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的全民運動

比丘尼恆君講於2011年5月6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Bhikshuni Heng Jyun’s talk on May 6 (Friday evening) in the CTTB Buddha Hall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恒君。剛才聽到上人提到高德福的故事,而高德福到三緣寺是哪一天呢?就是浴佛節這一天。再過兩天就是浴佛節,接著是萬佛寶懺法會,這是萬佛城一年一度的盛事。來參加浴佛跟拜懺的人,一個恭敬心、一個懺悔心是必要的。那麼恭敬心從哪裡來呢?懺悔心又從哪裡來呢?

一般人都知道,齋天、供天的時候,一國之君向上天祈福,先要齋戒沐浴。我們是佛教徒,在浴佛、拜懺之前,首先要打理好自己,先要清淨自己的身心。所以在浴佛之時,希望大家都能夠身心清淨地來參加法會。身,就是你事先沐浴,換上清潔的衣服,這是一個身恭敬的表現;心,是用一心恭敬的心來到道場,心裡面沒有雜念,一心為禮佛而來。

浴佛節,對佛教徒來說就是聖誕節。因為佛出世,這個世界上的眾生終於有了光明,有了希望,有了學習的導師。今年的五月有很多「末日」預言,截至目前,今年大的災難已經發生很多了。在這個時候,我們好好的把握機會,發大誠心來拜懺;為這個世界祈求和平,為我們自己祈求平安,這是很重要的。

很多人是一年一度來到萬佛城,參加法會;在萬佛城常住的人,除非有特別因緣,參加法會是必然的。可是我們想一想,今年的我跟去年我有什麼不同呢?像我,當然有所不同了,體重又重了一點,很慚愧!這表示我業障又多了,各位很幸運沒有我這種煩惱。我從來沒有為我的體重求過佛,去年浴佛節我就發了心願,跟佛說:「佛,您太慈悲了!那麼也請慈悲慈悲我,希望我能夠減肥。」眼看一年過去,這個願望似乎是越來越渺茫,不是佛不慈悲,是我自己的業障太重了。

在拜萬佛懺的時候,大家都非常認真。我常說,拜萬佛懺是我們萬佛城的全民運動,所有的人老老少少都來參加這個法會;有的時候沒辦法參加全程,自己也找時間補拜,大家真的是一心都在拜佛。可惜,中間休息十五分鐘,有的人講話就心散了。講完了閒話,又回來懺悔;這樣一邊懺悔,一邊又造業。所以建議各位,如果不是有特別狀況,休息時間儘量在大殿打坐,打坐正是佛光注照你的時候。因為拜佛的時候是動,這時你靜坐,動變靜,更能體會到佛的智慧與慈悲,因為佛光正照耀著你、加被你。

拜萬佛懺的殊勝,《金剛菩提海》五月號這一期,刊登了上人有關於萬佛懺的開示,各位可以到流通處去請這一期的雜誌看看。在午齋的時候,也會聽到上人有關於萬佛懺的開示。上人不斷地告訴我們要珍惜拜懺的時間,要好好珍惜這個機緣,因為拜萬佛懺的功德是非常殊勝的。

在拜懺期間,你可能有種種情況。第一種是想哭或者常常哭,也不曉得哪來那麼多的眼淚,就是要哭。曾經有一個人就是這樣,上人跟他講:「你去給你的祖先寫牌位,他們求超度。」你在這段期間哭的原因,有一個是祖先求超度,你要給祖先寫牌位。

第二種也是哭,但是哭得心裡非常地歡喜,感覺清淨、安寧。這個就是在佛光注照中,我們真心的懺悔,業障逐步地消融,這是一個非常可喜的現象。

第三種就是非常昏沉想睡覺,我曾經有過這種狀況。我記得那時候一九九五年戒期,每拜下去就在睡覺,而且在做夢;別人已經拜兩、三拜了,我才站起來,可是再拜下去,我又在睡覺又在做夢,那真的是業障深重啊!業障深沉地讓你昏昏噩噩的。人在大殿拜佛,可是常在睡夢中;醒過來又睡著做夢,輪番上陣,真是苦不堪言。

第四種就是很煩,非常想發脾氣,常有狀況讓你不高興,你很想離開大殿,「唉!出去真是鬆了口氣,一進大殿煩死了!」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是業障現前。

還有一種狀況,就是法會期間生病、受傷這是我們業障現前,重罪輕受。不明白的人會說:「哎呀,來這邊還受了傷,無端端就發病了,早知道我就不來了。」其實是業要了了,藉著大家一起共修的力量,果報輕受。

有些人說:「我拜萬佛懺拜好幾年了,什麼感應都沒有;沒看到光,也沒聞到香,也沒看到佛。我就看見那幾個我最討厭的人,站在我前面而已。」實際上,你每一年能來參加萬佛懺,你都應該為自己慶幸。在這個世間,在這個時候有多少人能夠來拜萬佛懺呢?你是眾生幸運代表之一。所以來到萬佛城,不要生氣,不要動不動就生煩惱,要用感恩歡喜的心來拜懺。

在法會期間,我們常常看到牌位,紅的延生牌位,黃的超度牌位。有些人常問我:「這個延生牌位跟超度牌位,我到底寫哪個好?」我就做一個比喻,也許不夠成熟,各位有更好的見解也可以提供給大家。我的看法,這個延生牌位是「賺錢」,超度牌位是「還錢」。佛光注照你,增加你luck,增加你福報,這是「賺錢」。那麼超度牌位,是過去生我做錯事情,不論是對人或對事,我深深地發懺悔心,我原本可以用這個錢來供養三寶,也可以求佛光注照自己,但是現在我要用這個錢做功德來懺悔罪業,來彌補我過去所做錯的事情,這就是「還錢」。

可能是一九七七年左右,上人曾經指示,要弟子超度自己無量劫以來的冤親債主,希望他們到極樂世界,不要擾亂修道的人。上人說:「你們要好好觀想,自己無量劫以來的父母祖先,還有冤親債主,願他們早早超度,往生極樂世界,這樣子每個人的身心都會清淨,修行無上菩提也會容易多了。」什麼叫做業呢?上人說:「這個業,就是讓你不高興,讓你總有無量無邊的煩惱,這就是業,也就是魔業。所以想要超度父母祖先,想要超度冤親債主,就要拿出誠心來,有誠心才有感應。」有很多人雖然學習佛法,卻從來沒有超度過冤親債主;因為他覺得:「我每天拜佛,這個功德已經夠大了,我自己迴向就可以了。」所以他從來沒有立牌位超度過自己的業障。

也有人說:「法師,你們要信衆寫牌位,主要是你們靠這個維生;如果沒有牌位,你們就沒有生計,生活就不能維持了。」我告訴他,牌位對一個靈魂來說,如果他還沒到極樂世界,是他靈魂暫時依靠的地方。寫了牌位,他等於有了VISA,有了護照,可以進入萬佛城,跟大家一起拜佛修行。雖然他跟你有仇恨,但是眾生都有佛性,這麼殊勝法會他也願意拜佛。只要他肯修行,加上你很懺悔,你們之間的恩怨化解不難;尤其當你在聊天,當你在睡覺時候,你的冤親債主他也可以來拜佛;平常他是你的隨身包,因為你跑了,他想拜佛也不行,只好跟著你跑來跑去。如果他今天有牌位,他可以跟著大眾一起共修,在三寶的加持、大眾共修的功德下,他很願意快點被超度,早日離苦得樂的。

有一個人在萬佛懺的時候,給亡父寫了牌位,她媽媽不知道這件事。萬佛懺之前是母親節,她忙得沒時間跟媽媽說母親節快樂,啟懺不久,她打電話到臺灣問候媽媽。媽媽告訴她:「昨天我夢到妳爸爸了!」「噢?妳夢到爸爸,爸爸怎麼了?」「我看到你爸爸往一個很亮的地方跑去,我就叫他:『你要去哪裡?』你爸爸說:『我要去拜佛。』『拜佛?去哪裡拜佛?』『去萬佛城拜佛。』」這是她爸爸在夢裡邊跟她媽媽講的,她想:「我給爸爸寫牌位,想不到爸爸真的來了。他也來拜佛了?!」所以拜佛的殊勝,萬佛懺的殊勝,不止是人知道,連幽冥眾生都知道。希望我們能夠珍惜,好好地拜懺。阿彌陀佛!

※※※※※※※※※※※※※※※※※※※※※※※※※※※

高德福砍手救母

民國三十三年(1944年)四月初八浴佛節,二十多歲的高德福因母病心急,到三緣寺準備砍手,求佛垂憐令他母親的病早日痊癒。因為他的孝心,感動二十六歲的上人親到大南溝屯,為他母親治病。上人用「寶印手」(四十二手眼之一)急救,不醒人事的垂死病人奇蹟地清醒過來。

我的學佛因緣

李劍卓 講於2011年4月8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Lee, Jian Zhuo on April 8 (Friday evening), 2011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阿彌陀佛!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晚上好!

今晚又輪到李劍卓上臺報告了。今天我講的內容也是我最初信佛,直至來到萬佛聖城的這段經歷,以此來反省自己:千里迢迢来此,不要迷失在當下,隨梆唱影,空過了光陰。

說起我最初認識佛教,應該從我擁有的第一尊觀世音菩薩像說起:我生長在黑龍江省大慶市,是一個因生產石油,而新建起的城市。在我小的時候,那兒沒有什麼寺院,我的家庭也不信佛。大概是在我10歲左右,一次和媽媽去商店,在一處賣工藝品的櫃臺前,我被一尊手拿凈瓶的滴水觀音像深深吸引了。我非常喜歡,於是懇求媽媽買給我。回家後,我有時也會拜拜這尊觀音像,家人還為此笑我:「小小年紀,在哪裡學來的?」

後來上大學時,在哈爾濱,我就經常去那裡的極樂寺。那時也不懂什麼是佛法,也不知道去問誰,只是去那兒拜拜佛,待上一會,我就覺得心裡很舒服。所以,差不多每兩個月我就去一趟。

大學畢業以後,我們舉家搬到上海。從學校畢業走入社會,生活更加豐富多彩,我也同樣按照一般人的方式,追求著所謂的幸福,就是去滿足自己種種的欲望,盡情地享受著物質生活。雖然衣食無憂,但慢慢地覺得:生活就是不斷地追求一個接著一個的欲望和目標,去努力完成這些目標,得到暫時的喜悅之後,接下來,卻是更多的擔憂和煩惱,就這樣周而復始,沒完沒了……,總覺得心是懸在那裡,沒有踏實的感覺。

我有時候想:無論你擁有什麼,房子、車、財產,這些隨時都會沒有,就連最愛我的父母,也有一天會離開我……。對於未來的迷茫和不可掌控,想到這些,我就覺得心就像在一個漆黑的深淵裡一樣恐懼。和朋友說起我的感受,他們都是覺得我杞人憂天。我就問自己:我究竟在追求些什麼呢?活著是為了什麼?難道就過這樣一輩子嗎?我開始尋找答案。後來,我學了佛法以後,受了皈依,我的心才踏實了,真正感到心有所依了;雖然沒有完全踏實,但至少我有了方向,不再迷茫了。

我真正開始學佛,是在2003年時。那一年去普陀山過年,我從那兒請回了兩本書。我那時對佛教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隨意選了兩本書,卻選的是禪宗公案的書。回來我一看,有點傻眼了:天啦!這些字我明明都認識,可是我怎麼看不懂呢?這一問一答的都在說些什麼呢?你問南,他指北;你問東,他答西,這看起來完全沒有關係!我想我怎麼笨成這個樣子?再多看幾次,結果還是看不懂!

就在我對自己很失望的時候,聽家人談起:奶奶的乾女兒學佛幾年,癡迷地想要出家。我聽了心裡竊喜,終於找到一個學佛的了!恰巧,那個姑姑那時也非常希望奶奶在有生之年能學習到佛法,所以,托人帶來一大摞佛書來給奶奶看。我看後大喜:一直求之不得的書出現了!高興地和奶奶說:「我先拿回去看看。」說著,就抱起書拿到我房間裡,迫切地讀起來。這些都是一些基礎的佛學書,像《為什麼要吃素》、《因果實錄》、《高僧事跡》等等。

我真是生平第一次體會到讀書如饑似渴的感覺,那感覺就像一道陽光照進了我的心理,我興奮地在心裡說:「就是我要找的!我找到了!」看著,看著,我才知道:我天天在餐桌上吃的那些肉,我從來都不曾想過,牠們是怎麼來的?而看到這些活生生的生命是怎麼被殺死的,牠們也像我們一樣,愛惜著自己的生命……。我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麼。我一邊看,一邊哭,我深深地懺悔過去的無知。在吃晚餐的時候,我打開了我的房門,向家人宣布:從今天起,我開始吃素了。當時家人也沒當真,可能覺得像我這種「無肉不歡」的人,大概也就是心血來潮,說說而已。

看完了這一摞書,我還想接著再看,其中有一本書,上海佛學書局出版的,我就照著那個地址找到那個書店,那裡應該是一家中國比較正規的,佛學書籍很齊全的書店。我進去一看,這麼多的書,看得我眼花繚亂,都不知道該選哪一本好!這時,一位法師帶一位在家人進來;這個法師要了一本書,對那個在家人說:「你要看這本書,這本書很重要的。」他們買完,很快就走了。於是,我也要來了這本書,一看,這本書像字典一樣厚,心想我能看懂嗎?不管了,法師都說很重要了,就買回去看看。

可能這本書就是我和萬佛城的最初因緣了,這本書就是上人講的《楞嚴經淺釋》。回去之後,怎麼看也看不進去;不單意思難懂,繁體字也讓我看得很辛苦。一向不愛讀書的我卻不知怎麼了,今天就要想看懂這本書在講什麼。那看不進去,我就做筆記抄寫,就這樣,好像過了一道障礙之後,我就慢慢地看進去了,而且越看越覺得有意思。

在家學佛很不容易,沒有善知識的指導和同修們的提點,雖然是有各種的書,和豐富的網絡訊息,但也讓人更加沒有方向,不知道什麼才是學習的重點和次第,所以只能自己在那兒盲修瞎煉,很容易走偏了自己還不知道。我一直很想來道場和大眾共修,每次去寺院回來以後,這個想法就更加強烈。我也打聽女眾道場的情況,曾經想去看過兩個道場,但似乎因緣總是不具足,所以一直都沒有去成。

在家學佛那一段,在我非常困難的時候,就會有夢境适時地來指引和教導我。這樣的夢不像是在做夢,大概是在凌晨的時候,都很清楚、很真實的,之後就會在夢境中醒來。那時,就在我迫切地找道場時,我一直求觀世音菩薩給我指點,哪裡才是我有緣的道場?當時就曾有兩個夢境來指引。

我有一段時間,特別喜歡看禪宗公案和講關於明心見性的書,成天心裡反覆琢磨著這些道理。有一天下午看著這本書,看著看著……我睡著了,夢見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之後我在洗澡,而對面懸掛著一臺電視,電視裡是在給我講法,講的原話我記不清了,大概的意思就是:明心見性不是想出來的,是要自淨其心。我醒了之後,明白這個夢的寓意是在告訴我:我現在有很多的習氣毛病,洗澡就是要我洗塵除垢;學佛,不能只在這兒研究理論,要放下身心去力行,實踐佛法,不能再耽誤時間了,要下決定找道場了。

在來聖城的兩年前,有一個早上又有一個夢境:我在處理結束一些事情之後,就鄭重其事地跟爸爸說:「我要出國了」,然後就醒來了;醒來知道這個夢是有意義的,但我想不通我出國做什麼。本來2004年是要來美國的,但是我放棄了。自從學佛以後,我哪兒都不想去,也覺得學佛當然應該是在中國了。我就想:出國是什麼意思呢?慢慢地想:是去國外的道場?去哪個國家呢?再想:要準備這些麻煩的出國手續,算了吧!還是等機緣再說吧!

我就先做好了去道場的準備,就這樣,一晃兩年過去了。我的好朋友來美國辦事,有一天打電話給我,急迫地希望我來能美國陪她,這時我知道:時候到了。於是我就開始辦理簽證,很快很順利地就辦理好了簽證。來到美國之後,有一位住在鳳凰城的朋友,她是我來美國之前一年認識的,她知道我來此的心意,而那時又正是她老公的假期,於是,就在我來美國的第三天,他們夫婦就駕車帶我從洛杉磯一路來到了萬佛城,到的那天正是觀音七的禪三。

本來,我在美國是沒有一個認識的人。說起來,這個朋友認識的因緣也挺有意思,回過頭去看才知道:原來是冥冥中早有安排。來聖城以後,就再沒再有那種特別的夢境來指點我了。我想,也許是因為現在天天都在上人的指點和教導中了吧?想想自己學佛以來,一路曲曲折折,最後能來到聖城,真是慶幸自己在這個末法時代裡,竟然能夠來到這個正法的道場。

雖然我沒有那個福報見到上人,但我覺得上人一直都在,就像昨天晚上上人的禪七開示裡說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已經給你們指出成佛的路了,走不走還是看你自己。」那就老老實實地去實踐上人的教導,那上人又何曾離開過我們呢?!阿彌陀佛!