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時間的一點反思

葉祖堯博士講於2016年9月12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們、各位善知識:我是親法,今天晚上我練習講法。兩個禮拜以前與同修開車去金佛寺,參加他們一個新的“生命之流”的演講系列。他們做了很多廣告,也吸引了許多新的年輕人來聽。今天晚上我想報告一下,個人在這過程中對時間的一點反思。

我們開車上去的時間很巧合,因為這正是我差不多60年以前,搭貨船從日本到美國經過波特蘭的時候。經過波特蘭時,想起當年我在甲板上看到船慢慢進港;還記得當時有一條很長的火車,大概一百多節在岸邊開過。對一個高中畢業生來說,真是印象深刻。所以在這個旅程中我問自己:”這60多年來是怎麼過的?我這生過的好嗎?或是很失望因爲我僅僅是讓時間的長河帶著走?”,許多問題都浮上來。我想跟大家報告一下自己對時間概念的一點思考。

雖然我們去過溫哥華很多次,這次我們很驚訝的沒有看到一個“胖”的人。當我60年前來美國的時候,美國人也是如此–沒有胖子。在我職業的生涯中,我常常到世界各地開會。每一次回來時我都很感恩,能夠很幸運住在這麽一片美好的土地上。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社會道德下滑,已經沒有太多的人真正地關心這片土地了。在公共場合裡,垃圾無處不在;公共基礎建設像公路、鐵路、橋樑,正在日益惡化,因為沒有維護。整個美國中產階級萎縮清晰可見。當然我也從一個19歲眼睛發亮的少年變成一個老人。回想過往,我想到蘇東坡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為了要看看我五年前和現在之間的轉換,讓我挑在附近的維多利亞島上的布查特(Buchart)花園作為一個例子。上次我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那裏,讓我體會到這整個地方的神奇–在藍天下五顏六色的鮮花似乎有很長的光環;晚上在星空下的演唱會是如此的動聽;會後晚間在不同顏色的燈下看的花展示了出奇優雅的同時也以它們的清香環繞每位過路的人。這一次,我們也花了一整天希望能續約當年記憶的神奇。這些鮮花一如以前般的美麗,而演唱會也同樣的非常精彩動聽。但是當年的神奇感沒有了。在這5年間發生了什麼?

為了要回答我自己問的問題,我開始好奇地問:什麼是時間?一個簡單的回答是:“時間是一種轉換的衡量”。地球繞自身轉動約24小時,需要60年把一個年輕的孩子轉換成為一個古怪的老頭,等等。然而,時間的流逝總是一種個人的經驗就如莎士比亞說的:

 “對那些等待的人,時間過的很慢;

對那些害怕的人,時間走的飛快;

對那些長籲短嘆的人,時間過的很長;

對那些在慶祝中的人,時間在很短間流失;

但對於那些在愛河中的人,時間有如永恆。”

另外一位哲學家西蒙娜·薇依說,“所有我們所能想像的悲劇可以減少到只有一個,那就是“時間的流逝”。所以,我們的時間概念確實應該以我們與時間的關係來衡量。事實上,緊張的根本原因是我們與時間的關係不好,因為我們要麼等待,或為未來擔心,或者後悔過去,等等。

為了試圖理出我們與時間關係,我們需要先瞭解我們每個人擁有的全部可用時間。也就是我們在銀行的“時間帳戶”是在我們出生時就給了我們。我們如何利用時間決定我們與時間的關係。作為一種資源,時間和金錢之間的差異是“時間是不能再生的“!更重要的是,金錢,像其他的東西,如環境,是存於身外的。但只要我們活著,時間只是為我們而存在。因此,我們每個人得為我們與時間觀係的品質全權負責!由於整個世界變得完全連接,我們活動的速度也一直在增加,我們應如何保持我們與時間觀係的品質?換句話說,我們應該如何“花”我們的時間呢?。

在我們溫哥華講座中,我們談到了需要在我們人生的旅途中找到“當下”與“做事”之間的平衡。就像一件藝術品,它需要設計和規劃。令人驚訝的是,我記得,一些所謂最繁忙的人的日程安排有相當的靈活性。他們似乎總是能“擠”出來一些時間來對付突發事件或他們真正喜歡的事。例如,我第一次晤會赫伯·凱萊赫時,他是西南航空公司的董事長,我預定一個小時的約會。當我們談了3個半小時後,我對他說,我需要趕飛機回奧斯丁。他看了看手錶,然後告訴他的秘書說他要送我去機場。我們到了機場之後,他又看了看手錶對我說:“我們還有10分鐘可談”。於是他將車停在大門前,我們又再談了10分鐘。

當我遇到像凱萊赫這種高品質的人後,我才開始明白,他們都對自己時間管理得很好,因此有很多靈活性,可以適應到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們給我的印象是,當我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是世界上唯一他們關心的人。譬如在夏威夷我跟戈登·摩爾有一個90分鐘的對話,他是intel的共同創辦人。在這90分鐘的對話中,他那對好奇的藍眼睛,從來沒離開過我。我想這種人絕大多數的時間活在於當下,而同時並能將它們的時間分配好,完成他們該做的事情。這樣的人對時間的掌握是非常的好。他們同時都有很良好與平衡的個性。

能夠掌握時間的人,基本上有一個很好的平衡哲學,即使他們比別人同時做兩倍多的事情,他們時間的節奏通常是很輕鬆的。我的同修是一位能掌握時間的人,這樣的人有以下的特色:

  1. 他很瞭解自己,知道什麼是他生活的優先次序;
  2. 在任何時間,他只生活在一個時間,不管是做如志願工作、私人的事、日常事、專案等等;
  3. 他任何時間只做一件事情。而每項活動他都先計劃好,所以他知道如何有效地利用自己的時間;
  4. 他每天對他的時間都有很明確的目標。

拿今年7月我們在Zion 國家公園一個9天的家庭團聚來作為一個例子。我們租了一所大房子, 與任何超市都很遠。於是,她提供了一個全素的、簡單而營養、豐富的9日功能表,包括多種囯家的風味菜,並利用到每個人的專長。根據菜單,她列了一個完整的購物清單。整個假期所需的一切,有的郵購送達、有的是新鮮買了帶去的,9天來一樣也不缺。每天的烹飪、清潔和出遊行程規劃都有不同的團隊負責。 結果一家三代24人有一個美好的時光與聚會。 時間掌握得好的好處是即時得到囘報,感恩生命沒有被浪費。儘管她的工作量很重,因為她善於策劃的結果,她有更多自由的空間!

讓我用一個問題來總結時間掌握的要點:“如果給你一個罐子以及各種大小的鵝卵石和一些沙子及水,你將如何把它們都放進瓶子裏?“關鍵要記住的是:“除非你把大的鵝卵石先放進去在,你幾乎不可能以後再把它們擠進去。”所以,為了有一個良好的一生,關鍵的問題是:“什麼是我生命中的大鵝卵石?” 現在讓我們來欣賞印度著名詩人泰戈爾的一首詩:

“蝴蝶在乎的只是瞬間,而非月份。但它有足夠的時間〜

時間的財富是來自變化,

但在時鐘的模仿中,只有變化而無財富〜

讓你的生命在時間的邊緣翩然起舞

像露水立於嫩葉的尖端!“

現在我可以回答,為什麼布查特花園對我的吸引力已經沒有了。因為在聖城神奇的事件每天都在發生,不論是在做晚課或者單獨坐在佛殿時,或者是參加任何一個法會。例如,做晚課的時候只要我能夠與緩慢而平靜朗誦的佛名同步時,眼淚就會掉下來。更不用說在萬佛寶懺或者觀音法會這些大法會的時候;這種法會提供了我一個清洗的效果,逐漸讓我創造了在我記憶和我之間有一個空間,就像戴了一副新的眼鏡看往事一樣–從前往事附加的情感都被濾掉了。在這個時候我會感到生命的神奇,好像在它的邊緣跳舞,因為我覺得觸摸到永恆。美麗的布查特花園的魅力仍然存在,但它吸引我的魔力已不再有!換句話說,我生命的頻率已不再能和布查特花園所提供的同步了!

最後提供個人在從維多利亞島到溫哥華渡輪中寫的一首打油詩來結束我的分享:

碧波山外山,蓮海花中花。

甲子一夢中,紫蕊待君歸!

阿彌陀佛!

3 則迴響於《對時間的一點反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