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拜萬佛懺之體驗

親文、陳親秀 講於2012年5月15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by Chin Wen & Chen Chin Xiu on May 15 (Tue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親文: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居士,阿彌陀佛!我叫親文,來自香港。

這是我第三次來到萬佛聖城。第一次是去年的「地藏七」、「禪七」,還有這次的「萬佛懺」。幾次參加法會的這個共同任務,很深刻,都有共同的一個地方就是:讓我感覺到上人是無處不在,都在加被著。所以每次看到有法會都想來參加。在這幾次當中,最深刻就是在「禪七」的時候,有點受到驚嚇。當時在那一秒鐘,上人就在我腦子裡出現,摸著我的頭跟我說:「不用怕!不用怕」,讓我的心馬上安定下來。而這幾次當中,當我有什麼妄想或者疑問時,很多時候在開示裡面或者是在書上,也都會找到答案。

這次最深刻的就是我躺在床上看書;剛開始還參加早課、晚課,後面幾天給自己一個藉口就是:每天都參加拜懺,有點累了,不去了。其實身體上並不是做不到,而是因為惰性,就找了一個藉口。但在這時候,我打開書,就一句話:「有些人來到聖城,不上早課、不上晚課,也不搭衣」,這是其中一個。然後,很明顯地就是在身體上和心性上,自己看到的轉變。

第一天的時候,因為平常在家也不會有太多的運動,或者是做什麼太多的事情。所以,一天六炷香下來,身體的感覺就說不上來。也不是覺得累,就是經常會看著自己,好像就在找自己的身體,有點找不到身體的感覺。我覺得那個感覺不是用語言能夠形容來的,就常很懷疑我是存在的。

當天我就發現,我來之前,鼻子過敏很厲害,經常流鼻水都會很麻煩。但是那天晚上我又發現一個問題,就是當我在拜佛的時候,一天除了早上起床的時候會有這個問題,當我進入佛堂,開始拜佛一直到六炷香下來,我是沒有這個問題。而在後面,就是當開始妄想起來,或是有時候開始用一些小聰明的方法去拜的時候,或者是不專注的時候,這個問題又會出現了。所以這些問題就讓我經常要提醒自己,就是妄想冒出來的時候,或者自己在放逸的時候,就趕緊要回到比較好的狀態,就怕繼續這麼下去就是不太恭敬也不太好。

另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就是:我來之前,我兩個手腕有一點損傷,就是我平常做的一個動作,在來的時候是沒辦法做到的。當在拜懺中間,大概是第二週,我就感覺到我的手腕有一陣陣好像經脈的竄動;到前兩天,我開始試著做回我原來做的動作,但是,可以做到了。

隨著拜懺時間的增加,在身體上,除了表面膝蓋有時候的痠疼之外,在身心的感覺就是覺得污垢有點慢慢地被沖刷,有點清明的感覺。因為這些的變化,所以在這整個拜懺當中,自己這樣的體會,還沒有結束的時候都不敢隨便妄語。

另一個就是,這次因為聽到法師,還有上人的開示。法師在說法的時候也提過,就是對於家人的迴向,這個很重要。所以,一直在拜懺的同時,我也給家人做了迴向。但,在最後當我決定留下來參加另一個法會的時候,家人給我的支持的那個轉變,讓我感到很驚訝,而且很感恩佛菩薩的加被。這一切的經驗讓我學佛的心就更堅定。也很感恩一切,就是無論用任何形式成就我學習佛法的善知識。阿彌陀佛!

※                         ※                       ※

陳親秀: 諸佛菩薩、南無宣公上人、法師,還有諸位蓮友:大家好!我來自台北,我叫凱西。

我想知道有沒有人來拜懺是因為菩薩要你來的?或者是上人要你來的?我想我是給上人叫來的。在我做完化療之後,去看我第一次做的CT的報告,在我原來有癌病的地方,它是已經乾淨了。但是又發現一個更大的,在另外一個地方,但不知道它是什麼,只知道是一個陰影。

醫生跟我講完之後,我一出那個診間,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好了,來不及了,我答應上人要做的事情來不及做了。再來,我想到我還沒有時間孝順父母。

回家以後,我就問了上人,我該怎麼辦?我看了開示錄,上人就說:多運動!隔了幾天我又看到拜佛是最好的運動。因為我知道也許時間不夠了,所以我就立刻回到台北的法界,問法師我是不是可以快點把我要做的事情做完。

在法師座位後面工作,有時是可以聽到法師說話的。那個時候我知道法師們一直在找有沒有人能夠去「萬佛懺」。問了幾天,我一直等著她會不會回頭問我:「親秀,妳去不去?」可是,法師沒有想到我。所以,我就自己問了:「法師,我能不能去?」法師很高興,我想她也覺得納悶,為什麼沒想過要回頭問我,但我聽到了。雖然我不知道「萬佛懺」是什麼,但是我覺得這可能是我唯一的一次機會來到聖城來看上人。所以,我就決定無論如何一定要來。但是,我本來以為會是很困難的事情,但,一點都不困難。因為我跟家人講,家人非常支持。我的visa也都辦得很順利,所以,現在我來了。我要拜佛,而且要拜超過一萬次的佛,這下我能運動了。

來之前很多的師姐告訴我:妳想來,不一定能來;妳能來,不一定能拜;妳能拜,不一定拜得完。在拜懺的期間,我發現其實拜懺之所以難,除了你的身體、你的膝蓋能夠拜得下去之外,最難的是拜懺不只是拜,你還要學習很多的事情。

第一個發現我必需要學習的,是我以前很難得能做的事,就是懺悔。第二件事情,是我必需要不停不停地學習。再來就是,在這裡有非常非常多的感應。拜懺期間真的像是集訓營,在最短的時間內,要從一個不怎麼學好的人變成一個好人,真的不容易。但,在這裡有一個好處就是:很神奇的,在外面你犯了再大的錯,你都不覺得你有錯;但在這裡,你犯了任何的錯,你都能立即查覺~我錯了。一查覺到有錯,就又有機會能夠立刻直接往大殿懺悔,真是太棒了!但,問題就在懺完了這個悔,又犯了新的錯。但,我想還是有好處的。如果每天多犯幾個錯,多改幾個過,應該很快可以把所有的錯都改了。

關於學習的部份,上人說過:「走到哪裡,哪裡就是學校。」那麼,我想要說說我在這裡學到的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我一直覺得很困難的事情。上人說:「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這個太難了吧!他的錯就是他的錯,怎麼會變成是我的錯?我很認真很認真地想,我終於在這裡想通了。就是~如果有一個人他無緣無故打你,那你不覺得他是打你,你覺得他是在跟你玩,那麼你們就不會起爭執。所以,如果你不認為他有錯的話,那你們之間就不會有問題;如果你認為他有錯,那麼你也錯了。所以,這個是我發現的一個道理。

再來一個是孔雀~雄的孔雀牠有一大把的羽毛。牠每天拖著那一大把的羽毛追著雌的孔雀跑,我覺得牠很辛苦。如果牠不貪、不求雌的孔雀對牠青睞的話,牠犯不著拖那一大把的羽毛,牠可以跟雌的孔雀一樣很清爽地像有輕功一樣地跳、跳、跳到屋頂上去。所以,對我自己來講,這可以解釋為上人要求我們不要爭、不要貪、不要求;因為,如果你不做那些事情的話,你可以一身輕,你可以沒有煩惱。

再來簡單地講講關於感應的事情。

昨天我在曬衣服的廣場聽到兩個女孩子的對話。其中一個女孩子說,「她怎麼突然搭上了縵衣。」她說:「因為我聽到上人說:有些人來到聖城,早課不上、晚課不上,也不搭衣。」那個人現在坐在我旁邊。我從來沒見過她,在昨天之前。我也不曉得她今天會坐在我旁邊講法。那個時候我聽到她這麼講,在學上人口氣講話的時候,我忍不住笑出來。但,是很慚愧地笑。因為我覺得圓滿日已經圓滿了,我覺得我也很圓滿了。所以,我不用再搭衣,因為我經常踩到縵衣。我之所以穿縵衣,是因為有法師告訴我穿縵衣可以快一點拿到吃的,所以,我把縵衣帶來了。

因為時間差不多了,我想跟大家說說我回去一定要改過的事情。就是~我總是拿起我的縵衣在心裡面念:初匙,願斷一切惡;二匙,願修一切善……;我每次拿起縵衣,我就開始念吃飯的時候念的三念。我回去以後會記住拿縵衣的時候念的不是這個。阿彌陀佛!

天下無敵

比丘尼恆慎講於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Shen on May 10 (Thur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這次萬佛懺很公平,大家統統有「獎」,幾乎大部分的人都感冒了,所以晚間聽經剩下不多。

今天恒慎所講的主題是,天下無敵。你可能想說,這大概是武俠小說裡面的打遍天下無敵手。我們今天不講小說。誰可以說是天下無敵呢?其實是佛。佛慈心對一切眾生,所以天下沒有一個人是他的敵人。提婆達多處處惱害佛,佛卻言:提婆達多是我的善知識。還有,佛的智慧、神通、道力等等,天上人間,無能敵者。所以,可以稱為天下無敵。為什麼要講這個呢?因為有人來功德部問,說他要超度冤親債主,但是不知道什麼是冤親債主。所以我們今天大概來介紹一下,什麼是冤親債主。

我們無始來,在這個生死裡面流轉,或者做人,或者做畜生,或者墮地獄,或者升天,種種變化,不一而是。或者做男人,或者做女人,常常改頭換面。在這無量劫的生死流轉裡面呢,我們結怨無邊。或者因為貪心結怨,或者是因為瞋心結怨,或者是因為癡心結怨,或者是因為嫉妒心結怨;這種種的怨結無量無邊,但是總的來說呢,怨從哪裡來?怨從親來,所以叫作冤親債主。一個人,如果離你遠遠的,八萬四千里,那這兩個人怎麼結怨,結不到,對不對?通常最容易結怨的人呢,就是我們身邊周遭的人,所以六親眷屬其實是很容易結怨的。同樣地位的人也很容易結怨的,為什麼?勢力相當。

以前有一個笑話,就是有一群書生跟一隻狐仙在飲酒。他們有一個約定,要講一個天下最讓他們害怕的事情,講得不對要罰酒,講得不合理也要罰酒。結果,輪到這個狐仙的時候,牠就說,「哦,這天下最可怕的呢,就是狐貍」,大家全部都笑了。「這個不對,不對,這個應該罰。」結果狐貍就解釋說,「唉!你今天這麼落魄不是你同行害你的嗎?我們也是一樣啊!能夠害我們的就是勢力相等才能害。所以我們其實最怕跟我相當能力的這種狐貍,最容易害得到我。」大家聽了聽覺得有理。所以不罰。

我們在六道裡面結的怨結怎麼來的?比如說,我之前聽過一個社會新聞,有一個年輕人,在外面吃喝嫖賭,常常跟家裡的人伸手要錢。每次跟父母要錢呢,父母都給。但是有一天,父親就覺得,這個小孩花錢花得太不當了,給他再多的錢他總是花天酒地,亂用,就不給。這不給呢,兒子就很生氣,拿把刀把父親殺了。所以,在六親眷屬裡面,有時候是這樣子。子女責望父母,希望從父母那邊得到什麼。父母有時候也責望子女,一定要聽他的話,一定要照他的意願,一定要做到他希望的,要求的。所以在六親眷屬裡面,或者是父母、子女,或者是妻子,丈夫,兄弟姐妹,等等,我們在這六親眷屬裡面,最容易有希求跟責望。我們希望對方能夠如我們心裡所要求的;當不如我們所要求的,我們這時候就銜冤,或者是不滿。你可能給他一百次,一次不給,他就不高興,就結怨了,就生仇了。所以呢,為什麼叫冤親?因為這個怨從親裡面來。

所以無始來,因為我們的愚癡,所以在六親眷屬裡面,造了無量無邊的罪業,結無量無邊的怨仇。因為我們不明白過去所造的業,所以今生當我們學習佛法的時候,我們希望過去的這些六親眷屬,一切的冤親債主,都能夠得到利益。

今年的往生牌位有兩千多。設給累劫冤親債主的,三分之二以上,可見大家還是蠻有誠心,對於過去的錯誤想要做補償,也希望我們歷劫的冤親能受到佛力的加持,往生善處。這是很好的。今天的解釋是大概讓我們了解什麼是冤親。所以如果要不結怨呢,先要從把六親眷屬看淡。我們可以引導我們身邊的人,向善道。但是我們不能要求對方一定要如我們意。這樣子,庶幾可以不結怨。

如果已經做錯的,已經結了的怨結,希望可以解怨釋結,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修習慈悲心。當我們處處慈悲,原諒他人的時候,我們的冤親債主也會原諒我們。我想,歌利王的故事大家大概都聽過幾百遍了。我們常常聽上人講,錄音帶講,很多經典都講,《金剛經》也講。佛曾為忍辱仙,被歌利王割截身體,但是佛沒有一點點瞋恨心,反而發願第一個度歌利王。

我們常常說,我們要修行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般若)。這六度要圓滿不容易,但是佛在受到這麼大的痛苦的時候沒有瞋恨心,這可以說是忍辱圓滿了。再發願第一個度他,這可以說是慈悲心修到圓滿了。我們常常說我們要學佛,但是學來學去,也許身邊人一句不高興的話,我們的瞋火就上來了;身邊的人一句不耐煩的話,我們耐心也沒有了。

那我們怎麼學佛?我們學佛的什麼?我們其實就是要學佛的六度圓滿。我們要知道一點就做一點,所以當身邊的人惡言相加的時候,或者有不當的言語的時候,我們應該要學著原諒對方。而且,還要發善心,迴向他,速得三業清凈,速入佛道。如果能再廻向他早生凈土更好。其實,發願是要在我們周遭的事情來發願,不單單我們拜佛的時候發願,當我們身邊遇到的人,我們遇到的事情,我們都應該以佛的慈悲心,這樣子來發願。這樣子呢,可以在你身邊就沒有敵人。當我們心柔軟極了的時候,那我們的冤親債主的心也變柔軟了,也會原諒我們過去的錯誤。

這世間的怨有時候容易結,有時候不容易解。有的人心量小,小怨可以成大仇;或者有的怨太深,也不願意解,所以有很多的狀況。

我現在來講一個小故事。在清朝乾隆年間,有一個做官的人叫李太學;太學是他的官名,他的妻子非常暴橫,尤其對其中一個妾更是不相容。每天,一定要讓這個小妾脫下衣服,鞭打她以後才叫她去做事情。太學的妻子鄰居有一個婆婆,是在陰間辦事的,就告訴她說,「唉!夫人,我告訴妳,凡事不要太過;太過是遭鬼神忌的。妳如果再不改呀,妳報應很快就來了。為什麼妳跟她這麼怨呢?是因為妳們宿世有怨仇。但是你報復,報復得太過,妳的果報很快就會來了。我是跟你很好,才願意告訴妳」。太學的妻子聽了不以為然,「她能夠對我怎麼樣?她再怎麼樣都是小妾,她敢對我怎麼樣?妳是不是拿她的好處,收她多少錢,替她說情啊?」

這個婆婆看勸不來,也就算了。結果,那個區域有土匪作亂,李太學就在兵亂當中被殺死了。有一個將軍姓劉,就來鎮服這個亂事。太學的妻子被賊兵擄去了,小妾就被將軍救下;將軍沒有太太,就娶她為正室。後來賊敗破了以後,太學的妻子因為變成賊兵的眷屬,就分送給將士。結果李太學的妻子就入到劉將軍門下做婢女,被原來的小妾駕馭。這下子冤家路窄,她就把她叫來說,「妳如果要活命呢,天天到我面前來,自己脫下衣服,讓我鞭打幾下,妳就去做事;不然我就把你一塊一塊割肉餵狗吃。賊眷殺無罪。」

這個太學的妻子為了要保命,就天天自己脫下衣服讓她鞭打。(幾年後太學的妻子就死了。剛好滿了那老婆婆所說的期限)。這是果報。果報在今世看到的不多,有時候我們今世受報不知不覺,有時候在受報裡面,再結新怨。所以依佛法來看,這世間很多事情如果你看清楚了,沒有一個對或錯。有些事情在受果報,我們自己不覺不知。如果一切作受報想呢,你對一切的境界就沒有怨恨了。

當我們拜佛的時候,不單為自己拜,我們要為法界眾生,一切造罪的眾生來拜佛。為什麼?這世間我們還聽到這麼多殺、盜、淫、妄,這是我們內心的殺盜淫妄還沒有清凈;如果我們自己的內心清凈,我們應該生到極樂世界去,不聞惡聲,不聞惡名,不聞惡事。所以,當我們禮佛的時候,我們也為這法界眾生共同禮佛,希望一切眾生三業清凈,斷惡修善,共同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們禮萬佛,你看我們每禮一百佛的時候,就「願得三十二相,八十隨行好」對不對?當我們去到極樂世界的時候,我們也具足三十二相生。希望各位拜佛的時候,也不忘回向,得生凈土。願一切眾生, 天下無敵。 菩提眷屬, 佛眼相看。阿彌陀佛!

阿闍世王的真心懺悔〈二〉

比丘近梵 講於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Jin Fan on May 7 (Mo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今晚由近梵繼續和大眾結法緣。萬佛寶懺的首日,個人曾以阿闍世王殺父懺悔的故事,和大家一起來研究懺悔法門,這個故事出自《大般涅槃經》第十九卷。因為故事很長,而且非常有意義,所以就分兩次來講,希望大家都能從故事中得到真實的受用。

上次最後講到神醫耆婆告訴阿闍世王,若作眾罪,不覆不藏,以不覆故,罪則微薄,若懷慚愧,罪則消滅,修少善可以破大惡。所以佛說有智的人,他不覆藏罪過。因為阿闍世王殺害父親,心生熱悔,長了毒瘡,全身潰爛,所以他認為自己罪業太深,現在受這種苦,將來還要下地獄,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救他了。

耆婆為了建立阿闍世王的信心,就告訴阿闍世王說,真正的罪人是一闡提,一闡提就是不信因果、無有慚愧,不信業報的人。他不見現在及未來世。不親近善友。不隨諸佛所說教法和戒律修行。這樣的人是諸佛世尊所不能救治的,就像醫生不能把已死的屍體再救活過來的道理是一樣的。何況大王,你現在又不是一闡提,怎麼說不可救療呢?

接著耆婆舉了很多例子,因時間關係無法細講,只舉出幾個。其中一個是鴦崛魔羅,在鴦崛魔羅沒出家之前,一個外道蠱惑他說:「殺死一千個人,用他們的大拇指串為花冠,就可以登上王位。」鴦崛魔羅就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取得他們的拇指,還差一個。於是就想殺死自己的母親,取她的拇指湊成一千個。

這時佛在靈山,用天眼觀察到了這一切。就化身為一個比丘,出現在鴦崛魔羅面前。鴦崛魔羅就放過自己的母親,想殺死佛。佛慢慢地往前走,鴦崛魔羅急急忙忙地在後面追,但就是追不上。情急之下,就大聲對佛喊著:「瞿曇(佛的姓),你停一下!」佛回答說:「我已停下很久了,是你自己沒有停下!」鴦崛魔羅聽到這句話大悟,就扔下刀,從佛出家。

鴦崛魔羅要殺母、殺佛,當他身心動的時候,就種了五逆的因,所以一定要入地獄。但是遇到佛陀,馬上就得滅地獄因緣,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所以稱佛是無上醫王。不是外道的六師。

耆婆又說另一個例子,在恒河邊有五百餓鬼。從無量歲以來都不見水,雖在恆河上,但卻只看見流火。這些餓鬼因飢渴所逼,發聲號哭。這時佛在河邊樹林中,坐在一棵樹下。這些餓鬼就來到佛所。對佛說:「世尊,我等飢渴,命將不遠。」佛說:「恒河有很多流水,你們為什麼不喝呢?」鬼就答說:「如來看見的恆河是水,我們所看見則是火。」

佛就說:「恒河清澈的流水,實際上沒有火。因為惡業的緣故,心自顛倒,就自己認為是火。我當為你們除滅顛倒,讓你們可以看見水。」世尊就廣為五百餓鬼說慳貪的過惡。這些鬼都說:「我現在渴得要命,雖然聽聞到佛法,但都無法入心。」佛說:「你們如果飢渴所逼,可先到河中恣意飲水。」這些餓鬼因佛神力故,都能喝到恆河水。喝了水後,佛又為他們說種種法。聽法之後,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捨餓鬼形得生為天人。因此耆婆對阿闍世王說:「大王,所以佛是無上醫王,不是外道六師。大王當知。」

耆婆又說:「若見佛者,所有重罪必當得滅。大王,若以四事供養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還比不上發心向佛舉足一步。若使大王供養恭敬恒河沙等無量眾生,也比不上往如來所誠心聽法。」

阿闍世王還是沒有信心,他回答說:「耆婆。佛已清淨,所有眷屬也都是清淨的。佛無煩惱,所有眷屬也無煩惱。我現在已是極惡之人,惡業纏身,臭穢無比,已難逃地獄之果報。怎麼能到如來所呢?我如果去了,恐怕佛也不會顧念我的。」又接著說:「你雖然勸我往到佛所,但是我現在自認為是一個很鄙陋的人,所以我一點點想去見佛的心也沒有。」

這時虛空中出一個音聲說:「無上佛法將要衰敗沒落了,佛若去世,大王之重惡更沒有人可以救治了。大王,你已造了阿鼻地獄極重的業,一定會受這個果報。」空中這個聲音接著說了阿鼻地獄種種受苦的情形,比《地藏經》中還詳細。然後又說:「我知道大王之惡業必不能免。唯願大王,趕快到佛所。除佛世尊,沒有人能救你。我憐愍你的緣故,所以特來勸導。」

阿闍世王聽到這番話,心裡非常畏懼,全身戰慄發抖。就仰著頭回答說:「你是誰啊?只有聲音卻沒有色像。」空中聲音答說:「大王,我是你的父親頻婆娑羅。你現在應當聽隨耆婆所說,不要聽隨那六個邪知邪見臣子的話。」阿闍世王聽了,昏倒在地,身體上的毒瘡和惡臭更加倍的厲害。雖然用清涼的藥塗擦治療,但一點用也沒有,反而更厲害。

這時世尊大悲導師在雙樹林間,遙見阿闍世王悶絕躄地,就為阿闍世王入月愛三昧。入三昧已,放大光明。這個光很清涼,前往阿闍世王處照在他身上,毒瘡馬上就消除痊癒。阿闍世王覺得身體清涼,就對耆婆說:「我曾聽人說,末劫將欲盡的時候,有三個月亮同時出現。那時一切眾生的苦患完全消除。現在還沒到那個時候,為什麼有這個光來照觸我身,瘡苦除癒,身體得到安樂呢?」

耆婆說:「這是佛放光來加被你。」 阿闍世王說:「佛為什麼要放光加被我?是什麼因緣呢?」耆婆說:「大王,佛現這個瑞相是為了你。因為大王之前說:在這個世界上,現在已經沒有良醫可以救治你了。因此佛就放光,先來治你的身,然後再治你的心。」

耆婆又說:「在天氣很炎熱的時候,一切的眾生就會想到月光的清涼。所以佛放月愛三昧也是這樣子的,令眾生除掉貪的熱惱。」

阿闍世王聽了,現在有信心了,就告訴耆婆說:「我是不是應該挑一個好日子,然後去見佛呢?」耆婆說:「大王,在佛的法中,沒有選擇好日子的這種法門。就像你現在有病了,你要求得一個好的醫生,不需要選日子,醫生一樣可以把你的病給治好。所以大王,你應該今天就馬上去見佛。」

阿闍世王就帶著他的群臣,並準備了很多香花要來供養佛,同時還有浩浩蕩蕩的幾十萬個隨從,一起到佛所住的地方。這個時候,佛就告訴大眾說:「阿闍世王如果不聽從耆婆的話,那他在下個月的7日一定會死的,而且會墮落到阿鼻地獄。」

阿闍世王來到佛所,看到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好像微妙的真金山一樣。這個時候,佛就出八種音聲來為阿闍世王說法,說:「大王!」阿闍世王聽了很不好意思,就顧視左右說:「在這裏誰是大王啊?我的罪這麼重,又沒有福德,佛不應稱我為大王。」可是佛又稱了一聲「大王!」所以阿闍世王心裏很歡喜,他就說:「啊!佛真的是對每個眾生大悲憐憫,沒有分別的。」

佛不但入月愛三昧放光來醫治阿闍世王的身病,同時演說種種妙法,來醫治阿闍世王的心病,所以身心的病都痊癒了。阿闍世王的心裏非常歡喜,就對耆婆說:「耆婆,我現在雖然還沒有死,但是已經得到了天人的身,不會短命而得到長命了。並且我也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個阿闍世王非常歡喜,他用種種香花、妓樂來供養佛,又說了一個偈頌來讚歎佛。

讚歎完佛之後,佛就讚歎阿闍世王,說:「大王!在往昔,你曾經在毘婆尸佛那兒初發菩提心。從那時候到我出世,在這中間你從來沒有墮入到地獄受苦。所以大王你應該知道:菩提心有這樣無量的果報。大王!從今以後,你應該常常勤修菩提心。為什麼?因為有這個因緣,發菩提心你就可以消滅無量的惡業。」這個故事到這兒就圓滿結束了。阿闍世王很歡喜,就繞佛辭退回宮了。

從這個故事,我們到底學習到了什麼?在上一次我們已談過,有智慧的人有兩種:一是他不造眾惡。二是作已能悔,就是作了惡業,但是能夠懺悔,那他還是一個有智慧的人。

在《大般涅槃經》中也提到說:如果我們能夠見佛,就能夠消滅我們的罪業。現在佛不住世了,我們去哪里見佛呢?我相信大家心裏都很清楚。所以我們禮佛、拜懺,就應該發願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見佛。這樣的話,我們就真的可以滅罪除愆,帶業往生。

阿彌陀佛!

阿闍世王的真心懺悔〈一〉

比丘近梵 講於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Jin Fan on April 23 (Mo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今晚由近梵跟各位結法緣。因為現在是拜「萬佛寶懺」期間,所以今晚講的這個主題,也會跟懺悔有關。內容是根據《大般涅槃經》的第十九卷,有關阿闍世王的故事來跟大家分享。

這個故事蠻長的,為了比較沒有時間的壓力,所以我準備不急著把它講完,講多少就算多少。下次還有機會,可以再繼續講。

我們都知道:這個《涅槃經》是佛要入涅槃之前,用一日一夜的時間講的;也就是佛在最後8年,講完《法華經》之後,用一天一夜的時間,來講這個《涅槃經》。

《涅槃經》是由一個三藏法師翻譯的,他叫曇無讖。有關阿闍世王在這經裏頭的故事,是在「梵行品第八之五」。這個阿闍世王,我們都知道他是犯了「五逆罪」。他為了做國王,就把他的父親關起來,活活餓死了,所以在佛教來講就犯了五逆罪。「五逆」就是: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還有出佛身血。如果一個人犯了五逆罪,那麼他最後唯一能夠去的地方,就是無間地獄。

阿闍世王他的個性很兇惡,喜歡殺人;他犯了很多口業,他也是一個很貪心、嗔恚、愚癡的人,他只看到現在,沒有看到未來。他都跟一些惡人在一起,所以這些惡人就成為他的眷屬,每天享受著財、色、名、食、睡這五欲的快樂。

因為殺害自己的父親,後來後悔了,所以心裏生出一種熱惱,就是像我們做錯事情的時候,心裏會很焦燥,感覺心裏頭發熱。他因為心悔熱了,所以就全身長出很多的毒瘡。當然很痛、很臭,臭到什麼程度呢?——你沒有辦法靠近。

他就想:我現在就受到這樣的花報,那麼離墮到地獄的果報為期就不遠了。他的母親韋提希夫人,因為疼愛自己的兒子,就用種種的藥來幫他擦,幫他敷。但這身上的瘡,擦過藥以後不但沒有好過來,反而更厲害。阿闍世王就告訴他的母親說:「我這個瘡,不是從我這個身體的四大地水火風生出來的,是從我的心裏生出來的瘡,所以沒有人有辦法來治我這樣的病。」

阿闍世王他有六個大臣,就分別來跟他說:「大王,您放心!您這個病,如果去找誰,就可以把病給治好了。」其實這六個大臣所介紹的人,是六師外道。這六個外道,雖然有一點本事,可是都是一些邪知邪見。

後來神醫耆婆——就是佛住世時候的那個神醫,他來到阿闍世王這裏,跟阿闍世王說:「大王,您能安眠否?」那阿闍世王就用偈頌來回答他。

第一個偈頌說,如果有人能夠永遠斷除一切的煩惱,不貪愛染著於三界,這樣的話,他可以睡得很安穩。

第二,如果能夠得到大涅槃——就是證得佛果了,演說最深的義理,這樣的人可以睡得安穩。

第三,身沒有做種種殺、盜、淫的惡業,口離開四種過錯:妄語、綺語、惡口、兩舌,心裏沒有任何疑網,三業清淨了,他可以睡得安穩。

第四,身心都沒有熱惱了,可以安住在很寂靜的地方,得到最上的快樂。這樣的話,可以睡得安穩。

第五,心沒有貪取,也沒有執著,遠離一切怨恨,或是有仇家。跟人和睦相處,沒有諍訟,這樣的人可以睡得很安穩。

第六,不造作種種惡業,常常懷著慚愧心,相信做惡一定有惡的果報,這樣就可以睡得安穩。

第七,恭敬奉養父母,不傷害任何生命,也不偷盜別人的財物,這樣可以睡得安穩。

第八,六根調伏,心裡不向外馳求,並親近善知識,破除了四種魔障了,這樣可以睡得安穩。

這偈頌後面還有,我就只舉這八個。阿闍世王又告訴神醫耆婆說:「我現在病得很重了,我對父親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即使現在有最好的醫生、妙藥,或是咒術都不能治我這個病。為什麼呢?因為我的父親是很如法地來治理國家,沒有任何罪過,而我卻把他殺害了,所以我這個罪孽是很大的!」

他又繼續說:「我曾經聽過有智慧的人這樣講:『身口意業如果不清淨,這個人將來一定會墮地獄的!』我就是這樣子的人。所以我怎能睡得安穩呢?何況現在世界上,也沒有無上的大醫王來演說法藥,祛除我的病苦。」

耆婆就回答說:「善哉!善哉!大王您雖然做了很多罪業,但心裏生出很殷重的懺悔心,而且您一直懷著慚愧的心理。大王,這個佛常常說:有兩個清淨的善法,可以救眾生。第一個叫慚,第二叫愧。慚呢,就是自己不去做罪業;愧呢,就是你不教別人去做罪業。

「慚,就是自己內心覺得羞恥;愧,是做錯了,就向別人來發露。那麼有慚的人,他看到人就覺得自己很羞恥;有愧呢,就是他看到天也覺得很羞愧,這就是慚愧。其實,當自己做錯事了,看到人或看到天地,我們自己會覺得很慚愧。如果沒有慚愧心的人,不能稱為是一個人,是叫做畜生。

「因為有慚愧,所以能夠恭敬父母、師長;因為有慚愧,所以有父母、兄弟、姊妹。現在大王您已經有慚愧心了。我曾聽佛說過,有智慧的人有兩種:第一種是他不做任何的惡業;第二種是做了惡業他會懺悔。這就是有智慧的人。愚癡的人也有兩種:第一種是造作種種罪業;第二種是覆藏,就是做了惡業不讓別人知道。

「如果做了惡業,能夠發露出來,悔過後有慚愧心,不敢再做。那就像在渾濁的水裏放了一顆明珠,因為這個明珠有威力,所以這水就變清澈了。也像月亮上有煙雲,若煙雲飄走了,這個明月就顯現出來了。

「所以做惡的人也是一樣,如果能夠悔改,也是可以得到清淨的。如果大王你現在懺悔,懷著慚愧心,你的罪就可以除滅,就可以回復你的清淨。」

為什麼懺悔有這麼大的功用呢?這個耆婆又說:「佛曾經講說,我們只要修一個善心,就可以破除百種的惡。就像很少的金剛就可以把須彌山給破壞掉。也像一根火柴,就可以把一切都燒燬。也像毒藥,一點點的毒藥就可以毒害眾生。所以,我們修少少的善,也可以破除大惡。因此這個少善,你不能看它小,其實是很大的,就像前面的這個道理一樣。」

耆婆又繼續說:「這個佛說,如果我們覆藏我們的罪過,就有漏;不覆藏的,就沒有漏。如果我們發露、悔過就會不漏。若做了很多罪,你不覆、不藏,這個罪就變成一個小罪了。如果再懷著一種慚愧心,你這個罪就會消滅。」

耆婆又舉例說:「就像水滴一樣,雖然很微小,但是你用一個容器裝起來,慢慢地也會裝滿水的。我們的善心也是一樣,一點小小的善心,就能夠破除大惡。如果我們覆藏罪過,這罪就會再增長。如果我們發露,生慚愧心,這個罪就消滅了。所以佛說有智的人,他不覆藏罪過。」

因此,耆婆再對阿闍世王說:「如果能夠相信因果、相信業報,大王您就不需要懷著憂愁恐怖的心理。如果有眾生他造作了種種的罪業,但他覆藏,也不懺悔,心裏無慚無愧,他看不到因果以及將來的業報,也不去跟一個有智慧的人請教,也不親近善友,那這樣的人,就無可救藥了。」

所以能夠來拜懺,是因為我們有善根。你不要想說,我造了那麼多罪業,這樣拜懺,要懺到什麼時候才能夠懺完呢?剛剛你們就聽到了,這個小善可以破大惡;而水滴雖微,漸盈大器,所以你慢慢懺、天天懺,總有一天,你的罪業就可以懺完了。

這個故事還沒有完,我們下次再繼續。阿彌陀佛!

讀誦《金剛經》的感應

比丘近湛 講於2012年4月30日星期日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Jin Zhan on April 30 (Su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這裏是近湛,今天晚上輪到近湛到這裏來跟大家結法緣。今天近湛想跟各位講幾個有關懺悔的故事。

在唐朝,有一個叫勾龍義的人,是閬州郪縣人,是出賣勞力來生活的。在長慶年間,有一天他的朋友生病了,他就前往探視他的朋友。在朋友那裏,他看到桌子上有一本手抄的《金剛經》。他無緣無故地將這本抄寫的經卷毀壞,並且丟棄。回到家裏以後,他就馬上變成瘖啞,不能講話;看了很多的醫生都沒有效果。可是他還是很愚昧無知,不知懺悔,因為他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五六年,這個勾龍義在偶然間,聽到附近鄰居在持誦《金剛經》。這時他心中就突然醒悟,就很自責地說:從前我就是因為譭謗這個經典,所以現在變成喑啞,不能講話;假如我現在懺悔,並且終生恭敬奉持這個《金剛經》,不知道能不能夠再度說話。從此以後,每當隔壁傳出誦持《金剛經》的聲音時,他就貼靠在牆壁上仔細地聆聽,並且心中默默地懺悔,以洗滌他以前所造的罪業。

這樣子經過一個多月,有一天他偶然進入到一個寺廟裏,看到一個和尚,就向他頂禮。這個和尚就問他:「有什麼事情?」因為他不能講話,所以他就指指自己的嘴巴,就表示說他的啞巴這樣子。這個和尚就拿了一把刀,在他的舌頭下面割了一刀,他就立刻能夠說話了。然後這個和尚就念《金剛經》給他聽,這個聲音就像他鄰居誦經的聲音完全一樣、一模一樣。這個勾龍義就向和尚再三致謝,就離開了。

後來,他再去同一個寺廟的時候,卻找不到那個和尚了;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他看到牆壁上須菩提尊者的聖像,就是他那一天看到的那個和尚。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那一天,他所看到的那個和尚,是須菩提尊者示現的。於是,他回到家,就請畫師繪製這個須菩提的聖像,他就在家中禮拜供養,自己也寫經、持誦。

這個故事就是讓我們知道,懺悔的力量是很大的。這個故事雖然很短,可是跟我們上個月聽到的這個《金剛經》的經文,卻剛好在「能淨業障分第十六」可以找到所有的,這個故事裏面提到的事情。

在這邊有些人可能沒有聽過,我就再把這篇經文簡單地跟大家念一下,然後解釋一下。這個經文是這樣講的,就是佛跟須菩提講說:「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這段經文剛好解釋出來,這個勾龍義他到朋友家,無緣無故就毀壞別人抄寫好的《金剛經》。雖然在這個故事裏面,並沒有寫出他的朋友的反應,或者是他的情況是怎麼樣。可是根據《金剛經》的經文我們就知道:這個人之所以得到這樣的果報,就是所謂的「重報輕受」,就表示他以前做過什麼罪業,這輩子雖然他那麼誠心地來抄寫這個《金剛經》,卻被他的朋友無緣無故地毀棄,那這個人以前的罪業就被消滅了。

接下來的這個經文中,佛就在讚歎說讀誦這個《金剛經》,他的功德有多大。經文是這樣講的:「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在這邊我們剛好看到這個故事,就是這個勾龍義他毀壞這個經典,結果回到家立刻就變成喑啞,不能講話,請過很多醫生來治,都還是治不好。所以我們知道:毀壞這個《金剛經》呢,就像《金剛經》上面說的:「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接著,我們看到這個故事裏面,後來這個勾龍義他還是知道,所以他在懺悔的時候,他在這輩子就立刻又回到他原來可以說話的樣子,所以我們就知道,這個懺悔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可是,雖然懺悔的力量這麼大,我們還是一定要有誠心來懺悔。

我們從這個故事裏面可以看得出來,他後來懺悔了,他的結果是怎樣?他每次聽到這個隔壁傳來這個誦經聲,聽得也不是很清楚,他就用耳朵貼在牆壁上,仔細地聆聽,並且心中是默默地懺悔,希望能夠消除他心中的罪業。就因為他這樣誠心地懺悔,所以過了一個多月,他才有這樣子到寺廟、遇到和尚這樣的果報。

當然,我們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是非常有善根的,因為他其實看到的是須菩提尊者的化身。可見他的這個誠心已經感動到須菩提,那麼須菩提是《金剛經》的請法者,所以就來護持這個誠心讀誦、受持《金剛經》的人。

接下來,就再講另外一個故事。在宋朝的時候,湖州城南邊有一個屠戶,就是殺豬的屠戶,名叫陸翁。他在二十三歲的時候,遇到一位雲水僧,就是有一個僧人,走到他家的門口來,他就說:「教化有緣人。」就是說他要來教化這個陸翁,這個屠戶。

可是他不瞭解他的意思,聽不懂。所以這個雲水僧就跟他說:「你殺豬及牛羊,不計其數,為何不改行?」就是說你殺了這麼多的豬啊,這麼多的牛,這麼多的羊,殺了這麼多,為什麼你不做別的行業呢?這個陸翁就回答:「我承襲祖業,一時難以棄捨。」就是說我家世世代代就是當屠戶,改行呢,我也不曉得要做什麼事情。

所以這個雲水僧就勸他說:「你如果再不改業的話,來世一定墮入畜類。」就是說將來一定會做畜牲,同樣地遭受這種,被人家宰殺後的這個痛苦。「冤冤相報,無有出期。」這樣子的痛,你是永遠也沒有結束的時候。「我看你宿有善根,你可以持《金剛經》,還有《妙法蓮華經》,藉以消除業障,增長福慧。」說完,這位雲水僧就消失不見了。

這個陸翁聽到這邊,就醒悟過來,從此他就持齋戒殺,不再殺這些畜牲了,並且終身吃素。然後他請畫師幫他繪製西方三聖像一卷,從早到晚都至誠禮拜、供養。每天在佛前誦讀、受持《金剛經》,還有《法華經》,並且誠懇地懺悔,希望能夠度脫他所殺過的眾生,希望所有這些眾生都能夠早日往生淨土。不到五年,他就能夠背誦這個《金剛經》。

他精進修持,就這樣一直做下去。到了八十一歲那年,在他往生的半個月前,他約好他的親朋好友,並且準備了一些齋菜,打算向他們告別。然後時間到了,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聚集在他家,他就一一向他們告別。沐浴後,他就說了一個偈頌:

五十餘年離殺業,手拋刀秤暗修行,

今朝得赴菩提路,水裏蓮花火裏生。

說完這個偈頌,他就端坐而化,所有的人都覺得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兩個故事都是讓我們知道,懺悔的重要性。可是這個懺悔呢,最重要的還是我們要誠心;因為有誠心,懺悔才會有用。在懺悔的同時,我們還要發願。就是說我們以前所做的錯事,都不再做。就像這個屠戶一樣,他希望度脫所有他殺過的眾生,希望他們能夠早生淨土。

那時間到了,今天就在這邊結束。

2012 萬佛寶懺心得報告

萬佛寶懺心得報告2012年5月12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on May 12 (Satur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巖: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經過三個禮拜的萬佛寶懺,大家吃了不少苦;今天晚上,我們來分享我們拜懺的心得。我相信有付出必有收穫,所以算是一個甘苦談,跟大眾來分享一下。

今天晚課之後,不少人離開了,蠻可惜的。我想,長話短說,我們就節約時間,男眾、女眾兩邊分別進行。請大家記得,先報告自己的名字,之後,大致講一下從哪裡來的;時間掌握在七到十分鐘之間,要不然的話別人就沒有機會。

*     *     *

莊果坤:諸佛菩薩、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名字是果坤,我是從馬來西亞來的。我第一次來聖城是一九八七年,參加三次二十一天的萬佛寶懺。在金山寺待了,來的時候,正好是吃午飯的時候。

我第一次遇見上人,是在早上,在現在學生的齋堂的地方。雖然我在家裡的時候,每天都對上人禮拜,可是那天早上我碰到上人的時候,我只對上人作了一個問訊。因為我覺得,在學生的齋堂,好像不很合適作頂禮。

第一次來這裡,第二個大的錯誤是,我想我要每天試著吃一餐。頭幾天很好,可是,有一天我就跑到城外面小店,買了一些東西,餅乾、水果。然後每一天下午拜完懺以後,我就吃東西;可是那個時候,我們都住在如來寺裡面。

我第三個錯誤,是有一次在拜懺,有一支香拜懺的時候因為念得聲音很慢,好像也不是很通暢,所以就有很多妄想,妄想包括師父在裡面。可是過了一陣子,我覺得我對自己非常地失望,也有很多懊悔。每次在往生堂迴向以後,有一天上人就站在門後面。當我們從門進出的時候,我就直覺地知道,上人他在做一件事情,使我的果報可以小一點。在這些日子裡,普通在晚上有講法或者是對聯課以後,上人總是站在外面。當大家出去的時候,我覺得他是在替每一位當時參加的人祝福。

在那個時候,來參加法會的人很少,有的時候下午只有兩三位居士。那一年,正好是第一次舉行海陸空法會。上人很慈悲地同意,我不但跟上人皈依,同時也代表我的父母,同時有家裡的人,也都向上人皈依。那個時候,我們皈依的儀式是在無言堂前面的一棟房子(舉行)。

我第二次來聖城是一九九0年,來的時候,正好我的公司有一些事情在美國。那個時候我在聖城待了十天,也正好是萬佛寶懺。那一次,我也代表家裡的人,向上人皈依。

第三次我來的時候,就是上人的涅槃荼毘大典。以後,我也來了幾次,大多數時間都是跟萬佛寶懺在一起。我通常是在這兒待一到兩個禮拜,所以我從來沒有機會拜全程的萬佛寶懺,除了二〇一〇年的時候,我拜了全部。

我二〇〇八年來的時候,正好是已經拜到六千八百尊佛。所以我們從馬來西亞來的幾位,決定在中間有休息的時候,譬如說午飯,或者晚飯以後,下午以後,我們開始拜前面的六千八百位佛。我們終於拜完了,可是我非常非常累。

我後來就買了一套萬佛寶懺的書,就在家裡,自己拜。在二〇〇九跟二〇一一年,我都是在家裡自己拜萬佛寶懺。所以我覺得我對拜萬佛有特別的因緣。

最近幾年來,淨土在馬來西亞很盛行。所以當我跟上人皈依的時候,我希望上人給我一個法門;他們就跟我說——念佛。

在我們家裡面,我最小的妹妹有很好的福德,所以她能在這裡出家,她就是近珍師。這一次,我的小弟弟跟他的夫人也第一次來到這裡。

在萬佛寶懺期間,晚上的講法,我是非常非常地有興趣,而且非常有用。因為充滿了法寶,所以對我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在馬來西亞,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都到我們的道場;因為是上人的德行,跟在馬來西亞這些法師們永遠不休息的這種精神,所以把我們很多人都帶進法門。我認為,我們對上人非常的感恩。謝謝,阿彌陀佛。

*     *     *

葉果雲:諸佛菩薩、上人、法師、師兄師姐:阿彌陀佛!我從臺灣來,我的法名是果雲,感恩這次能參加拜懺。這是我第二次來萬佛城拜懺;第一次是在二十年前,非常慚愧。因為家母健康欠佳,所以比較少來美國。可是我向佛菩薩祈求,媽媽和我一起念佛拜懺。所以這二十年,我和母親都在臺北法界共修。但是每三四年,都會回來聖城,參加法會。

我本身很重視萬佛寶懺,對修行上有相當大的助力。上人曾說,祖師大德、虛雲老和尚,都要拜這部萬佛寶懺,做弟子的更要來拜懺。而且皈依上人,要拜一萬拜,這都是只有萬佛城才有的。聚在一起拜懺,是多麼地有福報,非常可貴,金錢都買不到的。而且,共修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

拜佛,可以改變我的脾氣、無明、壓力,開智慧,更幫助我打坐,是最好的運動。希望以後可以常常回來拜懺,拜到老老的,業障小小的,身體好好的。

我非常感恩上人,還有各位法師們,帶領我們來拜懺,才有機會在佛前求懺悔。人身難得,萬佛難聞,看到好多同修道友,都很精進,果雲都要向你們學習。還有義工們的發心,成就我們安心拜佛。感恩你們。最後祝天下的母親母親節快樂,法安。阿彌陀佛。

*     *     *

王親皓: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親皓,從加拿大Calgary來。我想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拜萬佛懺的一些體會和感應。

在萬佛寶懺剛開始的時候,我和幾位居士在每天上供十點到十一點的時間,幫忙搬經書。在四月二十六號,也就是法會開始第四天的時候,在搬書的時候,我扭傷了腰。那個時候,我吃飯的時候就勉強走到五觀堂,這個時候情況變得更糟了。當時,腰傷得很嚴重,我幾乎沒有辦法走路。

當時,腰如果彎一點點,就會特別疼。走路的時候也要身體傾斜到一邊才可以走;只有這樣,才不會那麼疼。因為不能彎腰,所以中午午飯過後,我幾乎沒有辦法將盤子裡的垃圾倒掉。當時只能扶著桌子才可以倒垃圾。

當時我非常害怕,因為這次來萬佛城就是為了拜萬佛懺;如果拜不了佛,這得怎麼辦呢?難不成要我回到加拿大去?那不是白來了?但是依我往日的經驗,像這一次扭傷,我至少要看三次醫生,要靜養七到十天,還不能運動。所以情況非常令人擔憂。

這個時候我就想,該怎麼辦呢?因為我在這裡沒法看醫生,所以我只能求觀世音菩薩和上人了。當時我就求觀世音菩薩和上人,說,「觀世音菩薩、師父上人:請你們一定要幫幫我治一治我的腰,讓我可以繼續拜萬佛懺。」

所以回到房間以後呢,我開始為自己誦《大悲咒》水。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我把自己的腿雙盤在一起,開始誦《大悲咒》。平時,我只能單盤打坐;雙盤也可以,但只能堅持一分鐘。也就是我誦一遍《大悲咒》的時間。

但這次,我居然堅持到二十一遍《大悲咒》誦念完成。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我怎麼在腰扭傷的情況下,雙盤坐了超過二十一分鐘。之後呢,我就灑了一些大悲水在我的腰上,又把剩下的大悲水倒在毛巾,然後敷在腰傷。然後臥在床上,大約睡了二十分鐘左右。醒來後,我已經可以慢慢地走路了。

之後我馬上去了祖師殿的功德部,給我的冤親債主寫了一個牌位。當時就在我的手指,碰到遞給我的牌位收據的一瞬間,我感覺到,好像突然腰不是那麼疼了。我猜可能是我的冤親債主受到利益以後呢,對我放鬆了那麼一點點的緣故。

雖然整個下午拜懺都很痛苦,腰就像針扎一樣疼;但是拜懺的時候,妄想卻比前幾天少了很多。原來生病也是有好處的!當天下午,三支香結束以後,因為沒有辦法走快,所以沒有參加迴向。平時呢,從佛殿到我的房間大約要五分鐘;那天我至少用了一倍的時間才回到房間。

第二天,腰痛還是沒有太大好轉,我以為當天又不能參加迴向了。但是,我當時想起了一位法師曾經說過,每次法會結束之後,迴向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參加。所以我就想,我要堅持參加迴向才行。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迴向異常順利,居然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在迴向的時候,我感覺腰部有陣陣的涼風吹過,很舒服,沒有疼痛的感覺;即便跪在拜墊上,十多分鐘讀誦經文,都沒什麼感覺。

當天在迴向之前,一位師兄曾經建議大家,在迴向結束後,從山門三步一拜到祖師殿。我當時很想參加,可是當天下午連走路都沒有辦法走得很快,所以三步一拜肯定是不可能了;不過因為迴向結束以後,感覺非常舒服,也不覺得腰疼,所以就和大家一起進行三步一拜。我也很難相信,我居然在受了這麼嚴重地扭傷的第二天,我居然可以三步一拜。我覺得這就是佛菩薩的加持了。

接下來幾天,幾乎都是一樣的--拜懺的時候是很痛苦,可是每到迴向的時候就非常舒服,腰痛就會減輕很多。所以從那天起,我每天最舒服的時間,就是迴向結束後的一到兩個小時。一週以後呢,除了還不能搬重物之外,拜佛的時候已經不會再腰疼了。期間除了一位師兄幫忙拔了一次罐子,和每天貼一帖止痛帖外,也沒有看醫生。這個就是我的一點拜萬佛懺的感應。阿彌陀佛!

*     *     *

王果明: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善知識:我的名字是Seila,我從加拿大的Calgary來這裡的。這是我第一次來萬佛城參加萬佛寶懺。我是廣東人,所以我的國語講得不好,請大家原諒。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來參加萬佛寶懺,所以談不上有什麼境界、經驗,因為都沒有試過。可是呢,有一點感受可以跟大家分享。我自己是一個喜歡問問題跟一個鬼主意蠻多的人。自己的性格也很剛強,所以,我以前在家裡面,在學校裡面,可能在工作裡面,都是一個喜歡生麻煩的人。平常我就是很容易懈怠,做事情沒有毅力。所以我做什麼事情,都不很圓滿,就是馬馬虎虎的。以前,要是你問我,有沒有一天拜佛一百拜,希望做這個事情。我想,我一定不會舉手,因為我很懶惰;可是,這一次有機會來拜萬佛寶懺,我還是很高興。

萬佛寶懺我好像嘗到師父上人中午講的五種味道,我都嘗到了。一開始來的時候,是甜甜的,有一個甜頭;因為覺得拜懺的時候,就覺得在萬佛城這裡,環境跟各種的事情都很殊勝。可是一天都沒有過,那個苦就來了。腿跟腳已經很疼,痛苦已經來了。然後,我的背就開始痠起來,這痠也嘗到了。跟著幾天,天氣變得很熱,大家都經驗到了。我們廣東人說,也是辣辣的,辣我也嘗到了。出了一身汗以後呢,我現在都還清楚是鹹鹹的。我五個味道都嘗到了。

這一次來拜懺呢,我覺得在拜懺的過程裡邊,我們有共同跟大家一樣的事情,就是希望可以一心來禮佛,唱誦佛的洪名。可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經驗大概都很不同。在我來講,這個腿痛、腰痠,心裡早已經有點準備;可是我沒有準備面對我的妄想,把我整得圓陀陀,做錯很多事情。開始的時候,妄想還蠻好的,給我一種好的感覺。就是在禮佛,在拜香風佛的時候,就感覺到,啊,一陣香風吹過佛堂,蠻清涼的,很舒服。然後我們在拜孔雀聲佛的時候,我就想,唉,為什麼孔雀不叫呢?到我拜的時候,牠就叫了。我覺得,好殊勝!好高興!

還有一些,就是我在第一卷開始的時候,常常拜波頭摩佛,在懺文裡面常常出現。我就在想,是什麼來的?我們在拜這麼多,可是都不知道是什麼。然後隔一天,法師講法的時候,就解釋佛的名字,就提到這個波頭摩,大概是一個花的名字。我就覺得,開始的時候還好,可是到後來呢,這些妄想就多得應付不來了。好一點的我都跟你們講了,不好的我都不好意思講了,就是沒有什麼關聯的,一大堆一大堆的妄想,就在打我的腦袋。在懺悔最後的時候,說「事雖不廣,惡心遍布,晝夜相續,無有間斷」,我就很有這個感受。

因為在我回看我的這些念頭、妄想的時候,我就覺得,這些都是我平常好像收垃圾一樣,收藏起來的,很多不知道是什麼的事情,現在一下子它們都倒出來了。所以,我沒有什麼話可以講,就只可以認賬。可是,我還是很高興,這一次有這個機會。因為打這麼多的妄想,其實我沒有真正的懺悔;可是我很高興有一個機會可以幫助自己,去看看自己平常收了那麼多的垃圾。

我覺得,因為在這裡,看見這麼多的人來護持法,護持出家人、道場。也有很多的義工,他們來護持這個法會,才可以讓我有這個機會。所以我沒有怎麼去懺悔,可是我感覺,我有機會向一萬多尊佛打一個招呼,我就覺得我已經撒了一點種子。希望在將來,我還有機會,有一天可以真正地繼續去懺悔。

*     *     *

陳樹仁:諸位法師們、同修們: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樹仁,來自新加坡。這是我第一次跟我的母親來聖城,拜萬佛寶懺。

在這三個星期的萬佛寶懺中,每天念不同的佛的名稱,在我腦海裡,我覺得這是我第一次,所以每樣東西都很新鮮。我就發現,有很多名稱重複,比如清凈、離垢、無垢、降伏,就繼續地重複。

今天晚上,我就趁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稍微的體會。我就拿兩個字:第一個字就是「清」,三點水的清。

我就想,何為「清」。「清」就是說那個水不動。怎麼水不動呢?就是說,沒有震盪。怎麼沒有震盪呢?沒有震盪就什麼東西都可以顯現出來。就好像月在天,水就看到月。對我們人的心來講呢,東西看得清楚,也是用同樣一個字。

第二個字,是「淨」,乾凈的淨,也是有三點水--兩點水(凈)。這個呢,我就發現它有兩個意思。第一個,就是剛才我說了,乾淨。怎麼乾凈呢?就是剛才經書裡面所說的離垢、無垢,重複的離垢、無垢。我就念在我的腦海裡。

按照我們人的心來講,就是說,沒有了貪瞋癡。那麼還隱藏有一個意思,我覺得蠻有意思,跟大家分享,但是對或錯,大家可以拿出來研究一下。就是說,它是一個水跟爭合併起來的。水為什麼會有爭呢?你說呢?水會有爭執嗎?那我就發現,如果勉強說水要爭的話,就用一個字來形容--色。

每天你們覺得身體骯髒,沖涼,你都用水,水是不介意的。就有兩個意思:清,剛才我說了,就是說,不動搖。如果我們修行的話,凈是什麼呢,其實沒有什麼神奇的東西,就是守戒。

我就發現,我們華族文化,古代聖賢造字,很有意思。就是說,我們把這兩個字融起來,那麼你還有三點水,還有這個字。現在我們用的就是這個淨,但是它還有三點水。那麼,我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就是說,如果連水都忘記是水的話,那就最好了。所以我們現在用淨來形容。

我總結來講,我發現我們古代聖賢造字的心思呢,有他的奧妙。可能是給我們後人,永遠提醒自己,要達到哪一個目標,就要了解它的裡面的條件。如果我有哪裡說得不正確,請大家多多指正。阿彌陀佛。

*     *     *

Weinni Chow: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同修;阿彌陀佛!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聖城,所以我可以分享一點我學佛的背景,分享一些我在這邊的經驗;雖然不是什麼很了不起的經驗,但是有一些經驗可以分享。我的家裡有七位成員,有五個孩子。我的父母從小就鼓勵我們到廟上去,但是因為某一些因緣,我就不用去廟裡上課。

你可以說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佛教徒。但是為了要補償這個缺失,我的父母堅持我們在飯後一定要讀一些佛教的文章。比如說《金剛菩提海》,或者讀一些經文,等等。我的姐姐跟我都不是很想做這件事情,因為晚餐以後,我們就想要回到我們的房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一直到四年半前,我搬到澳洲去住以後,我想學佛的心才有很巨大的改變。當時,我在澳洲的時候是跟一個基督徒的家庭住在一起的。他們是很善良的人,很好的人,也非常鼓勵我參加他們的讀經班。去參加讀經班的時候,他們會常常挑戰我的信仰。當然他們是出於好意;因為他們提出的挑戰,我才知道,我對佛教知道的是非常地少,我的佛學知識很淺。也因為這樣,我覺得非常地慚愧。

也因為這樣子,我開始思考佛教跟基督教,到底有什麼相似的地方,可以了解這兩個大的宗教有什麼關聯。也因為這樣子呢,我對佛教的興趣開始增加;因為我必須要對佛教有了解,才知道它們的相同點在哪裡。比如說,很基本的問題——「人從哪裡來」。

所以,後來我就常常到法界佛教大學的網站,去看一些文章,聽實法師講法,就是在網路上的這些講法。還有在  YouTube 上面,也有一些上人講法的片段,我也會去看。就算在煮飯的時候,我也都看。也因為這樣子,我發心要來萬佛聖城。

我能夠來到萬佛聖城,是一個很奇怪的因緣。因為我在我在我們公司的一個 barbecue 的一個聚會裡,遇到我的同事的岳母。我進這個公司,這個 barbecue 只開了一次。

這位同事的岳母只是從那邊經過而已,並沒有想要在那個 barbecue 留很久。所以我就在那邊烤一些素食的東西;烤完以後,我就有一股衝動,想要請她吃一點東西。

長話短說,後來我發現她是上人的弟子,我就跟她分享,我渴望來萬佛聖城。她就告訴我,其實你如果現在去申請參加萬佛懺,也不太晚。

當時對我來說,我就好像覺醒了一樣。從我開始想要來,從聽法師講法開始。因為她現在是我的朋友了,所以她就講,或許是上人把她送到那個地方去,讓她把我敲醒,讓我可以來萬佛聖城。

我很感恩上人,還有所有一切因緣的成熟,可以帶領我到現在來聖城。我也很感恩我的母親,因為她跟我一起來,讓我在聖城的經驗能夠更豐富。也因為來參加拜懺,我也發現,其實我不如我想像中的這麼有耐心;因為我好多次就因為小小的事情起煩惱,還哭了。

我會哭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我對我的母親不很公平。後來我看上人的開示,我發現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孩子。好像我就是期望在冬天,西瓜會長出來一樣。媽媽:我很對不起。

我非常感恩妳陪我來,在所有我需要妳的時候,妳都在我的身邊。雖然,我在雪梨住得很遠,在墨爾缽。祝所有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媽媽,再見!

比丘尼恆君 講於2012年5月8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Jyun on May 8 (Tue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恒君。今年我們拜萬佛懺,在這一週即將圓滿。回想萬佛懺,萬佛聖城是在一九八三年開始,每年定期連續二十幾天,全天拜萬佛懺,之前是用晚上一段時間來拜懺。從一九八三年起,萬佛懺圓滿日之後,即是浴佛節法會,多年來都是如此。最近幾年為配合華嚴法會,希望兩個大法會相隔時間靠近一點(上班族請長假不容易),所以時間的安排跟過去有點出入。

在一九八五年的時候,大悲懺是怎麼拜呢?是放錄音帶。因為當時人很少、很少,有的時候就是一個居士在大殿放錄音帶,自己一個人跟著錄音帶拜。當時有位居士,後來是我們的一位法師、比丘尼,她說她上午在廚房忙,飯後又忙著洗碗、拖地、收垃圾,再趕著上殿拜大悲懺。當時,大殿只有一個維那和她;有的時候法師不在,她就自己放錄音帶,一個人拜。

一九八五年的萬佛懺,有多少人參加呢?她說每一天大概有六個人。一個當維那,一個敲木魚,男女眾各兩個。有的時候法師不見了,就剩下兩個居士跟著維那拜。你說,大殿還有幾個人?那晚上聽經有多少人呢?她說有二十個人左右。她記得在萬佛懺期間,有一天晚上聽經的時候,上人來了。上人告訴大家:「你們拜懺要拜誠心一點,因為看星象可能會有災難來,你們要誠心點拜!」這個女居士想,咱們就這點人,再怎麼誠心又能有多少力量呢?

等萬佛懺過了一陣子,加拿大發生龍捲風,很多房子都被夷為平地;還好沒有人死亡,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她覺得很奇怪,「師父說我們拜懺可以袪災難,怎麼還有災難呢?」她把加拿大這個事情跟師父報告,心裡也帶著這個疑問。上人就說了,「加拿大這個事情還只是個小事情,我所說的事情是另外一個更大的災難。」

她後來聽別人說,上人說過:「你們修行,不要以為自己沒有什麼功德、功力;不用擔心,就算你們這小小的功德,我都會幫你們凝聚起來,加上我的一起來回向。」就像我們平常修行的資歷,或是個人的努力多半不是很深,力量當然是很微小的。但是在大殿裡共修,每個人求懺祈福、祈求和平的心願,聚沙成塔,無形中不僅能夠利益自己,也可以利益家人,甚至利益整個世界。

我們來拜懺,有些人告訴我:「我拜那麼多年,我都不曉得該懺悔什麼,大概該懺的都懺完了。」我就看看他,從頭看到尾,我不覺得這個人是業盡情空了。我看他還是一個煩惱人,動不動就發脾氣、說話還是容易發火,我不曉得為什麼他會覺得自己沒什麼好懺的。

有一位法師在男校上課,教小男生做文章。好多年前,她在萬佛城臺上講過這個故事。這位法師已經往生了,可是這個故事留在我心裡,一直不能忘記。有一天,她叫小男生寫一篇文章,《我做錯的一件事》。結果每個小男生一臉茫然,不知道該怎麼寫;看看天,看看地,看看旁人,不知道從何寫起,好像自己不曾經做過什麼錯事;寫了半天,寫不出來。這位法師一看,很慈悲地說:「好,我們現在改題目,《我做對的一件事》。」哇!小朋友一聽,心情輕鬆很多,開始唰唰唰地動筆寫作文了。

我們每個人都難免有做錯的事,不想面對,也不願意別人提起。當我們懺悔的時候,懺什麼?就是懺這些對不起人、愧疚,連自己都不願意提起的事。就我個人來說,雖然長相不怎麼樣,體重更是不要談了--胖得太矚目了。我也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人,覺得自己還挺不錯的。雖然不是最好的那個人,至少絕對不是那個最壞的;想想自己有些作為,常暗自得意,覺得自己還挺不錯的!直到最近發生一個奇遇,給我一個當頭棒喝。

我從今年新年開始,遇到種種不善的突發狀況,自覺真的是需要學習懺悔;又想到很多預言說2012是不好的一年,我想非要用功一些才行。為了能夠隨喜跟大家一起拜萬佛懺,所以我從農曆新年開始,幾乎每天都到大殿拜大悲懺,希望做好拜懺的預備工作,增強體力,能夠順利的拜萬佛懺。

拜大悲懺,雖然人在懺悔,我也是那種「覺得自己懺得差不多了的人」,無法以真正的大懺悔心來拜懺。在這段時間裡,我念了四十九部《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也念了《地藏經》,當然也拜了大悲懺。可是很奇怪的,惱人的麻煩還是無緣無故地出現,生活始終難以平靜。四月初我起了疑惑心,我拜懺拜到哪裡去了?我念經的功德到哪去了?為什麼總會沒事變有事,無中生有的是非總是不斷呢?就在我覺得很奇怪、很疑惑的時候,幸運地沒多久我找到答案了。

我遇到了一位法師,她告訴我說,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裡方丈通知她,允許我在萬佛城立一個永久的牌位;當然不是我的死亡(往生)牌位,各位不要笑得那麼大聲;你看我的樣子像短命嗎?大家本來聽得都快睡著了,被你這樣一笑,又都醒了過來。那牌位上寫什麼呢?超度我「過去世的墮胎兒」。法師一看嚇一跳,甚至醒來以後,還記得很清楚。她考慮了幾天,最後決定告訴我這個怪夢。

她說:「我知道妳這一生沒有結過婚,也沒有小孩子這些問題,怎麼還有個『過去世的墮胎兒』?」她又說:「我真的不好意思做這樣的一個夢,而且那個牌位上的字還很清楚。」我告訴她說:「我非常謝謝妳!我一直有個問題,今天因為妳,終於找到答案了。」

很多人都知道《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這部經,如果有墮胎、流產、夭折的孩子,可以念這部經為他們回向。我念了四十九部,因為我這一生沒有這些問題,念的時候我覺得這個跟我沒有關係;但是我相信我有做錯很多別的事情,所以我念經求滅罪,懺悔別的事情。

這位法師忽然這樣一講,我終於明白。很多過錯,我今生沒有做,不代表我從來沒有做過;我今生沒有這個問題,不代表我過去沒有這個問題。所以罪業是生生世世,一直到今生;今生我們沒有做壞事,怎麼知道前世有沒有做壞事呢?你現在說:「我怎麼可能做那種事,不可能的!」賬單不會因為你忘了而算了,賬單上會清清楚楚的記著你積欠的債,有的欠的多,有的欠的少。

當她講完,我沒翻臉責怪她:「哎喲,妳怎麼做這種怪夢,真是的!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貞節烈女的牌子的話,我大概可以去領了;妳這樣一講,好像我這個人行為很亂似的。」不會的,我全然接受:「我謝謝妳!我終於明白罪業是有過去世、現在世的;如果我不好好地改過,還有未來世。從現在開始,我要真心地求懺悔,懺悔我墮胎的罪業。」墮胎是很嚴重要的問題,愈早處理愈好,否則罪業會生生世世跟著。像今世托生為男人,那你又怎麼知道你過去世沒有這個問題呢?另外,令人墮胎、勸人墮胎,這也間接的犯了殺業!

兩年前在金聖寺拜梁皇寶懺時候,我跟信眾講:「如果有墮胎、流產的孩子,自己念《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回向。經濟允許的話,你們最好要寫牌位超度,我們不會取笑你,說妳的行為怎麼樣、怎麼樣,不會的!因為我們知道現在這個世界災難這麼多,有很多人得怪病,這個跟墮胎的小孩是有關係的。家裡種種的吵鬧不合、生病,甚至鬧離婚、小孩子有問題,墮胎的胎兒報復是主要的原因之一。」我沒想到我這樣一講,在旁有個女居士聽進去了。

金聖寺梁皇寶懺是七天半,第六天她在齋堂吃飯的時候,忽然眼前齋堂不見了,出現四個小孩子,排著隊伍,一路跟她揮手,「媽媽,再見,再見!」走了。法會剛圓滿她來找我,除了表示感謝之外,她告訴我:「我寫了四個牌位,在吃飯的時候竟然出現四個小孩子。」各位請聽清楚,她不是睡覺、不是做夢看到的,而是在吃飯的時候,一眨眼出現四個孩子,排著隊伍,跟她揮手道別:「媽媽,再見!」她說:「我那天無意中聽妳說,化解了我多年來難以啟齒的一個心事。我看到孩子們快快樂樂地跟我揮別而去,我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來了。」

再說一個跟牌位有關的真實故事。有一年在萬佛懺的時候,有一個人到功德部寫一個牌位;寫什麼牌位呢?寫一個她不認識的人的牌位。不認識,為什麼要給她寫呢?這個女居士有個很奇怪的心願,如果她看到報紙上有人意外身亡,車禍死亡、或者被火燒死 – – -,只要有名有姓,她發願在萬佛城為可憐的亡者立牌位一個月。

有一天,她在工作的時候,有人告訴她:「哎呀,對街有個人跳樓,死了。」為什麼要跳樓呢?因為失業付不出房屋貸款,房屋被法院拍賣。今天法院來封房子、趕她走,她就在封房子的時候跳樓自殺,死了。她一聽,歎息地說:「真是好可憐!可惜不知道她的名字,怎麼寫牌位呢?」因為一時的執著,令她心裡很遺憾:「沒有名字,我想幫這個可憐的婦人寫牌位,做點好事也沒辦法!」我事後跟她講:「妳只要寫某日在哪條街上摔死的人就可以了,因為在那個時間就只有一個亡者,對不對?沒有名字也是可以超度的。」

沒想到第二天報紙報導了這件不幸的新聞,她趕快把名字記下來;剛好萬佛城在萬佛懺,所以她就幫亡者立了一個月的往生牌位。她趁有空的時候,到往生堂看一看,她對這個牌位說話,她說:「某某女士,咱倆沒見過面,妳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妳;但是我很同情妳的遭遇,希望妳在法會的時候,跟大家好好修行,早早離苦得樂,到好的地方,往生極樂世界。」

事後有一天,她去超市買東西,買了麵包、水果,買了很多東西。路上遇到了一個流浪漢推著菜籃車,車上擺著一疊小報,朝她走過來,對她說:「女士,妳要不要買一份報紙,一塊錢,一塊錢!」她看看這個人一副流浪漢的模樣,她說:「我不買你的報紙,報紙留給別人。我這兒有麵包、水果可以給你一些!」「不要,我不要這些!我是賣報紙的,一份報紙一塊錢。」她說:「那這樣好了,我也不要報紙,我給你一塊錢好了。」「不行!妳一定要買我的報紙,我才收妳的一塊錢。」她想:「這個人真是太拗了!我買你的報紙,看了還是當垃圾扔掉,多可惜!」

這個人非常執著,非要她買報紙不可。她只好給他一塊錢,想多給幾塊錢,他也不肯接受就走了。接過報紙,她隨意地翻一下報紙,她傻眼了。原來小報上有張很大的照片,下面的名字就是她立牌位那個亡者的名字;小報轉載了亡者的新聞,也附上亡者的照片。她一看,驚訝地說:「我在往生堂跟妳說,妳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妳,咱倆沒見過面,想不到…這會兒見面了。」這也許是亡者感受到女居士的恩惠,顯靈表示她的感謝之意吧!

這個星期天是母親節,也是今年萬佛懺的圓滿日!因為拜懺,很多人不能為母親慶祝母親節;別忘了有空打個電話給母親,也為母親祈福。如果母親亡故了,為母親拜佛求超度,希望母親到更好的地方。我去年講過,「能來比不來好,早來比晚來好,年年來比今年來好。」希望各位明年再來共修,但願明年看到你(妳)的時候,真的是業也輕了,煩惱也少了,人也快樂多了。上人曾經勉勵弟子說,希望弟子們「話要少少的,人要好好的,房子要小小的,罪業要了了的!」用這句話跟各位共勉,阿彌陀佛。

*                         *                         *

宣公上人有關墮胎的開示— 奪命的債務

世界的災難一天比一天多,修道的人一天比一天少,犯戒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世界一天壞過一天,這是什麼原因?因為人不守五戒。第一就是不守婬戒,男女認為婬欲是人生的快樂,以苦為樂,所以胡為亂作。男女青年不知道保守自己寶貴的精神,男女學生不守規矩,就會有小孩子的問題了。

有人發明避孕藥避孕,說這比有胎好得多。其實發明避孕藥的人是在造罪業,將來一定下無間地獄,他害了多少青年,害了多少生命!避孕藥是無形中犯殺業,墮胎是有形中犯殺業。你們研究研究,男女沒有這麼樣瘋狂不守規矩的時候,沒有這麼多奇怪的病;就因為現在人不守規矩了,種種奇怪的不治之症發生了。現在每個國家,小鬼比大鬼多,大鬼比老鬼多。

因為墮胎而死亡的人,現在比活著的人多!人有孕就去墮胎,所以現在到處都是小鬼,比蚊蟲都多,有很多蚊蟲就是小鬼托生的。他因為小就變成蚊蟲,咬你一口:「你叫我死了,我就喝你的血!」小鬼仇恨的心是永遠存在的,他的報復心重,因此現在什麼樣的怪病都有,所以戒殺、放生,也包括了不可以墮胎。

問:現在有很多人藉嬰靈斂財,請問師父的觀點如何?

上人:弄個牌位,不如沒有位;什麼叫沒有位呢?根本就不該去墮胎。不墮胎就不會殺生,也不須多此一舉。能不能超度?是否可以解開這個冤債?是不一定的。與其事後後悔,不如防之於前;在未婚前,不要吃避孕藥,也不要發生男女的關係。為什麼等不了?為什麼那麼急?就因為太隨便了。

:報章雜誌說供養嬰靈,說墮胎小產要供養嬰靈。這到底要不要供養?

上人:這不能談到供養,因為他不是佛法僧;你供養他,那就落邪見。超度還可以,超度不是供養,超度令他離苦得樂。但是冤孽要深了,也不容易解開這個結,因為這是奪人命的債務,要用奪命的來還,很不容易解的;除非你遇著不貪財的修行人,還有機會化解。

問:有些人由於經濟不允許,或其他因素不得已墮胎,後果是不是一樣嚴重?

上人:既然經濟不許可,就不應該有胎的,免得有這種麻煩的事發生。既然沒有能力,為什麼要等到有了問題,才去想辦法?!

問:從前知犯墮胎的罪過,今後將作何補救?

上人:過而能改,善莫大焉。瀰天大罪,一懺便消。

請觀看:

無辜的小鬼動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eHdSEA4s

無辜的小鬼    Innocent  Little  Ghosts http://www.drbachinese.org/online_reading/dharma_talks/Innocent_Little_Ghosts_b/bookcover_video.htm

 

誠心懺悔消罪業

金曉丹 講於2012年4月12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Xiao Dan Jin on April 12 (Thur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曉丹在這裡練習講法。如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因為還有一個多星期就是我們萬佛聖城每年一度的最大法筵:「萬佛寶懺」。所以,今天我想試著講講–懺悔。

那麼我首先把上次講法時最後有一段沒有講完的把它講完。因為這一段正好與懺悔有關。上次講到我孩子出生時的一段因緣,過了大約四五天後,當時在華嚴精舍當家的哲法師打電話過來問問我們的情況,我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就感覺好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在關懷和安慰她受傷的孩子一樣,我內心特別的感動。大約一個月左右,哲法師又打電話過來說:小孩子已出生快滿月了,這個星期天正好是慶祝「觀音菩薩聖誕」的法會,可以帶他到廟上來。我們聽了很高興,便在「觀音菩薩聖誕」法會的那天,一起來到華嚴精舍。

因為在家裡照顧孩子有一段時間沒有去華嚴精舍,這次再來到華嚴精舍有一種回家的感覺。當時華嚴精舍還在舊址,法會人很多,佛堂裡滿滿的,我便在最後一排找了一個位置。到拜願時我就很誠心的拜佛,感覺人的一生很不容易,要經歷很多事情,也不知未來還有什麼困苦和艱難等著自己。

我正在隨著大家誠心拜時,很奇怪我突然覺得我的整個臉開始膨脹腫起來,愈腫愈厲害,感覺整個臉都有些扭曲了。不過還好,我當時竟然沒有一點恐懼和緊張的感覺,想一定是自己的業障現前。我想我現在能做的,只有更加誠心的拜佛。後來慢慢的臉不再繼續膨脹,開始恢復。等拜完願後,我的臉基本上恢復過來,只感覺嘴還有點腫。拜願結束後,是午供時間。午供後大家排隊走去齋堂吃飯時,哲法師看到我,問我說:曉丹你的臉怎麼了?有些腫呢!可見我當時臉還沒有完全恢復。到下午時,我誦了一遍《楞嚴咒》。慢慢的,臉完全恢復了。我相信通過這一次,我的業障一定消了很多。

正是上人的感召力和法師的慈悲,從此以後我們全家每個星期天風雨無阻一定到華嚴精舍與大家共修。雖然從我們家到華嚴精舍往返的車程需要兩個小時。但即使下雪天我們也堅持去。記得有一年雪下得很大,有一個星期天早上,我們照常準備去華嚴精舍。當時,猷法師是華嚴精舍的當家。六點半左右,猷法師打電話過來說:曉丹,你們今天不要過來了,因為昨晚雪下得很大,停車場我們還沒來得及剷雪,沒有地方停車。所以,今天的法會取消了。我當時覺得心裡很失落。因為平時每天上班、下班、回家總是忙忙碌碌的。難得星期天到華嚴精舍薰修佛法感覺身心特別清淨和祥和。每個星期我都盼著這一天,可現在只能再等一個星期才可以去。這個星期我就很想念華嚴精舍,結果在這一個星期內,我先後夢見猷法師,還夢見上人。

談到懺悔,我常常覺得懺悔真是佛菩薩對我們凡夫眾生最最慈悲的一個方便法門,也是我們修行很重要的法門。使我們眾生有機會來懺悔自己,改過自新。懺悔我們過去無始劫來所造的種種惡業,懺悔我們今生所造的種種惡業。懺悔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造業的心念。每天生老病死苦常常逼迫著我們,我們的六根對著六塵,時時都在造業。正如《地藏經》中所說:「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我們的善心很難發起,一旦發起又很快就退失了。可是惡念一起,卻愈增愈多。所以有時我們對待人事上,要么不高興、要么不開心、要么想發脾氣。都是我們過去的習氣和業障讓我們常常不快樂而繼續造業。如果我們不知道懺悔,那我們就一直在造業,業障愈積愈多。

所以上人開示說:眾生因為背覺合塵,被一切塵勞五欲所轉,所以業障愈來愈深,而佛能超脫一切五欲塵勞,不再造業。眾生因為業障的緣故,所以凡是想成佛了道的,必需先要懺悔自己的業障。如果不生懺悔心就想成佛,這就猶如“煮沙成飯”。雖然煮到恆河沙那麼多的劫,也不可能成功的。所謂懺,是懺其前愆,對於以往所犯的罪業,生大慚愧心。悔,是悔其後過。立定主意,改過自新,永遠不再犯錯。一經過懺悔,要發誓願: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以後絕不再犯。這才能消了罪業。你要是能懺悔,就是多少罪業也都可以消滅。所以才說“佛前頂禮,罪滅河沙”。你在佛前頂禮,生一種真懺悔心,那麼恆河沙罪業都會消滅,都會沒有了。這個懺悔,你們每一個人,要拿出萬分萬分的至誠懇切心,在佛前來懺悔以往的罪業,懺悔得誠心,罪業就都消除了,善根就可以增長。你若不誠心懺悔,那罪業還是罪業,善根也不能增長。

聖城每年的「萬佛寶懺」都聚集著從世界各地而來的佛子,2004年我也是其中的一個。記得那次是我第一次來聖城參加「萬佛寶懺」。來之前常聽人說:萬佛城的「萬佛寶懺」非常不可思議。有很多人求消業的,可以消除業障。求袪病的可以消除疾病。求工作的也馬上有工作。其實我本人並不是對感應很感興趣的人。上人常說:你有誠心,自然有感應。有一分誠心就有一分感應。有十分誠心就有十分感應。沒有誠心,你就是想求也求不到。

也有人勸我說:你跑到那麼遠去拜,從東海岸飛到西海岸,在家裡自己拜不是一樣的嗎?後來我還是決定親自來拜。不過,想自己花了這麼多時間、金錢、精力來拜,一定要誠心的拜,否則都覺得對不起自己。所以到聖城後,我告訴自己要萬緣放下,既然來了就放下一切,不要打那麼多的妄想,誠心拜懺。因為有這種心裡準備,所以拜起來很專心。結果從第一天開始拜,就一直哭到最後第二十三天。在拜時,我儘量觀想每尊佛現在我的面前。我五體投地、至心歸命、誠心懺悔。有時很專心,就會時時感到佛的慈悲,使自己無法控制的痛哭流涕。想自己過去生中一定造了很多的罪業,才會感到這麼的懺悔。

「萬佛寶懺」真的很不可思議。之後有幾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現在列舉一二。我在這之前一兩年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什麼病呢?沒有任何理由有兩三天我突然覺得很頭暈,感覺整個人失去平衡。有時天旋地轉,只有躺下來才舒服,過兩三天後自己就好了。去看醫生,醫生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說大概病發作時也許可以測試出來。所以有時開車時我很擔心,怕突然頭暈了,失去控制。更奇怪的是大約每半年就犯一次。在拜「萬佛寶懺」期間,大約拜了一個星期左右,一天下午正在拜時,我又感到頭暈。拜下去起來就感到有些吃力了,我就擔心自己下一拜拜下去會不會起不來了。我想:糟糕,本來打算來聖城發心誠心誠意拜全程,這一犯病,又要躺上三天,自己的願望無法實現了。我心裡很難過,想自己真是業障深重,才拜了一個星期就犯病。我更加誠心的拜佛,想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繼續拜下去,即使躺在萬佛殿裡也不能放棄。突然我感到從頭頂有一種很麻的感覺傳遍全身,兩個手指尖感覺特別的麻,之後我的頭暈就好了,順利的拜完了全程的「萬佛寶懺」。不過那時我還不確定是否以後我還會再犯呢?結果以後真的完全好了。所以誠心的拜「萬佛寶懺」,可以消除我們的病苦。

最後祝大家誠心拜「萬佛寶懺」,業障消除、善根增長、法喜充滿、早成道業。

繼續閱讀:用真正的孝心誦《地藏經》

沙彌拜萬佛寶懺心得分享〈一〉

沙彌果正及沙彌親偉 講於2011年6月1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by Shramanera Gwo Zheng & Chin Wei on June 1 (Wed),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沙彌果正: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今天輪到沙彌果正練習報告。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多多包涵。

因為剛剛開始禮拜的時候,我覺得時間是會很長的,但是不知不覺,昨天已經圓滿結束。我想,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覺得結束得太快?因為可能有人剛剛拜得法喜充滿,就覺得,哦!很快就結束了。

無論法喜充滿,或者是辛苦疲勞,時間都會過去的。記得我來萬佛城的時候,也是正在拜萬佛懺,當時已經拜了五千多佛名了。那次我只是拜了半部的萬佛懺,幾年來都是這樣,不能全程參加,總是有一些障礙障住了。今年是最好的一年了,可以全程參加,拜得也不是很累,感覺上是還不錯。

那麼,我們現在就聊聊拜佛,看佛的功德是怎麼樣。在《華嚴經》裡有四句偈,星期六晚上法師已經講過,但是我現在再重覆一遍:

剎塵心念可數知,大海中水可飲盡,虛空可量風可繫,無能說盡佛功德。

所以佛的功德是盡虛空遍法界,說不盡講不完的。那麼我們禮佛又怎麼樣呢?

在《佛名經》中有一段文,就是「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諸佛名受持讀誦不生疑者,是人八千億劫不入地獄,不入畜生,不入餓鬼道,不生邊地,不生貧窮家,不生下賤家。常生天人豪貴之處,常得歡喜適樂無礙,常得一切世間尊重供養,乃至得大涅槃。」

我們不能夠只是講那功德,我們也要講我們的罪業、業障,因為我們有這個色身,都是從一些業障來的。「業不重不生娑婆」,所以我們就要講那個業障、懺悔。在事儀本子裡講:「禮佛之意,做意祈福懺罪。」所以我們就不能只講那功德啦,要講懺悔。

在往生堂回來,我們回到佛殿的時候,我們最後拜一位佛名。維那會念一段文,我們沒有念,是維那替我們念的,就是「我及眾生。無始常為三業六根重罪所障。不見諸佛。不知出要。但順生死。不知妙理。我今雖知猶與眾生。同為一切重罪所障。今對普賢十方佛前。普為眾生。歸命懺悔。」

過去生中,生生世世所造的惡業,全是由無始的貪嗔癡所造的,都是從身所造的殺盜淫,從意念所造的貪嗔癡,從口所造出來的綺語、妄語、惡口、兩舌。這十種惡,就是從身口意所出生。我今一切都要懺悔。剛才上人有講過一句話,就是「瀰天大罪,一懺便消」。阿彌陀佛,時間差不多到了。

                        *     *     *

沙彌親偉: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的名字是親偉,沙彌親偉。今晚我就簡單地報告關於萬佛寶懺的經驗。

回想我以前來萬佛聖城,第一次,就是萬佛寶懺的時間來的,那時候是 2000 年,我記得是和我的媽媽一起來。因為那時候我是想要出家,想去看一個真正的道場是怎麼樣的,一個寺廟是怎麼樣的。我記得我可能是中午到了,辦公室就安排我跟我媽媽住在龍樹(精舍)後面那邊。我還記得那個晚上,我非常興奮,可能每個鐘頭都起來了,看時間。唉,是三點半嗎?要起來做早課嗎?我很興奮,不想要失掉這個機會。

我 2000 年來的時候,我記得沒有人說英文的,也沒有年輕人在佛殿裡面。那時候我對佛法完全是蠻新的,所以我都不了解我在做什麼。可能我也是第一次真正地拜佛,那時候真的是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心裡只知道我想出家,沒想到這是一個真正的寺廟。

我記得那一天,我開車回家的時候,我心裡想:「哦!如果出家在這個道場裡面,他們就是一天到晚就是拜佛,沒有做別的事情了。OK,那個蠻有意思的。好吧!」我不知道那是一個特別的一個法會。我那時候真的是什麼都不了解,這是第一次來所記得的。

在 2011 年,我想,可以說很多地方都改變了,也有很多地方還是一樣的。

我現在拜萬佛寶懺,是當了沙彌在拜;這是真正的出家了第一次拜萬佛寶懺。十一年前種的種子,現在就慢慢有果了,現在就成為沙彌,還不到兩個月,可能剛滿兩個月。所以我想,回顧這十一年,我真的可以說走了一條很長的路,自己改變得蠻多了。那我往前看,感覺上,這個路往前走,是非常遠,也非常長。

在這個法會期間,法師交代說:「你可以背東西是非常好的。」所以就背《沙彌戒》、《五十三小咒》。另外法師也說《勸發菩提心文》也是很好的,你可以背起來。我心裡想,我這個人不是很喜歡背東西的,我喜歡去想,去了解事情的;背東西,我真的不是很會做,但是我就想,應該強迫自己一點,催自己一點,去做吧!

我感覺到這個法門,這個方法蠻有效的。因為這個真的要很專心才可以背出來。我也掛禁語牌。我感覺禁語牌配上這個背經,是非常好的兩個事情。因為我背的時候,不是用我平常的這個一直在分別的心,而是要用很專心的心,比較安靜的心來背。我的心更安靜,更靜下來的時候,這個經文啊,就更深入我的心。

另外背東西也可以幫助我自己改變我的思想。這個比在書裡念出來好了很多,就是在書裡找這個資料,然後去看,或者在電腦上去看。(背過的東西)真的到心裡面,隨時都可以拿出來。

另外,我感覺上,有些正知正見把我這個邪知邪見、世間上的思想,可以改變。為什麼呢?因為我感覺自己有很多習氣,可能貪心啊,可能自私心啊,邪知邪見啊。我這樣子二十多年在美國長大,可以說學了不少這樣子的顛倒想法--像貪啊,可能是一個好的事情啊,或者自己要跟別的人不一樣啊,因為我們要獨立啊。但是這些都是不合戒律,不合佛法,不可以和僧團一起和合地生活。

所以我感覺背這個律文、經文,可以慢慢地改變我這樣子的思想,把我這個像小孩子幼稚園般的這個思想,慢慢改變。

時間可能不多,所以不能說太多,我很快的講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就是我在那個萬佛寶懺期間,在中間就非常地痛苦的,因為我非常累,身體疲倦。然後這幾天吃得太多,我想可能是星期六,齋堂準備特別好的圓的捲子,吃得太多了。從當一個沙彌後,自己就有外面的這個壓力,然後又有裡面的這個壓力,自己可能就在批評自己,可能自己在懷疑什麼的。所以就有這樣子的壓力,就很辛苦,簡直不知道可不可以再拜下去了。

很多人說夢到上人,像上次講法的人講的。我是夢到一個法師在糾正我。他在糾正我的時候,在那個夢裏我就想,這個(要求)太多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放棄了!我這樣子放棄就真的是,就是有對抗力,我就跑走了。

我那個時候就完全醒過來了。在那個夢中醒過來的時候,就想一想,這個念頭是蠻幼稚的。所以開始笑一笑我自己,還是像小孩子一樣啊,跟父母很不高興的時候就跑走了。但是我感覺上這樣子一個經驗,看我自己會看得比較清楚,也有些方面,有觀察到自己。但是好像時間不夠,所以不能講一些從這個經驗我所觀察到的事情,。

我大概大概講,一個就是跟佛,跟法師的這個關係,不是好像我們害怕佛啊,或是法師在糾正我們。反而他們是很慈悲地在對我,想要糾正我,想要教我。我心裡有這樣子一個想法,就是真的想要把我們全部的法師,全部的沙彌,身邊的這些在家居士啊,甚至所有眾生,都是看起來像佛菩薩一樣,就是這樣子。因為我自己是凡夫,我真的真的不知道。經文都是這樣子講的,對不對?《華嚴經》都是這樣講的。

最後我講一句話,就是《勸發菩提心文》出來的。我感覺很感動,就是說佛的恩,說「世世生生,隨逐於我,心無暫捨。」阿彌陀佛!

堅持禮拜萬佛的忠觀老和尚

比丘尼恆優 講於2011年7月1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You on July 1 (Fri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今天中午我收到一張紙說:請妳今天晚上幫忙講法。因為我凖備得還不好,所以如果講得有什麼不對的,請法師慈悲指教!我是恒優,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時代的老和尚,一個高僧,這個老和尚是上忠下觀老和尚〈1918-2003〉,他也是常常拜萬佛寶懺。

他在剛剛出生的時候,總是哭泣不停。後來,他的叔叔用泥土做了一個人的模型給他看,他看到那個模型就停了,不哭了。他長大以後,也還是常常喜歡製作佛像。

當他19歲的時候,他看到一本書,那本書裡面是講一個高官;他剛剛畢業得到博士學位,很有賢德,可是他卻選擇了出家。忠觀老和尚看見這本書時,他說:「為什麼他能夠這樣子捨棄一切來出家呢?我不是一個有賢德的人,學問也不好,為什麼不能夠捨去一切去出家修行呢?」

他出家以後,住在越南的北方。在那一段時間,那個地方也是很窮的,大家每天都要到外面去種田,感覺沒有學到什麼佛法。他因此不太滿意,他說如果在這邊天天只是種菜,而沒有可能學佛法,於是他離開了那個道場。

後來,他走了一段路,走到很累很累,也沒有食物,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他想:如果他就這樣死了,不僅沒有學到佛法,也沒有利益自己,也沒有利益別人。於是,他就決定回到他以前的道場。

他回到道場的時候,覺得渾身都軟了,沒有力氣了。那個時候,他還願意跟大家一起工作,或在道場慢慢地用功,打坐修行。後來,他到了越南北方,在1945年那個時候,北方也有很多人餓死,他有能力去幫助大家,利益一切眾生。

後來,他離開了越南到寮國;在寮國他住在邊境,那個地方有一條河,河裡每年都會因為翻船而死掉很多人。但是忠觀老和尚到了那個地方,那一年沒有翻船,也沒有人死亡。別人跟國王講,說那個老和尚住在那個地方,就沒有什麼意外出現了。國王於是就把那片土地供養給忠觀和尚,使他可以建立道場。

後來,國王也請他去很多的地方,於是他在寮國中南部建立了很多道場。每次他建道場時,他都要自己製作佛像,那些佛像現在還在。我有一年去請老和尚的舍利回去,寮國他有四個大道場。

後來,老和尚到法國,建立了六個道場,大部分的道場是叫華嚴寺,宣公上人也有去過那個地方。〈下圖是忠觀老和尚應宣公上人之邀來萬佛城傳戒,合影於1991年7月14日

老和尚的特點是,不論他在哪裡建立道場,都會叫弟子們拜萬佛寶懺。他立了一個功課:每天早上,在誦「楞嚴咒」之前要拜600拜;在法國的道場裡,不是站起來拜,是跪下來拜。我們每天早上拜完600拜,大約要花一個多鐘頭才能拜完,之後才開始做早課,誦「楞嚴咒」。那個時候,我們每天下午也是要拜萬佛寶懺,到晚課之前要一直拜,拜一個鐘頭萬佛寶懺,然後再接著做晚課。

我看到老和尚生了重病的時候,他已經86歲了,但是如果不去醫院的話,他也是回來每天每天地拜佛。他身邊有一本萬佛寶懺,於是他每天每天都堅持拜。

我自從跟老和尚出家以後,也是跟大家一起拜,每天拜600拜。我們在那邊拜600拜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要很專心,因為他們拜得很快。如果你不熟悉的話,一拜下去,再起來就不知道拜到哪裡了,所以必須要專心才可跟得上(進度),才知道拜到哪裡了。

後來我來這邊出家,有一次美國法師跟我說:「1991年,我們去了妳師父的道場,每天早上要拜600拜,還要跪下來在那邊拜,我受不了。很辛苦!很難!」

後來,我到萬佛聖城這邊來拜萬佛寶懺,我感覺很高興:這邊是慢慢拜,兩邊(輪流)拜。那一段時間我也不懂中文,就一邊聽大家念,一邊跟大家拜,慢慢學習念佛的名號。〈右圖為忠觀老和尚於2003年圓寂,弟子抬其靈柩準備送往荼毘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去LA(洛杉磯)。那個時候金輪寺道場有人請(宣公)上人來他們的家,傳五戒。有一些弟子問上人:「為什麼我們住這邊很近,我們要去萬佛城,卻感覺有很多困難而不能夠去?」上人回答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不能來萬佛聖城?是因為你們禮佛還不夠一萬拜,所以現在還沒有因緣來到這裡。」因此,我們之所以能夠來到萬佛城,肯定是我們曾經禮佛,拜過一萬拜以上,所以我們能夠來。〈下圖為恆實、恆山等法師參加忠觀老和尚荼毘大典,攝於法國華嚴寺前

我剛剛來到萬佛聖城那個時候,也是學習和大家一起做功課,大家做什麼,我們就跟著做;不懂語言,我就晚上自己拿《萬佛寶懺》來自己拜。那一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功課,同時也學習拜萬佛寶懺。我記得分支道場那個時候也是有拜萬佛寶懺,一點一點拜;拜完一整部後,再回來繼續拜。在萬佛聖城是可以一次拜完一整部《萬佛寶懺》的,可是分支道場不能一次拜完一整部。所以我們是每天早上拜,一點一點地拜,加起來才能拜完一整部。

可以說,現在回過頭來看,我在法國出家也是天天拜萬佛寶懺。在那邊是忠觀老和尚帶領我們拜。他是從萬佛寶懺裡面哪一部分是有十方佛,哪一段是東、南、北方,他是一段一段加起來的,每天可以拜600拜。因此,我們每一天也是可以拜十方佛。        〈右圖為法總及萬佛聖城致送之輓聯

可以說我自己在拜佛的時候,應該是專心來禮拜佛。也有一句話講說「一心禮佛,罪滅恒沙」,所以如果能夠專心來拜,我們也是可以消很多很多的業障。                                 〈下圖為忠觀老和尚荼毘後之部份舍利

請問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如果大家沒有問題,我講一下我剛剛來萬佛聖城時,我拜萬佛寶懺也是很高興。後來我的妹妹來萬佛聖城,她拜萬佛寶懺也是很喜歡,有一年暑假,也是喜歡禮拜萬佛寶懺,所以,她就繼續來這邊參加萬佛寶懺。本來她也是要來跟上人出家的,可是上人生病了,她的簽證也到期了,必須回到法國去。可以說她來萬佛聖城的因緣,也是萬佛寶懺帶她來的。祝大家可以有時間來拜萬佛寶懺!我們拜佛、拜懺、做功課,跟大家一起學習、共修。如果我們要修我們自己的法門,也應該用自己的時間來修,不要浪費(拜懺)的時間。如果大家在拜,而我們不拜,如果大家在做功課,而我們不做功課的話,這也不是很好的事。阿彌陀佛!

【編按:請繼續閱讀《金剛菩提海》376期介紹比丘尼恆優師

禮佛懺悔

比丘尼恆居 講於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Jyu on May 12 (Fri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是恒居,今天輪到我和大家結法緣。

剛剛法師說我們今天已經拜到歡喜地了。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很歡喜。覺得歡喜的人舉手。沒舉手的是不是在計算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因為我前幾天就聽到有人說,才開始一兩天,他就在計算有多少天可以回家了。是不是拜得覺得腰痠背痛、腳痛,連頭髮也痛?

其實來萬佛城很不容易的。因為,你看全世界有多少億人口,你們可以來,是宿世種的善根才可以到聖城的。上人說過,你來萬佛城,誰先來,誰先成佛。所以你們今天能夠來拜萬佛懺,在萬佛殿拜萬佛懺,都可以成佛的。

在《大悲經》上說:「一稱南無佛名者,以是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盡也。」這就是說,你只要一稱「南無佛」,你就以這個善根,就可以入涅槃。所謂涅槃,就成佛了。所以你們今天拜了幾尊佛啦?不止一尊而已,好多咧!今天拜了幾尊?八百多少?八百零九尊。(翻譯:所以還是有人在算的。)

在《觀佛三昧經》上說,在往昔過去久遠的時候,有佛出世,號釋迦摩尼佛。他滅度之後,有一位名王子名叫金幢的,他非常地驕慢,很驕傲的。然而他邪見,也不肯信佛法。當時有一位比丘,名字叫定自在。這位比丘告訴這個王子說,「哎!現在世上有佛像,它是眾寶莊嚴,非常地莊嚴。你是不是可以暫時入佛塔去觀看佛像呢?」

那位王子聽他的勸告,就跟著這位比丘到佛塔中,去觀看佛像。結果這位王子他看了佛像之後,就告訴這位比丘說,「哦,佛像非常地端嚴佛像都這麼端嚴了,何況是真的,佛的真身呢?」這位比丘就告訴他說,「啊,你看到佛像,你又不能禮拜,那你應該可以合掌稱『南無佛』吧!」所以當時那位王子,就合掌稱「南無佛」。之後,他回到宮裡,還是繫念那尊佛像。所以,當他晚上睡覺的時候就夢見佛像。他做夢夢到佛像,非常地高興。接著,他就離邪見了,皈依三寶。

由於這個入塔,在佛塔中稱「南無佛」這個善根,他命終的時候得到什麼?九百萬億那由他佛,于諸佛所,得到甚深的念佛三昧。所以,諸佛都現前為他授記。從這之後經過百萬阿僧祇劫,他不落到惡道。乃至於,今世獲得甚深的首楞嚴三昧。這位王子是誰呢?就是當今的財首菩薩。他就是因為這個因緣,一稱「南無佛」這個因緣,得到諸佛現前為他授記。而且,百萬阿僧祇劫都不會墮到惡道。你說這個功德大不大?各位啊!你們在這裡拜佛,每天稱念這麼多佛名,所以這個善根不得了了!

我不知道大家對這個懺悔法可以分哪幾種,大家知不知道?我們通常可以分為事懺跟理懺。事懺,又可以分為作法懺和取相懺。大家認為拜萬佛懺是哪一種懺?有沒有人知道?萬佛懺屬於哪一種懺?都不知道?它是屬於作法和取相都有的。所謂作法呢,比如說我們每天身在禮拜,口在念誦佛號,心在觀想。這都是屬於作法。那它為什麼又會屬於取相懺呢?因為取相懺它首先要先求好夢。經上是說有十二種,你只要隨得一種,一相,你就懺悔成了。

在《梵網經》上說,「若有犯十戒者應教懺悔,要見好相。好相者,佛來摩頂,見光見華等,便得滅罪。」它所謂犯十戒,並不是那個沙彌十戒,就是十重四十八的十重戒。通常犯十重戒,要用取相懺去懺悔。所以,如果說有人他沒有受過十重四十八,只受五戒,你犯了前面殺盜淫妄。這殺盜淫妄是屬於性戒。你犯了這四個重戒的話,要用取相懺去懺。所以,如果你在這段拜萬佛懺期間,你很至誠懇切的話,可能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就夢到佛來跟你摩頂,或者見光,或者見華,或者其他種種的瑞相,你的罪,就滅了。

至於無生懺,通常我們一般人是很難做到。因為這個無生懺要觀實相。我們一般人很難的。一般來講,如果說犯輕戒的話,它可以用作法懺就可以。這個作法懺它滅什麼罪呢?就滅那個犯戒罪。就是你受五戒,如果犯了,就有個犯戒罪,它可以滅這個犯戒罪。

如果是取相懺的話呢,它是滅那個業道罪,也就是性罪。其實這個業道罪,不管你有沒有受戒,你只要做了這種殺盜淫妄這個業的話,都有這個罪的。所以有些人怕受戒,說,「受戒,我怕犯戒。」事實上,你沒有受,你做了,你還是有這個性罪的。

事實上,不管你是作法懺或取相懺,它滅的是三途的罪。所謂三途就是畜生、惡鬼、地獄,你不會墮到這個三惡道裡面。但是,世間的果報你還要受。譬如你殺一個人,然後你用取相懺去懺;作法和取相懺去懺,這個犯戒罪、業道罪都滅了,但是你世間償命果報還在。

但是那個無生懺的話,它可以滅犯戒罪,業道罪,業果罪,世間的果報就是業果罪。這個三種罪它都可以滅。前面那兩種,它就好像你砍那個樹枝,只是讓葉枯萎而已,但是根沒有去除,那個根它會繼續生長。所以你真的想不會落到這個六道輪迴裡面了,那就要用無生懺。所謂無生,它不會生的,根都去掉了,就是把那個無明根都去了,永遠斷了,所以它不會再生長。

前幾天有位法師說,「我們最容易犯的是什麼?最不容易守的就是口業。」在這裡講一個公案。這個公案是出於《百緣經》上。在經上說,有一位長者婦人,她懷孕了。這段時間,她的身體非常地臭穢,沒辦法接近。等她懷孕滿了,她生了一個兒子,非常地瘦弱憔悴,可以說是不堪入目。而且很多糞尿,塗滿他身上。她這個兒子,不喜歡在家。他唯一的嗜好是喜歡吃糞穢的東西,就像那些糞便。而且他不捨離的,對這個很歡喜,不捨離。他的父母,親友啊,都不想見到他,就把他驅逐家,所以他就在外面。在外面一樣常常喜歡吃那個糞便,人們看到他,就為他取一個名字叫嚪婆羅。這位吃糞的嚪婆羅,後來遇到佛,跟佛出家,結果他證了阿羅漢果。

這個嚪婆羅,他為什麼歡喜吃糞呢?是由於過去世的時候,有佛出世,名叫拘留孫佛。他跟這位佛出家。他當廟上的寺主。當時有施主供養眾僧,就是讓那些眾僧洗浴之後,可以用香油來涂身。結果,有一位阿羅漢,寺主看到了這位阿羅漢就很瞋恚地罵說,「你出家人,用香油塗身,就像人糞塗在你身上一樣。」哦!這位阿羅漢聽了,很憐憫他。所以,就為了他現了神通,給他看。這位寺主看到之後,就非常地懺悔,後悔他講瞋心話,所以他就對這位阿羅漢懺悔,希望能除這個罪。所以這個惡罵的因緣,他五百世身體常常臭穢不堪,沒辦法接近。但是也由於他往昔出家了,而且有向對方懺悔,所以他現在又遇到佛,出家證果。

這個公案就是教我們哪,你不要以為隨便講一句話沒關係哦。他只講這麼一句話,五百世臭穢不堪了。所以,我們的口業,是不容守易的。因為他及時懺悔,所以沒有落到惡道。但是他的世間果報還是要受,受了五百世的臭穢身。阿彌陀佛。

從懺悔得解脫苦惱

沙彌尼近養 講於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Shramanerika Jin Yang on June 23 (Thur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的名字是親涵近養,今天輪到我跟各位結法緣。如果我在講的當中有任何的錯誤,請慈悲指正來幫助我,讓我在下一次結法緣的時候能夠得以改進。

在越南,當我上國中的時候,每天下課以後,我很喜歡去回家路上的一個小廟,一個小佛寺。除了它簡單的生活之外,我也被它很安祥寧靜的氣氛所吸引,所以我總是整個下午就待在這個佛寺裡,一直到晚餐以後。因為在越南,我們上學只上半天。

甚至在很年輕的時候,我就已經感受到了法喜,從佛法得到喜悅,而且我喜歡花時間來研究佛法。等到我十年級的時候,我問佛寺的方丈,請求方丈讓我出家。有位法師到我家來問我的父母,看我出家的意願,為什麼我要出家。他只想知道我出家的動機是什麼。是因為我想學習佛法?還是因為我有傷心的往事?

我的父母跟方丈說,我沒有任何男女之間的關係,而且他們非常地以我為榮。之後,我發現這個佛寺裡面有一些人跟政治活動有關係,就這樣子我打消了出家的念頭,因為我純粹想要學習佛法,享受寧靜的生活,而不要加入任何的政治活動。兩年後,我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來感受無常,因為我的父親得了肝癌,短期內他就往生了。

1975年早期,革命之後的越南非常混亂。大部分西貢的醫院裡,很多女性的病人因為不同的原因來要求墮胎,這些病人當中,大部分人是在政府上班的官員。

因為這些墮胎的數目不可思議地增加了很多,相形之下就必須要有很多(負責)接生的護士,來幫助這些病人墮胎。也因為這樣,有很多的護士都產生了精神上的壓力,因為她們要看很多無辜的生命,還沒有成形的小孩,從他母親的子宮裡面被結束他們的生命。比如說有兩個護士就因此自殺了,因為她們沒有辦法承受這種工作的壓力。我自己覺得我當時非常地幸運,因為我不需要來幫助這些人墮胎。但是,我卻也非常地同情我工作上的夥伴,而且對那一些被墮胎的小孩子,小baby覺得非常地難過。

1983年,我們全家移民到比利時,展開全新的生活。有一天,我母親要我幫她清理家裡的佛堂,當我在清理釋迦牟尼佛像的時候,我看著他的臉,我非常地感動,因為他的臉是這麼的祥和平靜。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覺得我生活裡面有一種遺失,也就因為這樣,促使我來找尋生命中缺失的地方,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描述那到底是什麼。

直到1996年,我在一次宗教的討論會裡--這個是我和朋友之間關於宗教的討論--我問他們:「有沒有人知道宣化上人,或者是萬佛聖城?」之後,我就決定到萬佛聖城來了解宣化上人。當我兩次造訪萬佛聖城丶聽上人很多的開示以後,我知道我已經找到我生命中遺失的東西,就是這個道場跟上人的教化。就像一個迷失在沙漠裡面的人,饑渴很久,我現在突然覺得非常地寧靜自在,因為我聽了上人的開示。

從一開始知道上人跟萬佛聖城,我就一直想要參加萬佛寶懺,來懺悔我往昔所造的惡業,這些惡業不論是我故意的,或者是無心所造的,是今生,或者是前生。但是,我有一些朋友建議我先開始誦念八十八佛懺悔文、水懺或者是梁皇寶懺。但另外一方面呢,有一些朋友告訴我:如果我真的想要出家,我必須要參加萬佛寶懺,因為我禮拜諸佛越多,我就可以懺消我所造的業障,更快一點地懺消我的業障,然後我就可以滿願出家。

直到2004年,當我的侄女Laura到聖城來求學,我的家人請我陪同Laura到聖城,以便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因為那個時候Laura才10歲。我馬上就把握這個機會來到聖城照顧我的侄女,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卻是要照料我自己的修行。

但是,縱然這樣,我第一次參加萬佛寶懺卻是在2006年。在那之後,有人問我:「是不是還有出家的意念?」我回答說:「出家的念頭一直跟隨著我,但是我恐怕這個機緣還沒有成熟。」她建議我跟一位法師談談,請求建議。當我跟這位法師談了以後,我在2007年就被允許出家。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每一年都有機會參加萬佛寶懺。

回想從2006年到現在,我參加萬佛寶懺,都一直有很多的妄想。當我禮拜諸佛的時候,雖然諸佛的名號是這麼地莊嚴,我們唱的曲調是這麼地優美,但是我還是有很多的妄想。我一直在煩惱我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有我日常所必須要做的工作。

但是,比較往年,我今年的妄想少了很多。今年,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當時自殺的兩位一起工作的護士。很久以前,當我的心還没有受到佛法滋潤的時候,我除了哭以外,都不知道如何對待我朋友死亡的這件事情。甚至有時候我還會有一些懊惱地問: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她們的身上?

來到聖城以後,我接觸到佛法–佛的教義,聽到上人的開示,我的菩提心就好像一棵小小的植物,被放在一個適切的地方,有足夠適當的肥料,現在生長得非常的健壯。當我聽上人的開示,我學到了因果,也知道怎麼樣來減少這一些不好果報的形成。

我也了解到,懺悔是我學習佛法眾多法門中的一個,可以幫助我更有信心地在這個修行的道上一直走下去。除了為我父母親懺悔之外,我也為眾生懺悔,希望眾生可以很快地在他們的這些業障中獲得解脫。維那師優美的聲音,也好像幫助我解脫我所有的業障跟我的苦惱,讓我非常平和滿足,這些是我在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這就是我今天想跟各位佛友分享的,希望每一個人的出家因緣可以趕快來到,可以早日出家。希望各位不要像我一樣,在修行的道路上蹉跎了寶貴的光陰。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