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談感恩

葉親法 講於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Raymond Yeh on November 28  (Mon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英文講稿: Thanksgiving


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們、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是親法,親光法師要我今天晚上講法。因為上個星期是感恩節,所以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下,我過去70多年來碰到的許多人,也許今天晚上我可以在這兒感謝他們。

當我回看,來到美國已經55年,這個時候我看到很多的改變:當我來的時候,美國正處在一個高峰時期,大多數美國人都有很高的志氣。到今天,這個國家有很多經濟上的問題,然後大多數今天的美國人都有健康的問題,所以感覺有很多的改變。

在這個感恩節的時候,我想到《三國演義》開章的時候有一首詞,它頭兩句是“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所以,當我想到這些詞的時候我就在想:我現在老年的時候,我很感謝我這一生中碰到的許多人。

當然,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父母親,他們對我有最大的影響。他們兩位給了我一個同樣的禮物,那就是堅忍不拔的一種精神——就是即使在不可能的情形下,還可以往前走。他們兩位都都包容了這個,在他們的生命裏面。因為他們兩位的包容在身體力行,所以我父母教了我,就是當我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永遠不會放棄。

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孝順的女兒,我的外祖母跟我們一起住了30年,都是我母親在照顧她。在她晚年的時候,她更展現出很大的原諒跟包容的能力。可是對她的孩子來說呢,我們都知道她是願意把最後一滴血都給出去,而不願意讓她的小孩得受到任何的傷害。

我一向總是覺得,我的媽媽對我的影響比我的父親多。可是近年來我慢慢地感覺到,我爸爸對我有著越來越深的影響。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總是記得,我父親總是告訴我們所有的小孩:“永遠做好準備,不管你要做什麼事情,準備是成功之母。”他雖然是個軍人,可是他總是非常的平靜,而且從來沒有分別心。

當我後來越來越知道他的時候,我就更能欣賞他的性格。雖然我仰慕他是位抗日名將,但是我最佩服他的,是他有一顆包容、寬恕的心。他在中國軍隊裏面有一個外號叫“常勝將軍葉婆婆”,這個外號來的原因,是因為他真正對他的手下非常、非常的關心。

他從一個很窮的家庭裏出來,而唯一能夠使他走出去的方法就是從軍,雖然他一直都很想做一個工程師。可是,他永遠都記得在年輕時候的絕望——根本走不出貧困的絕望。所以,在他整個軍旅的生涯裏面,他創建了三個學校給貧窮的小孩。

2005年,當我第一次訪問位於中國邊疆——雲南騰沖,在城裏的第一職高中學,我才感覺到我父親的一個整體形象。在那個小城裏面雖然曾經有很多軍隊進去,可是騰沖的人民只設了一個碑——紀念我父親和他的198師。即使在60年以後的今天,連開計程車的20多歲的小朋友也都知道他。

在我訪問期間,他們告訴我一個故事。在60周年紀念的時候,有一位日本老先生講了他的故事:在騰沖縣被中國軍隊收復的時候,他是一個士兵,所以有人把他帶來見我父親。他說我父親完全沒有把他當一個俘虜,而且對他說:“你應該回到日本去,因為日本需要你去重建你的家園,就像中國需要我一樣。”所以他說:“今天,我要來感謝60年前我的那位指導師!”

所以,我從我父親那裏學到另外兩門課:一個是平等心的真正意義,因為從他的觀點來講:人的貧窮,是其他每一個人的責任——來把這個貧窮給除掉。我學到的另外一點,是靈活的頭腦。有一個靈活的頭腦,你可以從很多不同的角度來看一個問題,然後把兩個看似完全不相關的點連起來,那麼,你有可能會達成一個在常理之下完全不可能達成的事情。

在我來這個國家(美國)裏面,頭一段時間都是在念書。我很幸運碰到一位老師,Professor David· Muller, 是我的論文指導老師。他是一個物理學家,可是他在電腦跟數學方面都做了很基本的貢獻。

他收我就讀的時候,他對我的教法是跟別人(我其他朋友們的論文導師們)完全不一樣的,因為他從來不告訴我,我的論文應該做什麼題目。我有問題問他的時候,他總是用問題來回答,或者只是對我笑笑,讓我自己去找(答案)。

所以我現在回想起來,他所教給我的東西,是他給我時間跟地方,讓我慢慢地把我自己的格局一個、一個拿掉,直到看到我自己赤裸裸地在我面前。然後,從那裏我才能夠開始知道,我論文應該寫什麼,而不是他告訴我應該寫什麼。

當然,這個方法是很難的,我的論文改了好幾次——因為寫不出來。可是我後來才瞭解,他是完全注重在把我最好的東西帶出來。所以,從他那裏我學到了三課:一個是在學問上要誠實;第二個是不要怕。 因為做學問是一個探索的工作,不要怕探索任何東西,因為你一怕的話,格局就在那裏卡住你;第三個,幫助別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棄不離地在那裏維護這個人。

我後來離開了學校,去試著做一個企業家。第一個投資到我們公司的人是一位很成功的投資者,叫Jack Trotter。有一天,他的助手打電話給我說:“Trotter先生要來看看你的公司。大概他只可以待30分鐘。所以他來了以後,我就趕快地給他做了一個報告。我報告才7、8分鐘,他就舉起手來,說:“對不起!你講的話,我一句都沒有聽懂。”我正在想:“哦哦……又糟糕了!”他接著就說:“可是,我很喜歡你這個人。你需要多少資金?”

以後呢,他就是每個月送來一張支票,可是我們完全沒有任何的合約,口頭的也沒有。 後來有一天——我已經花了他的錢100多萬,——他的助手又打電話來,他說:“Trotter先生認為,我們應該正式擬一個合約。”所以他不僅是幫助我、送我成為企業家的推手。同時他還教了我一課:什麼是信任——100萬花掉了,我走了他一句話都沒得講!

還有幾分鐘,所以我想再介紹一位在我生命裏面遇到的人,那就是臺灣的李國鼎先生。我在1974年的時候遇到他,他那個時候是財政部長,從此我們結下了30多年的友誼。他在1976年的時候可以當行政院長,但是他沒有去當,因為他不知道臺灣的第二個經濟奇蹟應如何發生?。所以他不做行政院長,他花了一年時間在世界上到處走、到處去看,跟各行各業的人交談。

當他來Maryland看我的時候,我是嚇了一跳——他就一個人來了,只帶了一個副官。然後我跟他講建議的時候,他是親自在抄筆記。和他交往中,他教我如何能夠同時看到整個大局跟每一個小點。而他教我的另外一點,就是他完全沒有自我,他完全是把全部身心都交給了國家。所以他可以發現臺灣的第二個經濟奇蹟。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是我的同修 –– 我的終生伴侶、我最好的朋友、我的老師。我們由相識到現今已50年了。她天生具有一份服務的心。所以她快樂的來源來自使他人快樂。她常講由服務中所得到的報酬是即時的,完全不需要別人的獎賞或稱讚。多年來我在她以服務為中心的人生哲學中看到的是一位不是以自己為中心的人。所以我自己也變得比較謙虛了。一個以服務為中心的人生哲學帶給我們高度的安樂,因為:

  1. 有好的關係—我們更可以聽到他人的心聲;
  2. 好的健康 —心情好,身體自然好;
  3. 高度的喜悅和內心的平靜—因為回報是即時的,不會缺的。

最重要的是我要謝謝上人!因為能夠來到聖城是一個很不容易的因緣,然後因為來到了聖城,我能夠知道、也能夠有這個因緣受到佛菩薩大願的洗禮,我學到的是菩薩的大願都是深度地包容,所以他們可以“慈眼示眾生”。

我也希望借這個機會謝謝在座的諸位!因為有你,所以在這8年裏面我變了很多,也成就了不少。下面的故事可以顯示你們對我的影響。我們住的地方有兩隻小老鼠。有一天晚上在夢間,我看見一隻小老鼠爬上床來到我的手心中。我很快的就抓住他。然後很快的跳起來衝到後門想把他丟的很遠。但是打開門時,冰冷的氣溫使我發抖。我想:“我們已相處很久了。今晚冰凍的天氣強行趕他似乎沒有道理。”所以我就放了他。“ 之後我就醒過來。我想我的心也許變得比較柔軟了。

還有很多別的人我都很感激,可是今天時間很短,我只能舉幾位。當我回想我這一生裏非常美好的旅程的時候,我記得有一首詩,是一位明朝(唐·懷浚作)的比丘說的,當人家問他的家在哪裡,他說:

家在閩山東復東,其中歲歲有花紅;

而今不在花紅處,花在舊時紅處紅。

萬佛聖城是讓我沉澱我人生課程最佳的地方,譲我努力的為回家做準備。也許可以用上面這首詩的格式來表達我的心情:

家在娑婆西又西,蓮池浩翰花中花;

而今不在蓮花處,紫蕊含香待君歸。

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