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萬佛城長養我們的善根

劉果福講於2016年2月3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果福和大家分享。上回講到怎麼樣去三號房見師父。我太太說我記錯了,所以這裡要改正一下。她是說,我們是去了AO(總辦公室),後來就去掃地。因為太太去三號房;在掃地的時候,師父開車經過,師父的車子就停下來,就跟我們說,你們明天下午可以來見師父。這個是這樣子。

在三號房的時候,我太太跟師父說她要住在外面。她來的話不要住在萬佛城裡邊;師父說:「可以,妳要住在裡邊也可以。」我太太說:「不要,就住在外面。」這就是我們住在外邊的因緣。雖然我們是一心要來萬佛城,但是我們是住在外邊的。

在那個時候,我的小女兒也在場。師父問她:「妳叫什麼名字啊?」我的女兒就答:「小慧」;師父說:「怎麼不是大慧呢?」

師父OK了之後,我們就去外面找屋子,找到一間,就給三百塊,就回去了。那個屋主也很奇怪,就一直等,一直等,等我們來買他的屋子。我們沒有這樣快來,最後是一九九三年四月,才搬來。搬來的時候,那個時候馬幣剛好又跌,我又想,啊,不要這樣快帶錢過來,等馬幣再起的時候再帶過來。所以我們過來的時候,去見要賣我們屋子的那個人,他好像完全相信我們,就把屋子搬空了,就等著我來接屋子了,當然是要把錢全部給他。我跟他說,這趟沒有帶錢了;他差點暈倒在那邊。他等了那麼多年就聽到我沒有帶錢來。我看到他這樣子心裡很難過,因為他已經把屋子全騰空了,以為我就會交錢給他,然後他交鑰匙給我,就走了,要搬去科羅拉多州了。我沒有錢,他就慘啦!那怎麼辦,他屋子也搬空了,也沒有辦法住,床也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就跟他說,很抱歉,我沒有想到會這樣子。那麼,我可以出錢租motel給你住,因為你也沒有地方住了;他講,不需要。我知道他很懊惱。我一直跟他保證,我一定會馬上處理這件事情,會儘快從馬來西亞把錢匯過來給他。他說,他會把鑰匙交給那個房仲代理;我錢交給他的話就可以拿到鑰匙。我看到他又去跟隔壁講的時候,對我是很失望很失望。但是始終也很奇怪,他相信我這個外國來的人,等了六個月來,交這個屋子給我。

來萬佛城,辦公室給我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去弄一個鎖頭,在四號房。我在馬來西亞都不拿螺絲起子的。我是一個生意人,有問題都是找人來修的。他們叫我去修這個鎖頭,我又不想講我不會做,一切要學嘛,就去修。大概我在那裡混了四個鐘頭,也沒把那個鎖頭修好。我在這裡做這些事,現在所做的,都不是我曾經做過的,都是在萬佛城學起來的。我也知道,在萬佛城很多以前的老弟子也好,他們也是這樣子,並不是有任何人,來就懂的;是在這裡鍛鍊的。

住外面是有個很大的問題。什麼問題呢?每個月有很多的開銷。住外面就很多開銷:電、汽油、保險、屋子的,什麼都有,還有孩子上學的學費等等。我賣生意的時候,有跟他們要我應得的傭金,希望他們能夠繼續給。後來他們買我的公司之後,還繼續給,傭金沒有缺掉,還有傭金在。

我來了我也沒有去做生意,還有其他的人在那裡繼續做;我就在這裡做義工。一年後我回去,那個主管叫Mr. Ong,他說,「你在萬佛城做義工,你好像在這裡有得拿錢。他們做得半死都拿不到你這麼多。」這個就拿了幾年。過後呢,這個公司看到我拿這麼多傭金,又沒有做事。他們要改那個制度。

他就想分下去。那個時候我剛好回去;因為我剛好回去,他們要改那個系統。我同事就跟我講說,你應該來,這個會議談的這個佣金的重組,會影響到你的收入。他就跟我講說,會把這個花紅分下去,我就會拿少,下面的人就會得到比較多。我說,「那樣子啊,那我就不要去了。我不要去那邊跟他們爭。如果他們能給你們更多,你們如果認為這對你們是好的,那你們就去改吧。」這樣子呢,在我缺席之下,這個系統就改革了。

說來也很奇怪,改了那個系統之後呢,生意沒有上,沒有更好。我其實不會拿到佣金的,因為這個改革,我變成可以拿到佣金。如果不改的話,我的佣金也沒有了,公司也不用給了;但是因為改了,下面的人達不到,我跌下來的變成拿到佣金。所以我還是照樣拿到錢。我變成是受益人。

這個公司就繼續營業。去年,這個公司就垮了。我還記得那個月,公司垮了之後,我在家裡就收到美國寄來的綠卡。綠卡是什麼意思呢?是說我們夫妻其中一個可以去做工,還可以再住下去,就繼續到現在這樣子。

接下來,在萬佛城做事的經驗。有時,在這裡做事是很不容易的。我記得有一次去聖荷西,跟一個師父的老弟子張居士。他跟我講了一句話說:「你在萬佛城做事,你把事情做好了,你要人家來給你罵一頓。那個人是來圓滿你的功德。」

他一講完,後來我去法界聖城幫忙做屋頂,做了六個月。我去了六個月,要走了,還有一點點就請一位從洛杉磯來的居士做;想不到,給他罵了大概將近二十分鐘。我是很累很累,就想起聖荷西那個居士講的那句話。很奇怪,我本來很累很累,然後我就開始感覺到,我的累從頭頂上一直消失;一直消失,跑到腳下去,我整個腦就很清涼很清涼。雖然他在那邊罵,我都感覺我的頭一直清涼,從頭到腳一直清涼下去。這是我從來沒有的。我也沒有答他一句話,就聽他在那邊罵。這個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跟大家分享一下。

在下一趟,我再去的時候,我還遇到他,跟他的車一起。他有點感覺不好意思,那天罵我這樣厲害。但是我在想說,其實要人家來罵我們,他也要提起很大的勇氣,我也很感謝他,提出這麼大的勇氣來罵我。

在萬佛城,不只是那個,你看很多事情都這樣發生了。我一天把一個推車,找了兩個舊的輪子放上去,需要去買兩個新的;弄好了,很高興地推去給法師。「法師,做好了。」你看法師怎麼講,「多少錢?」我說七十多塊。買兩個輪子。「怎麼那麼貴?」

差不多,就剩下一分鐘。只是這樣子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覺得,我是一個有很多業障的人,今天都能夠得到師父的加持,能夠在佛教裡面去學習。我覺得,你們更有善根,也跟我一樣好好珍惜,我們能夠在萬佛城這邊長養我們的善根。希望將來我們能夠脫離生死的苦海,到極樂的彼岸。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