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我對外頭世界的觀感

Spike Morelli講於2015年7月15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今天晚上是Spike在這邊和大家結法緣,講的有不如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上禮拜我和一些法界大學的學生去西雅圖附近的雪山聖寺,參加佛七。我離開了聖城有九天之久,這是在過去三年裡我離開聖城最久的一次。這次我覺得對外頭世界的觀感,和從前有不同的看法。

我非常感恩上人給大眾提供這麼修行的好地方。我在外頭,跟從前的一些老朋友見面時,我替他們很可惜;他們實在是很辛苦,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機會在萬佛聖城這邊修行。我學習菩薩道,在外頭就總感覺需要去做些什麼;但是覺得非常困難,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個泥菩薩,不曉得該怎麼做。

上人的四大志願之一是翻譯經典,經典翻譯以後才能夠讓世界的人了解佛法。我本人不懂得中文,所以沒有辦法把中文經典翻譯成其他語言。但是我想,如果翻譯的目的是更多的人了解佛法,那麼我也應該努力去能讓更多人了解佛法。

當然我是沒有資格來教別人佛法的,但是我有一些經歷—在受苦方面的經歷,也許可以和大家分享。所以今天晚上我就打算跟大家分享過去的一些經驗。

大家都曉得外面的世界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金錢、財富。很多人做生意,做事業就是要賺錢,但是有時做事業的時候卻忘了應怎樣理財。在菩薩道上的話,也許在這上面可以做一點。

交易的基本規則就是給和取;我們從菩薩道的觀點來看,也從取這方面著手,該怎麼去做?

柏克萊有一個以服務為主的組織 -做法就是每個星期天會提供飲食-他們叫做「善業廚房」。

就像普通的餐廳一樣,只是菜單是固定的,沒有特別好選擇的。當你去用完餐以後,當然你會拿到一張放在信封裡頭的賬單;把信封打開會看到賬單上,寫的是「零」,不用付錢。

一般去餐廳去用餐是一定會要付錢,哪個時代都是樣。所以當有人第一次在那邊用餐而看到不需付錢的時候,他們非常的驚訝,滿臉的困惑,為什吃了一餐而不用付錢?

服務員就給顧客解釋不需付錢的原因,賬單已經被別人先付清了;顧客就更疑惑了,什麼人會這樣做呢?為什麼會先把賬單付清了?

服務員繼續解釋到“我們的組織是如此開始的 -剛開始的時候,只是一組人希望能給別人提供免費的飲食;尤其是給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於是有很多的流浪漢來就餐。

後來有一位員工希望他的朋友也能夠經歷一下這個用餐不需付錢的經驗。所以他就邀請這個朋友,朋友問他說,為什麼我不用付錢?這個工作人員就講:你的帳單已經被別人先付過了,如果你願意的話你也可以替其他人先付錢。

這個人覺得:“我不應該當不付錢”,但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付太多,覺得會吃虧。後來,他終於想了一個辦法,他就給了100塊錢,然後跟服務員講:你來決定應該找給我多少錢!

這個服務員也不知道應該找給這個人多少錢,於是他把賬單和100塊錢帶回去跟工作夥伴討論;過了五分鐘他就回來了。你猜接下怎樣?他把那個信封又帶回來了;這個顧客把信封打開以後,裡頭竟然是120塊錢!

這個故事最妙的就是-一個經歷可以改變一個人。當事人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件個經歷;我聽了以後也不能忘記,這樣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這個「善業餐廳」現在開在了很多城市,包括其他國家,全世界有五十多個這樣的餐廳。

同樣的,擁有一個目標在我的人命中是非常重要的。但我時常為了要達到一個目標而忽略了過程,以至於在過程中與人發生爭執。其實,大多數人都希望能夠與人和睦相處,只是在外界環境中很難這做到。主要在於我們在測量成功時候,只是注重數字;而能看到的目標都是外在的。我現在了解到一切都需要反觀,迴光返照,觀照自己的內心。

舉個例子,一個學校的優等生,在校時成績都拿A,畢業以後找到了很好工作;因為工作賣力,職務蒸蒸日上,過著舒適的生活。但他永遠都不知足,因為他永遠都還有更高的目標,於是就要繼續追尋--這些都是外在的。

一般我們對於這樣的事情都有著一個很負面的看法,會覺得這些人都很貪心,永遠都不知足。可是當我跟這些人談過以後,發現其實他們大部分都知道是非對錯,可是真正要去做對的事情是非常困難的–問題就出現在這兒-他們並不是不明瞭是非。如果我們能夠以能否有正知正見以及腳踏實地的正行來度量成功-如果能實實在在地去做正確的事情-那才應該就是真正成功的標誌。大家都有良知,能夠明了什麼事情是我們應該做的,菩薩裡頭常說的佛性、自性都是這樣的表現。

另外我本來的行業很是關於科技方面,我想談談從佛教的觀點,怎麼看待科技。和很多東西一樣,科技的本質沒有好壞,完全在於使用的人如何應用。舉個例子,比如麥克風就是一個科技的產品,使用麥克風能讓大家都聽得到我講的話。如果你經常使用電腦,好好地利用它來做翻譯的工作,也很有很有益處的;可是電腦也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這就要靠我們自己來區別正確的使用方向。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