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人的教誨銘記在心

親朗講於2016年5月14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SF_08_1978 (1)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晚上好,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親朗來和大家結法緣。今天我想講一些留在我心裡的上人的話。

最早知道上人,源於我剛開始學楞嚴咒時,在網絡上搜索相關信息,結果就看到上人那幾句驚天動地的話:

「今天我對大家保證《楞嚴經》是真的!不但《楞嚴經》是真的,就是〈楞嚴咒〉也是真的。《楞嚴經》是佛的真身,是佛的舍利,任何人也破壞不了。有《楞嚴經》,就有正法;没有《楞嚴經》,就没有正法。如果《楞嚴經》是假的,我愿意堕拔舌地獄,受無間的痛苦。」

我非常震驚,覺得這個出家人真的用生命在護持楞嚴經。同時看到的還有上人相關的語錄,有125句左右。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歡喜看,打印出來三張紙,看了一遍又一遍,放在床頭櫃。

頁面上有兩張上人的照片,一張和齋堂中間那張一樣,還有一張是上人入滅之前那兩年,很慈祥的樣子。我看半天都沒看出來這兩張照片是同一個人。之後每次遇到什麼心裡過不去的事,或者什麼煩惱,就打開那三張紙看一遍,奇怪上人的話比任何靈丹妙藥都要靈,看完什麼不順心都會暢快很多。這次來聖城之前,那三張紙我還留著,頁面一些發黃,有些污漬,想想都保留了蠻多年了。至於後來發現家裡居然有上人的兩套經書淺釋,關於這兩套書是何因緣是何時出現在佛堂,每每想起都是很模糊的畫面,無可考據。

很多人和我有一樣的體會就是明明是放錄音,可上人講的那個人的的確確就是我們自己,有時候就是就是針對我們當下那個心境即時說教。我這樣的體會不計其數。

剛遇到上人時,我學佛學的稀裏糊塗的,分不清真假,很多事很疑慮,總是能夠在看金剛棒喝的時候找到答案;就連我朋友有一次問我,白衣觀音咒她可不可以念,我說我不知道,結果第二天就看到上人回答關於白衣觀音咒的問題,我立刻轉述給朋友。

過了幾年我漸漸有個習慣,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打開電腦,播放上人的開示,然後再去洗漱,弄早飯。有一天正在刷牙,聽到上人的聲音在客廳裡說:「有些人覺得自己聰明其实最愚癡,觉得自己比其他人都聰明,比誰都好,這些人簡直就是畜生,連畜生都不如!因為畜生都不會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我嚇了一跳,走出開對著電腦說,老和尚您今天怎麼罵我罵的這麼兇,我知道了,我會改的。

第二天,我不記得第一天聽到哪裡了,就隨便點了一個地方開始聽,沒多久由聽到老和尚把昨天的話重複了一遍;我很不高興的走到電腦前,快進過去,嘴裏還嘟囔著說,我都說會改了,老和尚您幹嘛今天又罵我一次。

就這樣,隨著時間流逝,上人和他的教化在心裡落葉生根,變成身邊的一個習慣。

我居住的城市和工作環境讓我對衣服漸漸的就有了很大的執著。望著滿滿的衣櫥已經沒有空間,並不會產生克制之心,而是以更大的貪心來打妄想,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更大的房子來裝衣服。直到有一天,我的執著被上人的一句話擊成碎片。

上人說:「我們每人的身體就是一個廁所,是非常污穢不堪的,但是人為什麼仍視其為寶,替它戴上鑽石、金銀珠寶,或有香水脂粉來塗抹,這豈不是用香花、珠寶來裝飾一間廁所。」

剛聽的時候覺得又尷尬又好笑,雖然不太能接受,但又只能承認確實是這樣。那時有打算要來聖城,從那時起就算工作場合也果然不再用香水,看著香水瓶總忍住不想起那個廁所的比方。不久之後把自己的首飾,很鍾愛的手錶咬咬牙全部包好,拿到二手店賣掉,這下算是身無長物了。之後衣櫥也處理掉大半,心裡的空間都大了,輕鬆了很多,其實人真的不需要那麼多東西的。看衣服的標準也轉變成適不適合做工,適不適合打坐。上人一句開示就可以改變這麼多。

在離我家不遠處,有條小路,就在江蘇路愚園路附近。有一次和朋友逛到那裡,我忽然很高興的指著路牌上三個字「宣化路」,對朋友說,看!那是我師父的路。我朋友雖知道我牽強附會,但也有些感動我提到上人時的赤子之心。我想若不是多生受益於老和尚又怎麼會在看到他名字時那麼的歡呼鼓舞。

以前看到經文上以及上人的大願里講「見我面,乃至聞我名,悉發菩提心,速得成佛道。」不太明白聽一個名字,看到一個相如何能發菩提之心。現在明白是德行所致,好的威儀讓人看了生敬重歡喜之心,希望自己也可以變得這麼莊嚴;知道上人為眾生做的事,生大感動,菩提種子也就生根發芽。

那時還沒有來聖城,上人對我來說如師如父,又如祖父一般慈祥。

我第二次來聖城時,和一個法友住在菩提精舍,這位法友也有這個習慣,她早上起床,打開上人開示她就去洗臉刷牙。一天我一個人在房間,聽到上人說,父母和子女之間,以下這段話因為找不到資料,是我憑幾年前聽到的轉述,並非上人原話。

說父母愛子女的心,可以把最好的給他們。如果只有有一塊乾的地方和一塊濕的地方,那父母會把乾的地方留孩子休息,自己待在濕的地方;甚至乎如果子女掉進河裡,不管父母會不會游泳,看到孩子掉到水裡,她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救孩子;那做子女的萬萬不肯跳下去的,或者遞個棍子,或者扔個什麼東西,把父母拉上來。我當時聽了心驚膽戰,想起這些年來很叛逆,不孝順,可我清楚上人的話一點沒錯,我從來都沒有那麼想過父母對子女恩重如斯。我幾乎是有點發抖的對著放音的地方問訊,說老和尚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接著上人又說,雖然父母恩情如此偉大,但是佛的恩情生生世世對眾生都是這樣的救護之心,而且不求回報,又比父母憐念子女的心要大百千萬億倍。

記得那是個很寒冷的凌晨,療房裡一盞昏暗的台燈。我初來乍到,準備去上早課,上人說的這些話緩慢的從播放機裏流出來,黑白分明的留在我心裡,像是暗無天日的世界裡那盞佛前不滅的油燈,可以照破無明,幫我關上惡趣之門,領著我們走那條涅槃之路。

時常都因為自己不能降伏煩惱,面對境界考驗,通常考不過,而有些內疚之情覺得自己不夠好,有一次上人在百日禪開示時講「不要因為犯錯而內疚不敢修道,凡夫皆有錯,改了就好。」

其實聽過上人的教化何止千萬,今晚這裏我只是講少少的一些。我並不是說一聽到上人的開示我就立變得柔和忍辱,就可以改正錯誤。只是原來自己不覺得有錯的地方,聽了上人的話知道了自己原來是錯的。這個是理上面明白了了,理要用事來顯,事就需要一段時間。

所謂「理則頓悟,事需漸修」,如果放在凡夫境界上不知是否可以這麼理解。理體上,上人一說我們就相信就願意聽,這是聖人德行所感,也是我們和上人的緣分;但上人不能在事的份上幫我修行,我明白了道理,願意改願意做才行。這讓我想起陽明先生說的「知行合一」,不知和「事理雙修」是否是一回事。這需要時間,有時候需要很長的時間。

另外有一首偈頌也讓我有很深的印象,「一見如故憶前因,藕斷絲連骨肉親,頓知輪迴無底止,去慾斷愛斬情根」,持法師在兩年前萬佛寶懺期間講過這個偈頌。說的是我們六道眾生生生世世都糾纏情愛中,輪迴不休。興法師重複講這個偈頌時說:去欲斷愛斬情根,很不容易的,你準備好沒有啊?之後又說,如果你準備好了你的親人有沒有準備好啊?感恩法師這些話,讓我明白我們當然要收攝情感,但也不要以修道為名去傷害身邊人。善待自己的親人,乃至善待我們遇到的人;並且練習將這份慈悲擴大,去善待眾生。

話雖是這麼說,可是遇到冤怨債主時,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人和事,是否還有這個慈悲的念,我個人還需要練習。

上人教化眾生的方式,妙不可言。去年一天我在祖師殿,翻看2015年的月曆。一位法師指著其中一頁,問我這個什麼字?我說「不計度」,她問,什麼意思,我按照字面解釋給她就是不計算,不度量,或是不忖度。她忽然笑得很開心,跟我講了一個事。

前兩天她和另一位法師去無言堂,她在門口站著,有一個客人就去問她,指著屋裡某處說法師啊,那是什麼字啊?法師指著裡面說,裡面那個法懂中文,妳去問她。過一會兒,又有個人指著同一個地方問她,法師啊,那是什麼字啊,法師還是一樣的回答。等到第三個人問她同樣的問題時,她有些奇怪怎麼今天這麼多人問我同樣的問題啊?就去看了一眼,記得那幾個字就回來了。沒過兩天在祖師殿看到我們月曆上那一頁,覺得這不是我前兩天看到那幾個字嗎,就來問我。等聽到意思之後,她才笑說,原來師父是想讓我「不計度」!我最近一直打妄想,在計畫,想之後要怎麼樣安排的。這是師父度我,如果那天不去看那幾個字,搞不好會有第四個人問她,法師啊那是什麼字啊。。。

有段時間,想起上人時,心裡經常去浮出兩句話來;雖然出自世俗的書,但不妨借這兩句話來稱歎上人說他「解使滿空飛白玉,能令大地做黃金」!

2 則迴響於《上人的教誨銘記在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