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心得

沙彌尼近安講於2017年1月21日星期六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和各位法友,阿彌陀佛!今晚輪到沙彌尼近安和大家結法緣。

今年是我第三次參加萬佛城的禪七,比起過去兩次的經驗,除了腿痛,還是腿痛,不過疼痛一年比一年好一些。儘管身體都不聽話令人很沮喪,但是在禪七開始的兩天,我仍然鼓足勇氣,希望可以好好用一點功。也許是太心急了,用功不得力,就在第三天的時候,我的鼻子裡面突然發炎,高高地腫起一個包。開始我也不理它,還繼續打坐,到第二天腫得更高了,心想不知道這又是遇到了什麼障礙。可是我很快就發現,原來紅腫是上火導致的。於是我鬆了一口氣,試著對自己打坐的方法進行調整。因為火在頭上,所以打坐時,就時時刻刻記得把意念放在丹田的位置,無論是參話頭還是打妄想,都不要讓它跑到上面來。這樣嘗試了一天,鼻子就開始消腫,兩天以後,發炎紅腫的症狀就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它去的速度和來的時候一樣快。同時身體也因為意念的轉移,而發生了一些變化。

雖然每天都在念“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但只有看見身體這種奇妙的變化後,才真的感悟人的意念實在有這麼大的力量,對內它可以影響我們這個色身,對外可以改變整個世界。意念是佛性的一種功用,而佛性則是一種能量,法界裡充滿著各種能量,現在就用電能來做一個比喻。

電不能被肉眼所見,它不發出聲音,也沒有味道。在很長的歷史中,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人的佛性與電能有點相似之處,兩者都必須借助一個媒介來展示它們的功能。

如果把電接到燈泡上,燈就會發亮,看起來是燈泡在亮,實際是電流的作用。沒有燈泡,電流不能被顯現;而沒有電流,燈泡就是一個死物。眾生在沒成佛的時候,佛性就是靈魂,它是一股可以被聚集和分散開的能量。如果靈魂進入一個身體里,這個身體就有能看,能聽,能思考,動作等功能。不明白這個道理的人,自然以為是我們的身體具備這些功能。而實際上六根的背後是那股能量,也就是佛性在支配著,令人可以見聞覺知。沒有身體,我們凡夫察覺不到佛性的功用;而沒有靈魂,身體也就是一個死物。因此,修行的人不要被自己的身體所欺騙,也就是不要被自己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所欺騙。所謂“不被境界轉”,也可以說是“不被自己轉”,不要被自己六根的感受所轉。

在我們萬佛殿的後方有一些小小的水仙花,當它們開放的時候,顯得恬靜而美麗。本來出家人走路應該眼觀鼻,鼻觀口,不能東張西望的。但是,我有時不聽話,看見這些花,就覺得它們很可愛而產生歡喜的心。水仙花根本不會分別自己美不美,有沒有人喜歡它,花開花謝都很自然的。而我的眼根見到外境,心中就升起一種好惡,然後便喜歡好的境界而討厭惡的境界,這就是被境界轉,被自己六根的感受所轉了。

對物是這樣,對人也是一樣的道理。有的人修行得好,與人相處時常常令人歡喜;有的人習氣重,處處令身邊的人起煩惱。這個給人煩惱的人心裡並沒有想:嗯,我就是要做出一個壞的樣子來給人煩惱,讓誰見了我都討厭。這是很少有這樣的人,所以這個給人煩惱的人就是境界,當下就是考驗,看我們會不會被自己的感受所轉,而對人產生一種愛憎的心。反過來,那是不是就不應該有感受呢?沒有感覺的是木頭。在修行沒成就的時候,好惡之心都會有的,關鍵是認識它,不被它牽著走,明白自己的好惡本來與外境無關,是自性裡生出的迷惑。

當人類還不知道怎樣使用電的時候,這種能量在宇宙間自然存在著。在野外,閃電可以把大樹劈成兩半或者襲擊人和房屋,這種電能很強,只有破壞性而不能為人所用。好像人在不懂得修行以前,隨便順著自己的性情来追求享樂,或者隨便發脾氣,甚至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傷害別人,傷害眾生。這種負面的能量比閃電更強大,給世界帶來災難。

漸漸地,人類學會了如何控制電,而將它搜集好,運輸給各個家庭來使用。於是電被調伏得好好的,需要多少電壓,輸出多少功率,都可以控制。想要電的時候,只要輕輕推一下開關就行了。這就好像修行了佛法以後,人就知道原來支配這個身體的是佛性,這一股能量如果不管好它,它就會四處亂走,一下進了畜生的身體,一下子又上天。等到把這個性調好了,手心手背這樣一翻,煩惱就變成了菩提。同樣還是這股能量,那時想要讓自己的意念不去亂想也可以,想要不被慾望所纏繞也可以,想不被自己的壞脾氣所擺佈也可以。想要活著就活著,想要死就死,想要投生去哪裡就去哪裡。這比起推一下開關還更容易,更自在。其實也沒有一個開關了,因為佛性恢復了它的本來面目。因此,就像我們學會調伏電能一樣,修行就是要調伏這個性,就是要回光返照。如果我一念沒有回光返照,我就一念沒有在“道”上;如果我念念沒有回光返照,我就是念念沒有在“道”上。

說到調伏,下面分享一段關於調伏妄想的開示。在世俗的社會里,很多人家養狗。通常,狗的主人會每天帶著牠去外面走一走,於是就在小狗的脖子上套一個圈,繫一條繩子,用手來牽著。小狗只要一出門,自然被外面的一切所吸引,東聞一聞,西跑一跑,這時主人就要用繩子來控制牠。那麼這條繩拉得既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拉得太緊,小狗就會窒息;拉得太鬆,小狗會到處亂跑而影響別人,所以主人總是耐心的等待,將小狗領到牠應該走的路上。人的妄想就像這條小狗,很容易漫無目的的遊走。想管好妄想,就像拉牽狗的繩子一樣,要非常有耐心。在禪坐時,看見念頭跑掉了,就溫和的把它領回來,等一下它又跑了,就再一次耐心的把它領回來。如果用功用得太急,就容易出現像我那種情況,身體上火,或者情緒變得煩躁不安;如果用功很鬆散的,那思想可能跑到天邊也回不來,或者就睡著了。

無論是調伏妄想還是調伏心性,只要有耐心,每天做一點,將來終會有覺悟的那一天。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