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無常總是迎面而來

比丘近梵講於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阿彌陀佛。今晚由近梵跟各位結法緣,在上個星期聽到居士談到有關死,或是一般人怕死,或是不願意死,或是很多事情還沒有完成,因此就會對死有畏懼,所以我們應該要有正確面對死亡的準備。

這個話題在6月6號我也曾經講過,因為在5月23號有一位馬來西亞的楊居士,他就在我們的佛殿講法,第二天他就離開了,回到馬來西亞準備辦簽證加入居士訓練班,他說他來萬佛聖城有三個心願:一是要拜全程萬佛寶懺,二是要申請做義工,三是要申請加入居士訓練班。

他要離開前這三個願望都圓滿了,可是他回到馬來西亞,過了十天,到六月二號他就突然心臟病發往生了,所以也來不及辦簽證。本來他那天說法,希望很快跟各位見面,那是這位楊居士比較遺憾的地方。因為我們對死亡沒有辦法預測,我們是凡夫,這個凡夫隨業受生,隨業受死,業來的時候,在業海裡誰都躲不過,跟一個開悟的聖人,或是諸佛菩薩他示現生死自由,自在受生、自在受死,完全是不一樣的。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在6月6號我把楊居士的錄音重新播放了一次,也就提到人這個往生,其實是沒有法子準備的,也就是沒有預警,所以我們要準備好了才走,那時常是不可能的,因為很多人要走的時候,真的是措手不及。所以我覺得楊居士的經歷,可以給大家作為一個警惕。

那錄音放完了三天,我自己也接到了我家裡的通知,就是我的母親她在睡夢中往生了,當時我接到這個通知也是有一點突然的感覺,因為我們總是會覺得,我們的親人要走的時候,可能會生病,或是還有一段時間,你可以有心理準備。但其實是很困難的,所以當我看到這個email的時候,我自己還是有一點反應不過來,因為也是很突然。

其實對一個93歲的老人,我們做子女的都有這種所謂心理準備,但是你也很難預測。像我自己要出家的時候,那是17年前,我當時也有一種想法,是不是等我母親她走了,然後我再來出家?但是當時也有一個念頭說:「如果母親她還可以活很久,那我不是不要出家了嗎?」所以就下了決心,我就打電話回去,結果我的母親非常的高興,她一直跟我說:「恭喜!恭喜!」

母親會如此高興,出乎我意料之外。但目前我已得到一個答案,這次我回家,兩個弟弟都跟我說了,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大概有四十年了,那個時候我的母親就對他們說:「有一天我要放下,我要出家。」或許我的弟弟小也聽不懂吧?因為他們聽到媽媽要出家,所以就哭了。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我的母親在我要出家的時候,她會這麼高興!

我母親是在臺北往生的,但是我弟弟他們知道我母親在我們那個村子裡面住了一輩子了,就把她送回老家去辦喪事。母親跟我父親其實是同一個村子的,他們兩戶人家相距大概一百公尺,所以她一輩子的時間都在鄉下度過,也因為這樣子,所以我們就在鄉下來為她辦這個後事。

這次回家,是出家以後在我的老家住得最久的一次。很多親戚長輩他們都很關心,幾乎每天都來,這就讓我回憶起小時候,鄉下人人情味很濃,有什麼事情的時候都是互相幫助的。可是看到這麼多的親戚長輩,過了幾十年,大家頭髮都白了,年紀都大了,心裡其實是很心酸的,因為有一種形容不出來的感覺,看到大家的生活,我就覺得只有兩個字了——辛苦,真的是很辛苦。

2005年的時候,我第一次回臺灣,那時候去臺北法界印經會參加法會,我的母親也在臺北,她每天早上就跟著我去參加法會,其實她已經是一個82歲的老人。記得那個時候是拜三千佛懺,從早到晚她就跟著拜佛,她的健康還不錯,身體也很柔軟,拜佛其實是拜得比我還好。那麼這個一個禮拜下來,我就問她:「累不累?」她跟我說:「不累。」當然以常理來推測,對一個老人家一個禮拜下來,說不累也不太可能,我相信她在身體上是很累,但她的心理上一定是很歡喜,所以她不覺得累。

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以後法界佛教印經會,他們每年這個敬老節,都會邀請我母親去參加。那她就很歡喜,因為有這樣的一個節日,所以只要她在臺北,她都會去參加。很可惜她以後有段時間不在臺北,不過當談到她去法界印經會參加法會還有敬老節,其實是她最高興的事情。這是我自己覺得出家以後,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就是說剛好有這個機緣,讓我的母親也能夠在道場跟著大家一起來共修。

我母親在很久以前她就皈依了,那是我剛學佛的時候,曾經看過她的皈依證,她皈依的地方是我家附近的一個尼寺,那麼她吃素也超過50年了。可是我最訝異的是,這次我回家等到她荼毘了,我在抽屜裡面發現了一張戒牒,那是2006年2月25日,她在法界印經會受了五戒,因為那年有一個弘法團,到臺灣、香港、馬來西亞,那時我也回去了,所以我母親就去參加法會,同時也受了五戒,這是讓我既訝異又非常欣慰的事。她老人家一生當中除了不殺生,因為家庭的緣故,我相信她其它四條戒都是守得很好的,即使不受戒她也在持戒。因為這樣,我母親也跟法界佛教總會非常有緣,因為她能夠成為一個受戒的弟子。

像這次她往生以後,我都還沒有回到家,但是臺灣的恆江法師已經到我家裡去了,他幫我們安排了很多的事情。所以我們在頭七的時候有念佛法會,有些北部、中部、南部的居士,還有我們的家屬都來參加了。在第二天我們又舉辦了一個地藏法會,誦《地藏經》。其實這些法會我覺得非常殊勝,因為在一個鄉下地方,能有這樣如法的佛教儀式,又有很多人他們自願的從老遠的地方,來為我母親誦經和念佛,所以非常的殊勝。其實當天在網路上也有五、六十個人,同步的參加了念佛法會,還有誦《地藏經》的法會,讓我覺得我母親的福報是很大的,因為她不認識這麼多人,可是卻有這麼多人來為她念佛或是誦經。有些人甚至發願,每天誦一部《地藏經》,連誦四十九天,迴向給她老人家,這有很多人,可見我母親跟佛教是非常有緣的。雖然她不常接觸法總,因為有一個兒子出家,所以也有這個因緣,等到她往生的時候,為她做種種如法的儀式,我的家人看了後都非常的感動。

在6月26日告別式的時候,因為恆全法師剛好去了臺灣,所以請他主持了告別儀式的法會,我們為我母親誦《阿彌陀經》,我的家人很多沒有誦過經的,沒有念過佛的,就因為這樣的一個因緣,他們在這幾次的法會,誦經和念佛都非常的誠心;甚至我的幾個侄子或者外甥,他們沒有接觸過佛教,也因為這樣的一個因緣,開始念了早課的楞嚴咒或是大悲咒,還有晚課的《阿彌陀經》、往生咒等,讓他們有機會種下了善根。

我相信透過我母親的往生,是另外一種度化她子孫的方式,讓更多的家人還有其他的人,也能夠有機會可以來誦經、持咒、修行,認識佛教的殊勝處。阿彌陀佛!

後記:四年前回臺,下了飛機才知道母親住院,因她在海邊散步時,被一個騎著腳踏車的莽撞年輕人給撞斷了腿。我去看她時,她躺在床上,神情怡悅,一點痛苦也沒有,對撞傷她的人,沒有一絲一毫的責怪,也婉拒對方的賠償。離臺回美時,再去探望她,她還是那麼高興,並且沒有忘記拿出一袋紅包供養她出家的兒子。這是她生前,我最後一次看到她老人家,也是一個最完美的印象!

3 則迴響於《再談無常總是迎面而來

  1. 母親是純樸的鄉下人,不會說什麼大道理,但敦厚善良的身教影響了我們七個子女,近梵法師出家應該是她最大的驕傲

    作七期間承蒙恆江法師、恆全法師及諸多信眾幫忙誦經,盛夏溽暑我多次感動的汗淚齊下,抬頭看著靈前照片,我知道她老人家在西方極樂微笑俯看著家人

    懷念老母親……

    福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