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地藏菩薩的因缘及感受

林愛森講於2012年9月20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Christine Lin on Sept. 20 ( Thur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安!我叫林愛森,法名親觀。

時間過得真快,我來聖城已有一年多了!去年剛來時也是在打「地藏七」;這是我生平前後頭兩次參加地藏法會。今晚我想與大家講講,我與地藏菩薩的因緣,及一些感想;若有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記得當初,我收到第一份的結緣品是《地藏經》,我一直把它放在書架上,從未動過。第二份是一個小掛件,小小的、長方形的,一面畫著地藏菩薩的像,另一面寫著「南無地藏王菩薩」,我非常喜歡。後來碰到一位有需要的人--我並不認識她,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就把這心愛的小掛件送給她了。當時,我不清楚地藏菩薩是何人物,有何願力,只知道那女孩子有了地藏菩薩的庇祐,就會沒事,我虔誠地為她祝福。 繼續閱讀

深信地藏法門

比丘近湛講於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Jin Zhan on Sept 10 (Mo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這裡是近湛,今天上來跟大家結法緣。

在地藏經裡,提到佛到忉利天去為母親說法,講這部《地藏經》,有許多各種各樣不同的眾生來聽佛說法,都得到利益。

在經文裡,很多地方都提到佛說法出微妙音。我們都知道,佛有四種辯才,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就是佛講法有八種音;也就因為有這四種辯才跟八種音,所以各種眾生都會喜歡來聽佛說法,都會得到利益。四種辯才我們都很熟悉了,所以這邊就不講;這邊簡單講一下什麼是八音。(編按:四辯即義無礙辯、法無礙辯、辭無礙辯、樂說無礙辯。見http://www.drbachinese.org/online_reading/dharma_talks/Sutra_Selection3/volume129.htm繼續閱讀

2012 盂蘭盆法會午齋講法

比丘近梵、比丘尼恆異講於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萬佛城五觀齋堂,盂蘭盆法會午齋時   The talks given by DM Jin Fan, DM Heng Yi on August 26 (Sunday), 2012 at Dining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梵: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都還在用午齋,請大家慢慢用。借盂蘭盆法會的機會,出家眾要和大家結法緣。

佛法是真理,是不顛倒的,讓我們做事時有正知正見,不會做顛倒的事情。像今天早上我們誦的《盂蘭盆經》;我們知道盂蘭盆在梵文裡的意思是:解倒懸。這個道理很容易明白,也很容易做一個試驗。譬如說我們把自己倒吊在一根樹枝上,經過五分鐘或十分鐘,你可以感受到全身的氣血逆行,你覺得舒服嗎?答案當然是不舒服的!如果你整天都被吊起來,整個月或者一年、兩年、十年,在這麼長的時間裡都被倒吊著,當然是很痛苦的。盂蘭盆節的意義是讓那些倒吊著受苦的眾生都能解脫。 繼續閱讀

誠心懺悔消罪業

金曉丹 講於2012年4月12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Xiao Dan Jin on April 12 (Thurs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曉丹在這裡練習講法。如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因為還有一個多星期就是我們萬佛聖城每年一度的最大法筵:「萬佛寶懺」。所以,今天我想試著講講–懺悔。

那麼我首先把上次講法時最後有一段沒有講完的把它講完。因為這一段正好與懺悔有關。上次講到我孩子出生時的一段因緣,過了大約四五天後,當時在華嚴精舍當家的哲法師打電話過來問問我們的情況,我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就感覺好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在關懷和安慰她受傷的孩子一樣,我內心特別的感動。大約一個月左右,哲法師又打電話過來說:小孩子已出生快滿月了,這個星期天正好是慶祝「觀音菩薩聖誕」的法會,可以帶他到廟上來。我們聽了很高興,便在「觀音菩薩聖誕」法會的那天,一起來到華嚴精舍。

因為在家裡照顧孩子有一段時間沒有去華嚴精舍,這次再來到華嚴精舍有一種回家的感覺。當時華嚴精舍還在舊址,法會人很多,佛堂裡滿滿的,我便在最後一排找了一個位置。到拜願時我就很誠心的拜佛,感覺人的一生很不容易,要經歷很多事情,也不知未來還有什麼困苦和艱難等著自己。

我正在隨著大家誠心拜時,很奇怪我突然覺得我的整個臉開始膨脹腫起來,愈腫愈厲害,感覺整個臉都有些扭曲了。不過還好,我當時竟然沒有一點恐懼和緊張的感覺,想一定是自己的業障現前。我想我現在能做的,只有更加誠心的拜佛。後來慢慢的臉不再繼續膨脹,開始恢復。等拜完願後,我的臉基本上恢復過來,只感覺嘴還有點腫。拜願結束後,是午供時間。午供後大家排隊走去齋堂吃飯時,哲法師看到我,問我說:曉丹你的臉怎麼了?有些腫呢!可見我當時臉還沒有完全恢復。到下午時,我誦了一遍《楞嚴咒》。慢慢的,臉完全恢復了。我相信通過這一次,我的業障一定消了很多。

正是上人的感召力和法師的慈悲,從此以後我們全家每個星期天風雨無阻一定到華嚴精舍與大家共修。雖然從我們家到華嚴精舍往返的車程需要兩個小時。但即使下雪天我們也堅持去。記得有一年雪下得很大,有一個星期天早上,我們照常準備去華嚴精舍。當時,猷法師是華嚴精舍的當家。六點半左右,猷法師打電話過來說:曉丹,你們今天不要過來了,因為昨晚雪下得很大,停車場我們還沒來得及剷雪,沒有地方停車。所以,今天的法會取消了。我當時覺得心裡很失落。因為平時每天上班、下班、回家總是忙忙碌碌的。難得星期天到華嚴精舍薰修佛法感覺身心特別清淨和祥和。每個星期我都盼著這一天,可現在只能再等一個星期才可以去。這個星期我就很想念華嚴精舍,結果在這一個星期內,我先後夢見猷法師,還夢見上人。

談到懺悔,我常常覺得懺悔真是佛菩薩對我們凡夫眾生最最慈悲的一個方便法門,也是我們修行很重要的法門。使我們眾生有機會來懺悔自己,改過自新。懺悔我們過去無始劫來所造的種種惡業,懺悔我們今生所造的種種惡業。懺悔我們時時刻刻都在造業的心念。每天生老病死苦常常逼迫著我們,我們的六根對著六塵,時時都在造業。正如《地藏經》中所說:「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我們的善心很難發起,一旦發起又很快就退失了。可是惡念一起,卻愈增愈多。所以有時我們對待人事上,要么不高興、要么不開心、要么想發脾氣。都是我們過去的習氣和業障讓我們常常不快樂而繼續造業。如果我們不知道懺悔,那我們就一直在造業,業障愈積愈多。

所以上人開示說:眾生因為背覺合塵,被一切塵勞五欲所轉,所以業障愈來愈深,而佛能超脫一切五欲塵勞,不再造業。眾生因為業障的緣故,所以凡是想成佛了道的,必需先要懺悔自己的業障。如果不生懺悔心就想成佛,這就猶如“煮沙成飯”。雖然煮到恆河沙那麼多的劫,也不可能成功的。所謂懺,是懺其前愆,對於以往所犯的罪業,生大慚愧心。悔,是悔其後過。立定主意,改過自新,永遠不再犯錯。一經過懺悔,要發誓願: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以後絕不再犯。這才能消了罪業。你要是能懺悔,就是多少罪業也都可以消滅。所以才說“佛前頂禮,罪滅河沙”。你在佛前頂禮,生一種真懺悔心,那麼恆河沙罪業都會消滅,都會沒有了。這個懺悔,你們每一個人,要拿出萬分萬分的至誠懇切心,在佛前來懺悔以往的罪業,懺悔得誠心,罪業就都消除了,善根就可以增長。你若不誠心懺悔,那罪業還是罪業,善根也不能增長。

聖城每年的「萬佛寶懺」都聚集著從世界各地而來的佛子,2004年我也是其中的一個。記得那次是我第一次來聖城參加「萬佛寶懺」。來之前常聽人說:萬佛城的「萬佛寶懺」非常不可思議。有很多人求消業的,可以消除業障。求袪病的可以消除疾病。求工作的也馬上有工作。其實我本人並不是對感應很感興趣的人。上人常說:你有誠心,自然有感應。有一分誠心就有一分感應。有十分誠心就有十分感應。沒有誠心,你就是想求也求不到。

也有人勸我說:你跑到那麼遠去拜,從東海岸飛到西海岸,在家裡自己拜不是一樣的嗎?後來我還是決定親自來拜。不過,想自己花了這麼多時間、金錢、精力來拜,一定要誠心的拜,否則都覺得對不起自己。所以到聖城後,我告訴自己要萬緣放下,既然來了就放下一切,不要打那麼多的妄想,誠心拜懺。因為有這種心裡準備,所以拜起來很專心。結果從第一天開始拜,就一直哭到最後第二十三天。在拜時,我儘量觀想每尊佛現在我的面前。我五體投地、至心歸命、誠心懺悔。有時很專心,就會時時感到佛的慈悲,使自己無法控制的痛哭流涕。想自己過去生中一定造了很多的罪業,才會感到這麼的懺悔。

「萬佛寶懺」真的很不可思議。之後有幾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現在列舉一二。我在這之前一兩年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什麼病呢?沒有任何理由有兩三天我突然覺得很頭暈,感覺整個人失去平衡。有時天旋地轉,只有躺下來才舒服,過兩三天後自己就好了。去看醫生,醫生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說大概病發作時也許可以測試出來。所以有時開車時我很擔心,怕突然頭暈了,失去控制。更奇怪的是大約每半年就犯一次。在拜「萬佛寶懺」期間,大約拜了一個星期左右,一天下午正在拜時,我又感到頭暈。拜下去起來就感到有些吃力了,我就擔心自己下一拜拜下去會不會起不來了。我想:糟糕,本來打算來聖城發心誠心誠意拜全程,這一犯病,又要躺上三天,自己的願望無法實現了。我心裡很難過,想自己真是業障深重,才拜了一個星期就犯病。我更加誠心的拜佛,想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繼續拜下去,即使躺在萬佛殿裡也不能放棄。突然我感到從頭頂有一種很麻的感覺傳遍全身,兩個手指尖感覺特別的麻,之後我的頭暈就好了,順利的拜完了全程的「萬佛寶懺」。不過那時我還不確定是否以後我還會再犯呢?結果以後真的完全好了。所以誠心的拜「萬佛寶懺」,可以消除我們的病苦。

最後祝大家誠心拜「萬佛寶懺」,業障消除、善根增長、法喜充滿、早成道業。

繼續閱讀:用真正的孝心誦《地藏經》

從《地藏經》談孝道與度生

比丘尼恆持 2012年2月12日星期日上午  開示於台北法界佛教印經會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Chi on Feb 12 (Sunday), 2012 at Taipei Dharma Realm Buddhist Books Distribution Society 

轉載自「法界電子報


編按:持法師是上人最早期的美籍西方出家弟子之一,出家迄今四十四年,終其一生貢獻佛教。持法師以流暢的中文開法筵,法筵中採用 宣公上人的開示來闡述孝道與度生。

今天法會是念《地藏經》,在這個娑婆世界有四位菩薩和我們非常有緣,或者說是我們跟他們非常有緣。第一位是「觀音菩薩」,很慈悲的一位菩薩,跟我們很有緣的。第二位是「文殊師利菩薩」,他是智慧第一。我們在萬佛城,小孩子每一次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師父就教他們念「南無文殊師利菩薩」──因為師父希望那些孩子可以開智慧,所以去那裏都是南無文殊師利菩薩。第三位是「普賢菩薩」,他的所行所做都是給我們當模範。

普賢菩薩的大象叫什麼名字?叫 Arabana,他有三個頭,他本來也是位菩薩,但是他有一點調皮,所以後來佛就對他說:「你暫時不可以有一個人身,你先去幫別的菩薩,讓他們坐在你的背上面。」所以他就是普賢菩薩的那部車。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現在要去美國,我請實法師來澳洲,在我授課的大學講課:他講演,我改功課。我問那所大學的管理人這樣可不可以,他們說:「可以。」所以實法師去了澳洲,大概四月初就要離開。因為他在澳洲三個月代我的課,但是我必須去美國講法,所以我要去美國。在美國我需要一部車,所以我對實法師說:「我去美國講法,你那部車沒有人用啊。」實法師考慮了一下,說:「那是公家的車子,所以是可以的。」後來我收到很多實法師寄來的 email, 是有關那個 elephant(大象)的,因為這部白色車就好像是白色的大象。他告訴我大象的名字,然後他說:「我每一次開那部車到我到的地方,我會用一些日文跟它謝謝一下;我回家,也是用日文跟它說 good night(晚安), thank you(謝謝)。」那我說:「哦,糟糕,我不懂日文啊,你要不要教我一點?」於是我又收一個email,就是日文的字要怎麼說,到目的地要說什麼,回家要說什麼,所以,我才知道有關這個 elephant 的事。

我的妹妹,就是我的 real sister(親妹妹),她是日本佛教的一個 priest(執事)已經十多年了。她和我談話一半是日語,她會講很多日語,因為他們所有的儀式都是日語。她喜歡講日文,所以我必須叫她給我講英文。在日本他們是非常喜歡地藏菩薩,當然他是願力第一,對不對?現在我們談一點關於《地藏經》,因為今天念《地藏經》。

每一部經開頭都會有一些道理,我們要先了解這部經的宗旨,或者說宗趣:也就是那個道理! 

《地藏經》宗旨有八個字:孝道、度生、拔苦、報恩。

第一孝道。人能孝順父母,這是天地的光輝。天地所歡喜的,就是人能孝順父母,所以說:「天地重孝,孝當先。」

我一個美國人跟你們亞州人講你們從小都了解的道理,師父本來說美國人不了解,但我可以了解為什麼師父那麼說。因為我很幸運,有非常好的爸爸媽媽,他們教我孝道,也不是說他們特別要我尊敬他們,他們就是會讓我知道,譬如:那時候我是基督教徒,我去牧師那邊,要尊敬牧師。我的阿姨啊、我的外公啊、什麼什麼的,我都不懂中文叫什麼;就是那些親戚,爸爸媽媽會教我對他們要很尊敬、要很好。連我的老師,媽媽爸爸也會教我要對老師很尊敬。

我媽媽爸爸結婚好久,快六十年,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聽過爸爸媽媽吵架,沒有!我也沒有聽媽媽爸爸講粗話,都沒有!我媽媽爸爸非常嚴格,基本上他不打我,但有的時候會打,有的時候拿 hair brush(梳子)打,還是會打屁股,但是多半不會,只是瞪著眼睛或者說一句就夠啦,尤其我爸爸嚴格得不得了。如果我在白天調皮,那天晚上我的媽媽必定報告給爸爸,從來就是媽媽爸爸站在一起,所以我知道如果白天我對媽媽不好,到晚上爸爸回來就很夠你受。也不一定會對我怎麼樣,不會害我,就是會給我講幾句:「這個道理這麼明顯,為什麼你會不了解?怎麼你會對你媽媽那樣子呢?」哎呦,很難受。

我現在做出家人很多年,很多年輕人會來跟我談,很多亞洲的年輕人,認為孝順爸爸媽媽這個道理有一些矛盾,有一些不容易接受:因為有時媽媽爸爸的要求太高,孩子就沒有辦法達到這麼一個目的。雖然他是亞州人,從小就知道,應該孝順父母,可是如果父母不講道理呢?如果父母的要求超過那個孩子的能力,那怎麼辦呢?常常有有年輕的Chinese(中國人)、Vietnamese(越南人)來問我這些問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所以我認為孝順是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做孩子的,我們都做孩子,都有媽媽爸爸,我們應該儘可能聽話,儘可能做爸爸媽媽所喜歡我們做的事。但是我認為孝道也有爸爸媽媽那邊的,要稍微了解,你孩子如果不是非常聰明,你要他每一個考試要他考A,要他有 scholarship(獎學金)什麼的,他做不到啊!對他來說很痛苦,對做媽媽爸爸的也是很痛苦。所以我認為我們做媽媽爸爸,應該看看我們孩子的範圍,教他們做好人,對孩子的要求必須在他們的能力與範圍之內。那樣子孝道就很圓滿。

這個孝字是最要緊的,就用一個孝字,全家都會平安。「孝順還生孝順子」, 你要是孝順你的父母,將來你的子女也會孝順你;你要是不孝順你的父母,你的子女也不會孝順你。 

這也可以談到因果,但不一定是這麼直接:這一生你不孝順父母,你的孩子也不一定不會孝順你。因為因果循環,業的道理是超過我們這一生,就是要看到前生跟來生。所以我們現在種種子:就是說我們現在做一件什麼事情、或是不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或者我們不說,或者想到什麼事情。我們這一生所做的,也是從前生影響到 now(現在),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我們將來必須要受一個好的或者不好的果報。這個道理往遠處看是對的,但是不一定是現在;你做佛教徒,你不要太死板,說:「我看他做小孩子的時候很不孝順,為什麼現在他的小孩子很孝順他?」那個會有原因,或者你的、或者那個人的好種子先出來,那將來他不孝順那個地方也會有一個果報。

所以為什麼要做人呢?做人有什麼意思?不是說:「啊,我就這麼糊糊塗塗的來做人就算了!」不是這樣,做人的本份就應該孝順父母。因為父母就是天地,父母就是師長,父母也就是諸佛。你要是沒有父母,就沒有你這個身體,沒有你這個身體,就不會成佛了。所以你要想成佛,先要孝順父母,因此第一就是「孝道」。 

有些人學佛就很討厭自己的身體,因為我們人一半是聰明、有理智、了解道理;一半我們跟鬼似的:因為我們有一個身體,身體有很多習氣、毛病、慾望,什麼都有。但是我們必須用我們的身體,才可以證果做聖人,然後做菩薩,將來做佛,這是從我們身體開始,所以我們要保護身體。這個身體就好像那個大白象一樣,這是我們的 vehicle(運載工具)。我們要做聖人、要做佛,我們先要對我們的身體最低限的了解,不要過分累它,因為 body(身體)是個寶貝,就好像 white elephant(白象)一樣,我們可以騎那個 white elephant(白象),乘那個 body(身體)去證果做聖人。

第二宗旨是「度生」。怎麼叫「度」呢?由此岸到彼岸這叫度、由生死到涅槃這也叫度、由煩惱到菩提這也叫度。 

地藏菩薩發願跟我們這些奇奇怪怪、很多樣子、不同的眾生在一起,要度我們。為什麼地藏菩薩發這麼個一個願,然後用這麼多時間、這麼多精神來把一個人從地獄拔出來,給他一個機會。結果,人又跳到回地獄裏去,地藏菩薩一直就要想辦法,好不容易喔。

現在所說的這個「度生」,就是度眾生。度眾生不是說度一個、兩個,也不是度三個、五個就叫度眾生。度眾生是指所有一切十二類的眾生,都應該發心來教化他們,令一切眾生早成佛,這才叫度眾生。 

十二類的眾生是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非無想,有這麼多類。如果你念《楞嚴經》,就可詳細看到每一類是怎樣子,好奇怪喔,什麼樣子的眾生都有。地藏菩薩沒有分別,沒有說我度美國人、我度德國人,或者我單單要度男的、我要度女的,都沒有。他也沒有說單單度人,他說度眾生,十二類的眾生(類別)。

第三要「拔苦」, 這一部經要拔除眾生的苦。 

我們的苦,我們做眾生的苦,多半是夫婦不合;如果不是夫婦不合,就是爸爸跟兒子、媽媽跟女兒,或者爸爸跟女兒、媽媽跟兒子不合,然後就吵架。有的時候沒有人,我們還是發脾氣:發自己的脾氣,或者發動物的脾氣,或者發東西的脾氣。有的人對人很好,但是受不了他就扔東西,就發脾氣,什麼樣的人都有。脾氣大概是最難控制的,尤其是夫婦住在一起三十年了,就是那個人:「一天早上是那個人,下午還是那個人,他的脾氣、習氣毛病還是一樣的,都不改,我講多少次了,他還不改。」對嗎?

做出家人也有做出家人的煩惱,可能比家裏的人還堅強一點點,因為跟那個人受不了,我們可以趕快跑到佛堂拜佛、念咒、打坐。地藏菩薩明明知道我們見不得人的脾氣、見不得人的習氣毛病,他還是發願要度我們,所以我們應該要想辦法控制自己的脾氣。你本來跟你的太太、或是先生,剛開始的時候,哇,捨不得他!就好像一個吸鐵石一樣,歡喜得不得了。為什麼現在過了三年、五年、十年、十二年的就討厭得不得了?你自己問自己呀!你回去跟你的先生、或是太太說:「我們應該開一個會,為什麼原來那麼歡喜,現在這麼討厭?」

第四是「報恩」。要報父母的恩。孝道、度生、拔苦、報恩,這八字是這部《地藏經》的宗旨。要是詳細講,這太多了,所以現在就講這個重要的意思,講明白了,然後大家也就明白了。 

這是一九八二年,師父特別說要報父母的恩,但是我認為我們也要報地藏王菩薩的恩。在我們娑婆世界地藏菩薩特別支援我們、特別支持我們、保護我們,在我們這個世界,地藏菩薩也是願力無限,他一直發願一直發願度我們,所以我們也應該報他的恩。我知道萬佛聖城的方丈-律法師非常喜歡《地藏經》,非常喜歡地藏菩薩;我也是。我知道很多跟著師父的人也是,大概特別跟地藏菩薩有緣。

我出家之後,二十三年沒有看到媽媽爸爸,十七年沒有看到兒子,你說我是不孝順的孩子,是不是?孝順有幾種,一種是你在媽媽爸爸的旁邊照顧他們;但是你在爸爸媽媽的身邊照顧他們,就好像叫做和夫婦一樣,有時候會討厭媽媽、討厭爸爸,爸爸媽媽也討厭孩子;本來你要去安慰他們,結果啊就討厭了。有的時候或者是媽媽老了、或者是爸爸老了,要去照顧他們;你知道我的媽媽現在九十七歲,每一次我回美國回去看她,我都當成一個vacation(度假),結果不是vacation(度假),因為媽媽現在九十七歲,活到九十七歲,你會知道有很多痛苦,不容易啊!

那麼二十三年沒有看到媽媽爸爸,那時候就有很多出家人批評我:「你真是的,《地藏經》講孝道,你一點都沒有跟媽媽爸爸接觸!」當時候我看到有一些修行人修行不了,或者太辛苦了、或者打妄想啦,就說:「師父,我回去看看爸爸媽媽好了。」因為師父講孝道、《地藏經》講孝道,有些人回去了,沒有再回來。某比丘尼是其中一個,因為她爸爸膝蓋不好,去看她爸爸,後來就還俗不回來了。某比丘也是,他說我回家看媽媽爸爸,就還俗了。我看了幾個樣,就想:《地藏經》說有四種孝道的方法,第一個就是你自己去修行,迴向功德給媽媽爸爸。我就很相信那個道理,所以二十三年沒有看到媽媽爸爸。

當我爸爸生病時,那時候師父講《涅槃經》,他講主觀智能推動力。那個方法就是他上課的時候,有一個白板,我們就要背那天的《涅槃經》幾段經文:用英文背、中文背。在那個上課的課堂裏,有一個助教,上課前,助教會把那天的中文、英文經文寫好。上課時是用抽籤的方法,抽籤啦,「果修!」那我必須上台背寫在白板的經文,我得面對大家背中文、背英文。因為我的本語言是英文,我必須要先背中文。如果是旁人,本語言是中文,就要先背英文。啊,那一堂課,非常不容易!然後還要用雙語解釋。

有那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說,我爸爸心臟病發作快要死。那個時候還是在二十三年沒有看到媽媽爸爸那段期間,我本來以為二十三年沒有看到爸爸媽媽,就已經和他們脫離關係,我不會怎樣,啊,不是!我一聽到爸爸那樣子,真的受不了,我講不出來,我的心臟這裏痛得不得了,所以我就跑到佛堂,然後我要讓師父知道。

我們剛來道場的時候,師父說:「好了,我先接近你們,教會你們;但是你們要知道,將來有新來的人,你們要退一步,我必須要教他們。」所以,那個時候已經退了好幾步了,我沒有辦法直接跟師父講話,必須要經過一個年輕的比丘尼。我要求他說:「我有事情可不可以跟師父談?」他說:「啊,我去看看哪。慢慢看,然後回來說:「師父沒有時間。」唉呦,所以我就跑到我們女眾在萬佛城一個很好的佛堂裏,一直很深地在那邊念「觀音菩薩」,也不能講話,連哭都不能哭,心就痛。我就在那兒,也不去吃飯。然後有一個師父派來的比丘尼對我說:「師父要知道,你是不是要跟你爸爸一起死,你不來吃飯呢?」

後來,我就是聽師父的那一句。因為我說過:有時候師父用「攝眾生」的方法,很柔和的;有的時候用「折眾生」的方法。我來到道場五分鐘,師父開始用折法對我,什麼都是硬的,因為我是剛強得不得了。所以我聽到那一句「是不是我自己要死」,我就跑出佛堂,都不管了,後來我就去背《涅槃經》、去上課。

上課當然是情感豐富得不得了,那個時候師父已經知道我的爸爸的事,雖然沒有跟我談,可是他過來,他站在那邊,我坐在這邊,他就說:「啊,你爸爸不好,你可以念阿彌陀佛。」我就要了墊子,我就是要尊敬師父,我不能講話,就頭低著,跪在下面不能起來。我的情感這麼豐富,師父看我那個樣子那麼可憐,就說:「或者念觀音菩薩也可以。」因為我心裏就說我不要念阿彌陀佛,念阿彌陀佛他會走,這是一個迷信是不是?你們亞洲的一個迷信,我也學會了。所以我就拼命念觀音菩薩,我爸爸那個時候,所有的血管都塞住了,但是突然間一個奇蹟,他的血可以流動,不知道怎麼樣啊,他就活,活了十年。活多十年到什麼時候?就是到師父涅槃前,師父是涅槃一九九五年六月份,我的爸爸提早兩個禮拜就走了。那麼可能是師父那個時候支持那麼多人的媽媽爸爸、親戚朋友,他必須要放棄一些,所以就放了。好了,就這樣了,阿彌陀佛。

地藏菩薩的願力和懺悔及行孝的重要

比丘尼恆哲 講於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慶祝地藏菩薩聖誕法會 萬佛城五觀齋堂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Je on August 28 (Sunday), 2011 at Dinning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善知識:大家阿彌陀佛!

我們來到聖城,如果你已經用過齋了,出家人在跟大家結法緣的時候,希望我們都能夠安靜下來,把我們的心靜下來,來聽出家眾跟大家結法緣。這個用意就是希望所有的居士到廟上來,今天你能夠得到一些法益,回去在你的生活上有所幫助。

今天有這麼多的人到聖城來,可見大家都跟地藏菩薩有大因緣。

在《占察善惡業報經》裡頭,佛對堅凈信菩薩就講過,為什麼地藏菩薩生得這麼莊嚴,而且有這樣子的大威神力。

首先就是,地藏菩薩他雖然遍遊一切的剎土,也造種種的功德來利益眾生。但是他對於五濁惡世的眾生,他的教化是特別偏厚的。同時也因為他自己的本願力,熏習。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們眾生應該要受他的教化。因此,他從十一劫以來,莊嚴這個世界來成熟眾生。成熟眾生的意思就是說,當你要修世間法的時候,世間法的種種作業都能夠成就。你要修出世間法的時候,地藏菩薩也會幫助你,滿你的願。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裡面,只有普賢菩薩跟觀世音菩薩教化眾生的成就是能夠跟地藏菩薩相提並論,其他所有的大菩薩都不能夠比得上地藏菩薩的教化,都是因為地藏菩薩本願。他本來的誓願的堅固的力量,他能夠令我們一切眾生所求能夠快快地遂心滿願;能夠令一切眾生,有重罪障的,能夠幫助我們消除障礙,獲得馬上的利益和安穩。比如說,現在在東岸有這個警報,如果這些佛教徒,不一定是在紐約,乃至於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夠來誦念《地藏菩薩本願經》,稱地藏菩薩的聖號,令世界上所有災難都能夠消除,那地藏菩薩一定會滿我們的願的。

另外,在《占察善惡業報經》裡頭,佛提到地藏菩薩的一個特性。他說,這個菩薩又叫做善安慰說者。為什麼他叫做善安慰說呢?因為他非常地善巧來演說甚深的微妙法,令這些初學人能夠了解怎麼樣來發菩提心,來求大乘,而且不會怯弱。他們不會覺得佛是很遙遠的,不敢行。我們在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的時候,我覺得,最重要的,對初學者,地藏菩薩所說的就有幾個字,是什麼呢?我們念《地藏經》的時候,我們一定要記得這個教導,那就是「生死業緣,果報自受。」不論我們這一生所造的什麼業,所碰到的什麼緣,令我們流轉生死,這個裡面的這個果報,沒有人能夠替我們代受的。我們每一個人就好像到超級市場去,我們今天在我們的籃子裡頭放了一個水果,或者放了一個蔬菜,或者放了一個糕點,乃至於做了什麼其他不好的事情,帶在這個籃子裡頭出去,到櫃臺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要付那個賬的。這就是生死因緣,果報是如此地真實。

另外一點,在《地藏經》裡頭我學到的就是,我們應該要行孝。這個行孝就是能夠成道的方法。敬從我們家裡頭開始,對父母孝順,乃至於所有的眾生,不論是,像在這個世界上哪裡有災難,哪裡有苦難,我們都能夠來修地藏法門,來幫助所有的眾生能夠離苦得樂,我們自己一定會止惡生善的。觀世音菩薩他在五濁惡世裡頭跟眾生都有緣,地藏菩薩他也是由於娑婆世界,特別對三塗六道裡面的眾生,他的慈悲心,他的願力是又深又重的。因此,在《占察善惡業報經》裡頭講到,說地藏菩薩實在是末法時代有很多障礙的眾生的一個第一津梁,就是我們需要依靠他的。

另外,還有就是關於我們在修行上面,很多人對打坐很有興趣。修定開智慧是我們的目標,可是,如果說,惡業深厚的眾生,不應該馬上修定、修慧,應該要修懺悔法先。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人如果在我們的心性裡頭,往昔的惡心很猛厲。意思就是說我們有這樣子的偏向。一個境界來的時候,我們的惡心,那個思想、惡念就會出來,必然我們就會造業,然後毀犯凈戒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懺悔業障,而就來修定慧的話,那我們必然在打坐的時候會碰到很多的障礙,不能夠馬上得到正定。

比如,或者一個人他練得精神錯亂,或者是外面的邪的力量來擾亂他。或者是,他也很可能學到了邪法,增長他的惡見。所以,如果來先修懺悔的法門,知道應該要持戒清凈,或者,宿罪就會慢慢地轉薄;薄了以後你就不會造惡業,然後就能夠離開種種的障礙了。

我剛到聖城來的時候,有一個沙彌尼往生了。因為她臨終的時候,她的現相不是很好,所以後來上人就叫我們念四十九天的《地藏經》,每一天都誦一部迴向給她。我是在她的身邊的,所以誦完四十九遍的《地藏經》,我就可以感覺到,我心情輕鬆了很多。那是我第一次接觸誦《地藏經》的經驗。

現在呢,在我們Ukiah也有一個男居士,他的母親前一陣子剛過世。他是美國人,可是他也知道要孝順母親。所以本來他每一個禮拜都會到聖城來打坐,研究佛法。現在他足不出戶,每天在家裡頭誦四部英文的《地藏經》。你可想到他是很精進的。我看他也是非常有善根,知道地藏菩薩的可靠,一定能夠幫助他母親離苦得樂。所以不管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都有機會,而且都應該來修地藏法門。

因為時間關係我就講到這裡。希望大家都能夠在這個修行的道上勇猛精進,每一個人都能夠法喜充滿。我就再加一句話,昨天有一個居士,我看到她說,你現在怎麼樣啊,怎麼長相完全都改變了?她從大概一年以前修地藏法門,所以我問她,「你還有沒有在念《地藏經》啊?」她真的是喜滋滋地說,「有啊!」所以,念《地藏經》你不要害怕,不是說光是幫我們除業障或是跟鬼打交道,而是你真的會得到法益,得到法樂的。阿彌陀佛。

從一位市長來看地藏菩薩

比丘恆實講於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慶祝地藏菩薩聖誕法會 萬佛城五觀齋堂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Heng Sure on August 28 (Sunday), 2011 at Dinning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阿彌陀佛!大家在拿菜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講佛法,希望大家可以一邊拿清淨的食物,一邊可以聽聞佛法。因為僧團在場,我們都可以布施佛法給大家聽。

在北加州這裡,氣候很溫暖,陽光特別光亮,溫度也是非常合適。在美國這個國家的中部,有一個大颶風來了。颱風、颶風跟龍捲風,都是同一個暴風雨 (storm),三個不同的名字,現在已經從華盛頓DC經過 Baltimore一直到紐約城,威脅我們國家的政治、政府中心,還有經濟、文化的中心,就一直上去了,情形很危險。

我們現在知道,這個 Irene 颱風,它的風的危險差不多過去了,水的危險還在。好像這次的颱風,就從第三級轉小變成第二級,又轉小變成第一級。那麼又變成 traffic storm。它的風度,七十五度以下,每小時七十六英里以下就是 traffic storm,所以這個颱風Irene,就現在風大的危險已經過了,可是洪水的危險還在;一切高速公路封閉了,不能走。紐約的機場都關掉了,好像九千個班機取消了。所以,這個風的危險已經過了,不是那麼大的,可是水的危險還在。

我們再過幾年就想到這個 hurricane Irene,可能有人會說,市長--他叫 Michael Rubens Bloomberg--Bloomberg 市長他反應來得那麼大,他提早告訴我們要準備,一定要逃走。他告訴大約20萬個紐約的住民,一定要搬走,颱風來了,太危險。結果怎麼樣呢?颱風來了,沒有那麼大危險。一定會有一些聲音批評他說:「你為什麼過分地反應,警告我們?本來沒有那個颶風,它來了損失沒有那麼大的。太過了,浪費錢,讓我們不能上班,什麼什麼的……」,可能會有一些聲音來批評他。我相信,從歷史再回頭來看,不會有這個聲音,為什麼呢?這個市長,從三天前他就說:「這個颶風就會到達我們紐約城市,大家要小心,一定要逃走,我們準備一些 shelter 〈避難所〉給你們住,準備食物,可以喝的水……。老年人一定要出來了,我們送一個巴士來接你,我們送年輕人來親自把你扶下樓梯,把你送到巴士上,不用怕,我們準備安全的地方,一定要出來,不要留在這個危險的地方。」我相信大家都會記得這個聲音。

這個市長,他的面孔在電視用他不會講西班牙文的西班牙文,他就用西班牙話說:「……(一段西班牙文)」,大家都會記得他用他的西班牙文,很親切地,像一個善良的父親,一個關心的父親,叫紐約人出來了,說:「我們擔心你們的安全,請你們出來。」他就這樣說的。然後呢,昨天晚上,那個颶風快來了,Hurricane 快來了。他說,沒有離開,沒有逃走的難民,不要出門,現在要關門、鎖門,不要靠近窗戶,小心一點。他說,不要出來了,現在時間到了,這樣子,非常體貼地,非常親切地,用心來保護紐約城的居民。我相信,我們都會記得,他這樣子用心;對於居民,他們不會說你這樣子是過分地反應。

果然,颶風 Irene沒有損失那麼大的。不過大家都有一個感覺,這個市長,他很關心我們。甚至於昨天,有兩個少年,上他們那個 kayak,到 East River 去玩。結果他們的小船翻過來了,需要有救護隊去救他們。那個市長他怎麼呢?他叫他們到他們的辦公室來,親自罵他們,說你們這麼自私,讓這些救急的人來冒著他們的生命危險,來救你們。這是很慚愧應該懺悔的事情。你看,就像一個父親,不要等什麼警察來,他親自教訓他們。大家都會記得那個。為什麼把這個故事講給大家聽呢?等一下我就告訴你。

有一天在金山寺,我那個時候是年輕的出家人,還沒有受具足戒,像我們如來寺這十二個沙彌差不多。出家不是容易的事情,你必須要把你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轉回來。沒有出家之前,它們就支配我們;出家之後開始修行,要支配這六根,讓它們聽你的話。願意往外照呢,可以了,很清楚;願意迴光返照,也可以,有把握。那是出家的最重要的一個任務,不容易做,尤其訓練當中很不好過的,那個時候很多煩惱,這是自然的事情。

有一天,我就特別迷糊,特別煩惱。吃完了飯,星期六下午,上人就過來說:「果真!」「師父?」他說:「你吃完了飯,到佛前,有一部經等你;你就可以拜佛,誦那部經,從頭到尾要誦完一部。誦完了你回來告訴我。」他很嚴肅地告訴我。

那麼我說:「好啊!」我就吃完了飯,到佛前去,就是金山寺的佛堂。佛前有一部《地藏菩薩本願經》,中文的,還有英文的翻譯,在它的旁邊。我沒有打開過的,那個時候我們不誦《地藏經》。我就把它打開了。因為那個時候星期六、星期天下午都講經。所以等講完了經,我開始恭恭敬敬地拜,然後誦,從頭到尾誦完了。我誦到第三品,我心裡開始有個感覺,好像什麼?好像早上的霧,慢慢地因太陽光就消散了;這個霧開了,可以看到青天,有這麼一個感覺。好像我自己心裡邊的迷惑、顛倒、煩惱,就慢慢地不那麼重,好像可以看到前邊的馬路,知道怎麼走。

然後我就誦完了,我有個很重、很清楚的感覺,就是--我以前不知道地藏菩薩到底是哪一位菩薩?《地藏經》裡邊就有這麼一個故事,釋迦摩尼佛說:「地藏、地藏,將來我入涅槃,這個娑婆世界沒有一個恩師,沒有一個師父照顧最苦的眾生,我現在把這個任務給你。我不在的時候,要你來負責救度這些受苦的眾生,你願不願意啊?」然後地藏菩薩說:「願意,我接受,可以。在這個末法時候,佛入涅槃之後,世尊!我都會救護這些受苦的眾生。因為他們造罪不認識,不知道,所以我會令他們不墮三惡道;墮三惡道的,就會讓他們出來了。你放心,世尊!我都會接受你的任務。」然後佛就說:「善哉!善哉!地藏、地藏,你的願力最大,你的慈悲最大。」

我讀那個之後,我好像認為,哦!原來如此,地藏菩薩就是這麼一個大願的菩薩,我不知道!我好像心裡有一種的恐怖就沒有了。所以誦完了那部經,我就找師父,師父在樓上,「師父,誦完了!」那麼上人的表情就完全改變,他說:「你覺得怎麼樣啊?」我說:「師父!我覺得好一點。」他說:「好了,你現在知道這個《地藏經》,它是最靈的。你什麼時候需要,你誦《地藏經》,你都會好了。」「好啊,師父!」「下去。」我就下去了。

所以,我覺得,就像我們紐約這個 Bloomberg 市長照顧紐約的居民,他很照顧、很關心他們的安全。地藏菩薩也一樣,在大的這個娑婆世界末法時代,受苦的眾生呢,都有一位大願的菩薩在照顧我們。在危險的時候,還可以安全地過了這個大風暴雨,等太陽照出來了,就不怕了。所以,希望各位趁這個良好的機會在萬佛城,誦《地藏經》,每天誦一部;如果沒有這個機會,回家去了,你可以找到一部《地藏經》來誦,它有三卷,可以上卷一天,中卷一天,下卷一天,可以這樣分開,可能一個小時差不多一卷。我相信大家誦完了《地藏經》,你們的感覺,你們的經驗都會跟我差不多了,不用怕的,地藏菩薩他的大願都會保護我們這個娑婆世界。

所以,今天就分享這個故事。希望大家就會多多明白,地藏菩薩他的願力。他住在什麼地方呢?他不是住在 Hillsborough,他是住在地獄裡面,苦最厲害的地方,他就在那邊常住修行,救度眾生。所以呢,大家知道他的願力,我們就會安全,不害怕,可以在末法時代度過不好過的堪忍世界。阿彌陀佛!

用真正的孝心誦《地藏經》

金曉丹 講於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Xiao Dan Jin on August 23 (Tue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曉丹和大家結法緣。如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盂蘭盆法會剛剛過去,這個星期我們又將迎來「地藏七」法會,大家都知道:《盂蘭盆經》和《地藏菩薩本願經》都是孝經,它們告訴我們眾生,目連尊者和地藏王菩薩在因地修行時的孝行,他們感動天地的孝心,使他們在三惡道中的父母脫離苦難。同時,他們也為你、我眾生發大願,願我們也能離苦得樂。

《地藏經》中有幾處提到:地藏菩薩於閻浮提有大因緣,我們與地藏菩薩因緣很深。所以,當我們業障現前或有疾病、苦難時,我們都喜歡誦《地藏經》,想藉此因緣,得到地藏菩薩的加被,消除業障。

那麼,我們在誦《地藏經》時,應以什麼樣的心態來誦呢?比如,我誦《地藏經》時,腦子裏常常打很多妄想,不能專心讀誦。為什麼呢?因為《地藏經》我也曾經誦了很多遍,誦起來也有時很熟的,念了上句,常常知道下句是什麼,有時甚至可以順著背下來。而且,誦那麼多的地獄名字和五逆罪等,想自己以前應該不會做了這麼多惡事吧?看到地藏菩薩的孝心和為眾生發的大願,又覺得自己很難做到。所以,我誦《地藏經》時,只是在文字上用功夫,並沒有在自己的心地上真正有所改變。

今年暑假回大陸時,我先到婆婆家,因為今年婆婆是過八十大壽。我呢,又生病了,我每天堅持誦一部《地藏經》,因為有病,就想:「自己究竟做過什麼惡業,會讓自己生病呢?」所以,我一邊誦,就一邊在《地藏經》中找:自己究竟曾經在哪些地獄裏,曾經被地藏菩薩救出來?又曾造過哪些惡業?這時,我誦《地藏經》就很專心,也很誠心的。

我婆婆在幾年前曾經生過病,得過一次小中風,至今左手不太靈活,所以她洗澡的時候呢,都是她的女兒們——也就是我同修的姐姐們幫她洗。我這次回中國,最深的感受是每個人都很忙,都忙著做什麼呢?忙著賺錢,錢再多也覺得不夠花,所以,姐姐們就忙得有時忘記回來給我婆婆洗澡。

我同修以前曾經問我,可不可以給我婆婆洗澡?我說可以。但我知道,我自己並不是真心願意去做,而我婆婆也不願意我給她洗澡。我們常常聽上人一遍又一遍、耳提面命反復教導我們:做人要行孝順。而我每次聽時很高興,可到自己真正要做時就往後縮。這次回國呢,我就想:我應該一點點行孝順,不應該只是聽,而不做,所以,我這次真的很誠心地想要幫我婆婆洗澡。

眾生的心真是相通的,結果我婆婆也很願意。我很認真地為我婆婆洗頭、洗身體,我才真正感受到,人老了真是很需要人關懷。像我婆婆和我媽媽,年輕時都是很堅強的女人,辛辛苦苦地支撐著整個家庭,為家庭和孩子們付出了一生。到老時真的有很多無奈,不想靠人也得靠人。

在洗澡中,我腦子裏突然有個念頭,就是我的病會變好了,果然一個星期後,我的病就好了。我就在想:我才發自內心地有了這麼一點點孝心,就和《地藏經》有了相應,原來我們眾生要用真正的孝心去誦《地藏經》,才能與這部孝經有感應。所謂「德未修,感未至」。

像上人第一次誦《地藏經》時,就感動不已,覺得地藏菩薩對眾生這樣悲心切切,太慈悲了!便發願每天定時跪在佛前,虔誠地念一部《地藏經》,一跪就要大約兩個小時。膝蓋跪破了,他也不知道痛,越念越高興,身心非常清淨舒暢,又被人罵、被人打也不灰心。有時我誦《地藏經》時,我就會想:我怎麼一點兒也沒有上人的那種感覺呢?原來上人是真正有孝心的人,而我沒有。上人在他母親生病時,曾經在床前也是給他母親洗澡,侍候他母親。而且19歲時,為母親廬墓守孝3年。他圓滿了小孝,最終成就了大孝。

我們眾生都稱地藏菩薩是大願地藏王菩薩,因為地藏菩薩的願力最大。他發的大願,就是要度我們這些六道中一切苦難的眾生。他也是最慈悲的,在我們眾生有苦難時,他就化身來救度我們。那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段,地藏菩薩幫助我的一個故事。

《地藏經》中有一段經文:「若未來世中,閻浮提內,刹利、婆羅門、長者、居士,一切人等及異姓種族有新產者,或男或女,七日之中,早與讀誦此不思議經典,更為念菩薩名,可滿萬遍。是新生子,或男或女,宿有殃報,便得解脫,安樂易養,壽命增長。」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邁可剛出生的時候,當時我同修很喜歡誦《地藏經》,看到這段經文,他便在邁可出生的第一天,就跑到醫院病房裏,開始每天為邁可誦一部《地藏經》。記得當時,護士把邁可交給我,我抱他玩了10分鐘,他便哇哇地哭個不停,我便把他交給護士照顧,自己想休息休息。第二天下午我們帶他回家,當時,本想邀請我婆婆和我媽媽過來幫我的忙,結果兩位老人去簽證,簽了四、五次都被拒簽了。剛回到家裏,我收到電話留言:我媽媽又被拒簽了。我的心情一下子很沉重,因為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小的、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現在要自己一個人照顧,覺得不知所措。

回家不久,他又開始哭個不停,到夜裏哭得更歡了。我想大概是我的母奶不足,他餓了,需要給他添加一些嬰兒牛奶,便把醫院送的嬰兒牛奶給他喝,沒想到,他喝了兩口便不要了,哭得更來勁了。聽他的小肚子似乎嘰嘰咕咕地叫,我和同修想,是不是他的肚子痛?便輕輕地揉他的小肚子,又用溫毛巾來熱敷他的肚子,這麼折騰到凌晨三、四點鐘。我們本想熬過一夜,不想打電話打擾醫生,最後實在不行了,急得我們團團轉,沒有辦法,只好給兒科醫生打電話。醫生說,有的小孩子有可能對牛奶過敏等等……,講了一大堆,還是沒有解決問題。

我把他抱在懷裏,他哭累了,就在我懷裏睡一會。醒了喝幾口母奶,繼續哭。開始哭時,他的臉是漲紅的,到後來哭時,整個臉都變得發紫,十幾秒鐘上不來氣,沒了聲音。嚇得我抱起他,拍他的後背,趕緊念觀音菩薩,等他哭出聲來,我這顆懸著的心才落下來。

此時的我,剛生完他身體已經很疲憊,這麼一折騰,更是筋疲力盡,母親又被拒簽,不能來了,這精神和身體的雙重壓力,是我一生從來沒有覺得這麼難過的。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做?內心充滿了無助,不知誰能幫我度過這次難關?

這個時候,我同修又在另外一個房間裏為邁可誦《地藏經》,我也抱著他,為他誦地藏王菩薩聖號,當誦到最後,唱地藏菩薩讚時,我也一起跟著唱:「地藏菩薩妙難倫,化現金容處處分……」唱到這裏,我已淚流滿面地痛哭流涕。

人在急難時,求菩薩的心最誠。我從來沒有像此時這麼誠心地求過菩薩,我邊哭邊望著虛空,心裏對地藏王菩薩說:「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請您化現一個金身來幫幫我吧!哪怕只讓我看看您的金身,我也滿足了。」我那時也不懂菩薩是怎麼來幫助眾生,就這麼愚癡地想地藏菩薩化現一個金身來幫助我。你們大家猜一猜:地藏菩薩是不是真的化現金身來幫我們呢?

就在這以後不到一個小時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我們覺得非常奇怪:因為這麼一忙,我們還沒有來得及通知任何朋友小孩出生的消息,究竟是誰呢?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對面鄰居家的女主人,我們大約兩個月前,在公寓走廊裏碰過一次面,她正好帶著她三個月大的女兒看醫生回家,彼此打過一聲招呼而已。她一進門,就很著急地問:「小孩子怎麼樣了?」她知道我懷孕,但並不知道小孩是什麼時候出生的。我告訴她:「小孩子已經出生了。」就把邁可哭的情況告訴她。她二話沒問,說:「我來餵他。」她抱起邁可,用她三個月大的女兒還沒有吃的母奶餵邁可,邁可喝得如癡如醉,喝足了,一聲不哭地呼呼睡了幾個小時。她告訴我們:可以買些嬰兒豆奶餵他。

從此以後,邁可變得安靜了,再也不哭了,非常好養。兩個星期便自己常常笑,一個月時就好像被氣吹起來一樣,又胖又壯。兩、三個月後,便可自己通宵睡大覺,醒著的時候常常開心地笑,非常快樂。所以那時,我在7天內念完一萬聲地藏王菩薩聖號,我同修在21天誦了21部《地藏經》。所以,《地藏經》中講的真是真實不虛!

我還有一段,以後再跟大家分享。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