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往生對我的啟發

林親光 講於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Chin Guan Lin on December 1 (Thur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林愛森,法名親光,來自法國巴黎。時間過得真快,來聖城已有三個多月了,今晚是我第一次學習講法,來訴說我的學佛因緣。

說起學佛因緣,那應該要回到十一年前。那時得知外公得了末期的癌症。我外公在中國,醫生宣佈他不會超過三個月的生命。因為曾經與外公有過諾言,他往生的時候我要好好地送他一程。

因為我的成長中,除了相依為命的親爺爺之外,接觸最多的就是外公了。我盡我所能地去幫外公,辦好他人生的最後一件大事。因為我不想我的人生再留下任何的遺憾。

大部分的癌症末期病人都很痛苦。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在朋友的建議下我每天誦《地藏經》、吃素,把功德迴向給他。

當時,我還沒有吃素,更不要提學佛。我跟一般人一樣,臨時抱佛腳,只祈求地藏菩薩,希望外公他沒有恐懼、痛苦及安祥地往生。

真的很不可思議,如《地藏經》的〈如來讚歎品〉云:或男或女,七日之中早與讀誦此不可思議經典,更為念菩薩名,可滿萬遍。是新生子或男或女,宿有殃報,便得解脫,安樂易養,壽命增長。若是承福生者,轉增安樂,及與壽命。

外公三個月的壽命延期到一年。這一年期間,他能吃能睡還能玩,一點也不像得了癌症的末期患者。並且他也沒有恐懼、痛苦,甚至連一顆止痛藥都沒吃,一直到臨終。

往生的時候,他的身體柔軟得像嬰兒,頭頂發熱,安祥地睡著離開。我學佛的姨婆說,哥哥肯定是去西方極樂世界了,最差的也可能會上天。

在照顧外公的人生最後兩個星期,由衷地感謝一些善知識的指導,教我如何用佛教的儀式來完成外公的臨終關懷。這對外公曾許下的諾言,也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外公往生的瑞相,度了好幾個我家裏人學佛,我也是被度人其中之一。我的吃素因緣也是由他而起,今天能學佛,他的功是不可沒的。外公,謝謝你!

由於經過外公的往生,讓我更清楚地看透周遭的人、事的無常變化,使我這位原本對生活充滿了自信積極的人,變得消極起來。我覺得人生實在是沒意思,也太虛假了。五濁惡世的眾生為了名利,不斷地去奔波,以苦為樂,這甚至也包括自稱學佛的人。因此讓我對佛法失去了信心。

我也看到了人世間的百態,難道這就是人生真諦嗎?我不同意。我要去尋找屬於我的人生道路,我不甘願與他們同流合污,更不想我的人生交白卷。

於是,我到處去做義工,去市醫院及社會上的關懷中心,其中我曾經想計畫去紅十字會去一些落後的地區及國家。由於我異樣的行為,讓我周遭的親友擔心,特別是家裏人。他們覺得我生活得不切實際,有那些玩世不恭的味道。可能是太過極端吧,因此我也做了一些糊塗事。

所以說,我們生活當中不可缺少佛法,要不然就如《佛說四十二章經》云:財色於人,人之不捨。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兒舔之,則有割舌之患。是啊,我們這些顛倒眾生為了財色都要斷送了性命,還不知道迷途知返。

二○○六年的冬天,果娥阿姨帶領我們來到傳說中的萬佛城。這是我第一次來萬佛城。進入城內,我覺得好歡喜,它有種曙光,照破了我的黑暗,在寒冷的冬天,添加許多溫暖,它有種家中般的溫馨。同時我也受了五戒,在這次的觀音七期間。

隔年,二○○七年,法總來歐洲弘法,在法國逗留的時間最長。這次弘法期間,讓我更深入地體悟上人的法。那年,卻是我最消極及最低潮的時候。可能是上人的慈悲不忍,派位如觀音菩薩般的法師來救度我。一見到這位法師,就被他的慈祥懾服了。不知道為什麼,我毫不顧慮地向他敞開心胸,痛思我自己的過失及罪業。我猶如一位漂流很久的孤兒,見到親人般地愛。法師慈悲及耐心地聽我傾訴,還給我分析。他讓我重新拾起信心,及面對我人生的價值觀。

之後,又有幸認識了恒優法師,他每次回法國總是不辭辛苦地解答我們的問題,教導我們如何學習佛法,如何打坐等等,結了很多善緣,所以很多人得到法益,其中有法國人、越南人及中國人。特別是他總是苦口婆心地引導我學佛,還常常提起上人的生前事蹟,讓我對上人的法有更深地瞭解。他的關懷,令對佛法失去信心的我,像打了一針強心劑。

去年冬天原計劃想去印度朝聖,日期越來越近了,我卻變得猶豫不決。好像有種很奇妙的力量對我說,你別浪費時間了,應該要好好計畫你的人生才對。是啊,就如《八大人覺經 》云:「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 。」

我猛然醒來,難道我還繼續浪費光陰,不想脫離這生死的苦海嗎?於是我又選擇了重返萬佛城,來參加彌陀七和冬季禪七。我又見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我非常地歡喜,歡喜得好像見到親人般那種喜悅。回來聖城,給我有種回家的感覺,有增無減。

有一天恒優法師對我說:「Christina,你怎麼越來越矮了?」我愣住了,我怎麼會越來越矮了呢?再下去不就是下地獄去了嗎?是啊,可是現在當你真正地墮落了,你才會醒悟嗎?才去學佛嗎?有位法師也鼓勵我不要繼續徘徊了,全世界再也找不到像聖城這麼好的修行道場了。一句句都像警世的警鐘,敲醒了我。於是我決定留在聖城好好學習。

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感恩你們的關懷和慈悲,啟發了我的菩提種子。我會好好地學佛,我願「將此身心奉塵刹,是則名為報佛恩」,來回饋你們。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