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要大做佛事

謝果雯講於2015年7月8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SF_19_1992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法名是謝果雯。上個月我們才圓滿了上人涅槃二十週年的法會,很多當年來參加過上人荼毗大典的法友們都會不禁感歎說:哇!時間過得非常的快,一轉眼已經二十年了;這二十年彷彿就一瞬間的事情。

我想這就有點像上人說過的:我們的這一生就像是在做夢似的,可是我們卻認為這一切都很真實,這時候如果有人告訴你:你正在做夢!你一定不會相信。最近我更是認同上人的說法,假使我們把生死掛在眉梢上,生命一直都是在呼吸間,都是無常;我們如果再回顧我們這一生,從出生、長大、求學、工作,或者是正在用功辦道,這一生呢,就在人的一念間,就像電影的錄影帶一下很快就轉過去了。所以,上人常常鼓勵我們要振作起來,要大做夢中佛事。

說到涅槃,我們想到釋迦摩尼佛入涅槃的公案。這個在上人講法的錄音帶我們常常聽到。上人常常用很生動的口吻,讓我們彷彿身臨其境地看到了——佛快要人涅槃了,阿難以四事問佛,其中有一問就是:佛在世的時候,我們以佛為師,佛入涅槃之後我們要以誰為師?釋迦摩尼佛告訴我們:佛入涅槃之後我們要以戒為師。

這個公案我們常常聽到,可是我們的感受會不一樣;尤其是以前上人還在的時候,我們聽到的感受,跟後來上人走了之後,我們又聽到這個公案感受是絕對不同的。我記得在上人圓寂之後,有一次我又聽到上人在講這個公案,那當時我就一面聽,腦海中就一面想,當時佛入涅槃的情況。

我記得那時候,我跟我的同修已經搬上來萬佛城做義工,大概是一九九七年、九八年的時候,我又聽到這個公案,結果晚上就夢到了我去見上人。在夢中,我很清楚上人已經圓寂了,所以,我夢裡面我是回到了一九九四年左右,就是上人還在時候,在道場裡面,上人坐在椅子上,身邊圍繞著幾位弟子,都跪在上人身邊,就好像每次法會結束的時候,就有一些人圍在上人身邊問一些私人的事情。我在夢裡裡面,似乎也看到當時的我也跪在旁邊。

我看到一九九四年時的我自己,也跪在上人面前;上人那時候注意到我了,看了我一眼。我看著周圍的人,他們好像都不知道我存在;上人就停止跟他們講話,就看著我,讓我問問題。我當時知道這個機會太難得了,我立刻把握機會,問了我心中最想知道的問題。

我是這樣請問上人的,我說:「上人,我是一九九七年來的。阿難尊者在佛入涅槃的時候,以四事問佛。佛在世時,我們以佛為師;佛不在時,我們以戒為師。那師父,您在的時候,我們以師父為師,那師父您不在的時候,我們以……」我的話都還沒講完,師父當時就立刻打斷我的問題,馬上答復我心中的疑慮,直截了當地告訴我:「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妳!」在夢裡面,忽然間,我的疑惑整個沒有了,整個人豁然開朗。我也告訴上人:「是啊!沒有錯!自從上人涅槃之後,我無論在何時何處,我都感受到您就在我身邊!」

記得在上人圓寂那一年,一九九五年,我們全家都住在洛杉磯,一起上來萬佛城打佛七。那一年的佛七是兩個禮拜,非常殊勝。當時因為上人剛走,所以我們上來打七;雖然不是第一次來萬佛城打佛七,可是是第一次上人不在身邊的時候打佛七,所以心裡的感概良多。我在佛殿裡一面念佛,一面看著周圍的佛像—這些佛像都是上人親手做的;這個佛殿是上人親手佈置的佛殿,可是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再看到他老人家了。我心裡就一直想到這些,一邊念佛,一邊在想著這些:上人已經不在了。

記得那時候,我們給安排住在馬鳴或獅子精舍,後山那裡。那邊通常都沒有路燈,整個地區到晚上都非常的暗。我當時蠻怕黑的,所以我特地帶了一個夜燈,放在房間,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帶來的時候是好的,可是放上去的時候,它就壞掉了;晚上就是一片漆黑裡,心裡非常害怕,可是還是就沒辦法,只好忍著,就這樣子就睡覺。可是呢,很奇妙的是,半夜忽然自己醒過來來,看見房間裡是像白天一樣光亮,當時以為已經天亮了。後來,等真的起來做早課的時候才發現,屋子裡面還是一片漆黑。

中午我還特地回房間看了一下,發現那個房間白天雖然有光線,但是因為外面有樹木的關係,所以即使到正中午,那個房間也不會很亮,因為陽光沒有辦法整個照進來;所以我那個時候才驚覺說,半夜看到的那個光亮是很不尋常的,因為是非常非常的亮,沒有陰暗,整個就是像太陽般的那種光線。我在想:大概是有人想告訴我,不用對晚上的黑暗感到害怕,因為在萬佛城裡面是沒有黑暗的,二十四小時都在大放光明的,只是一般人沒有辦法察覺得到。

結果到第二晚上更有意思,因為我睡一睡,半夜眼睛又張開了,我就看到上人就站在我身邊,他身穿大紅祖衣袈裟,全身金光就站在那裡,非常真實——那個不是做夢看到的,而是眼睛張開看到的;那個感覺就像我們在看 3D projector的投影,上人光明的法像,慈悲地𨀉立在我的床旁看著我。我看了一下,心想:哦!上人來了!可是下一秒鐘我很快又睡著了;雖然只看一眼,可是我知道我不是在做夢。因為真的看到上人還在萬佛城,所以,那個佛七我就沒有再起那些無謂的煩惱,杞人憂天地一天到晚在想:啊!上人不在了。其實,他一直都在的。

那次的佛七讓我很有信心,為了感念上人的恩德,我跟同修就決定到萬佛城來做義工;當我們下了決心之後,我們就開始準備。結果呢,我就又夢到了去見上人,我跟上人報告:「我們已經決定,到萬佛城做義工了!」上人就笑著對我說:「妳過來,我告訴妳怎麼樣才能住到萬佛城。」我的臉就上前靠近,上人就用他的手指,拇指跟食指把我的嘴巴捏緊,我被他這樣一捏,醒了過來。我個人的解釋是:要想在萬佛城住,就要把嘴巴閉緊,少講閒話,少講是是非非,無關佛法的事情不要講,要多多用功,這樣才能安心辦道。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不好意思,法師說還有三分鐘要我多講一點,可是我已經把我想講的講完了,不曉得要講什麼。法師要我再講一個小故事,OK,那我就講個最近的好了,講了太多做夢的,大家可能覺得我在講夢話。但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我只是想鼓勵大家多來參加萬佛城的法會;尤其是星期六的楞嚴咒法會。是這樣子的,去年有一個推拿師來幫我們推拿,可是在他來之前,我的脖子落枕,非常嚴重。我以前落枕的時候,曾經去給一個推拿師做推拿。那時候我落枕一個月,脖子不能轉,她就跟我講:妳知道嗎?落枕它不會自己好的,一定要有人幫妳推拿才會好。果然她推拿一兩分鐘就好了,脖子就能轉了,所以我印象很深的。

去年我脖子又扭到,又是落枕,結果痛了好久。參加楞嚴咒法會,就在我們繞佛的時候,繞著繞著,走到比丘尼那個位置,覺得我脖子「咔咔」了一下,我心想:難道脖子自己會好嗎?結果我發現真的完全好了!我就心想:怎麼會這麼神奇?等後來過了一陣子,我又第二次落枕,我照樣來念《楞嚴咒》;念一念,還是繞到比丘尼那個地方,又「咔咔」一聲,我的脖子又好了。所以誠心來參加法會,佛菩薩還是會加持我們的,小毛病不需要看醫生,疾病自然會好。在這裡鼓勵大家多來參加法會。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