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與「苦」

沙彌尼近蘊講於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晚輪到沙彌尼近蘊學習講法,如我所說有不如法之處,懇請諸位慈悲指正。

這個夏天聽到幾則無常的消息有些遺憾,而我在過去的八個月中則是收到三份艱難的考卷。今晚我想與各位分享的是這三份試卷中共同的一道題目:「痛」與「苦」。

第一份考卷是去年十二月初的車禍,受傷的是右腿。第二份考卷是六月中旬,我在法大前不慎摔倒。這次傷的除了右腿之外,還加上右手臂及肩膀。雪上加霜的是,觀音七之後在廚房工作時,意外地被推車撞倒,這是我的第三份考卷。

可以想像的是,聽到我的遭遇,有些人心中會升起一些念頭 : 她怎麼這麼倒楣啊 ! 或是她業障怎麼這麼重 ! 有些法師則是安慰我 :「沒關係,消業障嘛!」

而這接二連三的意外,讓我感覺到的不只是皮肉之「痛」,還有心中的「苦」! 在第三次意外發生的隔天早上拜願時,我終於有了一點頭緒,原來我並沒有認真的去思考與面對這道試題,當然也沒有及格的答案。藉這次講法的機會我想分享我的一些反省。

第一次意外,沒有明顯的外傷,甚至連瘀血也沒有,過了幾天之後,才開始有疼痛的感覺。將近一個月後,物理治療師發現受傷部位的深處有腫塊,後遺症則是右腿明顯的無力,我只好暫時放下廚房煮飯的工作,改做一些簡單的雜事,但是心中還是老想著飯鍋!

第二次意外,除了右腿舊傷再次受創,右手肩膀因為直接撞擊地面出現明顯的瘀血與紅腫,我又不記得上一次受傷的教訓,輕忽了這個嚴重性,還繼續吃力地工作,四天之後右手終於不能動了。我只好據實以告,請求法師的幫忙。這次我又暫時跟飯鍋告別,因為我的右手真的抬不起飯鍋了。

休息幾個星期,很開心的是,觀音七法會我又開始煮飯。只是好景不常,觀音七結束後的第二天,因為在廚房意外被撞倒,為了安全起見,法師要我暫時不要進廚房 ! 這次我真的跟飯鍋說再見了。

這三份考卷,要我破除的第一項習氣是「執著」。我喜歡在廚房工作,但是能夠進廚房的時間卻非常有限,煮飯是我在廚房唯一會做的事。記得第一次受傷後,有居士告訴我,很懷念我煮的飯的味道。這份虛榮助長了我的執著,即便受傷了,我依然念念不忘飯鍋。

連續受傷之後,幾位法師勸我 : 「修行的路還很長,一定要好好治療與休息,工作不怕沒人做,沒有什麼事情是非你不可的,不要這麼執著。留下後遺症,以後需要人照顧才是痛苦。」

正值暑假,工作不是這麼繁重的時候,我開始醫治我的傷。意外的是,我所遇見的幾位醫生,醫治的不只是我的痛,還有心中的一些癥結。

在第二次受傷之後,醫生告訴我 : 「妳要快樂一點,不要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都出家了凡事看開一些,不要對自己要求這麼高。」這段一針見血的話,讓我很意外。我痛的是手和腳啊 ! 不是心。我不服氣,我辯駁說 : 「我沒有不快樂 ! 出家,讓我覺得身心都很安定,我也很能夠適應出家生活,我很開心 !」

其實,已經不只一位醫生告訴我,我的腦袋裡裝了太多東西,壓力太大了。但我卻總是覺得他們不了解我,我一直都是這麼過的啊 ! 原來,我一直將自己放在壓力鍋中卻不自覺,連我的頭是腫脹的都不知道。

雖然我常常提醒自己,上人說 : 「緊了繃,慢了鬆,不緊不慢才成功 !」可是緊張又追求完美的個性,讓我怎麼也放不開,實在輕鬆不起來。突然我想到今年農曆春節抽到上人的一句法語 :

自古神仙無別法,只生歡喜不生愁 !

我真是傻瓜,上人的諄諄教誨就在眼前,我卻置之腦後。醫生一番告誡的話,就如上人再一次耳提面命一般。第三次意外,我知道是該放下的時候了,我終於乖乖地配合! 或許正因為心態的改變,我的傷勢漸漸地有了改善 !

這次因為突然的撞擊,重心不穩我跌坐在小齋堂的台階上,又是右側著地。我感覺到右腿卡住了,走起路來像機器人一樣地彆扭。法師建議我去看整脊醫生,確定一下是不是有骨頭錯位的情況。

在醫生矯正了我的脊椎,並對全身肌肉做了舒緩的治療後,疼痛的症狀慢慢地在改善。雖然還是有些無力,但至少我可以比較正常的走路了!

身體的「痛」逐漸好轉之後,接著應該面對自己心中的「苦」。受傷的疼痛讓我有時不經意的流露出痛苦與憂愁的表情,法師提醒我 : 「受傷,痛是一定的,還會痛好幾天,但是可以不要這麼苦 !」

對 ! 「痛」與「苦」不是雙胞胎,是可以分離的。觀音七期間,上人的開示一直提醒我們,念誦著觀音聖號,要觀想「自己在不在 」。還要觀想「自己自在不自在」。

回想第二次受傷的時候,我正趕著去辦事,很專心,不是專心地念佛,而是專心地打著妄想,想著等一下如何進行,預期會有什麼結果,完全不記得自己右腳無力走路要小心。就這樣意外發生了,連怎麼摔倒的都搞不清楚。

上人交代要時時觀想自己在不在 ,這真是我的大問題,我的腦袋常常被工作填滿,心不在焉!這次的教訓,教我「攝心守念」,每一步都要走得踏實,不可輕忽 !

再來該想想「自己自在不自在」。

受傷之後除了身體的痛以及諸多的不方便之外,還有心中的恐懼,所以當然不自在。

在醫治手及腿傷之時,兩位中醫師同時告訴我,我的氣非常虛弱。其中一位更明白地說 : 「妳知道,妳只剩一口氣嗎 ? 」我當然知道,我心想:還好還有一口氣,我要用這虛弱的一口氣好好拜佛!

因為第二次意外傷及肩、頸與右手臂,所以拜佛時只能將重心放在左半身,很不幸的是,因此使得左腿也拉傷。早上拜願時,每一拜都很吃力,站起來搖搖欲墜,雙腳發抖,我只能告訴自己,這一拜站不住,下一拜就會站不起來。

有一天在讀蓮池大師所寫的《緇門崇行錄》時,看到一位法師想要出門參方,卻在出山門時跌傷了腳,就在剎那間他開悟了。自古以來多少祖師因為「痛」而開悟,而我卻因為「痛」而感到憂慮,我應該要好好的轉變自己的心念。

為了轉移注意力,拜願時我將心念放在佛號上,一字一字清清楚楚。實在撐不住了,就將心念放在每一個音節上。就這樣有時拜得淚流滿面,一念一念的懺悔。

我想起之前在花蓮,看到一隻小蟲,因為怕牠被小猴子抓到,所以忙著將牠移開,沒想到卻折斷了牠纖細的腿。當時雖然很懊悔,卻怎麼也沒辦法使牠復原,或許這正是我現在所受的果報。

自此之後,每天早晨起床念誦著「從朝寅旦直至暮,一切眾生自迴護,若於足下喪其形,願汝及時生淨土」的偈頌時,心中除了迴向眾生之外,還有著深深的懺悔。更提醒自己,做任何事要小心謹慎,切勿魯莽。

另一位醫師對於我右手的傷有些納悶,不知道為什麼連肩頸都這麼嚴重。她擔心將來我的右半身會傾斜,這些擔憂確實讓我感受到壓力與恐懼。觀音七期間,我不斷地祈求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加被,讓我無有恐懼地面對眼前的這一切。我相信我會好轉的,我也相信醫生會幫助我復原的,我更相信佛菩薩與上人會帶領我走過這個關卡。

「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鋼刀口易傷」,這是憨山大師醒世歌中的兩句。意思是太硬的弓箭容易使弦斷裂,堅韌的鋼刀雖,然能夠銷金斷玉,但刀刃容易受損。連續受傷後雙腿更顯無力,為了能好好地站著,我只能加倍用力,這使得我腿部肌肉嚴重受傷,這正是剛強的後果。

我的個性剛直,是非分明,缺乏彈性,因此身與心都很緊繃。有一天因為治療的疼痛,加上連續幾天密集的工作,真的非常疲憊 ! 法師說 : 「該休息就要休息,不要硬撐 ! 如果你本來可以走更遠的路,可以做更多的事,卻因為不懂得適時調整而倒下,那可是『侵損常住』!」

雖然是一段半開玩笑的話,但也確實提醒了我,修行不要過度執著這個色身,但也不能忘記「身是載道器」;否則壯志未酬身先死,就沒有成就道業的一天。

這三份試卷雖然回答得很辛苦,但是卻有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在過去的十多天之中,我舉步維艱,想要拜佛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當我重新在大殿穩穩地站著,並可以禮佛的時候,才深深地感覺到「禮佛一拜,罪滅河沙」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痛」與「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