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七的經驗談

沙彌果正講於2013年2月13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今晚輪到果正練習報告,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多多包涵。

農曆年初一剛過去,今天是年初四,龍年已經過去了,所以說:「是『年』已過,命亦『大』減」。幾十年的光陰都已經過去了,現在不要用「年」來計算壽命的長短,可能只在個位數而已。不要太樂觀,人生無常,用「月」來計算可能會進入百位數,感覺上時間會長一些,日子比較好過,莫把無時當有時。

我剛來萬佛城的時候,正在拜萬佛懺,人生路不熟,人、物、生活環境,一切都很陌生。剛開始是不習慣,現在住下來差不多五年了,好像對它有一點認識,但是感覺上還不是很了解。

一周的彌陀七與三周的禪七,隨著龍年而去。回想第一個彌陀七與禪七,真的苦不堪言,從來沒有參加過連續的法會。彌陀七還可以撐下去,但是因為人太多的關係,地方排得密密的,站的時候密,坐下來更密。天氣冷的時候還可以,天氣熱的時候是很辛苦的。所以,每一支香完了,很多人都出去透透氣,喝點水,準備下支香的來臨。

三周禪七就不同,靜靜地進來,靜靜地出去,誰也不妨礙誰。第一次參加禪七,什麼都不懂,別人進去也跟著進去。第一支香、第二支香還可以坐雙盤;第三支香到了一半就要放腿了,坐單盤;到了下午三點,就伸直腿,不能盤;坐在那裡,不如說死在那裡比較確實。有時候沒有來,覺得除了痛,沒有別的,好不容易熬過三周!

第二年的禪七又來了,聽到禪七就有恐懼感,真的不想進去。但是想一想,來萬佛城是為了要出家,出家要打坐,打坐要痛,就是要這個痛。所以識時機地又進去,就是這樣又熬過去。

第三年的禪七就好很多,知道打坐會痛,或者是痛得麻木,或者是骨頭隨著歲月變硬。總而言之,這個痛是不可避免,接受這個痛,自然就沒有恐懼感了。現在打坐痛的地方很多,以前只是腿痛。我想恐懼感是心理作用居多,好像小孩子去看醫生,有沒有打針都忽然哭起來一樣。

現在是新年,有很多人有新計劃;果正沒有什麼計劃,剛剛生病一場,還沒有完全好。在病期間,煩事很多,體會很多,妄想也少了。自己想,現在躺在床上,呼出去的氣再吸進來就是來世;如果真的走了,會走去哪裡,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因為阿彌陀佛沒有來,不知西方極樂世界是在哪裡。

聽說臨終時四大分張,會很痛,現在沒有痛也不知道怎麼辦。打坐腿痛了,念佛都不可以;臨終時四大分張,能夠維持正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真的沒有把握。不知道誰有十分的把握?

剛來萬佛城的時候,妄想多多,一切都很陌生,不知怎麼樣做才好,又想這個,又想那個,到最後什麼都不對。現在住下來,心也慢慢地安定下來,不用想那麼多,也不用想,徒增煩惱而已。是非終日,不停止染污。

法師教導,修行在於日常生活,制心一處,不要多狡猾,打坐的時候就容易享受。剛開始的時候不是很容易,也很累,久而久之,慢慢就習慣;現在覺得很好,不是完全沒有妄想,沒有雜念,盡量把妄想減到最小。初以習,久成性,勿以人多造談,外表很冷漠,可是我覺得很適合我。我講話很大聲,很粗魯,但是不講太多不必要的事情。我不管別人怎麼樣講,哪個背後沒人說,哪個人前不說人,平生只懂量人短,何不回頭把自量?

萬佛城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環境清淨,地方寬廣,大法會的時候來多少人都可以容納。人雖然多,不會吵到令你煩惱,平常也不會覺得令你很害怕,不會妨礙個人的獨自修行,喜歡修哪一個法門都可以。有人說過:不懂修行來萬佛城,懂修行來萬佛城,老修行來萬佛城,能夠留下來就是修行。

下個月是觀世音菩薩聖誕,觀音七期間,在法會上誦《普門品》。上人說:有十種因緣,所以講《普門品》,一是藥珠,二是顯密,三是人法,四是慈悲,第五是福慧,第六是真應,第七是權實,第八是本跡,第九是緣了,第十是智斷。

世尊開成佛之近跡,顯久遠成佛之本。觀世音菩薩得如來壽命長遠的本,從本垂跡,有三十二應身:應以佛身得度者,現佛身而度之;應以菩薩身得度者,現菩薩身而度之;應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現童男童女身而度之;應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得度者,現四眾身而度之;應以天龍八部得度者,即現天龍八部而度之。三十二身都是跡,度完就煙消雲散,開跡顯本。

觀世音菩薩的本,不生不滅常住世間;觀世音菩薩的跡,到處來現身。所以觀世音菩薩得到如來壽命長遠的本,能現三十二相的跡來說法度眾生。我們現在每個人都是跡,不過我們不肯開,不肯捨;若開了跡,就能顯本。

這裡有個公案,生公在蘇州虎丘山說法,有個鬼現人身來聽法,但不肯捨鬼的跡。這個鬼對生公禪師說:「我做鬼來五百秋,又無煩惱又無憂。生公勸我為人去,恐怕為人不到頭。」意思說,做人很難做到底,做人每每半途就起變化,所以我願意做鬼。這個跡是最難捨的。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打七的經驗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