,但我是想說,你們住宿的學生,通常從七年級開始。如果說,每一年新生進來,那麼一直讀到十二年級畢業,這個流失率會是多少。

陳老師:我個人感覺大概沒有超過三分之一吧,更少。

ANCCS 9:那你們平均每一年大概有幾位學生畢業?

陳老師:我讓我們學生回答。……順便介紹一下去年學長讀哪些學校,好的壞的全部講。

ANCCS 9:對這個我們很有興趣。

陳老師:你所知道的,誰知道清楚都講出來。

林哲宇:我是從七年級來,所以我這邊有六年的經驗。依我看來,我在這邊待六年,大家畢業的畢業,其實被踢出去的真的很少,幾乎算說是沒有。

陳老師:那自己出去的呢?

林哲宇:也沒有。

陳老師:我們男校沒有。

陳老師:Jason請你回憶一下,你的學長進的學校,你所知道的。

林哲宇:我們去年有一個去UC Davis,其他三個因為是家境問題,所以先去考  community college,然後之後還要轉校。

陳老師:前年呢?

林哲宇:前年有一個去芝加哥大學。

陳老師:還有什麼學校,他們申請到什麼學校。Tico知道不知道,Tico講。

魏秉樞:其實我們學校也有特別的地方,就是你看我們很多都是  international students(國際學生),所以今年來說,去UC或是去其他公立學校都要五萬七,大概都五萬多。所以因為家境問題我們都要去考 community college(社區大學)。不過,好像這個學生一樣,SAT他拿了兩千三百八。以前我們的學生拿到獎學金去芝加哥,拿到獎學金去普林斯頓,也有哥倫比亞、UC Berkeley,都有的,有很多。我們還有學生去馬來西亞或其他地方。畢業率……

陳老師:我們這邊是全部畢業。

ANCCS 9:當然我知道是全部畢業,但是每年平均有幾個?

陳老師:大概有五六個,對不對?

陳老師:我們男生,一年畢業大概五、六個,六、七個。

ANCCS 9:那女生呢?

王心平:女生每年的人數真的是不太一樣。去年有十三個,今年有九個,明年五個,下一年十三個,下下一年十三個。

陳老師:所以女生你們的學姐申請到什麼學校,報告一下。

王心平:我們學姐也是有些真的申請到很不錯的學校,有些去UC Berkeley,有些去哥倫比亞,有一個學姐她去 Swathmore 大學。她去年回來這裡教書一年後,又去 Harvard Graduate School。也有去UC聖地亞哥,UC Riverside,UC Davis。

ANCCS 9:所以你今年是senior(畢業生)?你將會去哪個學校?

王心平:我會去  Hendrix College,在Arkansas;因為它給獎學金。

ANCCS 9:恭喜恭喜。謝謝!

——————————————————————————————————————————-

陳老師:最後一個問題。這位老師。

ANCCS 10:我想要請還沒有發言的,男生是第二位,然後女生這邊,第一排有幾位還沒有發言。

陳老師:請你點一位。

ANCCS 10:只能一位?好,那就第一排最不想看我的那個人。老師的問題是,因為我們都真的蠻感動你們跟學校之間的關係。那我就想,你們可不可以把你自己對于跟老師之間的關係,是更接近於父母,還是朋友,還是說兄弟姐妹?

陳老師:請女校先回答。

陳新鈺:大家我的名字叫陳新鈺。我是從馬來西亞來,今年就讀九年級。跟老師的關係,我覺得,就是有不同的關係。就像有些老師你會覺得他們就像父母一樣,因為他們就當你們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們就可以去找他;他們就會給你不同的意見和開導。有些老師呢,很多我們的老師都是法師;法師們他們自己有自己的戒律,所以我們也不能和他們太接近。所以,有時候感覺就是很奇怪,」唉!你們的老師都是法師,他們都是光頭的耶!」可是我們自己卻覺得,我們跟他們的關係就像家長,我們就像是他們的孩子一樣,他們都給我們愛和關注,而且有些就像朋友一樣。就是有時候你生日的時候,老師會突然給你一些糖果,餅乾,突然給你驚喜。所以我覺得,總之,就看你自己要去跟老師建立什麼樣的關係。謝謝。

陳老師:謝謝。這位,請站起來自我介紹。

劉承澔:大家好,我叫 Hubert,我是劉承澔。我今年讀九年級。我從加州洛杉磯來的。

陳老師:你在這裡多久了?

劉承澔:這是我第三年來到男校。對我來說,我們老師跟學生之間的關係是很好的,因為如果學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去找老師。上課時候也非常好玩,老師會跟我們講笑話,也會給我們看電影。如果有些學生很累的話,也可以趴下來睡覺。

陳老師:會講笑話、看電影,就是因為學生上課打瞌睡。

劉承澔:有時候也會被老師罵,就是有一個老師,去年常常罵我笨瓜。因為我數學都讀不懂。可是,最後我還是覺得我跟老師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好的。我也很感謝他們教我。

——————————————————————————————————————————

陳老師:各位,最後,法師要為你們介紹一位我們的畢業生,他現在在我們學校任教。

謝阜庭:大家好,我叫 Michael,中文叫謝阜庭。我媽就坐在那後面。我媽在女校教了十二年的中文。我很小,差不多八歲的時候,就從臺灣來到美國,讀育良小學,先讀女校。所以三個學校都是我的母校;很小的時候要讀女校。等於說我在這邊長大。所以有些問題,你們說適應啊;你要是直接問我,我從我個人的經驗,我沒有說特別去適應這裡的環境,因為我從小就在這邊長大。

可是我在這裡讀書的過程當中,有很多朋友。他們在這裡讀書遇到很多不一樣的問題。因為在這裡讀書真的跟在外面讀書很不一樣。因為,第一點,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規矩,你需要去遵守。當然學生難免就有叛逆心,或者他們是不小心,犯了一些過錯。他們有時候不是很了解,為什麼這麼嚴重。剛才像你們提到說學校有什麼需要改進。我覺得,我現在當老師,我個人覺得好好地跟學生解釋說,你遵守這些規矩,是為了什麼。因為我們不要直接跟他們講說,哦,你們不要做這項事情。可是他們會問說為什麼?他們會覺得,你越叫我不要做的事情,我越想做。所以我覺得,我好好跟他們解釋之後,他們可能以後就會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規矩,讓他們遵守,希望說讓他們能夠改進。

我去年六月從 Calsey Eastbay 畢業。我是經濟學專業。所以我回來,原本只想教經濟學,我的專科,很簡單;沒想到回來,他們就說,哦,我們欠缺數學老師,你可不可以教一下數學?我說,哦,可以。近梵師也說,我們中文課程度很多,再分一班,給你幾個學生好不好?我說,好,沒關係。我以前想當老師,也不知道要做多少事情,看著那麼輕鬆。想說,應該隨便做一做沒關係。今年一開始,我教了差不多兩個月之後,就病了一個多月,一直好不了。我想說,哇,我從那一刻開始對以前教過我的老師,我都有一種很深的尊敬的態度。以後看到老師我都心裡說,老師你好偉大。我說老師我以前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我現在深深地給你們道歉。

所以,我自己覺得,這裡的學校很特別的地方,除了我們教的內容,像我們上中文課的時候,我們都會教《論語》、《弟子規》;來這裡的學生都需要背《弟子規》。然後呢,我們寫中文作文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把這些內容包括在裡面,讓他們了解中國文化。他們學到中國文化的方法,就是背這些死書,然後用裡面的內容寫作文,然後做演講,看他們到底對這些以前的儒家學說了解有多少。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他們剛才提到說,因為是一個小學校,所以有很多機會,去做一些他們平常可能沒有機會做的事情。

像今天(慶祝)浴佛節,有將近一千人來,都是這些學生他們整個周末準備、劃線,然後,教導一些比較小的學生,教他們怎麼樣來辦,怎麼樣領大家來齋堂,在佛殿怎麼樣教人家去繞佛,怎麼樣浴佛。我覺得這些是他們平常在外面沒有辦法得到的機會。所以他們從這裡面也學習很多。

第三點我覺得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是一個小學校,所以我們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你很少可以說我知道我這學校裡面每一個人的名字;而我都知道,他最喜歡吃什麼樣的冰淇淋。所以其實我回來,雖然是老師,可是我看他們就覺得像我的弟弟一樣。每天,他們說上課會講笑話,其實我覺得這樣子跟他們比較拉近距離,可以了解他們平常上課的心聲,他們對這裡真正的感受。不要說可能被父母逼來上課。那我最後想給所有的學弟學妹一些建議,就是,我覺得,你們應該改進的地方。我是覺得,你們要好好地,不要給自己太多學業上的壓力。因為我常常看到你們晚上不睡覺,他們真的很用功學習。我覺得這樣子,還是要照顧好身體,對不對?為什麼?誰知道?孔子說什麼?孔子說什麼?

呂明賜:「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謝阜庭:所以我就不多說,就讓這一句當作我說的結尾。謝謝大家。

陳老師:感謝各位老師,我希望剛才Michael剛才講的覺得對不起的老師裡面,包括我在裡面。那麼這位學生是我們男校的「樣板」,老實跟您說。現在,今天大家都很累,那麼請各位老師再給他們一點鼓勵。

——————————————————————————————————————————-

陳老師:我跟各位老師報告一下。等一下,現在坐著,請女校學生去後面領書,發給老師,謝謝。因為女校學生多,她們又比較……等一下我們有一點糕點,還有我們的特產,那個葡萄汁,有機的,是我們葡萄園自己種出來的,如果發霉就不要喝;應該是不會啦,這一次拿的都是挑的好的。你可以嘗嘗看。

近梵師:書袋裡面有一本我們學校的書,《一個名叫春風的家》,還有一本是我們上人對教育的開示,就是《教育救國》,還有一本書是我們上人的事蹟,叫《白山黑水育奇英》,兩本素食的食譜,都在袋子裡面,送給各位老師做禮物。在這邊有個桌子,桌子上有三本沒有放進去,如果你願意,你想要,你可以到那邊去拿。那個叫《水鏡回天錄》,有點像《春秋》一樣,是上人講古代的一些帝王、將相、文士,每個人上人給他評語,有褒有貶的;就在那邊,你要的話,可以再拿,不要客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